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共产主义理论与共产主义运动

2017-5-2 01:4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75| 评论: 8|原作者: 万里雪飘

摘要: 但是托洛茨基主义者娜塔莉·阿尔托以及其他〝极左翼政党〞的败选说明法国以及世界各国人民的革命意识有待于被特色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唤醒,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特色中国无产阶级将成为二十一世纪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力量。

共产主义理论与共产主义运动

 

   有网友在《朝鲜半岛核危机与托派形左实右的本质》的跟帖评论中留言:〝看了你的近来的两篇文章,真是说不出来的感觉。从你的文章的受众就可以看出来。你是说出了问题的本质,道理明明白白,可是为什么接受的人那么少呢?社会主义离我们真的很远很远吗?看着这个越来越烂的特色,看看周围的人,即使革命的时机来了,又能咋样呢?〞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极简单而明了,那就是〝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作一个社会劳动力来使用〞[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五页],建立没有阶级、没有剥削与压迫的共产主义社会,而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共产主义的过渡,因而是共产主义的现实。如果马克思直接指出他的共产主义思想,马克思就是神。马克思不是神,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来自于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所以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是科学。

   科学就是人的思想或精神,宗教意识形态是同人的思想或精神对立的伪科学。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们从人的精神自觉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世界观,换句话说,从科学的理性自觉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所以共产主义在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们的自我意识中早已实现。而群众从感性经验直观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世界观,群众从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确证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世界观,所以社会主义革命在群众运动中只能是迂回曲折的否定之否定。新中国建立了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群众以自身感性体验到了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的好处。但是新中国的公有制毕竟建立在小农经济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它的生产力就其抽象的物质财富而言还没有发展到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在改革开放的特色中国,特色党宣传跟着美国的国家富起来了,群众被西方国家的物质文明所迷惑,梦想资本主义可以发家致富。然而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以来,群众的感性经验证明资本主义并不能发家致富,发家致富永远是一小撮人上人的特权。如果人人可以发家致富,那么资本家就没有工人可以剥削,没有工人的资本主义国家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们早已在精神上自觉资本主义生产力是人的自我异化形式,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们决不会被资本主义生产力的浮华所迷惑,而感性的群众只有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才能理解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异化本质。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异化本质决定资本主义社会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但是资本主义社会和动物世界有所不同,动物世界没有物质文明,动物世界和自然界直接同一。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不像动物那样直接从自然界获取粗鄙的食物,人的衣食住行包括精神活动已经是改造的自然界。如果改造自然界的人的生命活动不可持续,人自身的存在也不可持续。少数人剥削多数人的资本主义社会已经无法继续改造自然界,这已经从全球性生态危机、粮食安全、南北差距、种族矛盾、宗教冲突以及地域性战争等一系列社会现象反映出来了。在特色中国〝于欢案〞说明资产阶级内部矛盾已经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特色中国的野蛮性就连资产阶级也不堪忍受。在野蛮的特色中国,每年数万起群体性事件风起云涌,特色中国的阶级矛盾正在酝酿全球性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法国在〝全国紧急状态〞下的总统竞选以及法国〝极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的表现是全球性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的序曲。法国工人斗争党领导人娜塔莉·阿尔托在大选中直言不讳:我们想做的是推翻资本主义系统。

   但是托洛茨基主义者娜塔莉·阿尔托以及其他〝极左翼政党〞的败选说明法国以及世界各国人民的革命意识有待于被特色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唤醒,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特色中国无产阶级将成为二十一世纪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力量。西方的托派政党以及其他〝极左翼政党〞是形左实右的政治组织,这些政治组织以改良主义或者幻想的革命招摇惑众,它们本身并没有摆脱宗教意识形态的束缚。改良主义的〝极左翼政党〞不过是进步的资产阶级政治组织,托洛茨基主义的法国工人斗争党是幻想的小资产阶级政治组织。法国工人斗争党的政治纲领是建立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社会,但是托派从未建立过公有制的无产阶级政权,托派的政治纲领不过是画在纸上的烧饼,托派的共产主义对群众而言是宗教的幻想。托派脱离群众,托派把自己抬高到云雾之上目空一切,托派扬言〝布尔什维克并不通过人数取胜,两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胜过两百个摇摆派。〞布尔什维克在俄文是多数派的意思,托派脱离群众却把自己冒充为布尔什维克。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群众是现实范畴,脱离群众的理性是宗教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马恩全集三卷三十一页]。

   托派以及其他〝极左翼政党〞的败选并不影响法国总统大选的继续,号称法国〝特朗普〞的勒庞和资产阶级稳健派代表人物马克龙之间接着展开竞争。马克龙这个古老金融帝国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奴才竟然自称〝毛泽东主义者〞,〝毛泽东〞成为法国资产阶级的无害之神,特色中国的〝毛派〞可以拍着肚皮表达欣慰之情了。如果说马克龙从右的方面丑化毛主席,那么托洛茨基主义的法国工人斗争党从〝左〞的方面污蔑毛主席。法国工人斗争党认为〝毛主义一度在法国很流行,但它是保守主义的,因为它完全不在乎工人民主,也根本就不关心发展生产力。〞

   无视现实是托派形左实右的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本质。如果将生产力理解为抽象的物质财富,毛主席领导新中国人民所取得的经济建设成就举世公认,就连西方资产阶级也不得不承认。但是托派装作没看见,托派幻想毛主席〝根本就不关心发展生产力〞。托派污蔑毛主席〝完全不在乎工人民主〞,可是托派从未给过工人一丝一毫的民主。上帝诅咒人间的不幸,可是上帝从未给过人间一丝一毫的幸福。托派作为宗教徒和资产阶级的区别在于,资产阶级肯定国家的意义,资产阶级理解国家即资产阶级专政,而托派作为小资产阶级否定国家的现实,托派不理解工人民主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共产主义是消灭国家的自由人联合体。但是,只要有阶级,就必然有国家,在阶级社会离开国家的社会民主不存在,所谓社会民主就是作为统治阶级意志的国家。社会主义国家作为无产阶级的意志,它毕竟脱胎于剥削阶级的国家即剥削阶级的意志,它必然带有剥削阶级的幽灵,换句话说,社会主义国家必然带有官僚专制。所以无产阶级民主就是无产阶级同官僚专制作斗争,无产阶级民主就是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领域夺取管理国家的权力。如果拒绝承认社会主义国家有官僚专制,那么无产阶级民主本身就是抽象的伪命题。托派拿没有官僚专制的无产阶级民主攻击毛主席〝完全不在乎工人民主〞,托派幻想的〝工人民主〞其实就是要取消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

   毛主席的民主不是像托派那样用来骗人的宗教幻想,毛主席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主席号召群众同官僚专制作斗争,同官僚专制作斗争就是群众的民主。但是正如法国工人斗争党也不得不承认的那样,当今世界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全面扩张的时候〞,也就是说,群众还没有摆脱被马克思批判的宗教意识形态,群众还无法理解无产阶级民主,文革中保皇派群众斗造反派群众的历史证明无产阶级民主并不像托派所幻想的那样单纯。社会主义社会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民主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但是保皇派群众作为宗教徒对国家抱有神秘的幻想,保皇派群众面对官僚专制丧失斗争意识。所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演习,是无产阶级民主的大演习,通过这场演习,无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都得到了锻炼,马克思主义者明白了无产阶级民主不只是同官僚专制作斗争,无产阶级民主是无产阶级自己否定自己的凤凰涅槃,马克思否定宗教意识形态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在实践中远未结束。

   法国工人斗争党公开宣称自己就是共产党,就是托洛茨基主义者,并公开宣称自己继承的是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罗莎·卢森堡、弗拉基米尔·列宁和列昂·托洛茨基的路线。法国工人斗争党以自己的共产党性质为荣:〝请回忆一下《共产党宣言》的开头: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在欧洲徘徊……哪一个反对派不被它的政敌斥为共产党呢?〞

   法国工人斗争党把自己当作〝反对派〞,当作在欧洲游荡的〝共产主义的幽灵〞。法国工人斗争党自称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可是这个托洛茨基主义的小资产阶级政党连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都没有读懂,尽管《共产党宣言》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中是比较通俗易懂的著作。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有哪一个反对党不被它的当政的敌人骂为共产党呢?又有哪一个反对党不拿共产主义这个罪名去回敬更进步的反对党人和自己的反动敌人呢?〞。

   这是《共产党宣言》的开头语。在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的幽灵〞是指打着共产主义旗号的形左实右,反动派争相以〝共产主义的幽灵〞即〝共产党〞攻击自己的政敌。马克思因此不得不在《共产党宣言》声明:〝现在是共产党人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出自己的党的宣言来反驳那关于共产主义幽灵的神话的时候了。〞

   法国工人斗争党并不理解马克思的观点、目的、意图,托洛茨基主义者关于共产主义的神话就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所指出的那个〝共产主义的幽灵〞,托洛茨基主义者的政党就是反动派用来相互攻讦的〝共产党〞。如果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就会对于《共产党宣言》中的〝幽灵〞或者〝怪影〞非常敏感,决不会把作为宗教意识形态的〝幽灵〞或者〝怪影〞冒充反宗教意识形态的共产主义灵魂。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共产党宣言》中的这句话其实就是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引述的麦克斯·施蒂纳的梦语:〝是的,整个世界之内充满着幽灵!只是在世界之内吗?不,世界本身是幽灵,它是精神的游荡着的怪影般的躯体,它是幽灵。〞[马恩全集三卷一六一]

   施蒂纳认为世界是抽象的精神的怪影,换句话说,世界是神的幽灵。而马克思认为世界和抽象的精神或神无关,抽象的精神或神没有历史、没有发展。在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即历史人本主义那里,自然界是人的无机身体,社会是人的生命活动,人的生命活动就是人的精神或灵魂。托派的世界观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宗教意识形态,托派的世界不是现实的自然与社会,是神秘的幻想,宗教的怪影,简单地说,托派的世界观就是麦克斯·施蒂纳的见灵术

   先知施蒂纳这样教导托派:你安静地〝向我们的近处和远处瞧一瞧。你被怪影般的世界包围着……你会看见诸精神。〞[马恩全集三卷一六一]

   托派被先知感化,当圣麦克斯在无中生有的发展中遇到最大的危难时,他就大呼:托派们,帮帮忙!忠实的托派就立即用肩顶住陷在污泥中的板车,尽力把它从污泥中推出来。[参看马恩全集三卷一五七页]

   在梦中肩顶〝历史的板车〞勇往直前的托派通过无中生有的见灵术看见了什么?托派看见〝毛主义完全不在乎工人民主,也根本就不关心发展生产力。〞托派看见的东西无非是托洛茨基主义的怪影,是宗教的诸精神,托洛茨基主义的怪影或者宗教的诸精神和现实的历史无关。不错,托派给了工人民主!当然,托派为工人发展了生产力!可是这些历史功绩是在宗教的怪影中实现的,是作为宗教的诸精神彪炳史册的。

   资产阶级再反动,资产阶级也是无产阶级的先生,因为无产阶级世界观来自于资产阶级宗教意识形态。黑格尔作为庸人,他拖的辫子再长,他也是马克思的老师,因为黑格尔第一个全面地发挥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尽管是以抽象的形式发挥的。托派作为小资产阶级的无政府主义者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即便把他们颠倒过来上下打量也看不出一丝一毫的闪光点。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以及无产阶级政党只能在继承毛主席遗志的特色中国工人阶级中产生,因为只有毛泽东思想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精神。毛主席是中国的马克思,毛主席因而也是世界的马克思。二十一世纪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复兴决定于特色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决定于高举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特色中国社会主义革命。

   美帝建立的全球化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是资本主义自身发展的极限,资本主义使命就是冲破地域性共同体建立全球性人与人关系。新自由主义全球化造就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无产阶级,那就是经过现代化大工业锤炼起来的特色中国工人阶级。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指出:〝大工业不仅使工人与资本家的关系,而且使劳动本身都成为工人所不堪忍受的东西。〞[马恩全集三卷六十八页]资本主义大工业是人的自我异化的极限,马克思曾经希望在最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同时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设想就要实现了。特色中国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及其史无前例的巨大规模,使这个最野蛮的超级大国即将成为世界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它的最先进而最野蛮的标志是在未来若干年内生产出电磁弹射以及电磁拦阻核动力航母。这个最野蛮而最先进的超级大国既是官僚资产阶级自掘的坟墓,也是宪政资产阶级的终极舞台,因为它本身就是新自由主义的私生子。在这个最野蛮的超级大国,最先进的大工业成为特色中国工人阶级不堪忍受的生产力,生产力的异化形式达到自身发展的极限。特色中国作为最先进而最野蛮的超级大国将以社会主义革命掀起全球性共产主义运动,在最野蛮而最先进的特色中国再生的社会主义国家将以最大规模和最高发展水平的生产力对全世界所有国家产生不可抗拒的巨大影响力。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指出:〝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马恩全集三卷二十三页]生产力促进人类历史的发展,但是生产力并不能决定人类历史,因为生产力是人类历史的结果,而不是人类历史的原因,马克思的生产力的本质是人的生命活动,人的生命活动创造人类历史。而人是有意识的自然存在物,人的意识或精神具有异化为神的意识或精神的可能性,神的意识或精神就是剥削阶级的宗教意识形态。宗教意识形态即自我异化的人,人的自我异化使生产力成为支配人的异在本质,人成为生产力的奴隶,人的生命活动反过来奴役人自己,这是产生私有制的历史根源。因此马克思主义者联系实际不断地阐述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世界观的科学性是继续社会主义革命的精神保障,是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精神力量。共产主义目的是消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社会分工。在消灭社会分工的共产主义社会,每一个人既是从事生产的劳动者,也是从事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宗教意识形态从而丧失自身存在的社会基础,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社会现象将成为人类历史的化石。

   卢卡奇在去世前几个月接受匈牙利著名电影导演科瓦奇的电视采访时说什么〝自马克思以后,是列宁第一次严肃地提出了主观因素在革命中的意义问题〞,暴露了他对马克思的无知。列宁在革命实践中发挥了主观能动性,但是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在庸俗唯物主义和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之间兜圈子,列宁的理论与实践的矛盾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产生了深远的消极影响,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培养了大批庸俗唯物主义和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者。

   马克思最理解黑格尔,马克思最理解人的主观能动性,人类历史就是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否定之否定,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是马克思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历史必然,而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前提是对唯心主义拜神教和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的批判。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否定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的历史人本主义。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经济关系或者物质利益是人与人关系的现实,换句话说,经济关系或者物质利益是人与人关系的感性世界,离开人与人关系的感性世界即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空谈抽象的精神就是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的宗教意识形态。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同时也是否定庸俗唯物主义的历史人本主义,庸俗唯物主义就是拜物教的宗教意识形态。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经济关系或者物质利益是历史的结果,而不是历史的原因,私有制商品经济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结果,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是私有制商品经济的原因,以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解释和说明资本主义社会是历史人本主义,以私有制商品经济解释和说明资本主义社会是庸俗唯物主义,庸俗唯物主义以私有制商品经济解释和说明资本主义社会是同义反复的空话,庸俗唯物主义以私有制商品经济解释和说明资本主义社会只能得出资本主义社会永恒的历史命题。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家们颠倒历史逻辑,将经济关系或者物质利益当作历史原因,将商品生产和交换及其货币、资本、工资、利润等价值范畴当作既有的历史前提,以解释和说明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然必然性。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通过否定商品经济自然必然性的宗教意识形态,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建立了共产主义思想。马克思主义作为历史人本主义,同庸俗唯物主义无关,同唯生产力论无关,同经济决定论无关。经济的发展会自然而然地带来社会革命的幻想不过是神启般的信仰,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同神启般的自然必然性无关。

   自马克思以后,除了毛主席没有一个人理解马克思,只有毛泽东思想联系实际发挥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精神,这是毛主席逝世以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遭到严重挫折的历史原因。二十一世纪全球性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只是复兴共产主义运动的条件,二十一世纪全球性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并不能自然而然地带来社会主义革命。二十一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首先要回到马克思,回到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中理解为什么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导言指出: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马恩全集第一卷四五二页]无产阶级只有理解马克思批判宗教意识形态的历史辩证法,才能自觉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精神,才能利用二十一世纪全球性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复兴世界共产主义运动。

 

萬里雪飄   二〇一七年五月一日

 

主题词:共产主义理论、社会主义革命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5-5 10:10
托洛茨基说他就是马克思列宁的坚持,如果我肯定托洛茨基,但是否定列宁,你觉得不荒唐?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5-5 10:09
你肯定毛,而毛自己认为以列宁为师,而你否定列宁,你是不是太荒唐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5-5 09:50
巴黎公社是第一个工人政权,这也能否定,真有你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5-5 09:47
你对毛纯粹是出于感情的宗教狂热,已经失去理智地为毛辩护一切。为了毛,你不惜在马克思里面找词句,但是结果空无一物。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5-5 09:45
我早批评过你了,你否定列宁,肯定毛,种种都说明你根本不懂马克思。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5-5 09:44
远航一号: 萬里雪飄     〝马列托〞,〝一派胡言〞是你自己说给自己听的。你应当以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证明我的文章是〝一派胡言〞,可惜你没有这个水平,你 ...
工人政权不是社会主义( 严格的)只是工人国家,社会主义必须是世界性的,国家已经消亡,你还算读马克思,我真的怀疑。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5-3 11:00
萬里雪飄

   〝马列托〞,〝一派胡言〞是你自己说给自己听的。你应当以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证明我的文章是〝一派胡言〞,可惜你没有这个水平,你们托派没有一个人有这个水平。〝马列托〞是否知道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怪影〞、〝幽灵〞是什么意思?你不可能知道。如果你知道,你就不是〝马列托〞。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你不知道。什么是毛泽东思想?你也不知道。可是你对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胡言乱语,借用圣麦克斯的话来说就是〝热病时的胡想〞。对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胡言乱语是宗教徒的颠狂症,〝马列托〞正在以自身的颠狂症证明托派的宗教本质。

     〝马列托〞把巴黎公社原则当作托派的宗旨,不愧是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境界。马克思评价巴黎公社不过是〝在特殊条件下的一个城市的起义,而且公社中的大多数人根本不是社会主义者,也不可能是社会主义者。〞由布朗基主义和蒲鲁东主义者领导的巴黎公社并没有建立工人阶级政权,这些人也不可能建立工人阶级政权。〝马列托〞却空谈以普选为核心的〝政权〞的〝实践〞,托派所谓以普选为核心的〝政权〞的〝实践〞不过是宗教的怪影而已,是自娱自乐的幻想而已。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日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5-2 09:04
一派胡言,托派的工人民主就是在国家政权层面实践以普选为核心的巴黎公社原则

查看全部评论(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5 07:48 , Processed in 0.02198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