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影音作品 查看内容

《暴雪将至》:国企工人阶级的湮灭

2017-12-3 23:5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99| 评论: 1|原作者: 郭松民 |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暴雪将至》:国企工人阶级的湮灭 《暴雪将至》让很多人联想起,《钢的琴》《白日烟火》,我却有点不合逻辑的想起了《不夜城》。 《不夜城》,是由著名导演汤晓丹执导、孙道临主演,1957年摄制的老电影,讲述了民族资产阶级在经历了犹豫、彷徨之后,终于满怀信心的加入公私合营,跟着共产党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故事。 一个阶级被消灭了,但在被消灭的时候却敲锣打鼓庆祝,这听起来有一点匪夷所思,但在五十年代的社会氛围中 ...

《暴雪将至》:国企工人阶级的湮灭

 

 

 

《暴雪将至》让很多人联想起,《钢的琴》《白日烟火》,我却有点不合逻辑的想起了《不夜城》。

 

《不夜城》,是由著名导演汤晓丹执导、孙道临主演,1957年摄制的老电影,讲述了民族资产阶级在经历了犹豫、彷徨之后,终于满怀信心的加入公私合营,跟着共产党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故事。

 

 

一个阶级被消灭了,但在被消灭的时候却敲锣打鼓庆祝,这听起来有一点匪夷所思,但在五十年代的社会氛围中,却不是不可理解的事。

 

一方面,徐徐展开的社会主义蓝图,为新中国和全体中国人民勾画了美好未来;另一方面,对民族资产阶级个人来说,整个阶级在生产关系意义上的被消灭,反而是个人乘上社会主义时代列车的开始。

毛泽东主席制定的用赎买方式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使他们不仅可以长期享受定息收益,而且还被纳入新体制,获得新身份,有的成了企业管理者或技术人员,有的成了国家干部。

 

在人类革命史上,从来没有一个阶级被推翻后能够获得如此优厚的善待。

 

 

五十年代,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之所以能够进行得如此温和、顺利,是因为在当年的中国,帝国主义势力已被驱逐,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统治已被推翻,新政权获得了知识分子、农民阶级、尤其是工人阶级坚定有力的支持,民族资产阶级在政治陷于孤立,除了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改造,其实无路可走,这堪称是社会革命、社会改造方面的北平模式

 

时间过得真快!从1957年到2017年,刚好六十年。六十年一个甲子,世事出现了轮回。

 

 

在《暴雪将至》中,我们看到了国企工人阶级的被消灭,以及他们堙灭前夕的挣扎和绝望。和民族资产阶级被消灭时痛并快乐着不同,国企工人阶级却只有纯粹的痛苦,因为消灭民族资产阶级,遵循的阶级消灭,个人心情愉快,最终将他们纳入体制,国企工人阶级被消灭却意味着被体制所抛弃。

 

多少有点讽刺意味的是,国企工人阶级正是伴随着民族资产阶级的被消灭而出现的,在短短三十多年时间里,他们从区区200多万人的规模,发展到几千万人。而随着国企工人阶级在九十年代的土崩瓦解,资产阶级(这个新资产阶级是不是民族的,还要继续观察)也再次出现并开始觊觎政权。

 

 

这里说的国企工人阶级指的是存在于1950-1990年代,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期建立的国营企业中工作,其身份、待遇获得国家保障的工人阶级,不是指一般的工人阶级。一般的的工人阶级是不能被消灭的,没有他们,这个世界一天也维持不下去,但国企工人阶级是可以被消灭的。继地主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之后,他们是1949年以来第三个被消灭的阶级。

 

记得新世纪初有一部讲述国企改制的电视剧《省委书记》,提出了论述工人下岗合理性的跳船论,大意是说,国企现在是一条破船,马上要沉了,为了救船,就必须有人先跳船,工人最热爱国有企业,所以应该先跳船,云云。

 

 

我当时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就深感困惑:跳水救船,貌似有理,但工人阶级不是国企主人吗?船主跳了船,即便保住了船又有什么意义呢?船又归了谁呢?如果有人说这是一场骗局或者阴谋,散布跳船论的人又该如何为自己辩解呢?

 

当然,编剧不管这么多,在结尾,黑压压的工人群体,在劳动模范、党员等工人中的先进分子带领下,伴随着慷慨激昂的音乐,潮水般的涌出工厂大门,自豪的下岗了,一如他们在五十年代,带着国家主人的自豪感,在解放军和共产党员的带领下慷慨激昂的接管工厂。

 

在《暴雪将至》中,不断被预报要来,但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没有真正到来的暴雪,其实隐喻了即将到来的下岗潮改制下岗虽然引而不发,将至未至,但却决定了所有可能被卷入的人的心境和行为方式——人人都感到恐惧、抑郁乃至窒息,都在拼命挣扎,努力想抓住点什么。

 

 

男主角余国伟,这位在保卫科工作的工人,把工厂附近出现的连环凶杀案,视为改变自己命运的最后机会。如果能够成功破案,像轴承厂老马那样,从工人身份转为警察身份,自己就可以在下岗潮袭来之前,成功逃到岸上。

 

这个念头诱惑着他,也强烈支配着他,为了实现梦想,他放弃了一切——尊严、爱情、乃至生命,如果不是为了破案,他甚至连爱都懒得做。对失去体制身份和荣誉的恐惧有多么大,他破案的劲头就有多么大。在破案过程中连续失去了爱徒和恋人之后,他完全疯狂了,最终让自己成了杀人犯,不仅没有获得体制的接纳,反而获得了监狱的接纳。

 

扮演余国伟的段奕宏,获得东京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可谓名至实归。他把一位自视甚高但又时刻担心将被暴雪掩埋的小人物的焦虑、恐惧演绎的活灵活现——在看上去邋里邋遢,基本都是工作服的人群中,他穿着一件很酷的皮夹克,像模像样的打着一条一拉得领带,骑着一辆虽然经常熄火但很拉风的偏三摩托车,显得有点鹤立鸡群。但在有可能改变他命运的警察面前,他的姿态又永远都是卑微的,甚至是谄媚的,膝盖好像永远直不起来,在大雨里瑟缩着手护着火苗儿,等一个给警察点烟的机会……“工人老大哥的自豪和尊严,早已被迫在眉睫的暴雪扫荡得无影无踪。

 

暴雪来临之前焦虑、恐惧以至于变态的并不仅是余国伟一个。他的徒弟在临死之前向他吐露真情,他们早就和厂外的盗窃团伙沆瀣一气,偷盗工厂的设备和材料了。国企工人盗窃国企,不能改善他们的命运,反而为要求他们下岗的力量提供了口实。 

 

另一个发生在工厂家属楼的凶杀案则表明,下岗的巨大压力甚至使家庭这样一个本来是互相取暖的地方也分崩离析。 

 

 

灯光球场,这个本来应该是国企工人自豪地进行文体活动,展示自己主人翁精神风貌的地方,现在变成了下岗女工秘密卖淫的场所……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12-4 10:44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5 23:59 , Processed in 0.01675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