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二十三)

2017-2-2 13:4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105| 评论: 1|原作者: 流波

摘要: 如果是执行毛泽东、 中央的正确路线,西路军断然不会是这样无为、窝囊、悲惨的命运。从这个道理分析,张国焘要负总责不说,西路军总部一些主要领导是负有极大责任的。
流波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二十三)
2017-02-01
字号:
    5、西路军是当时主力红军的三分之一强却因实际执行的路线错误而惨败。上述文字观点说“‘不经过中央,将部队偷偷地调过黄河。’则说明西路军的渡河完全是张国焘的个人行为, 而这种行为却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一方面,他破坏了中央确立的‘宁夏战役’计划,另一方面使西路军孤悬河西,造成了西路军的最后失败”,对于这个推理,我只想反问质疑者,你分 析得太对了,难道不是这样吗?前面行文一些地方已经分析说明,中央已经、事实上成立了打通远方的军队,大的方面就是彭德怀任司令的“西方野战军”,具体的就是把打通远方的任务斌 予了红一、十五军团;所以说红四方面军若干主力部队在张国焘借宁夏战役、攻打定远营需要渡河一个军的机会阻挠、破坏整体战役的进行相机过河去了,造成海打战役中途而止、宁夏战役 流产,一旦过河后更不可能执行中央打定远营计划而是急匆匆向西,向中央、毛泽东要组织机构和部队番号;而毛泽东、党中央从大局出发,始终从团结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命运出发,在 大的原则下尽量给予过河红军请求的批复、开导、劝诫、建议,苦口婆心不听也是苦于无奈。确切的说,西路军不是“孤悬河西”,是带走当时红军主力的三分之一强,如果是执行毛泽东、 中央的正确路线,不把希望寄托在盲目西去取得不确定的苏联援助再来杀个回马枪的一厢情愿,而是坚决地打马匪的歼灭战、坚决地在河西走廊扎下根来建立根据地,真正完成党和红军斌予 的光荣使命,西路军断然不会是这样无为、窝囊、悲惨的命运。从这个道理分析,张国焘要负总责不说,西路军总部一些主要领导是负有极大责任的。

    6、西路军过河后因指导思想错误连连失败不能生存何来“肩负‘打通国际路线’的使命”。上述文字观点说“而‘企图到西北去求得安全,搞块地盘,称王称霸,好向中央闹独立’则 否定了西路军在永昌、山丹搞根据地的作法,甚至进一步否定了西路军肩负的‘打通国际路线’的使命。”难道不是这样吗?张国焘被迫再北上后,总是在拖延、破坏与中央的会合。陈昌浩 后来也揭露说,国焘是不想去与中央会合的,一会合,四方面军就回到了中央的直接领导,他的独立王国就没了,他怕的就是这个。所以在中央西北局岷县三十里铺会议决定红四方面军北上 后,张国焘半夜找陈昌浩闹,说是千万不能去与中央会合,一会合,我的红军总政委没了,你的职位也会一样,我们还要去坐牢。陈昌浩也来了气,说,我们都是共产党员,有了错误就是要 向中央承认。张国焘一听,不说了,立马连夜赶到漳县,与徐向前、周全纯等一讨论,竟然又要改变西北局刚开会决定的红四军北上的计划,电令正指挥四方面军北进的朱德立马回来重新开 会,把朱德气得七窍生烟;并且通过这次大闹,张国焘又加强树立了他自分裂另立中央失败以来在四方面军有所下降的威望,又牢固控制了红军总部机要局,又为他“叫阵”中央壮了胆。毛 泽东对张国焘的理解是洞若观火,说张国焘是发展着的军阀主义,这是一点也不为过的。当初张迫使红军主力南下另立“中央”,一次小聚,身为红五军军长的董振堂只因附和了朱老总一句 话,张的手下上前就是几个耳光,朱德不敢吭声,董振堂也只好忍气吞声;后来董振堂率五军过河成为西路军一部,西路军总部本还想撤销他红五军军长职务,牺牲在高台时军部连一台发报 机都没有,因整个军一部发报机让政委部带着的,而西路军总部被敌偷袭时一损失就是十几部发报机,他们就是如此对待红一方面军的部队的。所以,那些搞“伪史”研究的因为是立场问题 就不说了,而糊涂者动辄把西路军广大指战员与张国焘等同起来其实是对这么多无谓牺牲的红军指战员灵魂的亵渎,是黑白不分的犯罪行为。什么“否定了西路军在永昌、山丹搞根据地的作 法,甚至进一步否定了西路军肩负的‘打通国际路线’的使命”,这不是完全在信口开河吗?毛泽东、中央就是要西路军一定要建立好根据地,必须坚定的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并且授之以 建立根据地的方针政策,但问题是西路军总部若干领导即不做好消灭马敌的充分准备,更不要说牢固树立了要坚定的向一颗钉子一样在河西走廊建立起红军根据地的决心,有的就是幻想般的 向西去然后得到武器再回头打马敌的设想;什么打通国际和远方?毛泽东反复交待西路军,在三个月内不要指望苏联的援助,要把消灭马敌和建立根据地建立在自我的基础上,一定要集中优 势兵力打敌歼灭战,决不打消耗战、阵地战,决不能把主力深入太西,要做好东返回旋的余地,等等,西路军过河后因指导思想错误连连失败不能生存何来“肩负‘打通国际路线’的使命” 。不好好研究,以为套上“拨乱反正”就站到了“道德的制高点”开始指责别人,而事实上,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这些学者往往却是在以破坏基本的道德底线、抹杀自己尽有的一点良知干 着乱党乱国乱军的意识形态工作而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2-2 14:44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9 04:37 , Processed in 0.02020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