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帝国主义、超帝国主义与中国的崛起

2017-9-20 00:5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7976| 评论: 1|原作者: 话实|来自: 激流网

摘要: 帝国主义意味着战争。但是我们目前的现实是,美帝国主义手里拥有炸平世界好几遍的核武器,他不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会做垂死的挣扎。随着美帝国主义的衰退,为了维护美帝国主义的霸权地位,美国人民会付出越来越沉重的代价。这是美国人民觉醒的先决条件。

()世界体系论批判

为了更彻底地澄清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和超帝国主义论的区别,我们有必要对世界体系论进行一个较为系统的表述和批判。

1.该论的简介

二战后,世界体系的理论家们,诸如伊曼纽尔·沃勒斯坦和萨米尔·阿明等,对世界资本主义的历史和现状都有着大量的分析和著作。他们都或多或少遵循马列主义的传统,加上各自的“小创新”。但是魔鬼在细节上,面对当今的关键问题,正如考茨基与列宁在战争爆发前的“小差异”一样,他们的“小创新”就会产生与马列主义截然相反的结论。

由于世界体系论的著作非常庞大且繁琐,我们需要一个简要地表述。起码在红中网上他们是这样描述的:

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起源于十五世纪的欧洲多国经济体系。到了十六世纪,西北欧地区上升为新兴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核心地区,原来较为领先的南欧地区下降为半外围,东欧则沦落为给核心地区供应原材料和农产品的外围地区。通过地理扩张,整个美洲沦落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外围,为新兴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提供了数量巨大的贵金属、自然资源和移民空间。到了十九世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覆盖整个全球的经济体系。

在历史上,核心地区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积累中心。通过剥削广大的外围和半外围地区,核心地区攫取并积累超额剩余价值,用于资本积累并维持本地区内部的阶级妥协(培养列宁所说的“工人贵族”)。外围地区是主要的向核心地区转移剩余价值的地区。在二十世纪,半外围地区是核心地区以外主要的辅助性积累中心,承担着接纳从核心地区转移出来的较为过时的产业的职能。这种辅助性资本积累职能,造成了半外围地区的大规模城市化和无产阶级化,从而使得半外围地区在相当程度上成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范围内阶级矛盾最集中、资本积累结构最脆弱的地区。[13]

这里阐述的明明是个资本主义制度在全球的扩展史,但世界体系论者非要用什么“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这一概念来描述。世界体系论的“中心、外围”分析框架就这样有意无意地混淆了十八、十九世纪自由资本主义时代和后期帝国主义时代的区别。

世界体系论者说:“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兴起的过程有一定的历史偶然性,是一系列特殊历史条件共同作用的结果。首先,是在西欧地区形成了多个民族国家相互对峙、竞争的局面。其次,是西欧各国的竞争导致对外扩张,并成功地形成了以西欧各国为中心(后来扩大到包括北美、大洋洲和日本),掠夺和剥削美洲、非洲、亚洲和东欧的世界体系。第三,对不可再生资源(特别是化石燃料)的大规模使用,是世界资本积累不断扩大和增长的主要物质基础。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要形成和发展,以上三者缺一不可。”[14]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对广大外围地区的剥削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存在和发展的最基本的条件之一”

但是这个版本的世界体系论在这三个核心观点上恰恰都是错误的。

2.该论的几个谬误

首先,资本主义能够在全球扩张,最根本的是科技和生产力的发展所致,而不是唯心主义的所谓“历史偶然性”和“一系列特殊历史条件共同作用的结果”。随着人类学会用水力或蒸汽机生产出更多的产品,资本主义便是人类知识进步的必然结果。这是世界体系理论家试图反驳的马克思伟大发现之一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见解。

因此,世界体系理论家倾向于混淆两个截然不同的资本主义历史时期。第一个是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时期。资本主义国家之间此刻的对抗与封建王朝的对抗相似。第二个时期是垄断资本主义的出现,帝国争夺世界霸权的时代。封建王朝之间的争论是基于贪婪,而不是基于生存。自给自足小生产者的封建王国不扩张也可以很好地生存。基于资本主义的竞争必然造就垄断,垄断必然导致霸权的规律,垄断资本出现以后帝国之间的战争和无止境的扩张都是为了垄断资本集团的生存。要么扩张,要么死亡才是垄断资本的运动规律。

世界体系论的分析框架因此无法区分一战以前各民族国家之间的战争和两次世界大战的区别,视所有战争都是“多个民族国家相互对峙、竞争”的结果,对罗马帝国,成吉思汗帝国或大英帝国的帝国主义一视同仁。例如,萨米尔·阿明认为,垄断出现之前和之后的帝国主义没有任何质的差异。[15]

其次,世界体系论者和卢森堡一样错误的以为没有“外围”国家所提供的市场和资源,发达的“中心”就无法进行资本的积累,因而不可能生存[16]。例如,沃勒斯坦认为,资本积累是通过主流经济学的“稀缺性”而不是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来实现的[17]。这一错误的理论意义在于,没有任何殖民地或者从资本出口中提取超级利润的能力,中国就不可能蜕变为帝国主义。

其实,“中心、外围”的对立仅仅是资本积累的有利条件,但不是它的必要条件。第一、所谓“中心”国家的对外投资和所获取的利润,主要的还是来自“中心”国家。比如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网站最新的2014年资料,美国对外投资和所获取的利润中90%以上来自“中心”的OECD发达国家。[18] 当然这一数据有可能大大低估了通过不平等交换,发达国家所获得的超额利润,但是投资额的数据还是相对可靠的。第二、对于发达国家来说,由于“外围”国家的贫穷,那里的资源其实比起那里的市场更为重要。即便如此,获取“外围”国家的资源也不是发达国家资本主义生存的必要条件。就像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虽然有利于个别资本的积累,但两者都不是资本主义生存的必要条件一样,“外围”国家在资本主义“体系”中的作用,最主要的是他有利于暂时地缓解或推迟“中心”国家的经济危机。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上,即推迟而不是克服“中心”国家经济危机的意义上,“外围”国家是必不可少的。相比之下,资本主义赖以生存的必要条件是劳、资两大阶级的对立,是剩余价值的获取。

即便是在一个国家的内部,垄断的出现也是会有超额利润的。只是这一超额利润是通过掠夺中小资本占有的那一部分剩余价值,而不是通过更加深刻的剥夺工人阶级创造的剩余价值。比如美国早期铁路交通和石油垄断的产生,就是以牺牲其他中小资本的利益为前提的。帝国主义仅仅是垄断资本进一步发展的必然结果,而且它的超额垄断利润也是以牺牲“外围”资产阶级的利益获得的。

再有,生态的制约只是规定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具体形式。但是,如前所说,威胁资本主义生存的不是资源稀缺,而是生产过剩。

1

鲜花
1

握手
2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林林 2017-9-21 00:17
有一个问题,请教楼主,在第十页中,你摆出的数据对比中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经济实力,难道可以不考虑人口吗?比如美国人口大约4亿,而中国14亿还多。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2-5 08:46 , Processed in 0.01700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