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全球左翼对阵全球右翼 —— 1945年至今

2017-6-24 09:3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829| 评论: 1|原作者: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摘要: 全球左翼似乎仍然深陷困境。这是因为,他们还不愿意认可全球左翼和全球右翼之间的斗争是一场阶级斗争以及应把这一点明确起来。在现代世界体系正在经历的结构性危机中 —— 它开始于1970年代,可能还会持续20-40年;问题不是资本主义的改良,而是其后继体系。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49号

2017515

全球左翼对阵全球右翼:1945年至今

 

1945年到1970年代是世界极高的资本积累与美国地缘政治霸权并存时期。地缘文化则是中间派自由主义作为统治意识形态达到了其顶峰。资本主义的运转似乎从未如此顺畅。这没有持续下去。

 

特别青睐美国体制和民众的高水平资本积累,达到了其保证生产企业必要的半垄断地位的能力极限。缺少半垄断地位意味着其他各地的资本积累开始停滞,而资本家不得不寻求另外的模式以维持他们的收入。基本模式就是将生产企业迁往低成本区域,并把现有资本进行投机性转移,我们称之为金融化

 

1945年,美国地缘政治半垄断地位面临的只有苏联军事力量的挑战。为了确保其半垄断地位, 美国不得不与苏联达成一个默认但有效的协议,俗称“雅尔塔”。这个交易关乎世界权力的分割,三分之二归美国,三分之一归苏联。他们相互同意不挑战这些界限,也不干涉彼此在自身范围内的经济活动。他们还进入了一场"冷战",其功能不是推翻对方(至少在可预见的将来),而是维持他们各自卫星国不容置疑的忠诚。这种半垄断地位也结束了,因为那些在现状下受损的力量越来越多地挑战其合法性

 

此外,这一时期也是这样一个时期,期间共产党人、社会民主党人和民族解放运动等所谓老左派在世界体系不同地区掌握了国家政权,直到1945年这似乎还是极不可能发生的事。世界三分之一由共产党统治。三分之一由在泛欧地区(北美、西欧和大洋洲)的社会民主政党(或其同类)统治。在这一地区,政权在社会民主政党和保守政党之间交替,前者信奉福利国家,后者也接受福利国家,只不过寻求降低其程度。

 

在最后一个地区,即所谓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在大多亚洲、非洲和加勒比地区赢得独立后上台掌权,并在已经独立的拉丁美洲推动建立民粹政权。

 

考虑到宰制大国特别是美国的实力,这一时期反体系运动执掌政权也许看来是反常的。事实上,恰恰相反。为了抵抗反殖反帝运动的革命性冲击,美国赞成做出让步,希望并期待这些运动能让那些“温和”力量在这些国家上台,他们会愿意在公认的国家间准则框架内运作。结果证明这种期待是正确的。

 

转折点是1968年世界革命,其1966-1970年的狂飙突起虽然短暂,却带来了两个主要后果。一是终结了中间派自由主义作为地缘文化唯一合法意识形态的长期统治地位(1848-1968)。取而代之的是,激进左翼意识形态和右翼保守主义意识形态两者重新获得了其自主权,而中间派自由主义沦为了不过是三个相互竞争的意识形态中的一个

 

第二个后果是各地的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发起了对老左派的挑战,宣称老左派根本不反体系。挑战者说,他们上台执政没有带来任何重要改变。这些运动此时被看作是体系的一部分,必须加以拒绝,以便真正的反体系运动取代他们的位置

 

后来发生了什么?起初,新兴右翼似乎获胜了。美国总统里根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宣布,先前占据主流的“发展主义”结束了,而面向世界市场销售的生产来临了。他们说“没有其他选择”(TINA)。在世界大多地方的国家收入下降的情况下,大多数政府寻求贷款,而它们只有接受“没有其他选择”的新条款才能得到贷款。它们被要求大幅度减少政府规模并取消保护主义,同时结束福利国家支出和接受市场霸权。这被称为华盛顿共识,几乎所有的政府都遵守了这一主要的重心转移

 

不顺从的政府下了台,以苏联的惊人崩溃达到顶峰。经过一段时间执政后,顺从的国家发现, 所许诺的政府和大多数工人的实际收入增加并没有发生。相反,这些顺从的国家正由于强加给他们的紧缩政策而遭受苦难。出现了对“没有其他选择”的反动,其标志性事件是1995年萨帕塔起义,1999年成功举行示威反对企图在西雅图颁布强制性保障所谓知识产权,以及2001年在阿雷格里港[Porto Alegre]成立世界社会论坛来对抗世界经济论坛这个“没有其他选择”的长期支柱。

 

随着全球左翼力量的恢复,保守派势力需要重组。他们不再完全排他性地强调市场经济,并开始展现他们另类社会文化的一面。他们起初把很多精力用在例如反堕胎和坚持绝对异性恋行为这类问题上。他们用这样的主题把支持者拉入到实际政治中来。而随后他们转向排外的反移民,支持经济保守派曾经特别反对的保护主义

 

然而,支持对所有人扩大社会权利和“多元文化主义”复制了右翼的新政治技巧,并在最近十年成功地把在社会文化问题上的主要进展合法化了。妇女权利、先是同性恋权利然后是同性恋婚姻、“原住民”权利都得到广泛接受。

 

那么,现在我们身在何处?经济保守派先是获胜,随后失去了力量。后继的社会文化保守派先是获胜,随后也失去了力量。然而,全球左翼似乎仍然深陷困境。这是因为,他们还不愿意认可全球左翼和全球右翼之间的斗争是一场阶级斗争以及应把这一点明确起来。

 

在现代世界体系正在经历的结构性危机中--它开始于1970年代,可能还会持续20-40年--问题不是资本主义的改良,而是其后继体系。全球左翼要赢得这场战役,就必须把反紧缩力量与多元文化力量紧密联合在一起。只有认识到,这两个群体都代表占世界人口80%的低层,他们才有可能获胜。他们需要进行反对1%最顶层的斗争,并努力把另外19%吸引到自己一方。这正是人们所说的一场阶级斗争的含义。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6-24 09:35
依靠底层的80%,团结中间的19%,孤立打到最上层的1%。沃勒斯坦是受到毛主席影响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3 23:03 , Processed in 0.04715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