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于欢案”暴露的四大危机 —— 说是法治危机的,都是在掩盖真相 ...

2017-3-30 05:1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61| 评论: 1|原作者: 刘武洲|来自: 红旗网

摘要: 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就是相信市场经济是不死的,什么是不死的呢?连地球都会死掉的,封建社会不是死了?奴隶制不是死了?怎么资本雇佣制就不死呢?资本主义最后的阶段——帝国主义阶段也走向了最后的垂死期,垂死,垂死,垂而不死,奄奄一息,无产阶级必须给予最后一击!
“于欢案”暴露的四大危机

原创 2017-03-29 刘武洲

这几天来于欢案被各大主流媒体、私人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各种说法不一,爆料不断,颇吸人眼球。笔者以为,于欢案暴露了社会的四大危机。


一、道德危机与普遍犯罪

道德危机从警察和施辱者杜志浩(被于欢捅刀致死)明显看出来。对于警察,不仅是道德问题,因为杜志浩的施暴带有侮辱罪的一切法律特征,警察面对一个犯罪者竟不管不问,所以警察是渎职犯罪行为。而一般的观点把警察说成是道德问题,这也未免轻视了法律的界限。关于侮辱罪,根据《刑法》刑法第246条的规定,涉嫌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情节严重的,应予立案。公然侮辱他人的行为还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才能构成本罪。虽有公然侮辱他人的行为,但不属于情节严重,只属于一般的民事侵权行为。所谓情节严重,主要是指手段恶劣,后果严重等情形,如强令被害人当众爬过自己的跨下;当众撕光被害人衣服;给被害人抹黑脸、挂破鞋、带绿帽强拉游街示众;当众胁迫被害人吞食或向其身上泼洒粪便等污秽之物;当从胁迫被害人与尸体进行接吻、手淫等猥亵行为。

杜志浩等人的行为明显符合以上描述,已经构成侮辱罪。因此警察叔叔的不介入当属犯罪。如果是普通人这样做,可以说他是冷漠无情、道德缺失,但是作为办案公职人员的不管不问、扭头就走,那就是犯罪!

杜志浩等人的道德。欠账还钱,天经地义,苏银霞无力偿还最后的17万,可以有说法嘛,貌似到现在为止一切媒体提供的材料里均无此内容。比如,可以再约定还款期限、还款方式,一个企业家怎么会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显然这里面还有隐情。17万对于曾拥有亿元资产的苏银霞来说,不算大数目,为什么事态会发展到如此严重?我们试想,如果是苏银霞赖账不还,惹恼了债主,那么,欠钱不还是不是一种不道德?没有明确表达还钱意愿、时间是道德的吗?当然,由于缺乏材料,苏银霞是否有还钱意愿没有在任何材料里表达出来,我也只能是假设。如果事实如此,给对方造成的印象就是“赖账”,那么首先不道德的却是苏银霞,而后杜志浩等人的更进一步的“不道德”甚至构成侮辱罪便是矛盾的升级。

由此看来,三方人士都存在不道德的地方,赖账不还,我不知道是不是违法,如何界定“不还”?最后苏银霞之子于欢更升级暴力,导致他的犯罪。

综合以上分析,三方——警察、苏银霞、杜志浩都存在不道德、甚至犯罪行为。而且这种不道德、犯罪是不断升级的,也就是说,你不道德,我比你还不道德;你侮辱犯罪,我就捅刀犯罪!
都不道德了?对,这社会怎么了?都在犯罪,这社会咋回事?

二、经济危机

苏银霞借高利贷是因为企业经营困难,而她经营的项目是这几年去产能的对象——钢铁产品。如果苏银霞不去借高利贷,就不会发生这样的社会悲剧,如果她经营良好就不会去借高利贷,而市场经济就是这样无情!苏银霞作为民营资本家,想必也享受过好日子吧,也是跟随“先富者”富起来的人罢,但是随着全世界经济危机的到来,中国也难逃资本主义体系之难,钢铁出口受到严重打击,相关产品滞销、降价,这下子苏银霞们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据媒体材料,苏银霞曾向多家银行机构进行贷款。2016年1月22日,源大工贸向浦发银行聊城分行借款788万元,至2016年9月2日,需还本息合计808万元。2014年时,正昊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以818万保证金,向招商银行济南分行借出1818万元,但该款项被交付与源大工贸,到期未还欠款及利息。种种原因之下,苏银霞走向了高利贷。

苏银霞的没落不是个人的现象,是代表着相当一批民营资本家的命运。我的一个小资本家朋友告诉我,这几年钢铁水泥行业、建筑业、装修业、家具家电行业,由此带动的其他行业经济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停产、倒闭是经常的现象,他说他要到中东国家谋生活去了。背井离乡的,就为了维持他资本家的形象啊。

政府常说“去产能”,去了产能的资产、工人去哪?现在是去了产能的“老板”去哪?苏银霞无处可逃,东拆西借想维持自己的资本家形象,到头来被另一个资本家——黑社会流氓资本家侮辱,杀人,双方都是家破人亡!试问:这样的悲剧是谁之过?

经济危机是谁造成的?是他们两家吗?我们曾经是全面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国家,是没有私人资本家的,是没有自由市场经济的,是没有“产能过剩的”,是计划经济的,从而也无需借高利贷,也没是不可能有高利贷黑社会的,这一切在毛泽东时代是根本不会发生的!

苏银霞的一生就是整个社会的写照,曾经的小资、中资的美妙生活一旦沦落,尚不如平头百姓活的逍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资本家很好玩吧,很有藐视一切的感觉吧。

我无意讽刺苏银霞,因为我们身边还有千千万万的苏银霞,还有亿万想当苏银霞而不能的人,我是想告诉他们,你们的未来或许也是这样,况且这个时代,能够成就自己曾经的辉煌——当过资本家,都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因为阶级结构已经固化,上升通道已经堵死,社会已经变得是穷者愈穷,富者愈富。

神话传说中的吕洞宾黄粱一梦获得解脱,走上了修仙的道路,成为一代道家宗师。我们平头百姓通过这起案件恐怕也是会得到一样的效果,市场经济下,富贵如浮云,昨日富贵者、今日离乱人。可悲可叹!

那我们应该追求怎样的生活?想过人上人生活的人很可能变成人下人的生活,那么何不我们追求一种平等的生活?为什么不把一个“吃人”的社会变成一个自由、平等、博爱的共产主义社会?


三,市场经济制度的危机


经济危机,有人总以为是暂时的,总以为靠市场是可以自动调节的。经济危机不是有100多年的历史吗?不是都挺过来了吗?

是的,我打个日常的生活的比喻。一个老人活了90岁死了。他从60岁开始。每隔几年都会得病住院治疗。算下来,住院也有10次了。在第九次住院的时候身体比较严重了,家人感到很悲哀,医生说:“没事的,前8次我说能挺过来,不都挺过来了?这次也没事。”果然,真的挺过来了,家人很高兴,赞佩医生的高明。第十次住院,还是挺严重的,医生还是那样说,家人开始崇拜医生了,就完全相信了医生,这次医生不灵了,老人去世了。家人埋怨他,医生说,可是前几次都挺过去了啊,我就是根据经验看,这次也应该挺过去的。没想到……经验主义害死人那!

这个例子,老人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医生就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家人就是老百姓,就是我们自己;老人得病就是经济危机。

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就是相信市场经济是不死的,什么是不死的呢?连地球都会死掉的,封建社会不是死了?奴隶制不是死了?怎么资本雇佣制就不死呢?

我在很多文章反复说过,2008年以来的资本主义世界的危机是最后的总危机,他表现为金融危机、债务危机,这完全证明了资本主义最后的阶段——帝国主义阶段也走向了最后的垂死期,垂死,垂死,垂而不死,奄奄一息,无产阶级必须给予最后一击!

问题是,无产阶级看明白了吗?做好准备了吗?青年马克思主义者们,我们赶上了最坏的时代,同时也是最好的时代!这个时代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都没赶上,而我们赶上了!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会做的更好!马克思的时代,帝国主义还没有形成;列宁的时代是刚刚形成,帝国主义还像个老虎;毛泽东的时代,帝国主义开始走向没落,变成“纸老虎”。现在呢,他连纸老虎也不是了,只要无产阶级举起铁锤,这一堆烂纸……不,毫不用举起铁锤,点上一把小火,这堆烂纸就会被烧的灰飞烟灭!

危机,危机,就是他们“危”了,我们来“机会”了。


四,说是法治危机的,都在掩盖真相


网上铺天盖地的言论,其中大部分是在讲法治的危机,貌似可以通过健全法治来解决李欢案这样类似的事情。但是,只要有阶级的存在,就不存在真正的法治,法律不是调和阶级矛盾的,甚至不能调节同是资产阶级的内部矛盾。在阶级社会里,资本、特权总是占统治地位的,法律不过是他们手中的玩物,是欺骗大众的工具。

古人有句名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真的是这样的吗?这纯属是忽悠百姓的狗屁话!只要有资本和特权,就必然有幕后的交易,法律就必然遭到无情的践踏。这是稍微读点历史和接触现实社会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因此,谁说是法治危机的,就是转移人民的视线,把于欢案引向特权资产阶级设置的黑洞。

结  论

没啥结论,引用句诗: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3-30 04:02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8 09:13 , Processed in 0.02558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