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2018-1-16 21:04| 发布者: 左向前| 查看: 16822| 评论: 8|原作者: 张云帆|来自: 张云帆

摘要: 与其忍辱偷生,不如迎头面对!我只能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即便再次经历牢狱之灾,也远胜眼前这苟且的煎熬。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他已做好准备!
尊敬的某老师:

       感谢您此前对北大毕业生左翼青年张云帆一事的支持!正是您的仗义执言帮助张云帆于12月29日得以取保候审,获得暂时的自由。

       除张云帆外,另外3名被刑拘的左翼青年学子也得以相继取保候审。本以为此事已暂时平息,舆论呼吁获得了暂时的胜利。 
 
       然而,番禺警方又将4名左翼青年列入网上追逃系统,誓要将读书会的参与者都打入牢狱。这4名青年包括张云帆的女友、北京大学2016届毕业生顾佳悦,以及另外3名青年学子。
    
       对此,张云帆觉得无论如何不能再沉默,他勇敢地将事实真相公之于众,作为对此前支持他的师友和社会热心人士的感激和交待,也作为对真相的披露,以唤起社会的正义和良知,挽救其他有志青年的命运!
    
       附件及下文是张云帆公开发布在他本人微博上的自白书,在此向您转发,并致以真挚的感谢!希望您能持续关注张云帆和其他几名左翼有志青年的命运,这也是一切有理想的青年人未来命运的风向标!

       再次感谢您的支持!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此致
敬礼

2018年1月15日



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感谢北京大学钱理群、孔庆东、张千帆、李零、陈波、柴晓明、宋磊等多位师长和张耀祖、李民骐、汤敏等海内外北大校友;感谢黄纪苏、旷新年、祝东力、秦晖、于建嵘、徐友渔和宋阳标、陈洪涛、范景刚等400余位社会各界的老师、朋友们!

 

感谢你们的仗义执言,使我得以重见天日。 

请原谅我不能一一拜访,向你们表达我的谢意! 

我是2017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的。但结束了30天的刑事拘留和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我发现,对自己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我无法把这一页掀过去,只能直面这种考验。 

有人说我是北大学生,是学霸,是个不那么利己的精英。 

然而,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这个被不同的人赋予了不同含义的标签,才是我最珍视的身份。 

我能看到,剥削和压迫从未在世界上消失。 

家里有很多国企工人,令我自幼懂得国企改制中老工人的毕生心血如何被蚕食,亲眼见证他们被抛向社会,风雨飘摇;而更广大的弱势群体,无非黑煤窑脚手架血汗工厂,其生命轨迹,无非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我再也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谱成一首/耻辱的诗” 

崛起背后,阴影长长,一寸光环,一寸血色。 

诗人坠下高楼,信念冉冉升起。 

这就是我立志忠于劳动人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原因。

 

网上某些传言是真实的,北大读书期间,我确实曾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的会员。我和大学里的同路人不仅在读书会上研读那些理论著作,弱势群体所在之处也会有我们的身影。经过数不清的唱歌跳舞讲新闻放电影英语班,渐渐我发现,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校工大哥大姐和我打招呼——在打饭的时候,总会多那么一勺。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除了参加工作,自力更生之外,生活没有什么不同。说得高尚一些,我在广东工业大学中继续一点一点践行着理想,其实无非是继续参加读书会和志愿活动。 

在被拘捕的那次读书会上,我们讨论了几十年来的历史进程和社会问题 —— 涉及重大历史事件、劳动者地位权利等等。我们讨论作为青年人应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承认,我们还谈到了29年前有大学生参与其中的那场风波。

 

一定有人会好奇,我的言论是否真的过激? 

当然不如报纸电视教科书那么标准化,如果按照上述标准,承认社会有问题就足够“过激”了,讨论“如何解决”无疑更“过激”。 

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社会问题,都会有人对问题的解决之道提出各种各样的看法,这难道也是一种罪过? 

这是权利! 

宪法赫然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若言论有“过激”,那“自由”毫无意义! 


不过,如果拘捕我的原因是“讨论社会问题”,那至少让我感觉尚且受到了严肃对待。11月15日带走我的时候,警方看我从事教育行业便给我安了一个“非法经营罪”。或许因为过于滑稽,正式刑拘时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 我一个24岁的青年竟然威力如此巨大,能够导致一所上千亩的大学“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 

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 

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我还被要求承认自己有“极端思想”,保证以后再也不参加读书会,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看守所冰冷的地板,八小时连续不断的审讯,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太多太多精神折磨,难以言说。当被告知更多的人会因我被抓捕,父母会被连累的时候,我承认,我没能顶住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想快点了结,哪怕自己进监狱,只要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我妥协了。 

没有料到随后会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岁月让我话都说不清楚,思维也十分迟缓。 

经过十几天恢复,我终于回过神来 —— 更没有料到:我的妥协竟如此苍白无用!

 

虽然这次因读书会受到牵连的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几位青年也与我一同取保候审,但左翼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和我的女友顾佳悦却被网上追逃!我们的罪名并没被取消,依然是待罪之身 —— 尤其是徐忠良四人,他们现在就是被网上追逃的“逃犯”!

 

我不敢想象,他们四人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一闭上眼,就仿佛看到了当年在国统区,那呼啸的警车、刺耳的警笛和手持通缉令的密探追捕那些东躲西藏、找不到一处存身之地的进步青年们! 

而我,也可以沉默不语——按警方指示,“谨言慎行”,回归“正常”的生活,放上一张平静的书桌,躲进小楼成一统,从此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却要一辈子背负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一辈子远离读书会和我热爱的劳动人民。 

更何况,我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左翼青年被四处追逃拘捕! 

并非出身名校的他们不会像我这么幸运,能在大家的呼吁下走出来 —— 他们连广州都出不去,更没有当年的延安可以投奔,只能去经历何其漫长的监禁岁月!

 

我走出了监狱,可是套上了良心的枷锁;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 

甚至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自此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马克思毛泽东都是笑话! 

要多么无情无义,才会在此刻低头?! 

我听到许多“适可而止”“中庸之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当然能理解这是对我善意的关怀。但我怎能躲开我的同志,去做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更不必说,“言论自由”受宪法保护,无所谓适可而止;毛泽东思想旗帜鲜明,从不是“中庸之道”;我“退一步”让自己“海阔天空”,但我的同志却要跌下万丈深渊! 

—— 同时跌下万丈深渊的,还有所有青年理想主义者的全部尊严。

 

与其忍辱偷生,不如迎头面对!我只能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即便再次经历牢狱之灾,也远胜眼前这苟且的煎熬。 

一切善良的人们啊,恳请你看到 —— 你为之奔走的人在这里,他不会辜负你的呐喊。 

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 

他已做好准备!

 

张云帆

2018年1月15日


 














1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向阳花 2018-1-17 14:40
打看马列的旗号,干着第三别动队的勾当.这就是麻里拖的专业!搅屎棍!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16 08:45
希望楼主看到我的评论有所反思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16 08:44
如果是毛时代,这些你感谢的人为你说话自己就被镇压批斗了,好好反思毛时代,才能更加准确地认识现在,自由民主主义的资本主义在和平时期尚且能保证公民言论集会组织等的政治自由,何况一个叫社会主义的国家呢。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1-16 08:33
这事件让我们看到特色共产党国民党化的一个侧面。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8-1-16 00:35
大学时代和他们的马会有点交集.那时候他们就谨小慎微,在QQ群里讨论的时候一切敏感词语全部用火星文表示,我甚不以为然.但即使如此小心的张云帆同志终于还是不见容于当局,让他亲身体验了一把阶级斗争的残酷.可见当局所谓反右,全是资产阶级内部矛盾,是国内资产阶级的内部矛盾和与国外资产阶级的矛盾.至于反左,是关系到他们身家性命的大事.一旦无产阶级觉醒并团结起来,他们的反动统治便不稳了.

毛主席说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如果说此事有什么正面影响,可以说是教育了人民,尤其是那些同情劳动人民但还没有意识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唯一理论的人民.此事对那些已经暮气沉沉但尚未全然死心的保皇派是一个打击,可以促使他们思考他们要保的皇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是代表什么阶级的人物.
引用 redchina 2018-1-16 00:15
马列托主义者: 楼主啊,我希望你能重新认识,走向马列,不要走毛的道路。在毛下,你同样得不到政治自由,所以对于斯大林政权,我们主张政治革命,就是要回你现在想要的政治自由 ...
宗派主义到极端,你就掉进反动的泥潭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15 23:04
楼主啊,我希望你能重新认识,走向马列,不要走毛的道路。在毛下,你同样得不到政治自由,所以对于斯大林政权,我们主张政治革命,就是要回你现在想要的政治自由。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15 23:02
楼主对毛没有清醒认识,就不会认识到自己这种处境的根本特征,楼主如果当道,其他人就会因为思想罪而没有自由,经历他自己经历过的法西斯统治,毛时代,只有毛的传声筒扩音器也不能真正的自由言论。而且毛时代不是军警的镇压而是来自必须表现出对毛不能有异议的“革命”精神下的一群人的镇压批斗。

查看全部评论(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6-22 04:14 , Processed in 0.02268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