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细说21世纪初中国左翼各政治派别

2017-3-23 11:2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61| 评论: 8|原作者: “知名不具”

摘要: 以红中网的李民骐、红旗网的清源、解放区的天、红石头论坛以及星火网的一些人士为代表,他们不屑于甚至否定当前左派旨在争取民主权力的斗争,主张毕其功于一役,搞打倒一切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结果,纷纷沦为可怜巴巴的口头革命派。

中国左翼联盟之士系列文献第018号-1   

    要想战胜敌人,必须首先战胜自己。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左派面对的最大敌人,尚且不是外部的特色修正主义,而是左派自己的各种错误认识。特色修正主义不过是左派的反面教员。为了战胜对面这个反面教员,左派必须首先要战胜自己内部的错误,坚定地树立起真理。为此,我们有必要将长期盘踞在左派内部挥之不去的各种错误认识曝曝光。

       左倾教条主义。其在当代的集中表现就是,全然忘记了毛主席说的“不经过民主主义,就达到不了社会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天经地义”,全然忘记了毛主席说的“民主革命在全国胜利之日,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他们无视经过三十多年的私有化改革致使中国的社会制度倒退了至少一百年的客观实际,不顾宪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七条形同虚设的严峻现实,不听劝阻一意孤行地坚持搞社会主义革命。

      这种左倾教条主义又分成以下两种:

      以红中网的李民骐、红旗网的清源、解放区的天、红石头论坛以及星火网的一些人士为代表,他们不屑于甚至否定当前左派旨在争取民主权力的斗争,主张毕其功于一役,搞打倒一切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结果,纷纷沦为可怜巴巴的口头革命派。

     其次是以项观奇等为代表,主张将官僚资产阶级作为此次革命的主要对象,并以争取无产阶级的民主权力作为斗争的突破口。项观奇等这一派的问题在于,无视中等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的矛盾,忽视甚至否定同活着的中等资产阶级力量进行联合争民主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结果陷无产阶级旨在争取民主权力的斗争于孤立。其失败的结局,也早已注定了。

     左倾教条主义的第三种表现是二次文革论。他们不晓得,文革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拥有最高权力的毛泽东发动的旨在针对官僚特权主义、修正主义的无产阶级政治大革命。没有无产阶级专政,没有类似毛泽东这样的拥有最高权力的革命领袖的庇护,这个文革是注定发动不起来的。宇太先生的所谓“炮打司令部”,也不过是过过嘴瘾,终究逃不出口头革命的宿命。

      左倾教条主义的第四种表现,就是不顾左派一盘散沙、手无缚鸡之力的客观实际,顽固坚持推墙拆庙,口口声声要打倒特色党。这一派和特色资产阶级西化派同流合污。不管他们如何为自己的政治主张进行辩解,实际都是充当了特色西化派推墙拆庙、祸乱中华的炮灰,是典型的形左实右。

       右倾投降主义在今天的表现大致有:

       改良主义。他们以为毛泽东创建的政治体制是世界上最好的体制,不存在问题,因而根本不需要改革。尽管他们口头上也反修正主义路线,但实际斗争中,矛头往往不是对准官僚资产阶级,而是转向国内的中等资产阶级和西化派。他们一边反对普世价值,反对多党制和宪政,一边反对无产阶级另起炉灶组织起来。他们一边指责主张全盘西化的特色资产阶级是“极右”,是“右派带路党”,一边指责主张另起炉灶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是“极左”,是“左派带路党”。他们全然忘记了无产阶级的解放是无产阶级自己的事情,忘记了革命者必须要组织起来,依靠无产阶级,努力唤起无产阶级觉悟,通过斗争,积极争取民主权力,以便为下一步的社会主义革命创造条件这些最基本的革命道理。他们不约而同地扑通扑通跪倒在地上,仰望朝堂,指望特色党内的所谓健康力量良心发现,搞党群一体,拨乱反正,以此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持这种观点的代表人物是王立华、张宏良、孔庆东等。

     右倾的二次文革论。与宇太先生的口头革命相对应,另有那么一些人顽固坚持依靠二次文革救中国,则是因为他们寄希望于修正主义特色当局出一个类似毛泽东式的人物,使得社会在他的带领下自动回归社会主义。这实际是投降主义的另一种表现,和上面提到的那种右倾政治主张在本质上并无区别,五十步笑百步罢了。我们知道,顽固坚持靠二次文革救中国的代表人物是恽仁祥、张勤德等。其实,王立华、张宏良和孔庆东等又何尝不是如此!

     倘若左派依照右倾的二次文革救中国的主张勉强进行下去,最容易发生的事情是,左派被转移了斗争的大方向,结果,不仅反不了修正主义,还会被修正主义势力所利用。事实也正是如此。长期以来,左派主次不分,稀里糊涂地陷入左右争斗不能自拔,因而有力地维护了特色修正主义的专制统治。这个教训是极为深刻的。这个认识,左派的高居矛老师和袁庾华老师早就明确指出来了,并深得孙立平老师的赞赏。这是个极其严重的大问题,希望引起左派的高度警觉。

      左派投降主义的第三种表现,是形形色色的“新社会主义论”,说穿了,就是寄希望于在特色社会主义的基础上结出所谓“新社会主义”的果实,如秋石客、卢麒元等。其实质依旧是改良主义。结果是,望穿秋水,不见伊人。

     左派投降主义的第四种表现,投降的对象不是官僚资产阶级,而是变成了中等资产阶级或者是西化派。他们以为中国的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革命尚未完成,中国要补这一课,要进行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主义革命。他们全然忘记了中国中等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和软弱性,坚持认为这场革命的主体应该是中等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只能作为他们的尾巴,顽固坚持认为只有完成了这个资产阶级性质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才能开启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他们的主张可以简单概括为:左右联合,推墙拆庙。为了这些同志的安全起见,我们不便明确指出持这种观点的代表人物究竟是谁,但是,这种观点在左派内部尚且有一定的市场,却是不争的事实。  

     那么,摆在中国左派面前的正确的路线或者斗争策略究竟是什么呢?

      我认为:

      1、左派要坚定地将民族主义的旗帜揽在手中,坚决反对一切危害中华民族主权和世界和平的国外敌对势力。

      2、左派要坚持依靠无产阶级,联合中间势力,分化瓦解反动势力和集中打击现行执政者中最顽固势力的斗争策略,左派必须要建立反对现行执政者中最顽固势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

      3、左派要坚持无产阶级革命的独立性,必须在马列毛主义的指导下另起炉灶,重建新无产阶级的革命组织。这个组织叫什么并不重要,关键看其指导思想是否切合实际。

      4、组织起来的左派必须要坚持以革命的两手对待特色党和特色资产阶级的另外两手的斗争策略。左派要通过和特色党和特色资产阶级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积极壮大新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

      5、坚持阶段革命和继续革命的辩证统一,要先干无产阶级主导的依据宪法来执政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待取得这场革命胜利以后,再干新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并以争取人民的民主权力作为这场斗争的突破口或者起点。

       我坚持认为,这是目前唯一可行、代价最小且最有可能取得新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斗争办法。不信?立此为据,就让时间和实践去检验吧。                                                                        

                                                                                           知名不具                                                                

                                                                                        2017年3月14日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3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7-3-26 01:17
按第5条主张看,“要先干无产阶级主导的依据宪法来执政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待取得这场革命胜利以后,再干新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这不跟刘邓路线主张如出一辙么?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一切历史曲折与反复,就是毛主席坚持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刘少奇邓小平之流要巩固发展“新民主主义革命新秩序”,而且如今中国社会已经相当完整地实现了后一个主张。作者居然表明了这一赤裸裸的典型走资派立场,还唧唧歪歪冒充什么左派呢?
引用 仙人掌 2017-3-24 10:45
似曾相识的一篇旧文。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3-23 22:48
yiou: 这样的东西,红中根本不必发表。
自由亚洲,美国之音,愽迅的东西都能在此发表,为什么这篇文章就不能发表。观点不同,但总归是左派之间的讨论吧?
引用 yiou 2017-3-23 21:06
这样的东西,红中根本不必发表。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3-23 09:18
没有经济危机i并由其带来的政治危机,一切策略没用,我认为这里的左倾教条主义也好,右倾投降主义也好,和中国依然是特色政权有一点关系,但是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特色政权用拖的方式没有让经济危机彻底爆发。

左派的战略和策略当然重要,就是在经济危机大爆发下能否取得政权,所以当前需要为经济危机大爆发做好思想组织准备。

但是一般来说的左倾教条主义也好,右倾投降主义也好还是会存在的,他们必然在经济大危机爆发后起作用,所以和他们的斗争在危机爆发前是必要的。

只有坚持马列托的不断革命论,有2点,一个反对民族主义,二反对官僚主义,在空间上的不断革命就是反对民族主义,斯大林主义(毛主义)的民族主义带来了世界共产主义革命的失败。在时间上不断革命就是反对官僚主义(必须坚持巴黎公社原则,就是坚持民主,革命中也要坚持民主,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并不是谁说了算,而是民主结果集中执行,左派如果要进行组织建设,必须坚持民主运作,对民主结果集中执行的原则,获得政权后除非在紧急状态必须切实推行巴黎公社原则,毫不含胡)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3-23 05:58
早已批臭了的二次革命论的翻版。扔个臭鸡蛋。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3-23 05:39
最后结论中的第三条与前面所批判的左倾教条主义的第四种表现有区别吗?看来左派人士的观点很容易就把自己绕进去了!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3-23 01:23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5-1 02:31 , Processed in 0.01849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