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评《当前全球和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

2017-1-10 00:1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46| 评论: 1|原作者: 迎春|来自: 旗帜中流网

摘要: 当前世界和我国经济的主要矛盾仍然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尤其是在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至今还处于萧条状态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阻碍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暴露得更加明显,怎么能够用金融资本与工业资本之间的矛盾来代替呢?!

 

迎春:评《当前全球和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 (2017-01-05 21:54:49)

转载

 

               

 

从世界范围看,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者,失业率高、社会福利被压挤;在美国出现过占领华尔街运动,欧洲各国工人罢工浪潮不断;至于我国,除了大量失业外,广大劳动者依靠微薄的收入,看起不病、上不起学,更不要说买房了!总之,当前世界和我国经济的主要矛盾仍然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尤其是在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至今还处于萧条状态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阻碍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暴露得更加明显,怎么能够用金融资本与工业资本之间的矛盾来代替呢?!

 

 

 

       当前全球和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主要矛盾是什么?这是一个重大的命题,值得认真探讨。近日网上流传一篇题为《当前全球和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以下简称《最大挑战》)的文章认为:“……实体资本与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在世界各国都上升到了各种经济领域的首要矛盾”,我们认为这个论断是错误的。

 

       当前世界经济确实存在着金融资本和工业资本之间的矛盾,但是,这个矛盾不是世界和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主要矛盾仍然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是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阻碍经济、社会发展的矛盾。

 

《最大挑战》说:当前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经济热点都围绕着一个突出矛盾”,“深入考察就会发现实体资本与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在世界各国都上升到了各种经济领域的首要矛盾”,这个结论不符合实际。

 

2008年爆发世界性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以来,至今已经八年多了,世界经济一直处于“复苏乏力”的状态;我国经济则处于“下行压力加大”,由两位数增长下降到增长9点几、7点几,再下降到去年的6点几,“稳增长”已经成为我国政府的主要奋斗目标。可见,广大群众的贫困和购买力低下、生产相对过剩是当前世界和我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生产社会化之间必然带来的矛盾。

 

从世界范围看,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者,失业率高、社会福利被压挤;在美国出现过占领华尔街运动,欧洲各国工人罢工浪潮不断;至于我国,除了大量失业外,广大劳动者依靠微薄的收入,看起不病、上不起学,更不要说买房了!总之,当前世界和我国经济的主要矛盾仍然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尤其是在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至今还处于萧条状态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阻碍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暴露得更加明显,怎么能够用金融资本与工业资本之间的矛盾来代替呢?!虽然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制度阻碍生产发展的矛盾由来已久,但是,这一次表现得更为突出,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史上萧条时间最长、至今还看不到复苏迹象的经济危机。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可能用金融资本与工业资本之间的矛盾取代!

 

《最大挑战》还说:“大量企业、民众资金从生产、消费领域流入了金融赌博,恰恰是市场萎靡不振和企业面临生死威胁的重要原因。”其实,“市场萎靡不振和企业面临生死威胁”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广大群众的贫困、购买力低下。在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下,无产者出卖劳动力商品,它的价值就是维持劳动力再生产的消费资料价值,因此,工人的工资收入仅仅能够维持劳动力的再生产,这就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群众贫困的根本原因。事实正是这样:我国工人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存,与资产阶级进行不断的斗争,工资收入和社会福利稍有提高,一些资本家就把企业迁移到工资更低廉的南亚、东南亚国家;最近,更有我国的资本家,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把企业迁到美国。可见,资本家、包括工业资本家办企业,不是为了“国家”,也不是为了人民,而是为了利润。利润与工资正好是对立的,因此,资本家是要千方百计压低工人的工资。在雇佣劳动经济制度下,“大量”民众始终处于贫困状态,没有“大量”资金可以从“消费领域”流入“金融赌博”。

 

《最大挑战》的作者杨斌为什么会得出这种错误的结论呢?原因之一就是,他看的都是所谓“经济学家”的文章,接触的都是“精英”,眼睛装的是“董明珠”、“曹德旺”、“任正非”、“宗庆后”和欧美的资产阶级,对于广大劳动群众的生产、生活却一无所知或者知之甚少,只能够从书本、文章中获得对于经济状况的认识,不可能真实地反映客观实际。如果作者能够深入了解“富士康”工人的“十几跳”,多接触“周秀云”之类的“讨薪”事件,或者有“上访”的亲身经历等,能够深入劳动群众的生产和生活,就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最大挑战》在替换了经济领域的主要矛盾以后,提出“中国现在面临的其他事情相对来说都是小事,必须全力以赴应对的头等大事,就是要落实党中央关于抑制资产泡沫的精神”。这才是文章的核心要点,文章有关主要矛盾的论证,最终就是要突出“抑制资产泡沫”这件“大事”。无论在世界范围内或者在我国,抑制资产泡沫都是必要的,但是,想依靠资产阶级政府“抑制资产泡沫”,并把它作为“头等大事”,就完全错了,而且是最大的错误!要从根本上解决“导致全球市场供求萎缩和国际贸易持续十多个月下滑”的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我国经济的问题,就必须改变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这才是“头等大事”!

 

    由于事关主要矛盾的分歧和“生死存亡”大事,我们认为有必要说明自己的观点!

 

 

 

附件:

 

杨斌:当前全球和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

 

 

 

【杨斌: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国家经济安全课题首席专家、研究员,本文来自杨斌微信公众号yangbin999,近期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

 

 

 

华为公司总裁任正非警告,当前全球和中国正面临着爆发金融危机的危险,他的判断比较其它企业家具有更为深远的宏观眼光。全球资产泡沫泛滥从实体经济吸走了大量资源,导致全球市场供求萎缩和国际贸易持续十多个下滑,一旦全球资产泡沫破灭与生产过剩相互共振就会诱发特大危机,中国也会因国内外泡沫破灭与生产过剩相互共振受到强烈冲击。由此可见,当前贯彻中央关于抑制资产泡沫精神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

 

 

 

    全球经济热点都围绕着一个突出矛盾

 

  2016年岁末,中国出现了许多引人注目的热点经济问题,如董明珠的格力集团遭到了金融野蛮人威胁,曹德旺抱怨中国税负过高和死亡税率引起了激烈争论,任正非、宗庆后指责虚拟经济干扰了实体经济的发展,等等。

 

  岁末中国财经界还广泛流传着一篇引起轰动的文章,著名财经专家付鹏曾长期就职于美欧、国内的金融机构,他在自己的华尔街见闻的专栏中撰文,强烈推荐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的讲话。著名财经媒体评论家叶檀撰文称,从这篇讲话来看他确实是最懂得中国经济的人。

 

  刘煜辉在讲话中表示2012年后我们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们启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自由化的无序繁荣,最后导致了现在巨大的金融混乱。

 

叶檀在撰文归纳刘煜辉的讲话时指出,中国现在面临的其他事情相对来说都是小事,必须全力以赴应对的头等大事,就是要落实党中央关于抑制资产泡沫的精神。

 

    深入考察就会发现实体资本与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在世界各国都上升到了各种经济领域的首要矛盾,突出反映了金融自由化在全球范围泛滥成灾带来的恶果。特朗普当选就反映了实体资本与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他的副总统彭斯和众多幕僚都来自共和党茶党,那里聚集了深受金融自由化伤害的众多愤怒大富豪,他们也像当年本土富豪组织茶党反抗英国一样要激烈反抗。

 

  全球金融自由化的早期阶段实体资本曾经抱有幻想,误以为追随华尔街参与资本市场炒作能获取更大收益,通用电器、福特汽车等都成立了专门的金融公司,一度资本运作的利润额远远超过了传统实体经济部门,曾经兴奋地觉得这就是向新经济转型带来的成功,后来发现其实是被华尔街骗了并背上了巨额坏债包袱,美国政府仅仅拿出给华尔街的零头帮助破产的三大汽车公司,实体资本终于从泡沫诱惑中觉醒并奋起反抗华尔街欺诈。

 

 

 

    贯彻中央关于抑制资产泡沫精神是头等大事

 

  正如熟悉中国金融界情况的证券界专家刘煜辉所说,2012年以来中国也进行了史无前例的金融自由化,现在也带来了资产泡沫频发和实体经济萎靡的巨大混乱,这充分证实了我一直以来对金融改革效仿美欧模式的批评。多年来我反复撰文指出美国的经济复苏舆论是虚假的,中国不应抛弃自己重视实体经济的正确发展道路,转而效仿资产泡沫和金融危机频发的失败美欧模式,我的观点现在终于得到了金融界著名专家的呼应。

 

  近年来中国资产泡沫膨胀吸引了大量资源流出实体经济,这严重影响了实体经济的市场供求并且导致了效益滑坡,直接导致了2012年以来中国民间固定投资增速的逐年下滑,也导致了中国政府投资拉动经济政策效果递减和经济增速下行。

 

  值得关注的是,2008年危机以前资产泡沫主要发生在美欧国家,2008年危机以后美联储打着协调国际货币政策的幌子,误导各国中央银行滥发货币刺激全球范围的资产泡沫。怀特是经合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他指出当前全球面临着爆发远比2008年更大危机的危险,因为,曾经帮助美欧挽救危机的新兴国家包括中国也卷入了资产泡沫。

 

  美国政府审计署曾应参议员桑德斯的要求,对美联储从2008年到2010年的部分账目进行审计,结果发现美联储向华尔街和外国中央银行、大银行,提供了高达十六万亿美元的秘密注资,其中有三万亿美元是向括欧洲、亚洲等国的央行、大银行的秘密注资。

 

  美联储不是全球的公共金融机构,而是华尔街私人银行持股并控制的金融机构,向各国央行秘密注入巨资绝不会不索取报偿。美联储巨资诱迫各国央行滥发货币刺激各种资产泡沫,必须给国际资本带来丰厚的投机暴利才能获得华尔街首肯,这样诱迫各国开放资本账户管制敞开跨国流动大门,就是为确保美国能够从各国央行刺激资产泡沫中获益,确保华尔街能够轻松掠夺走各国民间财富和货币发行红利。

 

  2010年桑德斯看到政府审计署的权威报告之后,果断地将这种超过国民经济的大规模的掠夺,称为针对美国中产阶级和全球民众的金融战争,这些惊人的确凿证据帮助他得出了正确判断,在2016年大选中赢得了广大民众亲身感受的共鸣。

 

  多年来我一直关注桑德斯与众不同的独特分析,因为这同我在2000年出版的专著《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不谋而合。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收录了多年来桑德斯提供的许多重要信息和见解。

 

  中国经济学家、媒体不能继续误以为金融战争是“阴谋论”,继续对此三缄其口就可能难以深刻分析客观现实,就会像美国主流政治家、媒体一样受到日益觉醒的社会公众抛弃。美国大选中许多批评金融战争为“阴谋论”的著名政治家,即使貌似客观公正地批评华尔街也遭到了民众的抛弃,因为广大民众认为这样的批评无关痛痒是暗中小骂大帮忙。

 

  值得指出,美联储十六万亿秘密注资超过了当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三万亿对外秘密注资接近了美国两百年战争经费的总和。由此可见,美国对各国发动全球金融战争的经费总和,丝毫不亚于甚至超过了美国向两次世界大战注入的财力。但是,尽管这些都是来自美国政府审计署的权威统计数据,美国媒体却故意回避、掩盖这些重要信息,就像故意对参加桑德斯、特朗普等人竞选集会的人山人海视而不见一样。

 

  20166月我撰写文章反映了这些美国媒体掩盖的事实,并且指出全球资产泡沫泛滥同美联储误导有密切关系,受到领导重视后在重要的内部刊物发表并向上反映。针对2016年股市、楼市、期货市场频繁发生惊人泡沫,7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了抑制资产泡沫的重要政策方针。令人遗憾的是,有关方面忽略了美欧流行金融做法频繁引发泡沫的危害,9月底又引入了CDS信用违约金融衍生产品,不顾CDS风险远超股市、楼市泡沫并曾引发次贷危机的教训。

 

  由此可见,当前更好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抑制资产泡沫的精神,确实如刘煜辉、叶檀等著名专家所说是首要头等大事。曹德旺抱怨中国的企业税负是世界最高的,但事实上,只有中国才让曹德旺获得了如此快的发展,美国汽车城底特律的衰败就说明了这一点,美国汽车次贷泡沫的虚假繁荣已经濒临破灭,意味着曹德旺投资美国将会面临远远超过中国的风险。

 

  当前许多企业家经营艰难并感到面临生存威胁,主要原因不是税负而是全球宏观经济出了问题。全球贸易已经出现了持续十多个月的下滑,中国长期逆势增长的化妆品销售也断崖式滑坡,说明众多企业感到生存威胁的主要原因是全球经济不景气。经济增长正常时期税负高低是盈利多少而不是生死问题,经济衰退时期无论税负高低企业都会面临生死问题。

 

  华为公司总裁任正非警告全球和中国正面临爆发金融危机的危险,他的判断比较其它企业家具有更为深远的宏观眼光。全球资产泡沫泛滥从实体经济吸走了大量资源,导致全球市场供求萎缩和国际贸易持续下滑,一旦全球资产泡沫破灭与生产过剩相互共振就会诱发特大危机,中国也会因国内外泡沫破灭与生产过剩相互共振受到强烈冲击。由此可见,当前贯彻中央关于抑制资产泡沫精神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

 

  任正非、宗庆后批评虚拟经济投机取巧就能赚大钱,谁还愿意辛辛苦苦、踏踏实实地进行技术创新?纵容金融野蛮人驱赶辛辛苦苦经营的董明珠就危害更大,仿佛直接让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驱赶辛勤工作的老实人。威胁董明珠的金融野蛮人曾公开声称,控制格力集团后就改变其原有的运作方式,组织资本运作团队发明最酷的新概念进行炒作,以前辛辛苦苦几十年赚的利润一次就能赚回来。

 

这仿佛像大学校园、工厂企业、商场超市中也允许开办赌场,让无赌不奸、使奸耍滑的赌场老手随意敲诈欺负老实人,学生、工人、企业家、科学家等都会无心踏实从事本职工作,大量企业、民众资金从生产、消费领域流入了金融赌博,恰恰是市场萎靡不振和企业面临生死威胁的重要原因。一旦资产泡沫破灭,开赌场的金融机构也会面临灭顶之灾,银行、证券公司和各种基金的从业人员也会面临大裁员厄运。

 

    叶檀在她的微信公众号“檀钱”中这样扼要归纳刘煜辉的讲话:

 

  从这篇讲话来看,他确实是最懂中国经济的人。

 

  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日前在天风证券年会发表了题为《青萍之末》的演讲。他表示,中国现在面临的其他事情都是小事儿,只有一个事情要全力以赴地去对付,这个事就是要抑制资产泡沫,全面清理过去已经持续了三、四年的金融交易性资产创造的无序繁荣所带来的一场巨大的金融混乱。

 

  为什么我们能从8月份以后坚定地采取措施抑制泡沫?他称,中国经济已经面临着一个绕不过去的“劫”,这个“劫”就是本国货币定价受到严重冲击。人民币汇率事关国家经济安全和金融稳定,这是天大的事情。

 

  刘煜辉表示,回过头来看,2012年绝对是中国经济和金融重要的分水岭。2012年后我们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们启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自由化的无序繁荣,最后导致了现在巨大的金融混乱。

  刘煜辉表示,抑制资产泡沫才能调节金融资本和产业资产的尖锐冲突,“抑金融交易资本,扬产业资本”,减少金融地产资本豪强对产业的挤出,让产业资本休养生息,重新恢复资产回报率是必不可少的过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1-11 03:20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1-20 19:58 , Processed in 0.01875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