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2018-9-15 01:0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9100| 评论: 23|原作者: 程恩富、詹志华|来自: 人口研究

摘要: 三年困难时期我国非正常死亡3000万人是个值得商榷的观点,必须进行全面系统的考量和分析。以1955-1957年平均死亡人口作为基准,结合1953-1964年死亡漏报及其纠正的状况,估算出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400-500万人。

程恩富 詹志华: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我国非正常死亡3000万人是个值得商榷的观点,必须进行全面系统的考量和分析。以1955~1957年平均死亡人口作为基准,结合1953~1964年死亡漏报及其纠正的状况,估算出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400~500万人。非正常死亡人口在分布上具有明显的地域、年龄及性别结构上的差异。造成此次非正常死亡的原因非常复杂,难以从单一的因果关系中寻求答案。但种种迹象表明:这批非正常死亡人口是以饥饿死亡类型为主、其他死亡类型为次;以抗灾能力不强引起为主、以地方救灾失误引起为次。尽管非正常死亡几百万人的教训值得反思,但不能抹杀中国政府应对饥荒所做的努力及其取得的成效。

程恩富 詹志华: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程恩富,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教授,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会长

程恩富 詹志华: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詹志华,福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三年困难时期,中国到底有多少人非正常死亡?其真实原因是什么?这一直以来是国内外学界争论的一个热点和难点问题,也是当前必须进行全面系统考量和多原因科学分析的前沿问题。因为这一问题已涉及到共产党执政的绩效和能否作为历史虚无主义案例的意识形态大问题,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对于这一问题,国内外学者根据不同的资料来源和统计方法,得出的结论亦是大相径庭,非正常死亡人数从几十万到几千万不等。尽管学者们对此莫衷一是,但“非正常死亡3000万人”的观点仍占据主流地位。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这一说法。如乌特?萨帕特奈克认为“饿死3000万”是一个弥天大谎,并分析了谎言形成的原因(Utsa Patnaik,2015)。近期国内学者孙经先(2011)、杨松林(2013)、李闽榕等人对“非正常死亡3000万人”的批驳更为有力。当然,“三年困难时期到底非正常死亡多少人”作为一个学术问题,是开放性的,是允许争论的,争论有助于尽快弄清真相。

1 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探析

1.1 与非正常死亡相关的概念梳理与数据估算

1.1.1概念的界定与梳理

非正常死亡在法医学上是指由外部作用导致的死亡,包括火灾、溺水等自然饥荒;或工伤、医疗事故、交通事故、自杀、他杀、受伤害等人为事故致死。非正常死亡人口原本不包括饿死或是因饥荒引起的死亡人口。但在大多数学者对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的研究中,包括上述两种死亡。另外,非正常死亡人口与一些学者提到的“非线性死亡”人口、“过量死亡”人口意思相近。中外学者在探讨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问题时,除了运用非正常死亡人口概念之外,还会涉及到以下几个概念:一是死亡人口;二是因饥荒损失人口;三是因饥荒少出生人口;四是饿死人口;五是因饥荒而死亡人口。有些学者的研究结论只有损失人口一项,所得数字大都在几千万之巨,经常被误认为就是非正常死亡或是饿死的人数。因此,有必要厘清上述几个概念之间的关系。死亡人口,即指三年困难时期各年死亡人口,包括正常死亡和非正常死亡。因饥荒损失的人口包括因饥荒而死亡的人口、因饥荒少出生的人口以及外流的人口[1]。因饥荒少出生的人口,即因饥荒没有出生的人口。对于三年困难时期这一特定的历史期,有个别学者认为非正常死亡人口就等同于饿死的人口。这是不准确的。但如果把非正常死亡人口理解为因饥荒而死亡的人口,这还是可以接受。因为饥荒而死亡的人口,既包括饿死的人口,也包括因饥荒而病死的人口。

1.1.2 数据的估算

(1)死亡人口估算

有关三年困难时期各年的死亡人口估计,可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各年份人口的死亡率、年初人口、年末人口的关系中推算出来,计算公式为:当年死亡人口=(当年年初人口+当年年末人口)/2*当年的人口死亡率。按表1相关数据计算,在三年困难时期,我国全部死亡人口为3608万人。

(2)少出生人口估算

一些学者经常纠结于三年困难时期少出生人口的问题,并把造成的原因全部归咎于当时的政策和制度,甚至于执政者的个人意愿,这是有失偏颇的。任何时期,任何国家在发生严重的饥荒、瘟疫、动乱和战争时,由于营养缺乏和颠沛流离等原因都会造成出生率下降(杨松林,2013)。但死亡和出生毕竟不是一回事。在三年困难时期,许多家庭由于生活困难而放弃了生育,但过了这一困难期就开始多生育;一些到了适婚年龄的青年,也因为同样的理由没有结婚,但过了困难时期就马上结婚生孩子,造成一个生育高峰(李若建,1998)。这就是所谓的补偿性生育问题。按表2推算:1959~1961年中国少出生人口约为2315万人。如果考虑补偿性生育问题,这一数字将大为缩小。因此把“少出生人口”的数字作为加罪于当时的政策、制度,甚至是执政者的证据,显然是行不通的。更有甚者,一些学者把少出生的人口直接等同于“非正常死亡”人口,甚至是饿死的人口,实在过于荒谬。

表1 1955~1965年各年份人口死亡数据

程恩富 詹志华: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注:当年死亡人口=(当年年初人口+当年年末人口)/2*当年的人口死亡率。

表2 1959~1961因饥荒少出生人口估计

程恩富 詹志华: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注:(1)出生率增减指与1955~1957[2]年平均出生率相比出生率变动的千分点。(2)出生人口增减数=当年年中人口数*出生率增减数。

(3)非正常死亡人口估算

非正常死亡人口=全部死亡人口-正常死亡人口。对于非正常死亡人口的估算,可以有下列两种方法:一是如表1所示,用三年困难时期全部死亡人口3608万人减去正常年份,即1955~1957年3年全部死亡人口2143万人,得到非正常死亡人口为1465万人。二是按表3推算,以1955~1957年的平均死亡率作为正常死亡率,对1959~1961年非正常死亡人口进行估计,得到非正常死亡人口 为1317万人。

表3 1959~1961年非正常死亡人口估算

程恩富 詹志华: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注:(1)把1955~1957年平均死亡率作为标准;各年份的超高死亡率等于各年份死亡率与1955~1957年平均死亡率之差。非正常死亡人口=当年年中人口(见表1)*超高死亡率。

1.2 非正常死亡人口差异的解释及重估

1.2.1 非正常死亡人口差异的解释

对于上述非正常死亡估算的差异以及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如表4所示)的自相矛盾,[3]不能简单的以官方数据造假一言蔽之,除非有确切的数据来源,不然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这些数据,仍是研究这一时期非正常死亡问题的最为权威的渠道。因此,研究这一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问题,不能绕开这些差异和矛盾,恰恰相反,合理的分析和解释这些差异和矛盾应该成为研究的一个前提。

表4 1954~1961年我国人口机械增长人口统计

程恩富 詹志华: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从人口统计学角度看,非正常死亡人口计算最为基本的公式就是:非正常死亡人口=全部死亡人口-正常死亡人口。如果正常死亡人口不变,则非正常死亡人口与全部死亡人口呈正相关关系。而当年全部死亡人口=当年出生人口-(当年年末人口-上年年末人口)[4]。如果(当年年末人口-上年年末人口)不变,当年死亡人口与当年出生人口呈正相关关系。国外学者科尔(1984)等人利用中国计生委举行的一次有关妇女婚育的1‰抽样调查推算出来的数据,即1953~1964年出生人数比国家公布的人口统计数据多出5000万人。[5]据此,他们认为1953~1964年中国存在大量的“出生漏报”,应上调出生率。如果出生人口增加,根据算式:死亡人口=出生人口-(年末人口-年初人口)可知,死亡人口也必然要增加。因此,为了解决死亡人口增加的问题,他们认为这一时期还存在严重的“死亡漏报”,继而推算出高于中国官方公布数据近一倍的死亡率予以解决(李成瑞,1997)。但是,在中国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出生漏报”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在计划经济时期,没有户口就意味着失去一切,因而这种推算漏报是不合乎实际的。法国人口学家卡诺对科尔等人的研究结论持保留意见,认为中国的问题最好由中国人自己解答,建议中国同行对人口数据进行科学调整并说明方法(李成瑞,1997)。不过,国内大多数学者的研究也没有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看来仅从统计学角度出发来解释这些差异与矛盾是行不通的。

近期,孙经先和杨松林将不同口径人口数据的对比演算与当时社会的实际情况进行对照,来解释这些差异和矛盾的成因。孙经先第一次系统、全面地分析了这些差异和矛盾的成因,认为20世纪60年代初我国出现了户籍人口大幅度非正常减少的情况,是由当时大量户籍迁移运动中的漏报、重报和虚报行为及其对这些行为的纠正所引起的,从而造成1960-1964年期间我国户籍统计人口减少2654万人。这一减少与人口死亡无关。因此,关于这一期间我国有1000万至数千万人口非正常死亡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孙经先,2011)。孙经先的研究克服了国内外学者以往“只重视人口自然的自然变动,而忽视人口的机械变动;重视户口登记的人口变动与客观事实相一致的方面,而忽视两者存在差距的方面”的研究缺陷,实现了我国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问题研究的新突破(李成瑞,2014)。在孙经先研究的基础上,杨松林指出:1956~1979年中国户籍人口数大幅度偏离增长率人口数的原因,是这期间数千万人口迁移中发生的迁移漏报和迁移漏报纠正造成的。由此形成的户籍年末数动辄比上年增长过快或减少过猛的现象并不真实,其实质在于迁移造成户籍人口数严重偏离实际人口数(杨松林,2013)。孙经先和杨松林的研究共同指向了一个事实,即自然增长人口和增长率年末人口更加接近于实际人口数,户籍年末人口和户籍增长人口严重偏离了实际人口数。按照后者来研究人口死亡问题,将会产生巨大的偏差。

1.2.2 非正常死亡人口重估[6]

三年困难时期我国到底非正常死亡多少人?必须对此进行更为准确的估算。由于在《中国统计年鉴》中“死亡人口”是给定的,即3608万人,依据非正常死亡人口=死亡人口-正常死亡人口的公式,只要对正常死亡人口进行合理的确定,就可以对非正常死亡进行估算[7],主要有以下几种方法:

方法一:以1955~1957年全部死亡人口2143万人作为三年困难时期正常死亡人口基准,得出非正常死亡1465万人;方法二:以1955~1957年平均死亡人口714万人和1962年的死亡人口667万人作为线性死亡的基准,那么得到1959`1961年线性死亡的基准点分别为696万人、687万人、678万人,可知3年时间正常死亡人口为2061万人,那么非正常死亡人口为1547万人。[8]方法三:取1955~1957年平均死亡人口714万人和1962~1964年平均死亡人口718万人作为线性死亡的基准,以1956年(前后3年的中点)为起点到1963(前后3年的中点)做线性递增,得到1959~1961年线性死亡的基准点为715.8万人、716.4万人、717万人,可知3年时间正常死亡人口为2149万人,那么非正常死亡人口为1459万人。

然而,中外学者都几乎意识到一个问题,即中国的人口死亡率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20‰下降到10.8‰仅用了8年,这是不可思议的。一些学者通过其他国家死亡率的研究表明,一个国家死亡率从20‰下降到10‰,通常需要二、三十年时间。因此,中外学者纷纷猜测,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几年,是否存在大量的死亡漏报和瞒报状况。一些学者通过研究指出,死亡漏报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农村,确有其存在的必然因素。人口普查中发现死亡漏报充分证实了这一点。1957年由官方组织的人口抽样性调查充分说明了死亡漏报的存在。1957年国家曾对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26个市和2个县、171个乡镇共5225万人口进行了死亡人口年龄调查。调查中市级人口死亡率为8.59‰,县级人口死亡率为13.43‰(杨子慧,1996)。据此,可以推算出当年的死亡人口为835万人,人口死亡率为13.10‰[9]。这与官方数据上的1957年死亡人口688万人和10.80‰的人口死亡率有较大的出入。据此,又可以推算出当年的死亡漏报率为13.10‰/10.80‰-1=21.3%,漏报死亡人口为147万人。如果假定死亡率在1952[10]-1957年是线性递减的,根据相关数据就可以推算出1953~1957间各年份的死亡人口及死亡漏报人口(见表5)。

表5 1952~1957年死亡人口与漏报死亡人口推算

程恩富 詹志华: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1953~1957年总计漏报死亡约680万人,而此后一直到1964年全国第二次人口普查之前也应该有死亡漏报的现象,但第二次人口普查却没有发现这些漏报死亡人口。那么这些实际不存在的人口最终是如何处理的呢?杨松林认为,数百万的死亡漏报的补报工作是在1958~1961年落实《户口登记条例》的过程中完成的。这是个较为复杂的过程。1958年是《户口登记条例》颁布和开始落实的第一年,但这一年的工作主要是宣传,补报死亡不可能在这一年。相反,按照表5的线性递减趋势,在1958年还会有超过100万人的死亡人口漏报。1959年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年份。在这一年《户口登记条例》进入落实的实质性阶段,但由于各地的进度参差不齐,造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现象:一方面,这一年仍会产生少量的,约为20万人[11]的死亡漏报;另一方面,这一年也有少量的死亡漏报纠正工作完成。1960~1961年是《户口登记条例》是户籍体系建立和实际完成死亡补报的年份,应该不可能发生死亡漏报现象。综上所述,在1953~1959年累计漏报死亡人口约800万人[12]。这些漏报死亡人口的纠正工作于1959~1961年期间完成。如此看来,1959~1961年总计死亡人数应为3628万人,即3年户口登记死亡人数总和3608万人(见表1)与1959年20万人的死亡漏报之和。由于约800万的死亡补报都发生在这一时期,可得这3年实际死亡人数为2828万人(杨松林,2013)。因此只要合理确定3年正常死亡人口的总数就可以计算出3年非正常死亡人口的数量。具体计算方法有以下几种:

方法一:以调整死亡漏报后的1955~1957年全部死亡人口2564万人(见表5)作为三年困难时期正常死亡人口基准点,得出非正常死亡人口为264万人。方法二:以调整死亡漏报后的1955~1957年平均死亡人口855万人和调整死亡漏报后的1962年的死亡人口677万人作为线性死亡的基准点,从1957~1962年做线性递减,那么得到1959~1961年线性死亡的基准点分别为783.8万人、748.2万人、712.6万人,可推算3年时间正常死亡人口为2245万人,那么非正常死亡人口583万人。方法三:以调整死亡漏报后1955~1957年平均死亡人口855万人和1962~1964年平均死亡人口718万人[13]作为线性死亡的基准,从1956年(前后3年中点)到1963(前后3年中点)年做线性递减,得到1959~1961年线性死亡的基准点为796.2万人、776.6万人、757万人,可推算3年时间正常死亡人口为2330万人,那么非正常死亡人口为498万人。方法四:以调整死亡漏报后1955~1957年平均死亡人口855万人和1964~1966平均死亡人口736万[14]人作为线性死亡的基准,从1956(前后3年中点)年到1965年(前后3年中点)做线性递减,得到1959~1961年线性死亡的基准点为815万人、802万人、789万人,可推算3年时间正常死亡人口为2406万人,那么非正常死亡人口为422万。

鉴于随着1959~1961年《户口登记条例》的完成,这3年的正常死亡人口与调整死亡漏报后的1955~1957年死亡人口相比,肯定有较大的出入,因此方法一的偏差较大。又由于在三年困难时期,许多高死亡率年龄人口,如60岁以上年龄段人口的提前死亡,[15]使得1962年、1963年死亡人口有明显的下降,因此方法二亦有偏差。较之,方法三、四更为可行。据此推断,1959~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可能为400~500万人[16]。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7 19:15
你首先把自己超心好就行了,你没饿死全国就没人饿死。四川还有人没饿死,四川没有人饿死?别人执行任务没有向你通报就是随意抓。你是哪来的强盗逻辑?!我不用担心,平生不假,不虚!倒是含血乱喷的人家里有大问题!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17 15:53
爱我中华99999: 你要刻意为得罪我?! 那个女人是否饿死,难道没有邻居吗?!没有人举报?!每天都有不少人饿死,到处有尸体奇怪吗?!就意味着没有人收尸?你所说的“野狗不会 ...
已经卑鄙到了恶毒谩骂和诅咒了。“在这这个问题上说假话、空话,天打雷劈,他家男的世世为奴,女子代代为娼!”,我正是在怀疑你在这个问题上说了“假话空话”,担心你家男的世世为奴,女子代代为娼,所以才提出质疑的。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7 13:09
吃人肉毕竟是违反人伦、违法的。当时就是饥饿到如此程度,偷、抢犯法的毕竟是极少数,不要以为有尸体人人都会吃!极个别的人以为偷吃自家的尸体不算错,那些年人们的觉悟大多还是很高,遇犯法的事都会举报。不能不作调查研究就作凭空的无饿死人推定。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7 12:41
你要刻意为得罪我?!
那个女人是否饿死,难道没有邻居吗?!没有人举报?!每天都有不少人饿死,到处有尸体奇怪吗?!就意味着没有人收尸?你所说的“野狗不会饿死况人乎”?那么饿死人这个词当从字典里去掉?是吗?
如果在四川说没有饿死过人,可能口水都会淹死你!
我最后在这里说一句封建的话,不管是我还是其他人,在这这个问题上说假话、空话,天打雷劈,他家男的世世为奴,女子代代为娼!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17 07:38
”比如成都青羊宫(当时还是郊区)等周边田埂到处都是饿死了的人,一些医学院校的老教授讲,他们当时随便去捡尸体回来。“
————————————————
人性会堕落到了那样的地步,以至于对同类的尸体不去掩埋、任由尸体在野外腐烂发臭?既然到了人吃人的地步,这样免费的尸体为什么没有人拿回去煮了腌起来慢慢吃?难道是自己老婆孩子的肉才是可以吃的,非亲属的肉不可以吃?又难道说那么的人已经进化到了只吃活食不吃死尸的地步?
像这种荒诞的道听途说,完全经不起推敲,竟然还拿来作为论据!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17 07:23
爱我中华99999: 请你看懂了再说,他的妻子饿死后,被他煮来吃,我说他杀了吗?我还专门用括号注明,你没有懂吗?我很遗憾在这里说了半天,从此不在和你作任何交流。 ...
人家吃的是“饿死的”(你父亲做的医学诊断吗)尸体,你父亲凭什么带人去抓?人家都饿死了,你父亲怎么不饿?怎么不去找吃的而是去抓人?你父亲不是武装部长,也不是派出所干警,又凭什么可以随便去抓人?
你在这里发言,我作为一个听众就有质疑的权利,难道一个“不愿意与我交流”就可以堵上我的嘴?只要红中网不封杀我,看见认为是荒诞的东西就要质疑和反驳,而不管是哪一位大人物说的话。如果你认为我是对你的冒犯和得罪,那么我还真是要得罪到底了。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7 04:20
对不起,不小心点到鲜花!实在对不起!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7 03:05
作为与右派斗争的需要,可以回避、淡化问题,或者找出造成灾难的原因,告诉人民是李井泉之流所为,不跟着右派的舞步走,把矛头直指右派这是应该的。
但是如果颠倒黑白,绝对是错误的!
引用 林林 2018-9-17 01:24
这种文章不看也罢。 大右派茅于轼污蔑困难时期“饿死三千万”,许多网友花了大量精力和时间已经给予驳斥。没有想到又有人炒茅于轼的冷饭。看看引的文章全是改开时的文章。 我从来就不信改开后的这些人的文章,这些人无非就是要否定毛泽东时代,为改开唱赞歌。 至于毛主席做检讨,更能表现毛主席的伟大。看看当今,社会已经乌烟瘴气,怎不见有人出来扛起责任来。我们看到的是,全是下面干部顶罪。 连反腐败都是这样。  有干部自杀,人们会认为为了保护其他贪腐的人。公布官员财产,喊了几十年,怎不敢呢?当前我们看到手无寸铁的工人,学生,学者被黑暗势力所抓,至今下落不明。 我们看到封言,封贴,封网,封群,怎不见这些御用文人说几句话呢?
我以前真听有人说,她的爷爷在困难时期饿死的,我问她,你爷爷死时多大?回答92岁。那么她爷爷是饿死还是老死呢?谁能说清楚吗?可是这种死被右派算在饿死中,可信吗?右派代表人民的敌对势力,他们能说真话吗?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打倒共产党,打倒毛主席,复辟资本主义。而当今的特色正是右派的代表,处处,事事打击毛泽东时代,打击毛主席,梦想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 ...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6 22:19
请你看懂了再说,他的妻子饿死后,被他煮来吃,我说他杀了吗?我还专门用括号注明,你没有懂吗?我很遗憾在这里说了半天,从此不在和你作任何交流。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16 19:18
爱我中华99999: 既然你不相信,我们就没有必要探讨了。我虽然听说,我的父母会骗我,我父亲当时是基干民兵,他当时被要求带队去抓一个煮妻子(妻子死后)吃的人,去的时候那人不 ...
如果你所说的不是变态杀人狂而是因为饥饿而杀老婆喂孩子,那么,基本上可以肯定:共产党当初造反都是错误的甚至是罪孽。因为,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只存在人压迫人剥削人欺负人的现象,起码还不至于杀老婆喂孩子。
“两脚羊”的事情,历史上有所记载,但民国以来却找不到任何这类说法。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16 19:04
真有意思。
来这个网站的都是年轻人吗?或者说没有第二个从农村出来的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的人?咋就不见有人出来说句话捏?
前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如果会出现杀老婆喂孩子的事,那么这个国家不管任何时候出现任何现象我都会相信了。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6 17:01
既然你不相信,我们就没有必要探讨了。我虽然听说,我的父母会骗我,我父亲当时是基干民兵,他当时被要求带队去抓一个煮妻子(妻子死后)吃的人,去的时候那人不在家,那个小孩告诉他们:妈妈的肉还没有吃完,其余的放在坛子里面......。我说到此。我最后一次说了。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16 12:36
爱我中华99999: 你有兴趣到四川(尤其乡下)走一走问一下60岁以上的人,可能远远比我所说的更惨!我只是实话实说。我不是卖泪点,不管革命也罢,改良也罢都是希望减轻人民的痛苦 ...
你只是“听说”,我是亲身经历。“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生活的地方是中国最贫穷地区最贫瘠的山沟,山是沙土山,水也极度缺乏,连树都不长,更不要说是庄稼了,直至现在,人们还是生活在艰难困苦之中。但是我凭良心说,村里没有一个人是被饿死的。
至于你说的四川,我没有发言权,不过我不相信四川会比我生长的地方更贫穷更难让人生存。
当然,我丝毫也没有为那些虚报浮夸、祸害百姓的官僚辩护的意思。否则我也不会支持文化大革命了。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6 01:28
当时李井泉到四川去,他是带着病态心理去的,他认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都没有在四川大打,现在国家有困难四川人当多奉献一些,在四川出现饥荒饿死人的情况下,都还强行从四川调走147亿斤粮食。这是有据可查的,之所以文革时他的儿子、老婆被整死。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6 01:22
好些人家绝户。在其他非左翼网站我从来不谈这些话题。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6 01:20
这里所说的动植物是指能够吃的。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6 01:18
不要说什么动植物被吃光了,就是观音土(一种有甜味的白色泥土)都被挖光了。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8-9-16 01:13
你有兴趣到四川(尤其乡下)走一走问一下60岁以上的人,可能远远比我所说的更惨!我只是实话实说。我不是卖泪点,不管革命也罢,改良也罢都是希望减轻人民的痛苦,真实的事实我觉得没必要回避。这个问题我不想再深说了。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15 23:02
爱我中华99999: 我说句实在话,困难时期确实饿死了不少人,我家的舅舅饿死了,我母亲也饿起水肿,.......这个事情不能回避。关键要清楚造成的原因,是1,毛主席于1956年退居二线 ...
你说你母亲身体浮肿我相信,因为我当时见过一些因为吃槐花叶之类植物而身体浮肿的人。至于说你舅舅饿死,就难以服人了。别告诉我说你舅舅是因为把树叶省给你母亲而饿死自己的。因为医疗条件差,本来不会死的病,加上饥饿可能更容易死亡,但是饥饿绝不是死亡的主要原因。人就是抓虫子、抓蚯蚓吃都不会饿死,没看过荒野求生吗?
我对当时饿的肚子咕咕叫是有深刻印象的,但是随便什么野生动植物都可以充饥而不会被饿死。

查看全部评论(2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3 09:30 , Processed in 0.0149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