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江青评传(十八)

2017-10-1 23:0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26| 评论: 1|原作者: 苦多 |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第十八章 庐山斗争  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至二十八日,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标志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斗、批、改”的“改”的阶段。

苦多 : 江青评传(十八)

2017-10-1 10:42| 发布者: 墨秋| 查看: 133| 评论: 0|原作者: 苦多

摘要: 第十八章 庐山斗争  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至二十八日,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标志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斗、批、改”的“改”的阶段。  说实在的,“斗、批”比较好办,那时矛 ...

第十八章 庐山斗争

  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至二十八日,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标志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斗、批、改”的“改”的阶段。

 

 

  说实在的,“斗、批”比较好办,那时矛头对着别人,“改”就要触及自己,特别是要触及在推翻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斗争中冲锋陷阵的革命造反派,要触及那些夺取了党内走资派手中的权力而登上政治舞台的新人们。革别人的命容易,革自己的命难;批判别人没有掌好权是一回事,自己如何掌权、能否掌好权又是一回事。每一个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来的新生力量,都面临着“改”的考验。

  应该说,江青和林彪都是冲杀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领导者,都是对刘少奇、邓小平资产阶级司令部斗争的英雄和功臣。他们的区别就在于:江青是按照毛主席的教导,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去认认真真地、一丝不苟地搞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林彪是打着毛主席的旗号,用一知半解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词句作幌子,去不择手段地攫取最大权力,巩固自己的阵地,保护一己的私利。在一致对敌的时候,大家团结战斗,亲密无间。现在胜利了,各种问题都暴露出来了。这就产生了江青和林彪两股势力,也就是毛主席革命路线和林彪篡党夺权集团之间或明或暗、或急或缓的斗争。

  林彪的势力主要在军队,趁着“九大”前后毛主席发出“要准备打仗”的号召,借助“备战”的契机,以及军队支左的有利形势,他极力把军队中的亲信拉入“九大”最高领导层。但林彪感到在和平时期掌权离不开笔杆子,自己的手下大多是大老粗,急需有高深文化理论水平的人才,所以物色了中央文革小组组长、九大政治局常委陈伯达。有一天,林彪的老婆叶群以帮助林彪修改讲话稿为名把陈伯达请到他们的住处毛家湾,热情相待,并与其他亲信见面,然后林彪亲自和他谈话。林彪说:“现在准备好接班人的班子是最重要的。斯大林在死时没有做好这件工作,没有把列宁的思想传播给全体苏联人民。所以赫鲁晓夫搞宫廷政变,人民没有思想准备,因而赫鲁晓夫篡党篡军阴谋得逞。赫鲁晓夫在上台前,没有一个坚强的领导班子,上台后才组织的,但由于他们没有掌握列宁主义,所以赫秃一上台就懵了,等他们明白过来时,也晚了,下台了。”陈伯达本来就是个投机分子,以前在毛主席和刘少奇之间投机,现在在毛主席和林彪之间投机。他权衡利弊,认为林彪是毛主席的接班人,迟早毛主席要把权交给林彪掌管,自己能得到林彪的赏识,不由得心情激动起来,林彪是把自己作为今后第二代领导班子的栋梁来使用、对待呀!这不,召集到毛家湾的都是他的老部下,自己作为中央文革和政府中的唯一代表,不正是对自己最大信任的殊荣吗?他心花怒放,想入非非,立即上了“贼船”,并且向林彪表白:“我在中央文革小组是个摆设,是‘刘盆子’,一切都得听江青的。”叶群接过来说:“您是大理论家,可不能埋没了!”陈伯达说:“今后我一切听林副主席的。”林彪说:“我们都听毛主席的。问题是现在九大已经开过,一切应该走上正轨。他们还在胡折腾,搞什么‘斗批改’,并不符合毛主席的要求和希望。在九大报告中竟然有人把毛主席是‘天才的问题’,把毛泽东思想是‘顶峰’的问题都没有写上,现在又对军队在革命委员会中的作用提出意见,真是怪事。希望你能坚持原则。”陈伯达感激涕零,连说:“我一定和他们的错误作斗争!”自此以后,陈伯达就和林彪他们站在一起,反对江青所代表的毛主席革命路线。

 

 

  江青对林彪的认识有个过程。林彪的骁勇善战,赫赫战功,在她脑海中有极好的印象。他从革命青年到最基层的年轻军官,一步步上升为无产阶级革命队伍的统帅,少有旧军队、旧军阀中的恶习和帮派。在党内斗争的几个关键时刻,他都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特别是1959年反对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中起了很好的作用。所以,1965年毛主席要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江青受毛主席的委托,请出林彪这位尊神来保驾护航,在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打开了建国十七年文艺黑线的缺口,为文化大革命的发动作了舆论准备。1967年,二月逆流”铺天盖地到来的时候,江青又一次做通林彪的工作,取得了反对资本主义复辟逆流的伟大胜利。但是,在与林彪频繁接触中,江青发现,林彪不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对马列主义理论知之甚少,好多唯心主义的东西在指导他的行动,因此,他主管的部队工作中有不少形式主义的倾向。无疑,林彪是有极强的能力的,也具备了不少政治家的素质,对毛主席也表现出极大的忠诚,但他的权力欲,他的个人野心,他所接受的千百年来的旧的政权观念,使他最终会与无产阶级革命分道扬镳。江青不止一次地向毛主席谈过自己的看法,毛主席也多次说:“真懂马列的不多。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又没有多少人赞成,现在只能解决主要矛盾。要让林彪尽量不出问题,我们应该做好工作,实在不行也会有办法的。”江青说:“光是林彪一个人还好做工作,只怕他周围的人会把他架在炉火上。”毛主席也说:“我也担心这个问题。他深藏不露,老是把自己的老婆推出来,还把小小年纪的儿子捧得那么高,光听自己小圈子人的话,这都不是好现象。现在要抓抓苗头,一个是‘天才’、‘顶峰’一类形而上学的提法,这是林彪最得意的杰作,给他敲敲警钟,拉他一把;再一个是关于不设国家主席的问题,看他是否听从我的劝告,不搞打倒皇帝做皇帝。”江青说:“不能说设不设国家主席只是个形式问题,关键是要通过这个形式达到让人民群众都参与政治,培养人人都当家作主人的意识,朝着消灭国家机器、消灭阶级,迈进共产主义社会的目标前进。这是你对马列主义理论的应用和发展。”毛主席说:“你的理解基本正确,我也就是要林彪他们明白这个道理,共同把无产阶级革命推向前进。”

  可惜,林彪没能体会毛主席的良苦用心,陷在个人野心的泥淖里不能自拔。一场不可避免的较量,在浓雾缭绕的庐山展开。

  一九七○年酷暑,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披着神秘盛装的庐山召开。会议议程是:讨论修改宪法问题,国民经济计划问题,战备问题。庐山多雾,尤其是夏日清晨,群峰被雾海所淹没,整个庐山成了“牛乳世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苏东坡的名诗《题西林壁》,流传千古,形象而又深刻地勾画出庐山的云海雾嶂的美景。当雾气散去,骄阳洒下万道金光,又有一番“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境界。站山眺望,远处的高峰,像穿上薄纱的小姑娘劳作起舞。山下的原野,绿油油的大地,黄澄澄的油菜花和红艳艳的无名花朵,仿佛编织成色彩夺目的地毯,铺展在人们的脚下。山坡上,嫣红的小花,洁白的骨朵儿,纷繁簇拥;路两旁,绿竹茂林,泉水溪流,风吹树摇,流水潺潺。这一切好象在向人们亲切招手、鼓掌问好,欢迎来到这清凉、秀丽的避暑胜地,期盼着这次大会能开成“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江青在庐山依然十分忙碌。她除了把毛主席的意图转达给中央文革小组的其他同志,还需要向林彪他们吹吹风,继续做通他们的工作,以免在大会上出现分裂。同时,她在琢磨着文艺界同志提供的材料,准备再创作新的剧本,让革命样板戏发扬光大,结出更丰硕的成果。忙里偷闲,她还陪着毛主席在庐山水库游了泳。清澈的水库,白浪滔天,翻滚沸腾,在山凹间盘旋之后,像一条巨龙甩尾南去,顺势而下。毛主席在水里,悠闲自如,时而侧泳,时而仰游,累了,还浮在水面上点燃香烟吸几口闭目养神,完全是一副吞吐长江水、迎送大海潮的惊人气势。江青与其说是陪,不如说欣赏,她被毛主席的神奇所折服、所陶醉,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游完泳,江青本来不想破坏毛主席的好心情,可是时间紧迫,又不得不说:“主席,林彪同志还要坚持自己的意见,请您心中有数。”毛主席胸有成竹地说:“我们还是要拉他一把,毕竟是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啊!还上了党章呢。你一定要沉着气,掌握会议动向,正确引导,争取把会议开好。”

  不出江青和毛主席所料,822日的常委会上,林彪就提出:我反复研究了各种宪法,认为国家不设国家主席不妥当,我主张修改宪法除了突出毛泽东思想的指针作用和毛主席的天才领袖地位外,还应该继续设国家主席。”“我同意林副主席的意见。陈伯达马上响应,国家主席是元首,一国没有元首怎么行?党中央主席兼国家主席是可以的,即使有什么说法,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可以理解。毛主席被陈伯达的最后几句话激怒了,这损伤了领袖的尊严,严重歪曲了自己关于不设国家主席的本意。但他很快平静下来,说:你的意见不是讲了许多次了吗?怎么还固执己见呢!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随后他把目光转向林彪:“我是坚决不当国家主席的,谁想当谁就当,我看林彪同志回去认真想一想,你会明白的,你也别当那个国家主席。”

  但是在第二天的全体会议上,林彪还是把他没有想通的问题讲了出来。林彪说:“我们说毛主席是天才,是伟大的天才。但是,有个别人反对这种提法,他认为毛主席不是天才,甚至讲什么毛主席的学说没有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显然,林彪顽固坚持错误观点,把“毛主席是天才”当成了自己发明的专利,必须维护专利的威信;同时受到了个别人的蛊惑,为了小集团的利益不惜歪曲江青、张春桥等人的原意,把本来应该是革命队伍内部的分歧公开化。更为严重的是,林彪继续说:“这种观点是反马列主义的。我还是坚持天才这个立场,而且决不退步和动摇。这次我研究了这个宪法,认为这个草案表现出这样的一种情况的特点,一个是毛主席的伟大领袖、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这种地位,另一个是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国人民的指导思想的地位,……某些自不量力的人想否认毛主席是天才,能否认了吗?我看不能!毛主席的天才和这种领导地位,就是我们胜利的各种因素中间的决定因素。”这些话很能迷惑人,但是透露出林彪还在“设国家主席”的立场上不肯后退,这就不是一般问题了!江青感到中央有分裂的危险,她焦急地看着毛主席,心里想,林彪无疑是用毛主席的旗帜来打击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在表演“清君侧”的把戏。他费这么多心机来反对毛主席不设国家主席的主张,他别有用心地强调“国家元首”的字眼,不就是要再次公开要求设国家主席吗?他不敢公开把矛头指向毛主席,却巧妙地煽动人们来反对坚决维护和宣传毛主席主张的人,可谓机关算尽!可是毛主席非常镇静地听着林彪讲话,他那大理石般的面孔一动也不动,那双锐利的、闪闪发光的眼睛微闭起来,身子后仰,似乎透过天花板去观察庐山晴朗的夜空。江青佩服毛主席的胸豁,但她知道,毛主席也在考虑怎么办。作为政治局委员、毛主席的战友和妻子,应该如何替领袖和导师分忧解难?江青苦苦地思索着。

  第一天的会议结束后,江青怎么也静不下来休息,第二天就急忙忙地走进毛主席的房间。她见毛主席正在批阅文件,便轻轻地走到毛主席身后,帮他整了整白色衬衣领子,又添了点茶水,然后坐在他的旁边。毛主席看完文件,才转过身来,微微一笑:“我算到你就该来了嘛。”江青说:“我都急死人了,你还稳坐钓鱼船。林彪同志怎么能那样讲呢,您得出面跟他谈一谈,不然,中央委员们的思想多么混乱啊!”毛主席仍然不慌不忙地说:“我劝你还是耐着性子,怎么又犯了急烧火撩的毛病呢。有看法可以讲嘛!讲出来比不讲出来要好。对林彪我们还是立足于拉,不然,刚开过‘九大’就分裂?但是错误的思想要批。有些人置天下大事而不顾,对继续革命的理论不去认真研究理解,光想着进行权力再分配,他们想让林彪当国家主席,自己在国家政府中捞个一官半职,专心经营个人的私利。”江青忧虑地说:“陈伯达这个人不地道,林彪的讲话中大篇引用马克思的话,我看是他在捣鬼。”毛主席笑了:“这回你又看准了。陈伯达狗屁不通,根本不是什么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家,而是托派分子。这点连我们的敌人都承认。你看,这是我们从敌人手里得到的关于他的材料。”江青从毛主席手指的桌子上拿起一份复印件,上面写着:“陈尚友(即陈伯达),福建人,教授的儿子,1924年是国民党员,192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派往莫斯科,因与托派有关系而受到警告,中共党组织决定:应去次要部门工作(已送回中国)。江青露出了笑脸:这下,他的一些活动就有了合理的解释了。什么是托派?托派就是反党的秘密小宗派。在中央文革小组内部他就喜欢拉帮结伙、挑拨离间、制造是非。他攻击张春桥、姚文元,实际上是嫉妒他们俩。他还经常在背后说我是武则天,就是因为我当面批评过他几次,所以就记恨我。毛主席哈哈大笑:他把你当作武则天,依我看是高抬了你。你翻开历史看一看,武则天是了不起的大政治家,也是大改革家,她对付她的敌人很有一套,反对派几次置她于死地,都被她巧妙地粉碎了。要是换了你,早就呜呼哀哉了。所以,你要是武则天倒好了。”江青转了话题:“先不说我。张春桥、姚文元他们压力很大。因为他们在宪法草案中没提‘天才’问题,又没有设立国家主席的条款,所以有些人就把矛头对准了他俩,还想对他俩进行围攻。”毛主席说:“如果他俩有错误,可以检查,对了就要坚持。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围攻!人总是有点压力好,没有压力能革命吗?我们几十年来,经受过多少压力?总想轻轻松松干革命的人,恐怕永远成不了什么气候,不要认为共产主义会自动地到来。直截了当地说吧,历史的必然也需要几代、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艰苦斗争,要付出无数鲜血和生命的代价才能达到目的。所以,我们这些人不要追求舒服。你把我这话告诉春桥、文元同志,让他们思想上有准备。”经过毛主席这番教导,江青心里轻松多了。她愉快地告别了自己的丈夫,满怀信心地投入反对假马列主义骗子的斗争。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iou 2017-10-3 21:10
惊心动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23 17:43 , Processed in 0.01679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