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江青评传(十二)

2017-9-20 22:3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733| 评论: 2|原作者: 苦多|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风靡全国、震撼世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揭开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新篇章,而其实真正书写这个新篇章的第一篇文章,却是开展对电影《清宫秘史》、《武训传》和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的批判。
苦多 : 江青评传(十二)



第十二章 新篇章

  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风靡全国、震撼世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揭开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新篇章,而其实真正书写这个新篇章的第一篇文章,却是开展对电影《清宫秘史》、《武训传》和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的批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无产阶级的政权建立起来,这时共产党内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问题就展开了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随着时间的推移,斗争愈来愈明朗化。一条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路线,它要加快社会主义革命的进程,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带领全国人民朝着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奴役的共产主义方向迅跑。这是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贯彻着、执行着、完善着的路线。另一条是巩固新民主主义革命秩序,使中国革命停留在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利益范围内,用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来建设中国,最后导致资本主义复辟,广大劳动人民重新沦为阶下囚,过着被压迫、被剥削、被奴役的痛苦生活,这是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司令部顽固地执行着、变着花样表现着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由于共产党在长期的革命路线中形成的严密组织系统,又由于毛主席无与伦比的崇高威望,这两条路线的斗争就显得扑朔迷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起彼伏,有消有长,其中的猫腻,别说一般老百姓,就是中下级干部也看不清、理不明,只有那些决策者,或者那些真正懂得马列主义精髓的人,或者那些顽固坚持反革命立场的人,才知道在平静水面下的急流险滩、波涛汹涌。

  江青建国后第一个公开职务是中宣部文艺处副处长,随后又担任了电影指导委员会的委员。这在比地位、攀职务的人眼里,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官”,可江青时时不忘毛主席的重托,时时牢记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奋斗终生的誓言,“位卑未敢忘国忧”。她遇到的第一次挑战是在一九五零年。

  一九五零年三月到五月,香港拍摄的电影《清宫秘史》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风风火火地上映。江青看过影片之后,认为“内容反动”,宣扬“卖国主义”,于是在会议上提出自己的看法,并说:“拍摄放映这样的电影应该向中央请示。”

  这下惹恼了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人。他们正想从这部电影打开缺口,宣传自己的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观点,达到阶级调和、讨好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目的,不想让江青识破,于是恼羞成怒。

  “请示谁?”中宣部长陆定一不客气地说:“他们拍片子,肯定是请示了有关领导。你说影片不好,还有说好的呢,我们该听谁的?总不能拍一部影片到处去请示中央领导吧。”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是上海地下党负责文艺工作的权威人物胡乔木慢条斯理地搬出后台老板:“这部影片我们请示过少奇同志,他说:这是一部爱国主义的影片,拍得不错。”

  江青把这些情况向毛主席做了汇报,毛主席当即表示:“电影《清宫秘史》是一部卖国主义影片,应该进行批判。”

  刘少奇也听取了汇报,他不以为然地说:“这是主席听了他老婆的话无事生非。江青在三十年代和文化界的一些领导同志关系搞得不好,总想找他们的一些把柄。此事宜大事化小,千万不要让江青小题大做,乱了我们的工作。”

  江青迎接这次挑战,虽然得到毛主席的支持,但由于阻力太大没能成功。

  一九五一年初,江青又接受了第二次挑战,这一次是公开宣传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电影《武训传》出笼了。

 

 

  《武训传》是周扬和夏衍等人组织力量拍摄的。立刻,在报刊上出现了连篇累牍称赞和歌颂的文章,有人公开提出:“我们现在还是需要武训的精神。武训的精神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缩影。”这个问题很快引起了毛主席的注意。他问江青:“这部影片的脚本,你看过吗?”

  “没有,他们拍什么片子是从来不让我参加会议进行审查的。”江青说:“周扬、夏衍、田汉这些人霸道得很哪!对武训这个人,我小的时候听说过,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他们夸大了。”

  毛主席说:“提倡什么‘武训精神’,难道他比共产党还要高明吗?这部电影提出的问题是带有根本性质的问题,要注意了。我看你还是研究一下这部影片,然后准备写文章。”

  江青看了电影后,向毛主席做了汇报,然后他们写了《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的文章,以《人民日报》社论的形式发表。

 

 

  文章说:“《武训传》所提出的问题带有根本的性质。像武训那样的人,处在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反对外国侵略者和反对国内的反动封建统治者的伟大斗争的时代,根本不去触动封建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反而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并为了取得自己所没有的宣传封建文化的地位,就对反动的封建统治者竭尽奴颜婢膝的能事,这种丑恶的行为,难道是我们所应当歌颂的吗?向着人民群众歌颂这种丑恶的行为,甚至打出‘为人民服务’的革命旗号来歌颂,甚至用革命的农民斗争的失败作为反衬来歌颂,这难道是我们所能够容忍的吗?承认或者容忍这种歌颂,就是承认或者容忍污蔑农民革命斗争,污蔑中国历史,污蔑中国民族的反动宣传为正当的宣传。

  电影《武训传》的出现,特别是对于武训和电影《武训传》的歌颂竟至如此之多,说明了我国文化界的思想混乱达到了何等的程度!

  在许多作者看来,历史的发展不是以新事物代替旧事物,而是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它得免于死亡;不是以阶级斗争去推翻应当推翻的反动的封建统治者,而是像武训那样否定被压迫人民的阶级斗争,向反动的封建统治者投降。我们的作者们不去研究过去历史中压迫中国人民的敌人是些什么人,向这些敌人投降并为他们服务的人是否有值得称赞的地方。我们的作者们也不去研究自从一八四○年鸦片战争以来的一百多年中,中国发生了一些什么向着旧的社会经济形态及其上层建筑(政治、文化等等)作斗争的新的社会经济形态,新的阶级力量,新的人物和新的思想,而去决定什么东西是应当称赞或歌颂的,什么东西是不应当称赞或歌颂的,什么东西是应当反对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号称学得了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员。他们学得了社会发展史——历史唯物论,但是一遇到具体的历史事件,具体的历史人物(如象武训),具体的反历史的思想(如象电影《武训传》及其他关于武训的著作),就丧失了批判的能力,有些人则竟至向这种反动思想投降。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侵入了战斗的共产党,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一些共产党员自称已经学得的马克思主义,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为了上述种种缘故,应当展开关于电影《武训传》及其他有关武训的著作和论文的讨论,求得彻底地澄清在这个问题上的混乱思想。”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iou 2017-9-21 20:53
无产阶级之怒: 我且请问,作者是如何知道毛主席说话的时候把烟往烟灰缸里一按,又是为何把1966年写信给江青的时候说的“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移花接木的安插到这种环境下来说 ...
这是评传,跟民间北方的评书,江浙的评弹有什么区别?对中华民族的领袖人物,是赞颂还是恶毒编排,这才是要严格把握的。你还是息怒。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7-9-21 19:51
我且请问,作者是如何知道毛主席说话的时候把烟往烟灰缸里一按,又是为何把1966年写信给江青的时候说的“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移花接木的安插到这种环境下来说呢?给历史人物写传记要注重历史事实,这不是报告文学,容不得虚构和发挥!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23 17:48 , Processed in 0.02461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