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对“杀人辱母案”的政治反思

2017-3-28 03:3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65| 评论: 12|原作者: 郭松民

摘要: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基层社会之所以安如磐石,风清气正,黑恶势力销声匿迹,一条最根本的经验就是以党的基层支部为核心,把全体人民有效的团结组织起来 —— 民兵连、治保委员会、妇联、工会、居委会…… 等等,绝不给黑恶势力留下任何见缝插针的空间。
对“杀人辱母案”的政治反思
郭松民 原创 2017-03-27 09:52:01 举报
阅读数:42154
人民靠我们去组织。中国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起人民去把他打倒。
​​

       发生在山东聊城的“辱母杀人案”已经激起举国愤怒。关于本案的细节,我这里不再赘述,大家可以自行百度。  

       “辱母杀人案”是一个严重、经典的社会症候,它几乎集中了困扰我们的所有社会问题:高利贷、黑社会、警方的颟顸昏聩、法院的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中小企业家的无助、个人的绝望……,等等。最具讽刺意味的,在全力推动民族复兴的背景下,传统文化或曰“国学”,也受到极大推崇,“二十四孝图”挂满大街小巷,央视各种公益广告和文艺节目也在反复宣传“孝”的概念,但在山东这个“孔孟之乡”,法官判案时居然对本案的主角于欢“持刀救母”这种堪比二十四孝中“扼虎救父”的“至孝”行为丝毫不加考虑,予以重判,表明官方的意识形态与实际的施政行为,完全是两张皮。


  更让人感到可怕的是,这个案子使我们意识到,在基层的许多地方,黑社会、黑恶势力、恶霸、高利贷者已经是实际上的统治者,他们通过高利贷控制了经济,把包括中小企业家在内的许多人都变成了受他们剥削压迫的雇佣奴隶,他们通过流氓打手实际上掌握了执法权,警察已经沦为旁观者、保护者,而法院则用判决确认了他们的统治。

  “辱母杀人案”中发生的一切,都让我们想到了三、四十年代的民国,想到了黄世仁和杨白劳,想到了南霸天和吴琼花,想到了刘文彩和收租院,也想到了我们和创作小说《软埋》为地主恶霸翻案的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正在进行的争论。如果说,黄世仁式的恶霸统治正在一些地方变成现实的话,那么《软埋》就是在论证这种统治的正当性。  


  我前面说过,这个案子是一个症候,症候是现象,不是症结。好比一个人发高烧,高烧只是现象,肺结核才是根源。如果医生不去有针对性的治疗肺结核,而仅仅只给病人做物力降温,那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

  所以,如果我们仅仅就事论事的分析,就无法找到真正起因。即便这一案件本身能够在舆论的压力下得到一个公众可以接受的解决,也无法防止类似案件的再次发生。

  那么,这个案子之所以出现的症结,或者说根源究竟是什么呢?

  一言以蔽之,就是这些年来,在新自由主义知识精英“小政府,大社会”的鼓噪下,一味强调政府退出,放弃那些所谓“管不好,管不了”的领域,执政的共产党放弃了对社会的组织、引导与保护。而政府和共产党退出后留下的真空,就被黑恶势力所填补。


  这里一个被精英刻意掩盖的陷阱是:社会是极度厌恶真空的,政府退出之后,一定会有其他力量来争夺这片没有“林中之王”的丛林。在争夺统治权的斗争中,一个最基本的规律是有组织的少数永远可以战胜无组织的多数。但善良百姓恰恰是无组织的,而黑恶势力却是有组织的——这就是在推行“小政府,大社会”多年之后,基层社会却日渐糜烂的基本原因。

  其实,这样的教训近一二十年来已经发生了很多,尤以农村最为严重。共产党退出对乡村的治理,搞所谓“海选”,已经使许多村庄沦为恶霸和宗族统治。面对这样的严重局面,决策者不是考虑整顿重建乡村的基层党组织,选派、培训能够团结群众、组织群众的强有力的支部书记,而是寄希望于所谓乡贤,这不是缘木求鱼,把农村社会的治理权拱手相让吗?不相信党,不相信群众,而相信“乡贤”,还能叫共产党吗?


  问题是严重的。有一首被殷秀梅唱红大江南北的歌曲:“党啊,亲爱的妈妈”,可是,如果党对群众不管不顾,如果有一天党受辱的时候,能够指望人民于欢为你亮出水果刀吗?

        表象是法律问题,本质是政治问题。

  从政治上解决问题,需要考虑的有两点:

第一,要重建执法、司法机构的人民性。核心的问题不是什么为经济发展服务,为创造良好投资环境服务,而是要为人民服务,要有坚定清晰的人民立场;

第二,党和政府绝不能轻易放弃对基层社会的组织、引导和保护。当然,随着当代社会日趋复杂,在有些领域的退出也是难免的,但退出之前,首先要把善良的人民有效组织起来。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基层社会之所以安如磐石,风清气正,黑恶势力销声匿迹,一条最根本的经验就是以党的基层支部为核心,把全体人民有效的团结组织起来——民兵连、治保委员会、妇联、工会、居委会……等等,绝不给黑恶势力留下任何见缝插针的空间。正是在这样格局下,才有了人民发自内心的歌颂:“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

          今天,共产党特别需要重温缔造者毛泽东主席的教导:

        “人民靠我们去组织。中国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起人民去把他打倒。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同志说:

  “中国历史传统中,‘政府’历来是广义的,承担着无限责任。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以及法院和检察院,在广大群众眼里都是政府。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对此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  

          这段话实际上已经从政治层面否定了所谓“小政府,大社会”的形而上学提法,也是对这些年放弃组织、引导、保护社会所引发的各种不良后果进行反思的政治结论。


          2013年12月26日,在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引用了毛主席的教导:

          “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这提醒我们,共产党人是到了把这句话落到实处的时候了!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7-3-30 23:50
《老子》的第三十八章,里面写道:“......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道失,试以德仁礼义补之,而不逮,辱母杀人案诸象遂出……
引用 林林 2017-3-28 23:05
对恽的问题,我说的是实话。谈不上评论。对他的评论,其他网站不少。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3-28 23:03
远望东方: 我看不出你是如何区分中国共产党和中修叛徒集团的,你也从不认为党内还有健康力量,连恽仁祥这样的老同志你都不能容忍,中国共产党内还有好人吗? ...
我一贯是将中国共产党与中修叛徒复辟集团严格区分的,并且我一直使用中修叛徒复辟集团这个称谓将其与中国共产党区分开来的。就像60年前毛主席对苏联共产党跟苏修叛徒集团区分开来的一样。你可以查阅我所有的文章和跟帖有没有提及伪共、假共这样的称谓。并且还在网上提议不要用伪共和假共这样的称谓而采用中修叛徒复辟集团为妥,以免打击到八千万的多数党员。真正混淆这个中国共产党跟中修叛徒复辟集团的是你这样的人,你是根据什么我不知道。中国共产党是毛泽东和其它老一代革命家创立的党,她的党章党纲都是以消灭剥削、建立共产主义为目标的党。跟邓小平为代表的大力复辟资本主义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中修叛徒复辟集团是势不两立水火不容的。共产党内的走资派不能代表八千万党员的根本愿望,走资派群体已经形成了中修叛徒复辟集团,统治着整个中国共产党,这也不能代表他们能代表八千万共产党员的利益。我们应当从本质上把他们区分开来,而中修叛徒复辟集团及其蒙蔽者希望把他们混淆在一起,以售其奸。这就是你这样的人不同意将党内的中修叛徒复辟集团与八千万党员的中国共产党 区分开来的本质原因。...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3-28 16:35
林林: 至于恽仁祥吗,日久见人心。群众的眼睛是亮的。至于他和恽代英烈士的关系,我原来一直认为,恽代英烈士是他父亲的亲兄弟或者亲堂兄弟。现在才知道他们是远亲的。 ...
我不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评论恽仁祥同志!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3-28 16:30
林林: 远望东方,中国共产党在,但是不包括特色党集团。你本身拥护特色,你就勇敢亮你的观点,何必指手划脚呢?在讨论文革时,你到处要别人写1965年。我问你,你自己怎 ...
我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从来就是一杆子插到底。关于1965,对我来说是美好的回忆,我记忆中就是大家都在学雷锋,争着做好人好事。市场供应也充足,除了粮油布外,别的没什么东西要凭票或限量供应。但毕竟那时我还是个小学生,所能回忆的都是小孩子的事,所以希望你们这年长一些的人回忆一下。
引用 林林 2017-3-28 10:12
至于恽仁祥吗,日久见人心。群众的眼睛是亮的。至于他和恽代英烈士的关系,我原来一直认为,恽代英烈士是他父亲的亲兄弟或者亲堂兄弟。现在才知道他们是远亲的。
引用 林林 2017-3-28 10:05
远望东方,中国共产党在,但是不包括特色党集团。你本身拥护特色,你就勇敢亮你的观点,何必指手划脚呢?在讨论文革时,你到处要别人写1965年。我问你,你自己怎么不写,要别人写呢。  你别说1965年,我的笔记还真记录了一些材料。可是我就不明白,你为何要别人写,而你自己不写?我现在手头还有事要做,以后我会整理1965年的日记,目的是告诉朋友们,在毛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以后,我们64届毕业生亲自听了周总理的报告以后,我们年青一代如何积极跟着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3-28 08:14
龙翔五洲: 请你不要把中国共产党跟中修叛徒复辟集团混同起来。我的评论中是区分得很清楚的。
我看不出你是如何区分中国共产党和中修叛徒集团的,你也从不认为党内还有健康力量,连恽仁祥这样的老同志你都不能容忍,中国共产党内还有好人吗?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3-28 07:51
远望东方: 你的所谓的治本无非就是打倒共产党!
请你不要把中国共产党跟中修叛徒复辟集团混同起来。我的评论中是区分得很清楚的。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3-28 06:58
龙翔五洲: 【在新自由主义知识精英“小政府,大社会”的鼓噪下,一味强调政府退出,放弃那些所谓“管不好,管不了”的领域,执政的共产党放弃了对社会的组织、引导与保护。 ...
你的所谓的治本无非就是打倒共产党!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3-28 04:53
【在新自由主义知识精英“小政府,大社会”的鼓噪下,一味强调政府退出,放弃那些所谓“管不好,管不了”的领域,执政的共产党放弃了对社会的组织、引导与保护。而政府和共产党退出后留下的真空,就被黑恶势力所填补。】——中修叛徒复辟集团就是这个中国资产阶级的总代表,什么新自由主义,什么黑恶势力,什么地富反坏,都是由它一手鼓励一手发展一手壮大起来的。不要为它开脱罪责,嫁祸到胁从们那里去。就照你说的发高烧的原因是肺结核,要治本不要光治标。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3-28 03:40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22 09:49 , Processed in 0.01979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