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围观文明的冲突:当一个暴躁的精致利己主义者遭遇到南街傻瓜村 ...

2017-11-21 10:33|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301| 评论: 2|原作者: 老田

摘要: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已经合理地转换了身份,从早先为血汗工厂提合理化建议的剥削助手,转换为反对血汗工厂的受害劳工,前一个身份体现他被埋没的才能和智慧,后一个身份体现他的正义阶级立场。

围观文明的冲突:当一个暴躁的精致利己主义者遭遇到南街傻瓜村

 

老田

 

受害劳工控诉南街村的血汗工厂,这件戏剧性的事件还在网络发酵之中,就目前看到的有限信息而言,只能够结合教育状况与工厂过程的一般性冲突,做出粗略的评论。

 

 

有人说今天高校都在着力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随即就看到北清出来的小青年说:你想要安心地当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是你能够当得安稳吗?

 

不得不说,还真是如此,在今日中特资本社会中间,高校教育先于小学和中学,较为彻底地撕开了各种社会关系方面的温情脉脉面纱,借着房地产对中产阶级施加高成本生存压力的东风,彻底把利己主义的各种招法统统内化进入教育链条,以最大化地产出在中特社会中间能够“适者生存”的合格品,这应该说也不算违背教育的一般信条。但是,在中特资本社会中间,既然已经有了先富先贵群体,他们也有了各种金钱杠杆和权力链条去撬动社会分化,作为社会分化的受益者还必须能够守住阵地并成功地阻止阵地被下层突破,这样才算是当稳了统治阶级的一员;当大学生被教会去当精致利己主义者的时候,却发现真的当不成了——首先就在如何奋斗脱离底层的道路上碰壁了,社会上到处都遇到先富先贵群体修筑的篱笆墙。

 

著名的南街傻瓜村的状况,算是给一些奋斗失败者某些安慰——通过集体奋斗的方式去解决衣食住行的高成本问题,这样,就需要避免在南街村内部引入社会壁垒并成为一个排斥多数人的机制,南街村的上等人是一帮子“月薪二百五”的傻瓜。更为严重的是,南街村还公然宣扬二百五精神,这就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发生了世界观层次的冲突。

 

南街村还公然把夸奖傻瓜的话写在墙上,明显是打算死不改悔的。(网络图片)

 

有一年老田去南街村参观,办公室李主任针对社会上对南街村两种对立的评论,发表了一个评论,他说:在外边奋斗不到小康机会的小白领,可能会对南街怀有好感——南街村这样的集体方法能够帮助提升他们的境况,那些成功者会认为南街村很不圆满——不提供甚至是掐断了成为暴发户的路径。一般而言,这两种评论会被不同的人追捧,左愤会追捧前一个判断,而右愤则会追捧后一个判断。

 

 

在今日中特资本社会中间,要脱离底层,县城中间没有个百把万资产是无法脱贫的,北上广深起码要上千万才行,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会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挣不到这笔钱,挫折感油然而生。遭遇到资本家的时候,挫折感会变成一种较为明晰的内伤或者自伤;但是,挫折感也会表现出另外的形态:如果你他妈的不能够很快就提供这笔钱给我,我的基本需要满足不了,那凭什么要老子听你的为你卖命,要整天听你的叽叽歪歪?这样,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会转化为暴躁的利己主义者,暴躁的利己主义者在言说上会发生左右分化:要么变成整天破口大骂资本和权力的左愤,要么变成呼唤美国民主的右愤——没准美国民主一来那些到处扎篱笆的混蛋一夜之间自己就垮了。左右愤在根子上还是暴躁的利己主义者,随时可以相互转化而不会损害其内在圆满,这一点更为本质。

 

左右愤的内在本质之所以难于改变,关键乃在于:市场社会中间成功的标准是不变的,个人的本质只能够从属于社会关系的设定。想要快速成功发大财不是因为贪婪,而是生存成本的实际数量决定的,剩下的个人理性选择,就是找一条路径去拿到它。短期内往往挣不到大钱,这变成了精致利己主义者难于克服的巨大困境,由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得不异化为暴躁的利己主义者。

 

在中特资本社会中间,要挣大钱是不容易的,除非你能够为资本快速增值做出额外的贡献,否则你恐怕就只能够依据市场工资率去按月拿钱了。所以,一个具有强烈自我精神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每到一处,总是射出利箭般的眼光,去找寻现实生产过程中间的不合理之处,挖掘各种可资资本增值的门道,迅速指出改进措施,以期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做出巨大贡献并获得重视与分红。一个劳动者进入新职,第一件事是怀着充分的学习精神去看待新事物,争取尽快提升自己的职业技能;同时还会以极为谦虚的态度去试图与同事相处,以期对自己的人机处境有所建设;也就是所,一个非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选择,往往是急于熟悉技术环境和人机环境。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则不然,不管他到什么地方,首先是冲着立功受奖和出人头地而来的,绝不会接受泯然如众人的。

 

老田毫不奇怪地看到,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进入南街村企业之后,很短时间内就发现了很多可资改进之处,照此办理,肯定能够增进企业的效益并建立起更加合理的作业流程。同时,这个人还同时发现企业对待员工及其苛刻,不仅日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就连买一些凳子进车间的小钱都不愿意花。不过,这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没有思考过:为什么他的学长呆了更长时间,为什么就没有发现这些?

 

 

老田1990年就去深圳打工了,作为一个老经验的打工仔,总算是弄清楚了一件事:在资本主义环境下追求最优作业程序或者方法,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并非认识或者制度建设问题,而是客观存在着各种博弈力量使得这些设想无从实现。就此更加深刻地理解了黑格尔的名言“存在就是合理”,也初步理解了博兰尼那个“经济嵌入社会”的机制会怎么样发挥作用的。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尚未改造好的精致利己主义者,肯定会是一个选择性的失明者:他看不到现实的不合理正是来源于合理——作为各种社会力量相互博弈的结果而存在。车间上班不让座凳子,这个恐怕是规矩,但是一天上班时间12小时,这就需要一种选择性失明了:默许员工引入凳子替代物。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说,应该买凳子放车间内,否则就是铁公鸡。

 

在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看来,所有未曾实现的效益空间,都是一个认识不足,而他恰好独具慧眼看到了这一点;而不重视他的发现不仅意味着屈才,还意味着他的发现无法化为实际的效益并给自身地位和收益带来应有的变化,就这样,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总是发现:他的上级是他向上爬的死敌。这个进入南街村的利己主义者,现在要与他的学长顾毅和李喆划清界线了。

 

如果仅仅是绝交或者划清界限,还不算大问题,资本社会的高流动性是所有人都会有足够心理准备的。关键在于资本社会是一个斗争社会,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一些人尤其是精致利己主义者会随时斗争中间放出“胜负手”来——反正南街村无从帮助自己实现目标和愿望,那么,就尽最大能力去损害对方利益(只要博弈策略的法律风险和成本还在承受范围之内),去迫使对方妥协或者让步,这样,没准还能够收获点什么。就这样,这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变成了一场革命的组织者,据说最后是策动了数十人一同离职,导致生产线停摆并造成相当损失。在仲裁失败后,拒绝履行其结果,反而向社会公开,试图以此对南街村企业造成舆论压力,以社会舆论为奥援,从而有助于自身在博弈中间胜出。

 

不得不说,一个老是能够找到差距和不足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实际上尚未学会如何真正地观察和分析社会现实,实际上也不具备足够的才能去掌控哪怕微小的局面。如果让这样的人担负管理职责,由于他过分忽视社会力量起作用的看问题方式,他自己就会成为矛盾制造者而不是矛盾解决者。应该说,过度强烈的成功愿望,使得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选择性忽略社会力量的实际作用过程,这样的认识局限如果不能够自己打破的话,不管是在南街村还是在资本家手下,会一样地时时碰壁。随便就可以看到差距,而且只看到差距,这不仅不是人才,还是蠢材最常见的体现方式,真正的人才是能够看到差距及其背后的社会力量作用方式,通过改变社会力量起作用的状况来弥合差距,这才是一个人能力成长的标志,这样的人才能够为资本家及其利润做出贡献并配得上高薪。不得不说,精致利己主义者由于其过分强烈的成功欲望,会极大地拉长他成长道路的曲折性。照说,仲裁失败应该算一个不小的挫折,也会带来压力和反省的机会,但是,老田居然看到了一个比自己更愚昧和更缺乏情商的人,他依然看不清形势,而且看上去真不是在假装;这不是因为老田比他聪明,而是因为老田出学堂比较早,受到精致的利己主义改造深度不足。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已经合理地转换了身份,从早先为血汗工厂提合理化建议的剥削助手,转换为反对血汗工厂的受害劳工,前一个身份体现他被埋没的才能和智慧,后一个身份体现他的正义阶级立场。彻底的利己主义者是真正无所畏惧的,他眼里从来不曾有过其他人的合理利益,因此就永远不会产生愧疚感,这样一个彻底的利己主义者,真正做到了有我无敌——作为敌对方面的企业利益是否受损与自己的作为或者不作为是完全无关的。不管是装,还是真正做到了选择性失明,但后果是一样的:对于这一个具体的利己主义者来说,除了自己的需要和利益之外,眼里完全没有别人的利益。从这里出发,可以理解他作为弱势群体,为什么敢于轻易放出胜负手,在仲裁失败之后,还继续扩大事态而不是寻求和解,因为在某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看来,除了自己的利益之外世界上再也不存在别的正当利益需要尊重。

 

也许正因为是彻底的利己主义,所以,在各种情况下做出选择时,都只需要考虑一个选项:如何最大化地有利于自己,而完全不考虑其他利益相关方的状况,甚至,为了实现利己最大化,不惜选择奋不顾身的孤注一掷,而且还是在面对着强势对手的时候,还能够轻易选择最大化的博弈策略,结果不出所料,在损害别人的同时,自己也真是没有逃脱。

 

利己到了这个程度,那也真是到了一定的境界。记得资本主义进中国的时候,美国流行的公共关系学也作为高校课程一同引入了,这个课程的教材不管怎么编写,核心一条是要照顾企业各利益相关方的利益和态度,也许,对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来说,等到自己担任某个企业的公关部经理的时候才需要复习课程所学内容。也就是说,作为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仅在博弈策略选择时会轻易放出胜负手,为此竟然需要忽略实力对比的最低警醒;同时,为此最大化利益而选择最大化博弈手段,最终还配套了需要遗忘所学。

 

看起来,高校把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作为实际的教学方向,最终产品——毕业生——被证明是难于适应社会的,是真正的不合格产品,看来需要改弦更张了。在中特资本社会中间,要培养不利己的毕业生,这是不可能的,但是,看起来要加上合理的规训,使得毕业生至少记得社会上还有别人,有些别人还很强大,不能够动不动就放出胜负手去选择孤注一掷的搏斗。这不是为了大学和大学生自己,首先是因为这样的学生出来会对资本家不好,最后会有害于中特资本社会的茁壮成长。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11-21 11:37
最近关于南街村,网络上又热闹起来了。应该说,知道更多情况的人,对于那些义愤填膺批判南街村的文章,都是不太看得上的。更不要说这些批判的人自己就是那个邪教式的正道农场的组织者。
引用 水边 2017-11-21 11:34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7 19:56 , Processed in 0.0158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