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社会主义者所说的独立工会是什么?

2018-5-31 06:0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9112| 评论: 9|原作者: 春华

摘要: 红色中国网刊登了我们关于珠海伟创力罢工三周的文章(《珠海伟创力罢工遭官方工会破坏》)。奇怪的是,《红色中国网》在评论这篇文章时,批评我们提出的独立工会出张是“完全错误的”。工会问题对于中国工人来说至关重要,而网站的评论歪曲了我们在工会问题上的立场。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联络cwi.china@gmail.com


红色中国网刊登了我们关于珠海伟创力罢工三周的文章(《珠海伟创力罢工遭官方工会破坏》)。当地的官方工会官员为了维稳,在没有满足工人任何一项诉求的情况下要求停止罢工。工人们当然感到十分愤怒。


奇怪的是,《红色中国网》在评论这篇文章时,批评我们提出的独立工会出张是“完全错误的”。工会问题对于中国工人来说至关重要,而网站的评论歪曲了我们在工会问题上的立场。


2018年,中国的工人斗争进入了新阶段,跨地区的联合罢工变得更加普遍。这表明工人的觉悟和组织能力都在增长。例如在四至五月,超过三十个城市的塔吊司机举行了罢工和抗议。另外还有货拉拉司机和最近室内装潢公司工人的罢工和抗议。而且近日中国多地的教师也发起抗争,反抗长期以来所受的剥削。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美国教师最近的重大胜利的鼓舞。


我们乐意与《红色中国网》的读者和编辑公开丶诚恳地讨论局势发展,研讨推进工人斗争所需的纲领和诉求,在没有歪曲对方观点的前题下,友好地讨论相互间的分歧。


独立工会

《红色中国网》犯了一个大错误,它将我们所说的独立工会等同于亲资产阶级的丶或者非政治性的工会:“在新自由主义时期,所谓‘独立工会’的口号往往是被资产阶级及其工贼所利用鼓吹所谓非政治性的丶脱离无产阶级政治运动的纯粹以经济斗争为目的的工会组织。”[红色中国网的评论,2018年5月21日]

我们所说的独立工会,是指独立于政府丶资本家和企业管理层的工会,而官方工会恰恰与此相反。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从未主张过非政治性的工会。要想真正发挥作用和真正实现独立(也就是说不受资产阶级和政府的左右),工会需要有清晰的反资本主义丶反官僚的社会主义愿景和纲领,其中也包括支持建立真正的社会主义工人政党。


反对破坏罢工的官方工会,与红色中国网所说的“脱离无产阶级政治运动”完全是两码事。中国政府从上而下不民主地控制着官方工会,并用它来打压工人斗争。珠海的罢工以事实证明了这一点。而且珠海罢工也不是孤例,官方工会曾一次又一次地破坏罢工。在2010年掀起罢工潮的佛山本田汽车厂罢工中,官方工会雇用暴徒殴打罢工工人,生动地说明了官方工会的反工人本质。


我们向《红色中国网》的编辑发出挑战:你们能指出近年来中国任何一场由官方工会组织的丶或者得到官方工会支持的罢工吗?应该很难吧!你们批评组织独立工会的口号,但却没有提出自己的替代方案,这像是在间接支持官方工会,不去谴责它破坏罢工丶打压工人的阶级角色。这是你们的立场吗?


独立工会的口号不是托派和马克思主义者发明的,而是工人根据自己的亲身经验提出的。许许多多的工人都看到,官方工会是阻碍他们抗争的另一道障碍。正如我们在文章中所指出的,这些所谓的工会实际上是资产阶级和政府的“第二支警察队伍”。过去20年里中国的许多罢工都提出了独立工会的诉求,例如2010年佛山本田工人就将此做为一个关键诉求。在今年的塔吊司机罢工以及其他一些抗争中,也有工人提出要建设独立工会,而且事实上他们已变相成立了工会的。


官方工会不是通过民主的方式组织起来的,而且它们和政府和资本家紧密地勾结在一起。官方工会的领导往往是资方或政府任命的傀儡。


资本主义复辟

《红色中国网》声称独立工会“在前社会主义国家服务于资本主义复辟的反动政治目的”,但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的例证。这种将建设独立工会的主张抹黑成资产阶级阴谋的做法,与政府诬蔑塔吊司机和今年的其他罢工工人“受外国势力操纵”的说法如出一辙,都禁不住事实的检验。


1980年代末,在前斯大林主义国家(尽管我们捍卫这些国家的公有制基础,但它们施行威权统治,所以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推动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力量不是工人和新成立的工会,而是前“共产党”官员丶工厂负责人和军队高官。这些人领导了资本主义复辟的进程,他们一头扎进商海,变成了新的资产阶级巨富。随着过去的计划经济被瓦解,变成旧官僚的私人财富,工人则受到欺骗和掠夺,工人权利也被侵蚀。


有些时候,新成立的工会没有明确地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甚至还对“市场”抱有一些有害的幻想,但它们的作用是次要的。主要的反革命力量是前共产党领导人和官员。看看大多数前斯大林主义国家现在是什么样。从俄罗斯到哈萨克斯坦再到捷克,政府还是由前共产党官员或者他们的家人把持着。他们摇身一变成为资本家,就像酒鬼从喝红酒变成喝白酒一样容易。


在波兰1980-81年的罢工浪潮期间,数以百万计的人加入了独立的“团结工会”。今天的团结工会规模已经小了许多,也更官僚化,而且成了反动亲资思想的阵地。但是它最初并不是这样。在1980-81年大规模罢工期间,团结工会的工人已经开始提出要捍卫计划经济的成果,同时也想要踢走那些不受监督的特权官僚,由工人民主控制经济和整个社会。这是一场十分进步的工人阶级运动,不过却缺乏清晰的斗争纲领和愿景。


一群受到宗教影响的右翼知识分子依附于运动的领导层,但当时他们还无法将运动彻底引向资本主义的道路。他们当时最主要的角色,是压制群众运动,不断要求妥协和撤退。这些知识份子的观点很像今天中国的一些自由派或者泛民主派。但是1981年12月波兰政府进行军事镇压(戒严)之后,工会被迫转入地下,为右翼夺取团结工会的领导权提供了机会。到了1980年代末,那些工会领袖和曾经囚禁他们的共产党官僚们都站到复辟资本主义的共同阵线上去了。


中国没有真正的独立工运,这也为跨国公司赚取更多的利润提供了极大便利。这正是外国公司将生产线搬到中国的主因之一。换句话说,中国的实际经验反驳了《红色中国网》认为独立工会协助了资本主义复辟的观点。


“中国劳工通讯”

至于中国当今的状况,我们可以先看看“中国劳工通讯”的观点。中国劳工通讯是一个受美国资助的香港NGO。他们在十多年前改变了立场,说在中国建设独立工会“不现实”,所以转而主张“改革”官方工会。我们在《珠海伟创力罢工遭官方工会破坏》这篇文章里也批评了他们。


中国劳工通讯从与美国政府相关的一些组织(例如国家民主基金会)那里获得了大笔资助,因此可以说是一个“亲资”或“复辟资本主义”的组织。它反对中国工人组织独立工会,主张改革官方工会和中共政府。我们批评说这是致命的幻想。我们相信读者都想知道“红色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究竟是什么立场。他们明确反对独立工会,那么他们的替代方案是什么?也是“改革”官方工会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和“亲资的复辟分子”中国劳工通讯又有什么分别?


新自由主义与改良

最后,我们也必须要反驳这样一种过于简化的丶非黑即白的观点:“由于在新自由主义时代已经不存在在资本主义范围内社会改良的空间,因而所谓‘独立工会’也不能像在二战后一个时期那样,为工人阶级争取哪怕是经济上的利益。”[红色中国网的评论]


在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时代,要想改善工人的处境必须要有战斗性的工会。在1950-75年西方的长期繁荣时代,资本家有向工人让步的余地。而在之后的新自由主义时期,资本家大力进攻,将财富从公共部门转移到私营部门,从穷人转移到富人。此时世界上大多数工会的领导人都公开地接受资本主义丶甚至新自由主义。各国的前“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政党的崩溃或者在政治上向资本主义投降,也是反映了这一进程。在同一时期,中国经历了本国和外资资本主义企业的大幅增长丶国企私有化丶对于工人阶级(尤其是农民工)的空前剥削丶不稳定的非正式工作爆炸性增加,而缺少工人权利和战斗性工会为此提供了便利。


但是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中国,说工会不可能赢得改良都完全不符合事实。


就在最近,美国至少五个州(西弗吉尼亚丶俄克拉荷马丶亚利桑那丶北卡莱罗纳丶科罗拉多)的教师已经通过历史性的丶战斗性罢工赢得了重大胜利:增加教师工资和公共教育经费。这是在美国,在特朗普的统治下,没有什么地方会比这里更加新自由主义了!


此次教师罢工表明既坚定的工人斗争能够取得成果,也鼓舞了美国的其他工人发起抗争。阿根廷和法国反对新自由主义养老金改革的大规模工会抗议也是如此。这些抗争都表明,群众的集体行动能够阻止一部分新自由主义政策。


今年一月香港的海丽邨清洁工罢工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场为期十天的罢工让香港独立工会“职工盟”的工人成功地拿到了遣散费。


当然,资本家虽然会做出一些让步,但等到他们重新占上风的时候又会再拿回工人的抗争成果。不仅“新自由主义时代”是这样,资本主义社会一贯如此。正因如此,马克思主义者和真正的社会主义者不仅支持通过有组织的群众斗争争取改良(全民退休保障丶优质且廉价的公共房屋丶生活工资丶免费教育丶免费医疗),还主张推翻资本主义,以捍卫住改良的成果。


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需要战斗性的领导层和民主的工会架构,让基层成员能够赶走那些保守丶懦弱的领导人,从而使工人组织坚持战斗。而那种认为在新自由主义时代工会斗争不可能取得胜利的简单观点,也恰恰忽视了这个问题。


中国劳工论坛支持政治性的工会运动,支持在工会领域内施行社会主义政策,也支持建设工人阶级群众政党。但是不可能通过向工人发号施令就实现这些目标,而必须要积极支持和参加工人的斗争,帮助工人建立他们自己的工会,取代破坏罢工的官方工会。通过这样的方法,马克思主义者可以将工人阶级争取到社会主义这边,组织起反资本主义的群众斗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远航一号 2018-6-2 03:49
春华 发表于 2018-6-1 16:22
中国劳工论坛从未“赞赏”过韩东方,也未批评过秋火与NGO的冲突(实际上中国劳工论坛明确指出过资产阶级NGO ...

那是我们的误解了

可能是把你们和另外一个团体搞混了
赤旗 2018-6-1 23:28
 这是否意味着在帝国主义的时代,独立工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把问题这样问根本上就是错误的。不可能存在的是独立或半独立的改良派工会。完全可能存在的是革命的工会,它们非但不是帝国主义政策的股东,而是把直接推翻资本主义统治作为其任务。

在帝国主义衰败时代,工会只有在意识到自己应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行动机关的时候,才能真正独立。

在这个意义上,第四国际上次大会通过的过渡纲领的要求,不仅是作为党的活动的纲领,而且就其基本特征而言也是作为工会活动的纲领的。
赤旗 2018-6-1 23:25
托洛茨基本人说过,不存在什么“独立的工会”, 或者“中立的工会”,而刚才所举例子似乎都是追求纯粹工人现实改良利益的“独立工会"

以下是托洛茨基的原文:
"民主工会,就此词的旧意义而言,即在同一个群众组织中,不同倾向的斗争或多或少自由地存在,这再也不能存在了。就像不可能唤回资产阶级民主国家一样,旧的工人民主也不可能被唤回。一个事物的命运反映出另一个事物的命运。事实上,工会的独立性,就其阶级意涵而言,就其与资产阶级国家的关系而言,在现在的状况中只能由一个完全革命的领导才能保证,也就是第四国际的领导。这个领导,自然地,能够而且一定要合符情理,并能确保工会在现在的具体情况下尽量地民主。但是没有第四国际的政治领导,工会的独立性是不可能的。"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trotsky/marxist.org-chinese-trotsky-1940b.htm
春华 2018-6-1 16:22
中国劳工论坛从未“赞赏”过韩东方,也未批评过秋火与NGO的冲突(实际上中国劳工论坛明确指出过资产阶级NGO在工人运动中的局限性)。请问这些说法有何依据?
马列托主义者 2018-6-1 09:50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18-5-31 22:09
我们支持一切形式的工人反抗资本家剥削和压迫的斗争,包括各种形式的经济斗争。

但是,我们反对所谓“独 ...

正如您说的什么旗号不重要,只要是反抗资本家,哪怕如特色一样举着马列主义的旗号不是照样做危害工人利益的事,独立工会只是一个口号,关键是这个独立工会如何做,独立工会即可能被资产阶级利用成为黄色工会,也可能成为无产阶级领导的工具和主体,关键是有没有正确的原则和路线,但是在法西斯资本主义下,要求独立工会是正确的,另外在斯大林主义政权一党独裁下要求独立工会甚至按照巴黎公社原则要求工人阶级可以自由组织政党都是必要的,历史证明了毛式斯大林政权不让工人阶级自己自由建立政党,必然导致官僚主义政权无法得到有效民主控制和管理走上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远航一号 2018-5-31 22:09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18-5-31 22:18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8-5-31 11:31
毛派最大的毛病就是认识不了为什么包括毛中国的所有斯大林主义国家都复辟资本主义了,就是因为这个斯大林主 ...

我们支持一切形式的工人反抗资本家剥削和压迫的斗争,包括各种形式的经济斗争。

但是,我们反对所谓“独立工会”的口号。到目前为止,凡是打着这种口号的工人运动,都沦为资产阶级所控制的黄色工会。

就目前来说,中国工人应采取与当前中国政治条件相适应的经济斗争形式。这在一般来说就排除了公开的工会作为一种有效的组织形式。

就将来来说,中国工人运动只有自觉地接受马列主义的指导,才能避开像团结工会、“激进左派运动”、玻利瓦尔主义一类陷进,并达到自己的目的
只要中国工人阶级自觉地在为反对资本主义而战斗,他就是真正独立自主的。

反之,如果一个工人运动被资产阶级控制,或者被事实上是资产阶级代理人的所谓非政府组织控制,无论他怎样标榜“独立”于官方工会,事实上都必然是资产阶级的傀儡,是黄色工会。

这一点,同是你们托派同志的秋火同志在支持沃尔玛工人斗争的过程中就深有体会。据说,为了反对打着“独立工会”旗号的工贼,他还遭到了“工国委”的批判
马列托主义者 2018-5-31 11:31
毛派最大的毛病就是认识不了为什么包括毛中国的所有斯大林主义国家都复辟资本主义了,就是因为这个斯大林主义官僚集团,毛泽东就毛派来说试图对这个官僚集团进行毛式监督,结果因为毛的斯大林主义导致他不可能实施巴黎公社原则让群众有效地控制和管理这个集团。

独立工会在斯大林主义政权下一开始具有政治革命性,但是后来在同官僚统治集团的斗争中一方面被分化另外一方面被利用,反而加速了资本主义的复辟(或者独立工会的政治革命失败),但是当今的中国是一个法西斯资本主义政权,独立工会是有意义的,不能刻舟求剑,在独立工会一方面斗争争取经济利益一方面争取政治权益下,哪怕资本主义已经无法让步没有超额剩余价值可以分配让利的情况反而可能激进化独立工会的政治性要求。
马列托主义者 2018-5-31 10:49
中国目前在客观上已经存在着马列毛主义者所领导的工人运动
-----------------
哪里有?
redchina 2018-5-31 06:11
春华同志,谢谢你的长篇答复。关于为什么“独立工会”的口号是错误的,数月前,本网编辑水边同志曾经专门撰写文章,已经加在相关阅读中,供你参考。

据我所知,贵团体属于托派中的一个支系。红色中国网欢迎马列托主义倾向的同志来本网讨论,但不掩饰我们之间的原则分歧。比如,在你的这篇文章中,称苏联、中国等前社会主义国家为“前斯大林主义国家”,这在我们看来,就是一个理论上错误、政治上反动的概念。

你的这篇文章,是针对本编辑在上次文章后的一个短评。为讨论方便,将这一短评抄录如下:

“感谢春华网友转贴关于珠海工人斗争的消息。不过,在这则消息中,香港托派团体所提出的所谓“独立工会”的口号是完全错误的。在新自由主义时期,所谓“独立工会”的口号往往是被资产阶级及其工贼所利用鼓吹所谓非政治性的、脱离无产阶级政治运动的纯粹以经济斗争为目的的工会组织。这样的工会组织往往在前社会主义国家服务于资本主义复辟的反动政治目的。由于在新自由主义时代已经不存在在资本主义范围内社会改良的空间,因而所谓“独立工会”也不能像在二战后一个时期那样,为工人阶级争取哪怕是经济上的利益。”


你在这次文章中说:“《红色中国网》在评论这篇文章时,批评我们提出的独立工会出张是“完全错误的”。工会问题对于中国工人来说至关重要,而网站的评论歪曲了我们在工会问题上的立场。” “我们乐意与《红色中国网》的读者和编辑公开丶诚恳地讨论局势发展,研讨推进工人斗争所需的纲领和诉求,在没有歪曲对方观点的前题下,友好地讨论相互间的分歧。” “《红色中国网》犯了一个大错误,它将我们所说的独立工会等同于亲资产阶级的丶或者非政治性的工会”

首先,我们是很乐意与你们友好地讨论相互间分歧的。我想,这也是贵团体在我们这里发表、转载文章的目的。正因为如此,在上次的短评中,我们对你们的批评是委婉的。我们一方面指出“独立工会”的口号是错误的,另一方面,请注意,在上述短评中,我们并没有指责你们在主观上与你们过去一度十分赞赏的韩东方一样,是要追求“亲资产阶级的丶或者非政治性的工会”

相比之下,你们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就向我们发出所谓“挑战”,指责我们“间接支持官方工会”。在我们看来,这才是实实在在地企图歪曲我们红色中国网的立场。你们的这一讨论态度,不能认为是友好的。

我们只是指出了一个世界阶级斗争的基本事实:”在新自由主义时期,所谓“独立工会”的口号往往是被资产阶级及其工贼所利用鼓吹所谓非政治性的、脱离无产阶级政治运动的纯粹以经济斗争为目的的工会组织。这样的工会组织往往在前社会主义国家服务于资本主义复辟的反动政治目的。“

试问,我们所指出的这样一个基本事实,有错误吗,在1980年以来的世界阶级斗争史上,有任何反例吗?包括你们所推崇的波兰“团结工会”,这个所谓的独立工会,它在历史上的实际作用如何呢?给波兰工人阶级带来了什么实际利益?为什么没有一直保持“独立”下去呢?

如果你们确实主张,要发展不被官方工会、资产阶级所操纵的工人运动,并且确实主张,马列主义者应该积极影响并掌握工人运动的领导权,并使之服务于无产阶级的政治目的,而不是停留于自发的状态(实际上不可避免地要被资产阶级控制),那么,你们为什么不明确地这样讲呢,而要用“独立工会”这种似是而非的口号来自欺欺人呢?

关于中国工人运动的现状,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中国目前在客观上已经存在着马列毛主义者所领导的工人运动,这一运动正在不断地发展壮大。这一运动,不仅不逃避自己的政治责任和方向,反而以自己的政治方向为骄傲。

查看全部评论(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0-24 02:27 , Processed in 0.023586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