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评郭》奇文之我观

2017-8-7 22:0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96| 评论: 1|原作者: 李孑|来自: 红旗网

摘要: 最近读了晨明的文章《评郭松民《谈乌有之乡》兼议左派关心的几个问题》(以下简称《评郭》一文),逼得我不得不言不能不说,说之痛快言之气畅。不然如鲠在喉、如锤顿胸、如狗屎淋头,几天浑身不舒服,几月心里不自在。
《评郭》奇文之我观

      和尚2014年5月11日的话:一个朋友把李孑老师的这篇文章发到我电子信箱中,现转帖红旗网。

      和尚2017年4月22日的话:这是李老三年前写的文章,今天重读起来还是那么生气勃勃。李老是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永远怀念李孑革命老前辈!继续革命!永不投降!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自从参加革命,早将生死置之度外。面对一切艰险困苦,我从未所惧,现在何怕呢?一把老朽年纪,几欲死之之人,发出最后几声慨叹、争鸣、长嚎、苦求,也算我为我的阶级为我的信仰为我对共产主义奋斗一生最为执着追求的伟大事业,做最后的政治告别。立此存照,以启发我的朋友们、同志们、战友们。


       对于伟大而崇高的共产主义信仰,我没有任何个人私利,没有任何个人恩怨。一切为了无产阶级利益、一切为了共产主义信仰、一切为了人民利益而奋斗!


       最近读了晨明的文章《评郭松民《谈乌有之乡》兼议左派关心的几个问题》(以下简称《评郭》一文),逼得我不得不言不能不说,说之痛快言之气畅。不然如鲠在喉、如锤顿胸、如狗屎淋头,几天浑身不舒服,几月心里不自在。《评郭》一文,像封建时代臭婆娘们的裹脚布,挂在那里真是又臭又长,像X三科改革开放一样“已经臭大街了”,已经臭翻天了、已经臭不可闻了!人人见之,掩鼻而走!像《评郭》这样的文章,如一堆狗屎大杂烩,读之反胃呕吐是其必然。为什么会是这样?且听老朽慢慢道来。


       弃罢《评郭》一文,总结这么多年来乌有及其跟随者,无非用以下三条反复欺骗群众。小小把戏屡试不爽,如此而已,怕再也玩不出什么新鲜花样,弄不出什么花花肠子了。


       一、在对待XXX上,无论口号怎么变化,形势怎么发展,关键在“保党救国”,关键在这一“保”字上。......不讲阶级斗争,遑论无产阶级专政,小骂大帮忙,天下太平,天下和谐,大家都好,岂不美哉?这不正是特色政权求之不得的吗?


       二、在对待XX的领导人上,无论谁上台弃谁拉谁拥谁挺谁打谁无非这一惯用手法,拥X挺X机关算尽,核心在这一“拥”字上,拥其领导国家,挺其管理人民。一屁股从这个领导人怀里坐到了另一个领导人怀里。自从坐进了X领导怀里,自弹自唱,自吹自擂,自我意淫,心满意足,独自欢歌,人生几何?乌有粉丝们,实在美哉妙哉,一定要好好地美美地珍惜把握!好不容易熬到灯干油尽、人老珠黄,终于和领导拥抱,这一天终于来了!这不是什么左右合流,而是和统治阶级同流合污、泥牛入海、如愿以偿。仿佛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但泥牛终归是泥牛,翻腾不起大浪来。因为泥牛入海无消息,开出的是永远也实现不了的中国梦支票,白天无效,梦里好使,可以使劲儿支取。


       三、在对待自己体现在XXX的职能上,要害在誓死做“党和人民联系的纽带”,誓死做上下联系的纽带,誓死做剥削者和被剥削者联系的纽带,誓死做压迫者与被压迫者联系的纽带,而且还要不断地更大地发挥这种纽带传帮带作用、缓冲作用,中和作用。岂不知,这一纽带,是和统治阶级割不断理还乱藕断丝连带着统治者曾经挥刀割掉至今还滴着淋漓血丝黯淡无光欲哭无泪欲歌无声痛彻心扉的历史脐带。怨不得一些人总是那么恋栈,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拥X,连死了都要保,闭眼以前都的挺的。原来如此!这真是上下一梦,欢歌无穷,全民欢歌,机会几何?舞之蹈之,欢歌不足,臭婆娘儿长文唱和!某些人信心满怀地以为坐上了X梦人通往北京的优哉游哉的快班车,其实坐上的是X三科中国特色修正主义路线的末班车,因为不但到点而且也已到站,到了将要喷发的火山口上观赏夜景。


       以上三点亦是《郭评》一文核心,由此看来,乌有、作者及其粉条们,坚定决心要和统治阶级站在一起,同穿一条开档裤,登堂入室,正襟危坐,号令天下。相信谁依靠谁,就会去鼓舞、发动、组织谁,不然怎么会走上层路去拥去挺、去救去保、去甘愿充当传帮带的纽带呢?你当你是谁呀?只有和统治阶级具有共同的利害关系、遭遇到了共同的危险才会死命地去保去救,去替统治阶级充当挡子弹的玩命活儿。只有和统治阶级同呼吸共命运就像一根绳子上的秋后蚂蚱,才会选择做上下左右之间联系、链接的纽带,反复地、主动地、主导着作各种复杂尖锐矛盾之间的缓冲。这样才能在各种矛盾冲突中很好地起到润滑油的作用,才能保证到手的烤鹅不飞。这种纽带,简直起了万金油的作用,抹哪儿哪好抹哪儿哪不疼。这种纽带就像乌有、《评郭》的作者及粉皮们和统治者之间的连体脐带,相互依靠,相互滋养,犹如连体禽兽,妖怪孽生在一起,三头六臂,左右逢源,魔火无比,形影不离。好一个“党和人民联系的纽带”!奇在不问自招道出了问题的实质,这对统治阶级来说是一份很好的投名状,这对无产阶级来说无疑是一份难得的自供状。妙在不经意中道出了誓死充当纽带的实情,向主子献出的耿耿忠心,昭然若揭,宣示天下。这是乌有们和统治阶级同生共死进退的自我大暴露、大揭底。《评郭》这一奇文、妙文,实在好呀!


这一妙不可言、奇不可说的长文、雄文、臭文,犹如作者站在泰山之巅挥舞出的大棒,棒棒棒,敲打在“幸灾乐祸、揶揄嘲弄、落井下石”、“向右派和权势者讨好”的看客袁庾华、郭松民的头上,每人头上顿时起了几个又红又紫又像要破的大血包。大棒挥舞之下,稀里哗啦,又仿佛如那腥臭无比的狗屎大粪顺头而下,淋浇了二人满脸满嘴满身,面面相觑之下,好不尴尬。这还不算,臭文开头就抬出鲁迅先生以壮声势,仿佛权威,好像真理在手,嫣然早已经和当权派尿在了一个夜壶里,比当年的走资派走得更远、陷入更深、蹦跶得更高。这样也更能迷惑群众,分化、瓦解、挟裹群众,好跟统治者一路走到黑。这要比当权派亲自出马,作用更大更好更能维护特色政权的稳定。作者摆出的姿态、威严与鞑伐,可谓声色俱厉,不由分说,当仁不让,义不容辞。真是替当局效尽了维稳的犬马之劳!说什么“事关社会主义事业前途和左派队伍的发展”,这早已不重要了!什么是社会主义事业?社会主义事业是无产阶级进行继续革命的事业,是无产阶级革命党要完成的革命事业,是无产阶级本身阶段性使命和最终使命所要完成的共产主义事业。这个使命是要使社会主义由低级阶段革命性地过渡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所要完成的任务。也即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那么,在今天资产阶级专政下,无产阶级应该怎么办?是重新组建无产阶级革命……,还是站在当前统治阶级立场上口是心非、为非儿歹?二者必居其一,这是不容易置疑的。那么看看上文提到的三条就知道乌有之乡到底是什么货色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Flag 2017-8-11 09:04
1、乌有至今还偶尔会冒出几篇不错的文章。
2、乌有作为一个资料库是很有用的。
3、乌有、张宏良在过去曾经起到了很大的唤醒民众的作用,只不过是唤醒之后他们自己不进则退了。这是好事,因为真小人比伪君子要醒目,不会让人上当。
4、乌有手中没有军警,也不是大资本,不可能镇压革命人士,只不过夹缝中求生存罢了,况且还有上述好处,所以应该宽容一点。
5、郭松民曾经使劲“跳跳”怒斥“范跑跑”在大义面前跑了,其实他自己也在宣传革命这个大义面前作了“郭跑跑”,转而宣扬保救思想,他不是红色的而是黄色和灰色的,他还用假冒伪劣的“红色”文章骗人钱财(收取微信打赏、文章插入商业广告),二人不是半斤八两,而是郭百步、范五十步,郭比范更加令人不齿。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22 09:51 , Processed in 0.01537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