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王明是怎样篡夺最高领导权的

2017-8-8 22:3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108| 评论: 0|原作者: 罗章龙|来自: 《新文学史料》

摘要: 在何孟雄等同志被叛徒在敌人面前指认为重要人物之后,营救便成为不可能了。我们每每忆及此事,内心就对王明一伙叛卖革命的罪恶行径无比憎恨,悼念为革命壮烈牺牲的二十三位烈士的悲痛心情不能自已。
罗章龙:王明是怎样篡夺最高领导权的
2017.8.8


一九三三年二月七——八日,伟大的文学家鲁迅写了著名的《为了忘却的记念》一文,纪念殷夫、柔石、李伟森、胡也频、冯铿等五位青年作家遇难两周年。这五位青年作家是在一次党的会议上被国民党反动当局逮捕的,同时被捕的还有出席这次会议的何孟雄等同志。

这次党内会议于一九三一年一月十七日夜在上海东方饭店举行。关于这次会议,著名的美国记者伊罗生在《〈草鞋脚〉序言》中曾提及过。

这次党内会议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召开的?对于这个问题,大家非常希望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为了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我现在就从莫斯科东方大学说起。

第三国际东方部部长米夫是这所大学的第三任校长,他是接替拉狄克担任这个职务的。米夫长校以后,对东大中国留学生支部进行大清洗;名义是清除“托派”,事实上是米夫有着不可告人的企图。这次清洗运动在莫斯科持续了很长的时间,除了所谓的“二十八个半”外,很多人都被戴上了“托派”、“右派”……等等的大帽子,被开除党籍,在精神上肉体上受尽折磨。这次清洗的结果:王明当上了党支部书记,米夫由此控制了中国留学生的党组织。但这不是米夫的最终目的。虽然米夫认为,控制了中国留学生党支部,就是控制了中国党的中层干部,然而他的最终目的是要控制中国党的中央,由他来领导中国的党。这样,米夫就想把东大的王明支部转移到中国国内,夺六大中央以后的权,由他的心腹王明等人另组新的中央,一九三一年一月七日召开的六届四中全会,就是他们一伙篡党夺权的具体表现。
7.png
王明

王明是米夫的忠实走狗。一九三〇年下半年王明回到国内。回国后他先是住在中央宣传部机关,其时李立三是宣传部长,王明此时没有具体的工作。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不久王明被工部局逮捕,当时王明非常害怕和惊慌,他乞求工部局的一个巡捕送信给宣传部,并对这个巡捕说将来会得到酬谢。王明的信送到李求实手里,信中说:我已被捕,请设法营救。收到这封信,李求实大吃一惊,党内的同志哗然,都对王明为保命而不惜暴露党的机关的做法不满,结果党的机关被迫全部搬家。由于当时王明年轻,工部局不明他的身份,米夫知道这件事,认为非极力营救不可,便拿了几千元钱,通过关系把王明保释出来。后来米夫又为王明的这次被捕事件庇护。王明的这次被捕事件发生在一九三〇年下半年,三中全会之后,四中全会之前。我是最早知道这件事的,其时我与李求实一道工作,在办党的地下报纸《上海日报》,李求实将王明被捕事件的详细经过最先告诉了我。


王明获释后,要李立三给他一个具体工作。李立三认为,王明是第三国际派来的人,有米夫做后台,来头不小,野心很大,而且是反他李立三本人的急先锋,因此他不便给王明安排工作。这时向忠发是党的总书记,李立三是政治局委员,我是党的工委书记。在一次会议上,李立三对我说:“王明要求工作,你们给他安顿一下吧!”我当时心中有数,便对李立三说:“好吧!我们安排他罢!”我按照组织的决定,安排王明、博古两人在全总宣传部工作。我们在一起办公。王明到全总宣传部后,一直不好好工作,认为他是被大才小用了。在一个偶然的场合,王明对我说:“想与你谈谈。”我们如约作了一次长时间的谈话。王明说:“我们的斗争在东方大学取得了彻底的胜利。东方部派我们回国不是做普通工作,而是要做领导工作的。”他对我反复强调:“我们是国际直接派来的,你要认识这一点。”他还对我说:“中国的党自建立以来一贯幼稚,不懂马列。苏区的人更不懂,他们什么也不晓得,一贯右倾,搞富农路线。……我们要把党从上到下加以改造。”我问王明:“你究竟要我做什么?”他回答说:“要你支持我。如果你支持我,什么都好办;否则,我们是会有办法来对付你的。”我在莫斯科参加党的六大筹备工作时,王明当翻译,那时他的野心已从言谈话语中流露出来了,曾引起我极大的反感。这时我听了王明上述的一番话更加反感和生气,心想你王明究竟狂妄到何等程度!我当即严厉地批评了他。王明强辩说,“我说这些话是代表国际而不是个人”,并要我回去“向大家传达”。我义正辞严地拒绝,并对王明声明:“我不赞成你的说法。”但王明还是执意要我在全总会上提一下。我要王明打消这些念头,并再一次提醒他注意:“你的这些想法很危险。”我回到全总机关,同志们都来问我王明找我说些什么,我把王明说的话与大家转述了,同志们听了之后都十分气愤,纷纷要求把王明打发回去。在这种情况下,王明很苦闷,认为在中国想达到他的目的希望渺茫,要得到各方面的支持也极困难,因之他一度非常消极,不干工作,而且也因大家不理他那一套使他无事可做。不久,米夫从莫斯科来到中国,王明也因他的“救世主”的到来而精神振作,飞扬跋扈,时来运转。


本来李立三在党的六届三中全会上已经承认和检查了过去所犯的错误,但米夫到中国后,又以反“调和主义”为名,主持召开了六届四中全会。在这次全会上,米夫只用了几个钟头的时间便成立起由他控制的临时中央。在选举过程中,米夫耍阴谋诡计,宣布凡是从莫斯科东方大学回来的党员(指“二十八个半”)都有表决权,还说:他代表国际,反对米夫就是反对国际。出席四中全会的老干部、工人和其他各方面的代表都一致反对他这种违反党章规定的做法,并集体退场表示抗议。米夫王明集团炮制的文件说,他们是多数,在表决中以“一票之差”获得通过。这真是弥天大谎。事实是根本没有进行表决,更谈不上有所谓“一票之差”了。我们不同意米夫、王明等少数人以不合法的手段改组党的中央,当然也不承认由米夫操纵的“临时中央委员会”。我们按原来的中央组织系统照常开展工作,王明诬蔑我们“另立中央”,其实我们不是另立中央,而是根据原来六大中央的组织工作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5 23:48 , Processed in 0.01613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