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最近的荒唐事里,藏着一部女性受害者图鉴

2018-9-27 22:3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6651| 评论: 0|原作者: 贾小凡|来自: Vista看天下

摘要: 粗看之下,它们的当事受害者都是各种不同境遇下的女性。可是,性别永远不是问题的核心与全部。所谓的“家务事”,曾经庇护了多少违法的暴力行为,让施暴之人敢叫嚣“不要多管闲事”,让旁观者不愿或不敢伸手相助,甚至让很多受害人自己都已经自我洗脑,无法为自己伸张正义。

这也就有了检察院微博中感激涕零送锦旗的一幕。


网友对此感到十分不解:未成年强奸案,并不是一件小事,也能以“冰释前嫌”这么大团圆的结局收场吗?

有法律界专业人士也提出了质疑。南方都市报采访的前资深检察官邓学平认为:

“刑事和解适用范围:一是指因民间纠纷引发的轻罪案,涉嫌民法第4、5章提及的犯罪,量刑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民间纠纷、轻罪案与三年以下量刑,这三个要素缺一不可……但杀人案、强奸案都是典型的重罪案,不在因民间纠纷引发的轻罪案件之列,依法不属于刑事和解的适用范围。鲁山这个强奸案不适用于此。”

河南省检察院则对媒体表示,取保候审并不等于结案,最后还将依照法院的判决来执行。

至于“冰释前嫌”等让网友不适的词汇,则属于用词不当、宣传失误,接下来将加强教育培训,考虑启动问责程序。(来源:新京报等媒体)


不论最终如何量刑,双方父母是否取得谅解,关键是事件的结果能否真的为受害人伸张正义。

在报道中我们得知,这个女生不仅遭到了性侵犯,还因为这次侵害染上了传染性疾病,急需治疗。公众更想知道,8万元能否为她的身心健康“买”来及时的援助。

我们无法得知受害者的想法,只能为她的不幸遭遇感到惋惜和愤怒,更为她只能成为一场“好事宣传”案例中的一个注脚而感到无奈。

那些在受到伤害后或被动、或主动地陷入沉默的当事人,不止这位未成年少女一人。权利与公正无法得到保证已是二次伤害,更不愿他们的遭遇成为邀功的工具。

这种把负面案件当成对机构的正面宣传、“丧事喜办”的氛围,并非个例。

2016年,安徽宿州灵璧县警方发布一条微博,称河北省一男子报案称智障女儿被拐骗到外地嫁人,要求解救。后民警找到二人,调查得知两人恩爱、生活美满。报案男子见状便同意女儿留下来,并为派出所送来锦旗。

官博最后说:成人之美是我们应该做的。


当时这件事的疑点引来一片质疑,使得官微连夜删博,称两人系网聊相识,是否被拐及智障正在调查,并就此前不当微博道歉。

后来,在网络上并未查询到此事的下文。


3吴秀波的桃色绯闻

中秋假期最后一天, 娱乐圈天降大瓜:女演员陈昱霖在朋友圈发长文爆料,痛陈自己和吴秀波的7年情侣关系中,还曾两度有其他女性插足。


这份血泪控诉从一开始就很奇怪:当吴秀波海外房产引风波、被指重婚时,曾澄清自己有家室。所谓的原配,另有其人。


如此看来,这位女演员身为伴侣对吴秀波的全心付出、放弃自我,更显出几分可悲。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最主要的当事人吴秀波并无什么动静,被陈昱霖指控的插足女性、演员张芷溪倒是直接站出来回应澄清。


到今天,微博热搜又莫名其妙地飘满了从吴秀波牵扯到的唐艺昕的八卦,字里行间暗示着大家快去关心唐艺昕的各种“锤”。

这种场面我们见得不少——在男权逻辑主导的不平等关系中,反而是弱势一方最容易成为被攻击的焦点,甚至互相撕咬起来。

就像前段时间风口浪尖上的金融圈饭局。

两个面容姣好的女性从业者,都是这个被男性主导的圈子里的少数派。在同一张酒桌上,一个因为与男性的亲密行为被骂,另一个因为偷拍行为被骂。在事中和事后,两人还在微信群隔空唇枪舌剑。


从头到尾,看客都在啧啧称奇、不住叹惋——好一出“卿本佳人”的大戏。可是却很少想想,这种令人不齿但从来如此的文化的始作俑者、主导者、追捧者,总能在舆论风波中全身而退。

那些成为猎奇谈资的两性社会新闻,往往是类似的走向:

在某种秩序中处于被支配地位的人,服从、迎合、甚至不惜放弃自尊与自我。到头来成了牺牲品,还要和同为弱势的一方较个“谁更不可怜”的高下,也被大众理所应当地当做谈资。

哪怕有些女性和事件本身并无直接关系。无论当事人做了什么,与他有关的女性总是无法逃离风暴中心,无论是自觉地还是不自觉地。

就像刘强东风波还未过去,中秋节那天章泽天发的朋友圈又引来一阵血雨腥风。


4、每个旁观者

热点新闻一件件地发生,又一件件地过去。我们——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们——究竟该以怎样的眼光去看?

除了怜悯、愤怒,或许更需要的是警惕。

那些能够激起情绪的一连串事件,表象的联系总是容易观测到的。但除了愤怒于男人对女人施暴,少年强奸少女,更该追问的是种种事件里面的结构性问题。

当两性关系出现不平等,那些陈旧的观念什么时候才能不再替施暴者/犯罪者和稀泥,不再对受害者进行压迫?

当未成年人犯下的强奸、杀人等重罪越来越引起关注,这些争议是否应该推动我国建立独立的少年司法制度?

当弱势群体需要社会的支持,法律的制定和执行能否保证他们的自由和安全?他们是否能得到足够的协助去对抗不公?

类似的事件时不时地重复,舆论一次次地把遗留的情绪累积起来,因为根本性的问题一直存在。

每次热点事件暴露出的这些问题一点一滴累积起来,我们才会发现它关乎法制社会的建设,教育的普及,观念的转变。

网友们指点着别人的遭遇,但其实没有人是真正的旁观者。我们需要关切、追问与监督,因为我们都身处其中。



作者:贾小凡。来源: Vista看天下。责任编辑:邱铭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5 09:58 , Processed in 0.02746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