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战略学札记九

2018-7-8 00:2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5519| 评论: 0|原作者: 张文木|来自: 察网

摘要: 帝国主义国家的经济基础不是国内劳动而是海外超额剩余价值的存在。因为一国劳动可以支撑一个民族国家,却撑不起一个帝国。

1.马克思之后的世界资本主义并没有为人类贡献出新的自我扬弃的方式,列宁之后的世界资本主义更是失去了自我改造的能力。近百年来,它只是在维持它既有的存在方式——不断经历着同一种危机,面临着同一种矛盾,用同一种高代价的方式解决矛盾。其间,只有技术更新和危机的重复,而没有存在方式的更新,其结果是它对世界的创新速度远赶不上其破坏的规模。转用黑格尔批评东方历史的话,就是它“随意动荡而没有什么发展”,因而是“非历史的历史”[1]。黑格尔说东方:

这部历史,在大部分上还是非历史的。因为它只是重复着那终古相同的庄严与毁灭。那个新生的东西,凭藉勇敢、力量、宽大,取得了先前的专制威仪所占的地位,随后却又走上了衰退的老圈子。这里所说的衰退,并不是真正的衰退,因为在这一切不息的变化中,还没有任何的进展。[2]

黑格尔笔下的东方历史衰退特征不正是今天的资本主义“衰退”的写照吗?

与理解马克思的思想一样,理解列宁关于帝国主义诸如“垂死”“腐朽”等概念,应先从黑格尔“扬弃”概念入手。发展,本质上是包含“扬弃”的历史运动。若从“扬弃”的视角观察,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3]论断是深刻和正确的,自列宁之后的世界资本主义已失去了自我扬弃(改造)的能力。目前,在世界治理方面,它除了使用拳头,便一无所长

2.小康接近实现了,民间保镖增加了[4];人们富裕了,百姓的防盗门加固了[5];国内生产总值飙升了,社会分化了农村“土地流转”速度加快了,流民人数扩大了

3.“和谐社会”的口号,当从“共同富裕”来落实“以人为本”,并不是以一切人为本,而是以大多数人为本而后者正是“共同富裕”思想的本质。马克思曾批评路易·波拿巴[6]的政策是“要想扮演一切阶级的家长似的恩人。但是,他要是不从一个阶级取得些什么,就不能给另一个阶级一些什么。”[7]毛泽东说这样的政策是:“好行小惠,言不及义,难矣哉。”[8]

4.1938年3月,丘吉尔在议会下院讲演中说

请注意英国的政策并不考虑是哪个国家想要称霸欧洲。问题并非是西班牙,还是法国君主政体,还是法兰西帝国,还是德意志帝国,还是希特勒政权。这与统治者或国家无关;而完全在于谁的力量最强大,谁是潜在的霸道暴君。因此,我们不必害怕被指责为亲法或者反德。如果形势逆转了,我们也会同样被说成是亲德或反法。我们遵循的是公共政策的法则,而非根据形势的偶然变化或在其他情绪以及诸如此类的因素支配下采取的权宜之计。[9]

丘吉尔的这段话是理解英国对欧洲外交,继而欧美尤其是现在的华尔街金融垄断资本大佬们对世界外交政策变化的钥匙

5.黄海历来是中国国防的“命门”,当然也是中国近代海权的“软肋”理论上说,中国海权应覆盖整个中国的海上利益,但目前中国的海权与其制海权并不匹配,中国制海权被限制在美国拉起的意在遏制中国的“第一岛链”,它包含北起阿留申群岛,中接日本列岛、台湾岛,南至菲律宾,终结于扼马六甲东南端口的新加坡的链型岛屿连接的海区。在这个岛屿链条以西,中国在南海、东海和黄海面临着巨大的海上安全压力。在这三者中,东海是其中的关键环节,它西濒沪宁杭经济区,东有大隅和琉球诸水道与太平洋相通,北与黄海相连,南与南海呼应,扼太平洋西部边缘海南北航路要冲,是东北亚与东南亚海上联系的纽带,也是中国进入太平洋的最便捷,因而是极具战略价值的海域。台湾位于东海前锋,是“第一岛链”的关键环节,具有极特殊的战略地位。台海统一将使中国能够有效地贯通从黄海到南海的海权资源,依托大陆,在太平洋西岸形成强大的制海能力。由于目前台海两岸政治分离的现实,中国海权以台湾为分界被拦腰分割为南北两段,不能形成有效的海上合力。这使中国实现台海统一成了中国打破其全部海上安全压力的关键环节

6.三至五世纪,世界气候转冷[10],此间全球北方游牧民族被迫向南迁移,这造成中国东汉后的三国两晋南北朝及其间的五胡十六国[11]的混乱和欧洲古罗马的灭亡。黑格尔说:“假如日耳曼森林那时还存在的话,法国大革命或许就不会发生了。”[12]同样的道理,如果没有三至五世纪世界气候转冷,那世界历史就可能是另一番景象

7.毛泽东说:“中国统一,为河与外族进攻二事。分裂则二事皆不能办。”[13]如果说“外族进攻”凝聚起中华民族人心的话,那么,“为河”则强化了中国内地的联系。河流是先于陆地和天空的航线,它因此也就成了中国统一的最基础和最古老的纽带。

8.爬坡最难下坡处自古用兵多不败于“上坡”时的进攻,而败于没有做好进攻后“下坡”的善后设计

9.“发展”概念的核心是扬弃,是量变后的质变,是飞跃,是革命,是对立面斗争,是“否定之否定”。“增长”是不包含质变和扬弃的量变过程,其结果是系统中的量变臻至极点后开始转向自己的反面,最终导致旧系统的崩溃和新系统的产生,这样的结果叫“发展”。

10.与列宁一生都没有将普列汉诺夫与布尔什维克分割开来的做法一样,毛泽东一生都没有将孙中山与中国共产党分割开来,在党内他还始终告诫“朱毛不能分”这样的做法提高了党的战斗力和中华民族的凝聚力。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就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继承这一份珍贵的遗产。这对于指导当前的伟大的运动,是有重要的帮助的。”[14]在未来中国,我们也要学习毛泽东同志的思想方法,坚持毛邓不能分,坚持“两个不能否定”[15],保证中国事业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保证党的理论的科学性。无疑,将毛泽东同志与邓小平同志分割开来的恶果,首先是党的思想从而组织的裂变,而在中国,共产党的裂变就是国家分裂的先声

11.“1912年~1949年中国国民经济增长率每年平均递增5.6%;而1926年~1936年间,增长率为8.3%;1928年~1936年为8.4%这说明,1926年~1936年间增长率为旧中国的最高时期。”[16]然而此间经济的高增长并没有给中国带来繁荣,带来的只是农民的大量破产、东北全面沦陷、日寇越过山海关的步步逼进1937年,也就在民国经济发展得最好时期,日本发动了全面的对华战争

12.黄帝和炎帝是中华民族的主神,他们可能是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中的主体民族的先祖。黄帝在阪泉打败炎帝后,姬姓黄帝族成了华族的主族。失败后的姜姓炎帝族则流散到边远地区,今西南少数民族中的绝大部分可能都是炎帝的后裔,比如羌、苗、黎等族,苗族的主神是姜央,即炎帝。

13.“汉族”的称呼是汉朝以后的事,它不是一个严格意义的族称。吕思勉云:“汉族之称,起于刘邦有天下之后,近人或谓王朝之号,不宜为民族之名。吾族正名。当云华夏。”[17]汉族的前身是华族或华夏族。范文澜先生说:“汉以前人相信黄帝、颛顼、帝嚳三人为华族祖先。”“黄帝族与炎帝族,又与夷族、黎族、苗族的一部分逐渐融合,形成了春秋时称为华族、汉以后称为汉族的初步基础。”[18]因此,利用“汉族”的称谓来分离中华各民族的认识是很荒唐的,因为中国大多数民族的前身本是一家

14.到第四纪对包括西侯度人在内的整个黄河以北的华夏先民生存的最大威胁是寒冷。哪里有寒冷,那里就必须有火种[19]。可以设想,随着一次次冰川期[20]的来临,黄河以北那些失去或没有火种的氏族将成批地冻饿而死,而那些得到——或像普罗米修斯那样盗得——并有能力保住火种的部族则相继繁衍下来。由此可以说,西侯度人对于后来中华古人的最大贡献不仅仅在于其石器工具的先进,而在于他们为后代传下了火种。在第四纪,火可不主要是为了烤肉,而是为了保命;在当时,保火就是保种:火塘里若没了烟火,恐怕整个部落就要灭种——这大概就是中原人用“不绝香火”表达传宗接代意识的最初的动因,黄河以北的文化恐怕也会由此发生断代,自然,后来的华夏文化也就不可能延续[21]。

15.在中原文化中,“华族”[22]即火族。《释文》:“火,化也,消化物也,亦言毁也。”[23]《说文》:华(華),花也,荣也,煌煌光明状。这些都是火燃状的描述。“华”“火”二字古音互通,故华族即尚火之族。至于后来出现的“华夏”一词,就是中华尚火族——此可视为中华民族的前身——所建立的夏国;“华”是火族属性,夏,则是国号。“夏”,《国语》:“大也。以为善福,殷富天下为大也。”[24]“华夏”被赋予至美至伟——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高、大、上”——的语义。吕思勉先生说:“华和夏是双声字,难保本是一语。”[25]

16.政治博弈中最终能赢得胜利的是事业的方正,而非一二奇招奇招不可多用,初用可能盘活全局,然若无方正托底,复用多为死棋。1975年毛泽东借用鲁迅的话说:“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26]

17.1983年2月12日下午,邓小平同志游览栖霞岭下的岳王庙。在北碑廊岳飞手书的《满江红》石碑前说:我小时候就会唱《满江红》。在看到秦桧等四个跪像时,拉着外孙女的手,边看边指着说:英雄总为后人所纪念,坏人为后人所唾弃。望着左边门柱上的对联,对孩子说:“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很对呀!你们要像岳飞一样精忠报国才是。[27]

二十多年后即2011年9月,南京江宁博物馆新馆对外开放,展厅内的秦桧像由跪而坐[28],后因国人反对又于12月被悄悄搬走。这让人感到是非颠倒,为中国将来担忧

18.有报道说东北人工饲养的老虎怕鸡[29],这不由得使人想起大清的八旗

19.美国的心脏在华尔街,华尔街的心脏在中亚[30];沙特是美国的左心室,伊朗是美国的右心室;伊朗压一压,美国就要喘一喘;沙特要是再出事,美国就要窒息

20.拒绝与支配是具有同等效力的权力历史上,支配权力的极端表现是压迫,拒绝权力的极端表现则是革命革命是人民的权利,这种权利集合起来便形成新的权力。所以列宁说:“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马克思也这样说过。革命是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的盛大节日。”[31]

21. 雷锋不是超阶级的牧师,而是资本压迫下的结果雷锋的精神是有阶级属性的,它只能在公有制条件下发生。在私有制下,雷锋遇上资本家若还是“春天般的温暖”而不是“冬天一样残酷无情”[32],那他就不是雷锋,而是那位“不敢与师抗礼”的武训。前者是毛泽东提倡的,后者是伯恩斯坦、考茨基和大清举人们提倡的。

22. 当雷锋遇到资本家,正如当劳动力遇到剩余价值,难免有说不出的尴尬

23. 欧洲上古史的罗马与希腊的命运,类似于中国同时段的秦国和齐国。黑格尔说:“我们看见罗马人是被束缚在那种有限性的抽象‘理智’之中。这就是他们在宗教方面最高的特性,也就是最高的意识。事实上,束缚就是罗马人的宗教;相反的,希腊人把自由的幻想的欢欣当作宗教。”[33]国时的秦国力行铁血统一,齐国则玩“百花齐放”,结果当秦国大军抵至齐国城下时,齐竟举国不战自降。希腊人的命运更惨:被反复征剿后,先后臣服于南方的斯巴达、北方的马其顿和来自意大利的罗马人的脚下。

24. 国家崛起所基于的关键因素是国家的战略能力而不是所谓“文化”。黑格尔说“文雅和修养根本是不合罗马人本性的”,罗马征服希腊后,“他们企图从希腊人那里输入文化,因此,就有了很多的希腊奴隶被载运到罗马来。这种奴隶贸易是以提洛为中心,据称这个地方有时候一天可以卖出一万个奴隶。希腊的奴隶成了罗马的诗人、著作家、罗马人工作场所的监督、罗马人子女的教师”。[34]

25. 朝鲜半岛位于中国黄海的北翼,黄海的安危事关东海的稳定从而中国在台湾的主权安危,而台湾的安危更是事关中国在西太平洋的海上安全。如果将中国西太平洋海权作一形象比喻,我们就会看到,黄海就像人臂中靠近肩膀的上臂,其中的辽东半岛相当于肱骨部分,南海部分则相当于人的前臂,东海台湾则是连接上臂和前臂的肘关节,而海南岛则相当于手掌。黄海失则台湾不保,台湾断海南岛则无法向南海发力。这样,台湾在近现代史中就成了夺取西太平洋制海权的关键环节。1895年日本获得甲午海战的胜利后便直取台湾;1951年,美国介入朝鲜内战,也从封锁台湾海峡开始。对于今天的中国而言,在台海统一之前,中国在南海的攻势会因无法充分发力而事倍功半

26.台海统一是中国打开西太平洋海权困局的关键环节。台海统一后,中国边界就可直推至太平洋千米以下的深海区,并对台湾以北的宫古海峡和南边的巴士海峡施以影响,中国在黄海、东海和南海的海上国防力量就可以形成合力,并使中国海南岛、台湾岛和辽东半岛由南至北连为一体形成真正的“拳头”,唯有如此,长期拖延的南海主权问题才能顺利解决。从导致近现代中国分裂的原因多来自沿海外敌入侵以及2011年利比亚因失去地中海沿岸制海权而陷入内战从而政权颠覆的经验看,实现从黄海辽东半岛经东海台湾岛至南海海南岛的无缝连接,是中国在新世纪顺利成长为有影响力的世界大国必须完成的国防任务

27.1950年10月27日,毛泽东对民主人士周世钊和王季范谈他对中国抗美援朝的原因及其可能的结果的考虑时说

不错,我们急切需要和平建设,如果要我写出和平建设的理由,可以写有百条千条,但这百条千条的理由不能敌住六个大字,就是“不能置之不理”。现在美国的侵略矛头直指我国的东北,假如它真的把朝鲜搞垮了,纵不过鸭绿江,我们的东北也时常在它的威胁中过日子,要进行和平建设也会有困难。所以,我们对朝鲜问题,如果置之不理,美帝必然得寸进尺,走日本侵略中国的老路,甚至比日本搞得更凶,它要把三把尖刀插在中国的身上,从朝鲜一把刀插在我国的头上,以台湾一把刀插在我国的腰上,把越南一把刀插在我们的脚上。天下有变,它就从三方面向我进攻,那我们就被动了。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不许它的如意算盘得逞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35]

28. “古未有不可守之地而可以言战者。”[36]山地进攻困于深险,平原自守难在阔平。形胜之地,当在平原与山地间保持合理的比例,不同的比例对地区安全及由此形成的地区政治统一往往起着不同的调节作用。山地既是平原的障碍,又是保卫平原的要塞。平原若有恰当比例的山地环绕,则会造成更有利的防御条件从而有更好的安全保障。

29. 昔秦认齐王为东帝,自立为西帝,秦在翦除齐国的同盟后,于公元前221年灭齐今美国来人要与中国搞G2[37],齐可为鉴

30.孙子曰:“我不欲战,虽画地而守之,敌不能与我战。我欲战,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有国家在南海向中国发难,中国当循此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古今善战者,概莫能外也

31.国际政治中的所谓“动态研究”需要抽象和综合能力。比如研究太平洋,其动态可比喻为浪花,决定它走向的是水下的洋流——这相当于历史,而决定洋流走向的却不是浪花而是大洋的盆底结构——这在国际政治中相当于地缘政治。如果知道了太平洋的盆底结构,又知道了地球引力常数,那太平洋的基本“动态”自可了然于胸。

32.今天美国的敌人并不在中国而在华尔街,今天中国的敌人也不在美国而在华尔街华尔街金融集团而非白宫的所谓“鹰派”才是割裂中美关系的推手。正因此,美国人民抗议的方向并没有指向白宫而是指向华尔街。

33.今天的美国已不是民族主导的,而是金融寡头垄断资本主导且与美利坚民族相对立的寄生性国家。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提出“G-W-G′”即货币经过商品生产进而使其增值的资本总公式,如果将其中的W理解为War即战争而不是商品,我们就可以看出当今华尔街集团操纵的金融资本那极为腐朽的本质。

34.中国的“文化自觉”当建立在对“两个必然”即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信心之上“文化自信”,在中国首先是建立在对列宁主义的信心之上。不提列宁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与不提“两个必然”的社会主义一样,很可能异化为没有方向和目标的伯恩斯坦的“民主社会主义”——它的现代版就是戈尔巴乔夫主义。

35.国际关系是有斗争的——认识它需要辩证法,更是有规律的——认识它需要唯物论斗争不能没有阴谋,但一个国家到了基本靠阴谋维持其存在的时候,这个国家离末日也就不远了。目前的美国就是这样的国家。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5 17:55 , Processed in 0.012974 second(s), 12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