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学习园地 查看内容

赞李成瑞同志 —— 对共产主义信仰坚定而执着

2017-1-18 20:3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660| 评论: 2|原作者: 魏巍|来自: 红旗网

摘要: 读者不难看出,贯穿成瑞同志全部诗歌和文章的一条鲜明的红线,就是毛泽东的文艺思想:“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
赞李成瑞同志:对共产主义信仰坚定而执着


早在抗日战争之初,成瑞同志与我同在晋察冀边区战斗。那时,我在军区政治部工作,他在边区政府《救国报》社和“民族革命通讯社晋察冀分社”当记者。后来,我一直从事部队宣传文化工作,他为时不久就被组织上调去从事财经工作了。当时,两人在各自的岗位上忙忙碌碌,没有什么直接的交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都已年迈离休之后,通过诗歌活动这座桥梁,开始了较多的交往。我把自己创作的诗集和主编的《晋察冀诗选》送给他;他把自己的诗集《流云集》送给我。之后,在我和默涵主编的《中流》1996年第2期上发表了余飘同志对《流云集》的评论,题目是《阅世冷眼、报国热肠》。这八个字可说是对成瑞同志诗歌特色的一种概括吧。


在当今我国诗坛上,反映广大工农群众呼声的作品是不多的。在这类为数不多的作品中,成瑞同志在2003年所写的《千人断指叹》,可说是一篇感人至深的优秀作品。它在“首届华夏诗词奖”中荣获一等奖是当之无愧的。这首诗的特点,是它不仅具体、生动地描述了那些工人兄弟断指、断臂甚至断命的悲惨遭遇,而且揭示了发生这些惨剧的根源,抒发了工人阶级悲而且壮的豪迈情感,给人以迎难而进的鼓舞力量。成瑞同志说:“我写《千人断指叹》,不是把自己作为劳动人民的同情者和怜悯者,而是把自己作为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以如同自己的手指被轧断而又孤立无助的悲愤情感去写作的。我一边写,一边想到我国工人阶级的前天、昨天、今天、明天和后天,想到‘英特耐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心里涌起了一阵喜与悲、爱与恨、哀与壮相互交织的复杂情绪。眼前仿佛又看到梦中的亡友,他们带着身上的血迹向我走来;耳边仿佛又听到从前惯常响起的发自群众肺腑的那雄壮、自豪、自信的歌声,这歌声伴随着工人劳动的有力节拍越来越响亮。这时我饱含着泪水,从心中‘流出’了这样的诗句:先烈入梦来,血照红旗扬。奈何红旗下,主人成羔羊?狂笑复痛哭,放歌悲亦壮:铿当复铿当,工人有力量!铿当复铿当,东方出太阳!”(《写诗体会杂谈》)


成瑞同志诗作的题材是相当广泛的。从这本诗文集中可以看到,有《千人断指叹》等揭发残酷剥削的“忧思杂录”,有对伟大人民领袖的衷心赞颂,有对革命先烈的悼念和缅怀,有对时事变化的“感事抒怀”,有对祖国建设的“新颜咏赞”,有对大好河山的“神州纪胜”,有因公出访外国的“域外漫吟”,也有体现亲情友情的“生活偶拾”。为了促进社会主义事业的健康发展,对于现实生活的种种现象,当美则美,当刺则刺。他对作社会主义建设的每一项重大成就都感到由衷的欣喜和敬佩。在赞颂建设葛洲坝英雄的诗篇中,他首先回顾旧时代:“当年天降须弥,难镇咆哮狂龙。轰雷激电挟豪雨,劈山穿峡决襄荆:大野墟里空。”然后描述社会主义新时代:“英雄驭龙有术,金堤锁断西陵。清波细润千畴绿,电流遍烛万窗红:江山新画屏。”前后鲜明的对比,热情地讴歌了劳动者创造新世界的丰功伟绩。他在乘特快软卧火车从成都到西安的旅途中,情不自禁地吟出了这样的赞颂宝成线等穿山铁路的诗句:“今宵卧游蜀道间,锦城一觉到长安。月下洞穿剑阁险,日出飞越秦岭颠。”这几句诗令人很自然地想到李白说过的“蜀道难于上青天”。对比之下,怎能不为这一伟大的建设奇迹感到无比自豪啊!


成瑞同志的诗作,不论写什么题材,都令人感受到他跳动着一颗为祖国、为人民的赤子之心。当他在1983年游览黄山,踏着数万级石阶一步一步地登上山颠的时候,固然为那雄奇壮丽的大自然所陶醉,但他感受更深的是从山脚到山颠层层石级修造者的艰辛和伟大。他充满深情地写道:“谁人修得上天梯?回首俯看白云低。一级石阶千滴汗,伟哉愚公力无匹。”现在登山有了空中缆车,但诗中歌颂的“愚公精神”是永恒的。人类社会历经艰险曲折,最终要达到共产主义的理想世界。这个“上天梯”是必须靠无数“愚公”一级一级地艰辛修造的。


成瑞同志是一位经济学家、统计学家,写诗是他的业余爱好。在他的充满激情的诗篇背后,是以事实、数字和冷静思考为基础的。毛主席在《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中指出:“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么,都要经过自己头脑的周密思考,想一想它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绝对不应盲从,绝对不应提倡奴隶主义。”成瑞同志就是遵循毛主席倡导的两个“都要”和两个“绝对不要”(简称“两要、两不”)的精神,弄清实际情况,努力用“自己头脑”,围绕“两个是否”进行“周密思考”的。当他在2006年经过认真地研究,弄清了有些人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在改革中推行私有化,已经使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下降到40%左右,私有制经济上升到60%左右,《宪法》规定的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正在甚至已经被私有制经济所取代的时候;当他了解到“党员变老板”、“老板变党员”的做法在不断地推行,到2004年,资本家当中共产党员的比重已经达到33.9%,远远超过工人、农民中共产党员的比重的时候,感到自己作为一个共产党党员,面对资本主义复辟的现实危险,岂能漠然置之,默不做声?于是挺身而起,大声疾呼,挥笔写下了《赠君一法决狐疑(仿白居易诗句析当前改革的“谜团”)》:“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言出行随乃真信,言行相悖是伪欺。社会主义嘴边挂,加紧‘攻坚’卖国企。公私比重三缄口,芸芸众生蒙鼓里。一觉醒来江山变,木已成舟难改移。以行验言照妖镜,能辨美女与画皮。”接着又写了《谁改变了新中国》、《素食店卖火腿》、《理论创新面对面》等诗作。这些诗继承了古代“讽喻诗”的传统而有所发展,观点明确,直抒胸臆,语言生动而富有时代感,进一步体现了他那“阅世冷眼、报国热肠”的特色,因而受到许多人的欢迎。当然,各方人士对这些诗会有不同的看法。那么,大家可以实行毛泽东倡导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嘛!有比较才能有鉴别。真理愈辩愈明。自古以来,“讽喻诗”和一切批判性的诗篇在当时大都是有争议的。但不论什么样的诗篇,其是非高下,最终都要由广大人民来评判,由历史的实践来检验。


这本诗文集中,还收入了成瑞同志所写的《诗歌与现实》、《我对毛泽东诗体观的理解——兼谈我国诗体发展的前景》、《写诗体会杂谈》等文章。在这些文章中,他从理论与实际的结合上提出了关于当前我国诗歌的发展方向、道路、创作方法的意见和希望。他不仅发表原则性的议论,而且以他的诗歌作品作为自己实践这种意见和希望的实例,使诗与文相互印证、相得益彰。


读者不难看出,贯穿成瑞同志全部诗歌和文章的一条鲜明的红线,就是毛泽东的文艺思想:“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种文艺思想还体现在他为纪念红色经典歌剧《白毛女》创作演出60周年而写的文章中(见本书“附录”)。这篇文章以如下的四句诗作结:“当年放歌《白毛女》,迎来日出东方红。如今高楼华灯下,缘何‘喜儿’暗吞声?”寥寥28个字,对于关心诗坛文坛现状、关心当今底层群众命运的朋友们来说,不是可以引起深深的思考吗?我可以说,没有对劳动人民深沉的热爱,没有对共产主义坚定而执着的信仰,没有革命战士的情怀,这些诗是决写不出来的。


前些时候,我看到工人阶级的诗人王学忠同志创作的动人诗歌,深受鼓舞,特写了《希望有更多的王学忠》一文,表示感谢、支持和提倡。现在,我看到成瑞同志的这本诗文集,又感到欣喜,于是写了这篇序言,希望它在劳动人民中引发春雷般的回声。

英特耐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


魏   巍
2007年春节前夕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7-1-18 22:53
对不起,我点鲜花,不小心点到鸡蛋,能否改一下?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1-18 07:35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3 03:26 , Processed in 0.01534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