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不成答谢的答谢

2018-4-19 06:53| 发布者: 真言| 查看: 1539| 评论: 1|原作者: 一枝清荷|来自: 网络

摘要: 左派的根基不在道义上的合法性,而在于多大程度上能代表无产阶级。并且只有当阶级力量的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才能使左派政治上边缘化的地位发生真正的变革。左派只有真正与无产阶级结合,才能存在并发展,最终成为推动这场社会变革的核心力量。

清荷致左派同志的一封信:不成答谢的答谢

 我一直不知道该用怎样一种合适的方式,向你们表达我的心情。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沉默着,看着你们为我而心疼。是我不好,没有做到什么,却让你们为此担尽了心。你们的关心和爱护,清荷甚感惭颜。但我是幸运的,个人的小小遭遇,牵动了这么多素不相识的人。都说重庆今年是暖冬,这个冬天对于清荷来说,确实很寒冷。好在有你们,有你们这么陪着我一起抵御这个寒冬。  

 

在这里,我需要说明的是:我工作的学校,作出辞退我的决定,大家无须生气,更不必愤怒。我们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对学校的所作所为,我不想做过多的评价,他们也不是孩子,当然该懂得自己在做什么。对于那群不再热爱军旅,而只热爱军衔的“领导”来说,对我的任意处理,都可以看作是理所当然,因为他们太享受权力带给他们的快感了,他们的心中,不会再装着国家和主义,他们的眼里能够看到的距离,我想不会超过10米。

 

而我,在被抛入漫漫寒冬的那天,我想起了母亲,还有我的家人,担心他们会为我而受牵连;当我独自徘徊于重庆昏暗的街头,与那些千百万衣食无着的人一样,我问我的未来在哪里?回想之前自己写过的《当你戴上毛主席像章》中所说:“当你戴上毛主席像章,你失去的是领导的爱,上司的爱;但你得到的,是同志的爱,人民的爱。”其实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傻傻的清荷,已经不打算为名利而去讨领导与上司的欢心。惟愿守住自己的一方讲台,将心血与汗水奉献于爱我和我爱的学生们。我以为,只要自己将教学与科研做好,只要自己在工作的岗位上尽职尽责,就能够站在三尺讲台之上。

 

事实证明清荷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他们是无法容忍像我这样的依然抱有理想,拥有信仰,依然在抵抗这物欲横流的世界的人的;他们还无法容忍的是,有人竟然在反抗“自由”,反抗“普世”;他们尤其不能容忍的是,有人胆敢在解放军中宣传和赞美那位人民军队的缔造者。因此,他们让我离开,是不可避免的。

 

离开并没有什么,只是对于清荷来说,不可避免的是有些许的遗憾与惆怅。遗憾的是我将暂时离开自己热爱的讲台,离开那些可爱的学生们;其次是我不能留在重庆,不能留在这片承载我们希望的热土。今日重庆,确实是一块思想交锋最为激烈的前沿阵地,清荷不能留在这里,但一定会继续为坚守在这片热土上的同志们默默鼓劲。

 

事实上,我所遭遇的这些小小挫折,与千百年来被奴役被漠视被杀戮被轻描淡写视作一个符号的亿万劳动者而言,那又算得了什么?我被人砸破饭碗,得到的是你们成百上千人的问候与帮助。而此刻,清荷却在想:比起那几千万下岗工人,比起他们默默地被抛在大街上,忍受着饥寒交迫和屈辱,我是幸福的。又有多少人为他们的苦难在哭泣在奔走?我被南方系被凯迪的跳梁小右污蔑围攻,比起伟人身后所发生的那一系列耸人听闻的栽赃嫁祸行径,岂非更加是九牛一毛?  

 

于是,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没有说话,注视着同志们为我的不平而冷静地思考:面对威胁与污蔑,我们选择继续前行,还是放轻松点,选择一种游戏人间的态度会更好?从一开始,清荷也仅仅为马列毛原著逻辑的严密与结构之美妙所吸引,虽然也为作者的人格魅力倾倒,但主要还是从哲学从理论意义上来欣赏这种学说。原本,清荷面对现实周遭的种种,也发出这样的认为,以为千千万万的苦难只是一种偶然,一种命运;也会为弱者流下眼泪,哀叹社会的不公,这些情绪只是停留在小市民伤感主义的层面。而只有当清荷走进真理的海洋,被理论的光芒照射进这个现实的社会时,一切迷茫与困惑似乎都消融了。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马列毛主义不仅仅是一种信仰,更是一种科学。千千万万革命先烈,以鲜血换来的,绝不是乌托邦的空想。而是使人类真正摆脱物的奴役,摆脱自我斗争自我毁灭的命运,走向真正解放的必由之路。认识到了这样的真理,才能认识到人之为人的尊严,才能摆脱盲目性,去获得真正的自由——是的,人生本有千万种方式可以度过。但对于清荷来说,唯有这样一条道路,是属于我的。  

 

因此,在清荷遗憾与幸运的同时,我更感受到一种最坚实的东西存在——力量。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力量。这种力量正来源与你我之间,来源于千千万万的同志之间!清荷今天所写的与所说的,并不是代表我一个人,而是代表着一个阶级。这个阶级曾经一度被分化被瓦解,一度陷入迷茫而找不到方向,但却随着资本主义挥舞的魔杖而不断壮大。当前,日益加深的阶级矛盾,严峻的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最终是要唤醒它的。而一旦这个阶级醒来,它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寻找自己的思想,发出自己的声音。用马列毛的理论来点亮它的“心”,并为这个阶级发出声音。那么,这个阶级中最先进,最觉悟的成员自然就成为你的同志,你就自然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源泉。  

 

对于我被辞退的来龙去脉,清荷在上面已经表明,不想对此做任何表态。相信我的人,自然清楚是怎么回事;不相信的人,也无需去作徒劳的解释。清荷在这里想说的是:资改派剥夺我工作的权利,这本身就是阶级斗争的残酷逻辑。更何况,以权力来排除异己,本来就是南方系“自由”精英们惯用的不二法门。只是他们觉得以这种方式就能让清荷封笔,未免有些可笑。他们虽然一时得势,虽然可以窃取国家机器来徇一己一派之私利,但这种行为是黑暗而见不得光的,是永远被绝大多数人所唾弃的。很显然,从我的事件,看出他们时刻想着颜色革命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根本无需大领导出马,只要“文强们”动用点黑道关系,就可以轻而易举让诸如清荷此类的人不发出声音。可现实偏偏是:清荷生活在红色的中国,红色的重庆!于是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打碎我的饭碗,希望自然的法则帮他们达到目的。但常常被精英们忽视的是:左派并不同于右派精英,需要靠位子和权力生存。左派虽然会有一时的困窘,但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依靠自己的劳动,哪里都能找到生存下来的方式。  

 

从近段来看,资改派们如此歇斯底里地打击左派,清荷反而看到了左派的希望,他们的绝望。在时日无多之际,自然要做一番垂死挣扎。野蛮血腥的自由主义,正在全世界范围内遭到唾弃。现实已经明明白白地昭示着: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在资源与能源方面世界范围内的攫取,已经发展到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无法调和的程度。在非洲,在东南亚,无数实例已经证明,美国不会容忍一个新大国的崛起。因此,在朝鲜,在南海,罗网已经慢慢收紧。而中国想要以资本主义国家的形式继续崛起,则必然需要中东石油的稳定供应,需要与欧美争夺亚非拉的原料产地。这就触动了欧美的核心利益,而挑战这种旧秩序的唯一手段,无非是一场战争。而悲哀的是:我们的精英们,恐怕自己正在为一张美国绿卡而挤破了头,他们敢动这样的念头?既然对外扩张的路走不通,那么就继续“深化改革”好了。然而,经过了医改,房改,教改后。。。还有什么能够接着拿来改呢?最近一系列的通胀显示,他们一直就是这么做的。但恐怕自由精英们自己也明白,普通劳动者的消费能力终究有限。因此,吸收这庞大产能,维持高速增长的,就只有不断贬值中,越来越靠不住的只能是那张绿纸了。当技术、资源被死死卡住,那些靠出卖环境和工人血汗换来的外汇资本,又被限制而无法找到合适的投资场所,最后只能多数用来收买美国国债。那么结果就是:既无法通过扩张继续保持现有增长,又需要把多数的增长红利进贡给外国资本,因而无法用于改善民生。这个时候,如果还要继续保留资本主义发展方式的话,就只有对外向美国主子投降,改旗易帜;对内拾起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强行减少人口了。清荷试问:资改派这么做,人民会答应么?毫无疑问,最后被抛弃的,将是资改派自己,将是资本主义制度。  

 

之前的清荷,守在象牙塔里,离世俗太远;所写的文章,大多谈的是理论与历史,而结合现实的东西很少。我想这次清荷事件,给我们左派上了一堂生动的课:  

 

首先,从我在军队院校任教看出,资改派和敌特们对于军队系统的渗透到了怎样的程度。失去思想的军队,是一支没有前途的军队;失去信仰的军队,是一支没有战斗力的军队。没有战斗力的军队,还叫军队吗?所以,通过清荷事件,我想敲醒这警钟的,应该是军中的爱国者和左派们。我们这支人民军队,如果再不加强马列毛思想的教育,再不与自由主义思想进行斗争,任由周瑞金辛子陵之辈妄为,后果一定是灾难性的。  

 

其次,资改派以这样一个荒唐的罪名对待我,证明了他们的虚弱。在五星红旗下,他们找不到任何罪状来给我定罪。实际上也就是告诉各位同志:在现有的宪法框架内,我们的行为都是合法的。只要采用合理的斗争策略,我们就可以占据公理和大义的至高点。而今,贪官横行,卖国贼遍地,如果我们的同志,仅仅只是以一种情绪化的眼光来看待现有体制和政权,而不以辩证的眼光进行具体分析,也是不可取的。这样做的结果,就等于让我们放弃体制内已有的阵地,将整个政权和国家机器推给资改派。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才是真正的投降主义啊。  

 

当然,左派的根基不在道义上的合法性,而在于多大程度上能代表无产阶级。并且只有当阶级力量的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才能使左派政治上边缘化的地位发生真正的变革。我们的工作重心始终应该放在争取工人,教育工人上。而只有把这个根基打捞,我们才有足够的资本抵抗资改派的进攻,才有可能使蛮横的敌人有所顾忌。左派只有真正与无产阶级结合,才能存在并发展,最终成为推动这场社会变革的核心力量。事实证明,我们在这一点上,还做得远远不够。  

 

所以,当你身为左派,请一定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如果有一天,你自己也遭受到了与清荷一样的命运,你该怎么办?资改派能让你丢掉工作,忍饥挨饿,但却不敢公开声称宣传马列毛有罪,也不敢公开搞株连。清荷是幸运的,能够得到这么多的同志的关注和关心,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如此幸运地引起各方关注。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事先联络好周围的左派,以十人左右为单位,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先由附近的同志帮忙,齐心协力度过难关。相信度过了最初的难关,后面的问题就不成问题了。这样的未雨绸缪,清荷觉得在目前日益激烈的斗争形势下,是很有必要的。  

 

最后,对于想要了解清荷未来去向的同志,你只需要知道,清荷之前是一名劳动者,并以作为一名劳动者而自豪;那么被开除之后,我依然会作为一名劳动者好好地活下去。只要清荷的大脑还未停止思考,那么我会继续拿起我的笔,与你们在一起。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8-4-20 05:42
这好像是好几年之前的事了吧?转发者须注明原文日期。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8-15 03:11 , Processed in 0.01337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