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美国史无前例的帝国主义行径将给世界带来什么?

2018-8-30 21:5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1764| 评论: 1|原作者: 陈学明|来自: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摘要: 世界上许多人都认为当今的帝国主义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并把此称为“新帝国主义”。这里集中评论美国左派思想家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论述“新帝国主义”的三篇文章。

2003年7-8月号的《每月评论》又刊登了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的一篇题为《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的文章。这是一篇在西方世界产生广泛影响的讨伐美帝国主义的檄文。

2003年4月26日出版的《经济学家》杂志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是否存在着这样一个阴谋集团,它操纵着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的外交政策?是否主要是由这样一批空想家在不适当地使用权力来干涉其他国家内部事务、创建一个帝国、蔑视国际法?该杂志自己给出的答案是“并非如此”。它拒绝阴谋集团理论,即认为美帝国主义的行径并不主要是由于美国政局被以小布什为首的新保守主义的阴谋集团所控制的缘故,而是强调“美国的政策精英就美国应充分发挥自身的力量以重塑世界这一观念几乎达成了共识”。在福斯特看来,《经济学家》杂志拒绝阴谋集团理论是正确的,但它把此归结为“美国精英的共识”也是片面的。问题在于,为什么美国政策的精英在美国扩张这一点上会如此步调一致、呼吸相通?他的整篇文章正是围绕着这一问题展开,即探讨美国霸权主义的真正根源何在。他的基本观点是:“……帝国主义并非简单地是一项政策,而是一种根植于资本主义发展的本性之中的有规则的现实。人们如果把所谓‘单极世界’的兴起与帝国主义的历史变化联系在一起思考,那就不会把帝国主义在当代的发展简化为少数强权人物的疯狂野心。”(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p.1-2)

美国史无前例的帝国主义行径将给世界带来什么?评福斯特论述“新帝国主义”的三篇文章

福斯特首先说明资本主义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进入帝国主义时代,以及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一个更新的帝国主义阶段的出现,都是由资本主义本性决定的。帝国主义的形成与发展都与生产集中而导致的垄断资本主义的成长相关。资本主义必然被无限制的积累冲动所控制,这一方面决定了资本主义是一种不断扩张的世界经济,另一方面又导致了资本主义在政治上被分为众多相互竞争的民族国家,而且在各个层次都分为中心和边缘。他认为,列宁对帝国主义的形成与特征已作过深刻的分析,至今没有过时。

这里,他郑重地向人们推荐哈里·马格多夫(Harry Magdoff)在1969年出版的《帝国主义时代:美国对外政策的经济学》一书,因为这本书开启了人们对于美帝国主义如何形成的系统分析。正如当今人们提出了美国的霸权主义是否缘于阴谋集团的问题一样,当时马格多夫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越南战争是美国对外政策的更一般、更一贯的图谋的组成部分,还是一群特定掌权者偏离了正道?马格多夫的答案是:有一些掌权者主导了这一过程,但它反映了根源于资本主义本身的美国外交政策的固有倾向。在福斯特看来,马格多夫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一方面不认为美国对第三世界的干预是冷战的产物,另一方面又不把越南战争归结于一位总统及其身边谋士的错误。

帝国主义古典阶段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和随后的非殖民化运动而终结。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一个更新的帝国主义阶段出现了。如果说帝国主义形成之时是英国霸权为标志,那么在这一新的帝国主义阶段的特征就是美国取代英国掌握了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霸权。从表面上看,这一时期的帝国主义扩张与霸权同苏联的存在有关。苏联的存在为第三世界的革命运动开拓了空间,也促使资本主义大国构筑一个冷战军事联盟来巩固美国的霸权。美国正好借用冷战的需要建立起布雷顿森林体系——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其目的在于加强中心国家所实施的经济控制,特别是美国对于外围、进而对整个世界市场的控制。

在福斯特看来,把美帝国主义的崛起说成是冷战的产物,确实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无疑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他这样说道:“美国的军国主义说到底与它的帝国的角色密切相关,它不简单地是、也不主要是美国与苏联冷战的产物,这种冷战只是提供了条件。美国的军国主义深深地根源于美国自身的需要,为了行使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霸权力量,它感到有必要通过诉诸武力来使其它国家的门户向外国投资开放。”(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4)在福斯特看来,经济利益在这里起了关键的作用。美国总是在可能会增进其公司利益的地方使用武力。美国总企图通过使用武力从外围地区吸收经济剩余并使外围不发达状态永远保持下去。其结果早被马格多夫预料到,他一方面作过关于第三世界债务陷阱的警报,另一方面又作过关于银行和金融资本的作用增大的分析。福斯特认为,马格多夫的这两个方面的认识是独特的,都为后来,即20世纪80年代初以后的历史所证实。

福斯特认为,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帝国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没有什么东西比美利坚帝国在中东和里海等重要地区的扩张,更典型地表现了帝国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了。”(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6)1991年的海湾战争标志着美帝国主义的新时代和美国全球权力扩张的开始。苏联的削弱和灭亡助长了美国开始干预这一对于控制世界石油、进而统治全球具有至关重要意义的地区。新时代的美帝国主义究竟要想干什么,福斯特引用了大量材料来加以说明:

【1992年3月,媒体披露了五角大楼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由老布什政府的国防部起草。它宣称:“在苏联垮台之后,我们目前的战略是必须把精力重新集中于预先防止出现一个潜在的、未来的对手。”(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9)
2000年9月,新保守主义者发表了题为《重建美国的防务》的报告,该报告提出:美国迄今尚没有遇到全球性对手的挑战,美国的大战略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地保持和扩展这种优势地位。美国在21世纪主要战略目标是保持美国主宰下的和平。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必须在全世界范围内建设新的海外基地,采取前展性行动来向外扩展美国安全防线(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p.10-11)。
2002年9月,美国政府提交给国会的《国家安全报告》提出了对于潜在敌人的先发制人攻击原则。该报告宣称:美国必须挫败任何敌人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美国,以及美国的盟友和朋友的任何企图。美国的力量定将足够强大,足以促使潜在的敌人放弃发展超越美国或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军事力量的企图(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11)。
迈克尔·赫什(Michael Hirsh)在其《与我们自己交战》一文中提出,美国作为霸权国,干预“失败国家”和美国自身重要战略利益受到威胁的地区是理所当然的。这种干预应当伴有国家建设和多边主义的承诺,可这种承诺实际上只是一种装扮成多极性的单极性,即以多极为名来行使单极性。这不是一个关于美国是否应该扩展帝国的讨论,而是一个关于帝国的诱惑是否应该伴随帝国责任的争论(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p.11-12)。
兰德公司国际安全与防务政策中心主任J.F.托宾斯(James F.Dobbins)在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报告中指出:关于国家建设的分歧性争论结束了。两党都明确地准备使用美国的军事力量来改革那些流氓国家,修补业已破碎的社会(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12)。】

上述所有这些言论说明了什么呢?福斯特认为,说明客观存在的“超级力量”和所谓的“安全需要”在驱使着美国奉行扩张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推行美国资本主义的控制符合其统治者的最高利益”。福斯特抱怨一些左翼思想家目光短浅,把这种新的帝国扩张当作仅是少数人的图谋,即与军事和石油部门特殊利益有关的人的图谋。在他看来,这些左翼思想家的这种观点是“一个危险的幻象”。他强调指出:“这里所存在的并不是什么阴谋,而是一种根源于统治阶级的需要和帝国主义原动力之中的共识。”(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13)

帝国主义的新时代也就是全球霸权资本主义时代。在这一时代,美国尽一切能力扩张自己的帝国权力,使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以及资本主义世界各国都屈从于自己的利益。美国所有的这些行径是以牺牲现实和潜在的对手为代价的,增进美国公司在国外的利益是美国国家的天职。福斯特认为,只要不是仅仅从所谓“阴谋”的角度去看待美国的扩张主义,就能充分认识这一点。

那么美国这种史无前例的帝国主义行径将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呢?福斯特指出,美国公司和国家的这种扩张对世界大多数人来说是极其危险的。这个谋求霸权的帝国主义国家力图永远对世界实施极端残暴的统治,这必然威胁着人类。美帝国主义控制下的世界秩序必然是荒谬的、非理性的秩序。

福斯特强调,由美帝国主义所控制的这个世界绝对不会是太平的。美国和其他大国之间的分歧即帝国主义之间的争斗是帝国主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美国力图使自己在全球帝国秩序中取代世界政府之时,其他资本主义大国怎肯善罢甘休?帝国主义国家之间怎能相安无事?至于那些第三世界的广大弱小国家,也不会束手待毙,它们很可能采取各种形式的非对称作战战略。考虑到现代武器的空前杀伤力并可以在极广泛的范围内扩散,所有这些趋势的最终结果就是意味着史无前例的毁灭。非常明显,帝国主义的新时代是这样一种所谓“美国统治下的和平”:“为新的全球灾难开辟道路”(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14)。

那么人类面对这样一个帝国主义的新时代有没有出路呢?福斯特认为,“在这种荆棘载途的情境下,最大的希望就寄托于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日益高涨的自下而上的反抗运动”(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14)。他高度赞扬自1999年11月西雅图风暴以来占据世界舞台中心位置的反全球化运动,他认为这已成为人类历史上声势最为浩大的全球反抗浪潮。他强调,“帝国主义的新时代也是反抗的新时代”,“美国统治阶级扩张美利坚帝国的战略从长远来看是不可能实现的”(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Imperialism),《每月评论》第55卷3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3年版。)(p.14)。

福斯特在这里无论是对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新时代,美国肆无忌惮地实施霸权主义并不是出于一些人的“阴谋”,而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本性使然的分析,还是对由美国控制的当代世界的内在矛盾和发展前景的探讨,都是不易之论,值得我们深思。

【陈学明,察网专栏学者,复旦大学哲学系暨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原载《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05年第12期,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8-30 22:00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振兴中国。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10 17:22 , Processed in 0.01884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