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讲出文革历史真相其实很难

2017-5-17 05:2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44| 评论: 4|原作者: 蒯大富、田炳信|来自: 博客中国

摘要: 蒯大富:对啊,刘少奇把我打成全国第一号大右派,毛泽东把我当成全国第一号大左派,就这么简单的事。1号,全会开幕,在这个会议上,毛泽东要把刘少奇打倒。
蒯大富:讲出文革历史真相其实很难
2015-05-03 世纪历史 世纪历史

用有深度的历史细节展现一个多世纪来最具温度的人文关怀”


文 | 六棱



蒯大富近照


【原博主按:蒯大富在文革初期,“工作组”进驻清华时被关押。毛泽东回到北京后,发出《我的一张大字报》前,蒯大富受到一位中央大人物的接见,并与之进行了彻夜长谈,这位“大人物”就是周恩来总理。而具体安排周、蒯夜谈的竟是先“保刘”后“反刘”的清华“红卫兵”领袖、贺龙的公子贺鹏飞。赴清华亲自宣布为蒯大富“平反”的,并非许多文章说的陈伯达,接蒯大富出来参加“文革积极分子”大会的,也不是康生,都是周恩来总理。】


采访人物:蒯大富,原清华大学学生,文革期间红卫兵五大造反派司令。
采访时间:2004年8月25日
采访地点:深圳市南山区新桃园酒店


采访蒯大富,颇费心思。找人不难,特别是对从事新闻的记者。距今28年前,蒯大富曾是中国大地上名噪一时的人物,他当年是红卫兵五大造反派司令。蒯大富是玩火者,也是纵火者;是文革的早期产物,也是文革后期弃物;是政治的精品、装饰品,也是政治的牺牲品、试验品。人世间的事就这么简单。


我想说的你不敢登


田炳信:我这个深谈栏目,喜欢找一些有阅历人生、有起有落的人聊天,为什么?人生只有比较、反复折腾才能把人性中的各种味道散发出来。
蒯大富:咱们讲好了,做朋友,聊聊天可以,任何传媒的东西,最好不发。凤凰卫视第一个找的就是我,刘长乐他们都来了,那个吴小莉,凤凰卫视的大腕基本都来了,陈鲁豫都来了。


田炳信:他们过来还是你过去的?
蒯大富:都过来了。陈鲁豫不是出了一本书吗,那本书专门讲了我一章,讲我为什么不接受她采访。


田炳信:始终没采访成是吧。
蒯大富:我们聊得不错,但是我跟她讲好了,暂时不要发。


田炳信:你是觉得现在不合适谈,还是怕对现在有负面影响?
蒯大富:不合适谈。


田炳信:后来凤凰卫视的采访播了吗?
蒯大富:到现在还没播出。


田炳信:上面不让播吗?
蒯大富:它播我肯定接受它采访。鲁豫人不错,她现在有两个人不接受她采访,一个我,一个张玉凤。


田炳信:张玉凤也不接受?
蒯大富:说白了,我想说的话她不敢播;她让我说的话我觉得没有必要。


田炳信:那你能不能咱俩,你想说的话我就让你登出来,你不想说的话我不写。
蒯大富:你根本做不到的。


田炳信:其实,文革初期,哪个人不打破脑袋想当造反派,只不过有的人由于家庭出身、个人背景、性格和所处的环境没当上而已。当年不是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吗?“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毛主席指示我照办”。
蒯大富:真实的历史,讲出真相其实很难。


田炳信:这些年,社会越来越成熟,人群中冷静的人也越来越多。换句话说,人们更加客观,更加接近真实。这些年你个人的经历大起大落,大红大黑,你自己也反思过文革吧?
蒯大富:我知道现在的社会环境比以往宽松了许多,但我不想碰文化大革命这一块。  


田炳信:不好表达,还是有难言之隐不好说?
蒯大富:也不是什么难言之隐,有什么难言之隐?就是说,你说文化大革命的起因,用什么话能说得比较清楚呢?真的很难。


田炳信:你想过没有?
蒯大富:那肯定想过。

 
田炳信:从起到倒,时间太快。实际上就两年嘛。
蒯大富:我始终承认文化大革命就是两年。正好就是我那个“狂乱年代”。正好我在风口浪尖。


田炳信:当年中央成立文化革命领导小组,是64年成立的吧?
蒯大富:那两回事,开始彭真搞的“二月提纲”,这是两个概念。


被捕与公审


田炳信:那你抓起来是按照“516”这个角色抓的吧? 
蒯大富:那肯定的了。关了十七年。 

 
田炳信:减刑了吗?
蒯大富:没有。坐满。


田炳信:秦城吗?
蒯大富:也去过。


田炳信:受刑了吗?
蒯大富:没有,比较客气。我为什么不减刑?因为我始终不认帐。他们说我“颠覆国家”、“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法庭辩护时被我完全驳倒检察官、法官。我跟他们说,刑法第90条:反革命要有动机和行为,怎么证明我有?1983年开庭,审1966年的案子,如果回到1966年,我21岁,至少有几个没看出来:

第一,毛主席会犯错误;第二,林彪、江青为隐藏的坏人;第三,不知道刘少奇是被冤枉的。

我跟审判长说:您比我大十岁,66年,您认为毛主席犯错了吗?您当时已经知道林彪、江青是坏人?您从来没喊过“打倒刘少奇”?假如您也一样不知道,您今天起诉我反革命……。


田炳信:当时当庭有多少人?
蒯大富:八百多人。


田炳信:公开审判是吧?
蒯大富:公开不公正。 


田炳信:你就一个女儿吧?
蒯大富:对。


田炳信:如果这个年纪啊,就你女儿将要走的路来讲,如果给她一句忠告的话,你会告诉她什么呢?

蒯大富:经常有南来北往的朋友吃饭,他们就问她,我女儿名字很好记,我叫大富,我女儿名字叫小琼,“琼琼,你知不知道你爸爸是名人啊”,你看我女儿怎么回答:“我知道,我爸爸当年跟毛主席干革命没干好。“


田炳信:我再问个问题,你说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让碰文化大革命这一块?
蒯大富: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根子,就是共产党的命根子。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最重要的根子,共产党不敢碰。毛主席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文革为什么发动?党的体制造成的。


田炳信:你刚刚说那个根子,是什么体制?
蒯大富:那就还是封建体制,一个人说了算。随意性太强。这样的话深究文化大革命,根本就究不了,就没法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5-18 01:45
【田炳信:一哥二哥闹矛盾,拿你当个子弹。
蒯大富:对啊,刘少奇把我打成全国第一号大右派,毛泽东把我当成全国第一号大左派,就这么简单的事。1号,全会开幕,在这个会议上,毛泽东要把刘少奇打倒。】——文章的一个目的就是要把文革是走资走社的阶级斗争革命贬为毛刘之间的权力之争。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5-18 01:41
【蒯大富:....1983年开庭,审1966年的案子,如果回到1966年,我21岁,至少有几个没看出来:第一,毛主席会犯错误;第二,林彪、江青为隐藏的坏人;第三,不知道刘少奇是被冤枉的。】——如果这篇文章是真实的,那末,蒯大富无疑是文革的叛徒。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5-18 01:38
【田炳信:减刑了吗?
蒯大富:没有。坐满。】——事实是1978年4月19日,蒯大富在清华大学全校师生大会上,被北京市公安局宣布逮捕。1987年10月31日,蒯大富被释放。共关押了九年半。那末这篇文章可信吗?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5-17 07:59
文章的题目应该改成“背叛了文革的蒯大富”
根据百度百科的搜索,我选了蒯大富的文革后一段转帖在此:
【文革后
1978年4月19日,蒯大富在清华大学全校师生大会上,被北京市公安局宣布逮捕。1983年3月10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杀人罪和诬告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先被关押在北京秦城监狱,后转移至青海共和县塘格木监狱。
1987年10月31日,蒯大富被释放,回到青铜峡铝厂工作。
1988年8月,蒯大富与北京大学78级学生罗晓波在南京登记结婚,后育有一女。[1]
1992年蒯大富偕妻子到山东省蓬莱市登州镇司家庄振兴实业总公司工作,任总工程师。
曾有消息称,1993年春蒯大富曾受北京一家街道企业之聘到首都任职,但很快惊动了刘少奇遗孀王光美等中共高层领导,被迫离开北京到江苏常州,后又到深圳受聘于民办及中外合资的一家网络公司。
2011年4月24日,蒯大富回到母校参加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活动。】——这说明了此文中说他自己关押了17年,也没减刑。是不对的。要不是只关了4年半,怎么会在1988年结婚了呢。 ...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21 01:30 , Processed in 0.0248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