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历史证明林彪“关于政权问题”的讲话具有前瞻性

2017-3-16 00:4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48| 评论: 1|原作者: 碧海兰天|来自: 红旗网

摘要: 我们应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方法,来评价历史人物。不能因为说了某某人正确的一方面,就被扣上“为某某人翻案”的大帽子,让人不敢说话。
历史证明林彪“关于政权问题”的讲话具有前瞻性
作者:碧海兰天

      林彪何许人也?现在不同的人,对林彪有不同的评论和定性。邓小平说:“林彪不死,天理难容。”本人认为,无论怎么说,林彪是一位有历史人物。说他是历史人物,一是他已经离世近45年,二是他曾经是中共唯一的副主席。对于一个历史人物,该如何评论,可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想我们不能人云亦云,而应从历史的角度来考察其人的言行,是正确还是错误,有多少正确多少错误,哪些是正确,哪些是错误。秦始皇是代表封建地主阶级利益的统治者,从他公元前209年去世,到新中国成立之前,被人骂了两千多年。但他推行的郡县制,新中国还是实行省县制,他统一度量衡,惠及全中国人民。我们应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方法,来评价历史人物。不能因为说了某某人正确的一方面,就被扣上“为某某人翻案”的大帽子,让人不敢说话。
      现在回过头来审视林彪1966年5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他说的是“关于政权问题”。我看其中关于“资产阶级、地主阶级人还在,心不死,他们想复辟”的认识,关于“一千年、一万年、一亿年后仍仍然有矛盾”的认识,都是符合马列毛主义的。
在他“关于政权问题”的讲话中,有如下一些重要论述:

      “最大的问题,是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颠覆,防止‘苦迭打’”(注1)
      “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有了政权,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就有了一切。没有政权,就损失一切。生产关系固然是基础,但是靠夺取政权来改变,靠夺取政权来巩固,靠夺取政权来发展。
     “政权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
     “毛主席最近几个月,特别注意防止反革命政变,采取了很多措施。罗瑞卿问题发生后,谈过这个问题。这次彭真问题发生后,毛主席又找人谈这个问题。调兵遣将,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他们占领我们的要害部门、电台、广播电台。军队和公安部门都做了部署。毛主席这几个月就是做这个文章。这是没有完全写出来的文章,没有印成文章的毛主席著作。毛主席为了这件事,多少天没有睡好觉。这是很深刻很严重的问题。
     “我们过去几十年来,解放以前,想做的就是夺取政权,许多同志就不大注意政权本身的问题,只是搞建设,对付蒋介石,对付美国,没有想到夺取了政权还能丧失政权,无产阶级专政还可以变成资产阶级专政。在这个消极方面,我们,至少是我,没有去多想这个问题,更多想到的是打仗、发生战争的问题。从大量的事实看,是要防止内部颠覆,防止发生反革命政变。道理很简单,很多事情要靠大量事实才能加深印象,才能认识。人的认识规律就是从感性到理性。
     “现在毛主席注意这个问题,把我们一向不注意的问题提出来了,多次找负责同志谈防止反革命政变问题。难道没有事情,无缘无故这样搞?不是,有很多迹象,“山雨欲来风满楼”。《古文观止》里的《辨奸论》有这样的话:“见微而知著”。“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坏事事先是有征兆的。任何本质的东西,都由现象表现出来。最近有许多鬼事,鬼现象,要引起注意。可能发生反革命政变,要杀人,要篡夺政权,要搞资本主义复辟,要把社会主义这一套搞掉。有很多现象,很多材料,我在这里不再详细去说了。你们经过反罗瑞卿,反彭真,反陆定一和他老婆,反杨尚昆,可以嗅到一些味道,火药的味道。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混到我们党内,混到党的领导机关,成为当权派,掌握了国家机器,掌握了政权,掌握了军权,掌握了思想战线的司令部。他们联合起来搞颠覆,闹大乱子。
     “罗瑞卿是掌军权的,彭真在书记处抓去了很多权。罗子长的手长,彭真的手更长。文化战线、思想战线的一个指挥官是陆定一。搞机要、情报、联络的是杨尚昆。搞政变,有两个东西必须搞。一个是宣传机关,报纸、广播电台、文学、电影、出版,这些是做思想工作的。资产阶级搞颠覆活动,也是思想领先,先把人们的思想搞乱。另一个是搞军队,抓枪秆子。文武相结合,抓舆论,由抓枪秆子,他们就能搞反革命政变。要投票有人,要打仗有军队,不论是会场上的政变,还是战场上的政变,他们都有可能搞起来,大大小小的吴晗、邓拓、廖沫沙,大大小小的‘三家村’不少哩!毛主席说,十六年来,思想战线我们没有去占领。这样下去,人家就不会投我们的票,不投毛主席的票,而投他们的票。打起仗来,人家就会跟他们走,拿起枪来打我们。笔秆子、枪秆子,夺取政权靠这两秆子。所以,很值得我们注意。思想上不能麻痹,行动上要采取措施,才能防患于未然,要把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定时炸弹、地雷,事先发现,挖掉。不然,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发生反革命政变,或者遇到天灾,或者遇到战争,或者毛主席百年之后,这种政治危机就会来了,七亿人口的大国,就会乱起来。这是很大的问题。
     “整个形势是大好形势,世界是大好形势,中国也是大好形势。他们想得逞,是很不容易的。他们可能得逞,也可能失败。如果我们不注意,大家都是马大哈,他们就会得逞。如果我们警惕,他们就不能得逞。他们想杀我们的脑袋,靠不住!假使他们要动手,搞反革命政变,我们就杀他们的脑袋。
     “正因为形势好,我们不能麻痹,要采取措施,防止发生事变。有人可能搞鬼,他们现在已经在搞鬼。野心家,大有人在。他们是资产阶级的代表,想推翻我们无产阶级政权,不能让他们得逞。,,,,,毛主席健在,他们就背叛,他们阳奉阴违,他们是野心家,他们搞鬼,他们现在就想杀人,用种种手法杀人。陆定一就是一个,陆定一的老婆就是一个。他说他不知道他老婆的事!怎么能不知道?罗瑞卿就是一个。
     “彭真手段比他们更隐蔽更狡猾,使人家不容易看出来。他冒充拥护毛主席,他在晋察冀是百分之百的王明路线,比王明路线还王明路线,超过王明路线。一九三八年党的六届六中全会批判了王明路线,他参加了这次会议,会后他还把蒋介石说成是‘最有政治眼光的人’,‘要竭诚的拥护蒋委员长’。他说,‘抗战最坚固的中心是蒋委员长’。他还说,‘国共两党之间,要互助互爱互让,反对利用困难,与政府(即国民政府)为难。’他在延安装着反对王明路线,到东北又搞王明路线。彭真在东北拒不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他说反山头,就是他在搞山头,招降纳叛,搞他自己的军队,搞小圈子,高‘桃园三结义’。北京市水都泼不进去,针也插不进去。党内搞党,党内搞派。,,,,
      “不少人挂着马克思主义的招牌,毛泽东思想的招牌,实际上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毛泽东思想。他们挂着共产党的招牌,实际上是反共分子。这次揭露是党的伟大胜利,不揭非常危险。再让他们搞下去,就可能不是党揭露他们,而是他们要‘审判’党。
      “我们的社会还是建立在阶级对立的基础上。资产阶级、地主阶级、一切剥削阶级是打倒了,但是没有完全消灭。我们没收了他们的物质,但是不能没收他们的反对思想,把他们关起来,也没有法没收他们的脑袋。他们是想复辟的。他们在整个人口比例上占很少数,但是他们政治上的能量很大,他们的反抗力量比他们的人口比例大得多,,,,,党和国家机关有些人腐化。加上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的包围和颠覆活动。这些,使我国产生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这种危险是综合的,各种反对力量是互相联合的。国内国外,国内是主要的。党内党外,党内是主要的。上层下层,上层是主要的,危险就是出在上层。苏联出了赫鲁晓夫,全国就变了颜色。
      “现在,我们把剥削阶级打倒才十六年,他们的人还在,心不死。地主把他的地契还秘密地保存起来。被推翻的地主和资产阶级,随时都在梦想恢复他们的天堂。他们的枪杆子被缴械了,他们的印把子被夺过来了。但是,他们在思想文化阵地上还占有相当的优势。他们拼命利用这种优势到处放毒,为资本主义复辟制造舆论准备。当前正在进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这种资产阶级阴谋复辟和无产阶级反复辟的尖锐的斗争。它是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命运、前途和将来面貌的头等大事,也是关系到世界革命的头等大事。
      “我们一定要严重注意资本主义复辟这个重要问题,不要忘掉这个问题,而要念念不忘。要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不然的话,就是糊涂虫。不要在千头万绪、日理万机的情况下,丧失警惕性,否则,一个晚上他们就要杀人,很多人头要落地,国家制度要改变,政权要颜色,生产关系就会改变,由前进变成倒退。”


戚本禹在回忆录中说:
      “1966年5月18日林彪在大会上作了讲话,这个讲话别具一格。,,, ”
     “林彪的讲话没有书面讲稿,他只是写了一些条条杠杠。我们在整理的时候,主要是根据我自己在现场做的速记。,,,,,, 我看着自己的记录一句一句念,梁川就一句一句地写。林彪这次讲话讲得非常流畅,不用添加什么,实录下来,就是一篇很通顺的稿子。,,,,, 我俩仅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问,就把这个讲话给整理出来了。”


       不论人们对林彪如何评价和定性,据戚本禹说的情况,可以判断,林彪的这次讲话,是他的心里话,不是念别人写的稿子。
      林彪的讲话,主要是讲给无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听的。提醒无产阶级革命派要特别重视这一问题,要清醒地看到,敌人的阴谋和新动向,提高革命警惕。林彪的这次讲话,也是讲给无产阶级的敌人听的,就是警告敌人:“你们的阴谋我们早已经全部掌握了,并且毛主席早已做了预防的部署,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动则必定会失败。”
这是指挥员的临战动员和对敌喊话。
林彪讲得那么明确:
     
     要“防止反革命政变”
     “他们是野心家,他们搞鬼,他们现在就想杀人,用种种手法杀人。”
     “党内党外,党内是主要的。上层下层,上层是主要的,危险就是出在上层。”
     要四个“念念不忘”,“不然的话,就是糊涂虫。不要在千头万绪、日理万机的情况下,丧失警惕性,否则,一个晚上他们就要杀人,很多人头要落地,国家制度要改变,政权要颜色,生产关系就会改变,由前进变成倒退。”

        这些话是对革命派,尤其是对位处中央的无产阶级领导人的忠告,也是事前提醒,事前警告,无产阶级革命派的领导人真正听进去了没有?有了起码的防范意识吗?761006政变之前一个小时,也就是中央“四位”在就擒之前一个小时,他们在“密谋”什么?
       固然被党内“国民党派”整垮、整死的人,不一定是纯粹的马列主义者,如高岗(高饶)、彭德怀(彭黄张周)、林彪(黄吴叶李邱)等人,但他们一旦被党内“国民党派”整垮、整死之后,他们就都成了无产阶级的敌人?人们常说不以成败论英雄,难道历史就全是“成则王、败则寇”?这是值得现在真正的无产阶级革者认真再思考的问题,也许是需要在无产阶级重新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之后,重新甄别的问题。
      估计无产阶级的领袖人物,会认为林彪这样公开“对敌喊话”不很妥当,或者认为问题不一定会那么严重。但历史最后证明,林彪的讲话是完全正确的,而且具有很准确的前瞻性。很可惜、很可惜无产阶级革命派,包括领袖人物,对林彪的讲话学习不够,重视不够,以致让党内的“国民党派”、资产阶级代理人最后能够得逞。
       这就是后来出现的铁的历史事实!




注:
注1 “苦迭打” ,意即“政变”。 由法文的“coupd’Etat”音译而来,在法语中,原意为“突然的(政治)状况的变化”。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向阳花 2017-3-17 03:15
颌袖的自信和对敌人的仁慈.给我们这些纭纭众生带来了多大的災难和伤痛!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4-27 03:39 , Processed in 0.01746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