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涉黑头目吴学占与官场保护伞那些事儿

2017-3-27 11:2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53| 评论: 4|原作者: “辱母伤人案”背后

摘要: 县城官场家族化,政治资源被某些家族成员垄断,外来干部也需要拜本地豪强码头,县城政治很多时候都处于黑白两道通吃阶段,涉黑团伙头目与当地企业界和政界有千丝万缕牵连,尤其是公安系统是必须拉拢的部门。
【民间观察】聊城冠县吴学占与苏银霞家族恩怨情仇引爆舆论

  文/落魄书生-王中银

  聊城警方打掉一涉黑团伙,其头目吴学占,诱因乃2016年4月11日,吴学占马仔杜志浩在于西明家讨债时,遭遇于西明儿子砍杀导致一死三伤案件,于欢此行为被聊城司法机构判处无期徒刑。

      苏银霞(于欢母)在冠县经营钢材生意,在钢铁寒冬期间,钢铁价格持续下跌、导致企业经营困难,面临来自借款者、银行、融资租赁公司近2000万的债务纠纷。于欢案发后,当地警方以苏银霞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控制。苏银霞丈夫于西明曾在网络发帖控诉,吴学占指使手下进行各种手段逼债,威逼,警方以经济纠纷为由、不受理,于西明还举报吴学占非法集资、放高利贷和暴力讨债,以房地产公司伪装高息揽储,招揽社会闲杂人员进行放高利贷及讨债业务,参与东古城水泵厂拆迁,在冠县人民医院参与医疗纠纷处理,对处理不满人员进行威逼利诱、恐吓,在县城加油站无正规手续、参与交通局查车,东古城医院未中标对施工企业寻衅滋事,操纵冠县敬老院项目,冠县公安局、检察院、县医院、镇政府和其他部门多人在吴学占处高息存钱,充当保护伞,吴学占另一个身份是充当官员打手兼灭火队。

  冠县,隶属聊城,位于冀鲁豫三省交界,面积1152平方公里,人口81万,GDP280亿。冠县,真正有权势的也就几百号人,这里面有三四百名正科级以上干部,然后就是各行各业企业家和老板然后是几位有头有脸江湖大哥。吴学占在冠县手眼通天,目前被官方定性为涉黑团伙,这里面的保护伞失效,反黑先反腐。所谓涉黑团伙,有头目组织者且与正常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县城是个人情关系社会、各种权力网络之间相互支撑,如果不涉及命案,一般来说,地方政府领导不愿意彻底打黑。吴学占在冠县是非常有权势面子的人,冠县地处鲁西北,经济文化后发达,地痞混混底层谋生出人头地难,大地痞混混参与赌场、高利贷,小混混当打手,当地武校众多,师兄弟与暴力后盾让县城日益江湖化。吴学占至少有过武校经历,这个师兄弟资源,让其在县城民间社会非常有权势,毕竟有打手资本和关系人脉。

  县城官场家族化,吴学占家族或关系网中有多大领导,目前不得而知,只要有一名正县级以上,就可以在其庇护下,称霸县城,比如有纪委书记或县长、县委书记或省城或市里面重要权势官员撑腰,很容易做大做强。县城政治资源被某些家族成员垄断,外来干部也需要拜本地豪强码头,县城政治很多时候都处于黑白两道通吃阶段,涉黑团伙头目与当地企业界和政界有千丝万缕牵连,尤其是公安系统是必须拉拢的部门,因涉黑团伙经营的宾馆、娱乐、建筑、高利贷都需要公安局撑腰,涉黑团伙之间经常发生冲突,谁更有权势才可能在纠纷中获得成功,赢得面子。在县城关系如同蜘蛛网,权力私人化,一旦跟对人,获得领导认可,非但获得恩主赐予的权力官位与保护,欺压百姓或工作稍微失误也不必承担巨额风险,上头有人好做官。

  在县城成为核心领导身边的红人,身上有利用价值,可以混的如鱼得水,无所不能。官员们自己想做不愿做的违法事情,可以让黑恶势力头目找马仔顶罪,一旦涉黑团伙搞砸的事,只要不是人命案或未被舆论广泛关注,可以在地方被官员控制的司法公安系统尽最大可能避免法律制裁,捂盖子未遂后,找后台领导灭火,但地方官员无法管控南方媒体与互联网。在县城,任何人与另一个人之间想找熟人,三五个人就可以建立联系,一旦成为核心权势官员亲信,权力、地位、财富、名声、机会赢家通吃,违法犯罪后也有众多说情者。县城涉黑团伙身上有利用价值,可以当某些奸诈官员左右手,获得隐性权力与非法财富,进而再利益输送。

  县城涉黑头目在当地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们往往会注册公司,从事一些正当职业,但一些严重的往往身上有命案,甚至是多起重大刑事案件嫌疑人。想在县城混黑社会,必须要有地方权力精英当后台,否则根本就不叫黑社会,最多街头地痞混混。涉黑团伙的权力基础是暴力,终极目的是获取利益,垄断市场或从事些高风险职业。县城大佬往往出身草根,空手套白狼,开个路虎,靠坑蒙拐骗发家,一旦完成原始积累就可以恩惠几代人。其实县城地痞混混稍微耍点流氓暴力手段就可以控制某一领域,帮助政府对付钉子户,当开发商的打手往往积累不菲人情与财富。然而在县城混黑社会,内部纠纷与争斗往往诱发内讧,一旦参与一个灰色暴力团伙,不能背叛,不能向竞争对手透露信息,老大不能过于嚣张,不能发生媒体广泛报道的人命案,保护伞别意外落马,别经营不善,负债累累。县城黑社会团伙的一个风险来自公安局局长,目前公安局主要领导异地任职,三五年就换一次,每换一次新领导需立威或出政绩考虑群众满意度,往往重点打击一批,结果涉黑团伙就伤筋动骨。

  县城涉黑团伙往往素质低劣,影响到当地经济政治中心工作,发生命案,有核心领导批示就要打击下去,异地用警办案。目前网络信息这么发达,稍微一嚣张就灭亡。县城后发达地区,反腐败不力时,地方公众往往强烈不满,当权者为维护自身利益,就会以“政治稳定”为理由,抑制与排斥自下而上对官员的批评,对腐败的揭露是大罪,会遭遇残酷报复,官员们在县城会利用自身权势遏制对自己的监督与批评,县城民众是不敢说话的。除非县城官场发生大地震,核心领导遭遇中央权力清洗,否则官员对暴露出来的腐败问题不那么恐惧,毕竟已经有替罪羊。冠县官场可能要出事,目前这种政风,落马个县委书记、副厅级公众都麻木。黑社会组织与地方官员之间是共生或寄生关系,地方官员或其马仔违法后受到司法系统庇护,可以为所欲为。其实,黑社会大佬是很讲义气的人,对给予自己保护的官员非常忠诚,官场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警方不太敢查黑社会,因为这些黑社会大佬的背后都有警方的上司当保护伞,谁查黑社会,纪委或检察院就查警察!只有当黑社会势力强大到主政者不得不围剿的地步,黑社会才可能出事。

    吴学占与苏银霞、于西明家族恩怨情仇已经成为一个公共事件,微信朋友圈在疯传,未来事件如何发展都在围观!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3-28 08:33
在这些地方,官僚资产阶级跟所谓的“民族资产阶级”更是一体的,“民族资产阶级”的保护者意欲打倒“官僚资产阶级”也遇到难题了。
引用 子_云 2017-3-28 02:38
真马列毛派可以在这件事中“围观”吗?可以像酸腐文人那样“联想”吗?不行!必须旗帜鲜明地疾呼:于欢无罪!反抗无罪!!保卫母亲无罪!!!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3-27 23:58
建议大家去看一看近期在国内热播电视剧《破晓》,借说30年代的事来讽刺当今的社会法律现象和法西斯现象,颇有启发。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3-27 11:21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22 05:21 , Processed in 0.02533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