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群众活动 查看内容

“窃格瓦拉”不打工的历史必然性及其理论依据

2018-10-8 22:2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678| 评论: 0|原作者: 不明|来自: 马列之声

摘要: “窃格瓦拉”不打工的历史必然性及其理论依据2018.10.08 来源;马列之声【编者按】这是一篇马列之声读者的来稿。本文借“窃格瓦拉”一事的一些戏谑的元素,以通俗的语言介绍了从简单商品经济到发达商品经济中生产关系的变化,穿插了对于剩余价值的解释。本文作者特别指出,尽管出于对当代社会舆论对工人形象强烈的偏见的逆反,致使“窃格瓦拉”形象一时被一些人当作所谓“英雄”来崇拜,但他并不能直接成为本文的主人公。对于这一 ...
“窃格瓦拉”不打工的历史必然性及其理论依据
2018.10.08 来源;马列之声

【编者按】这是一篇马列之声读者的来稿。本文借“窃格瓦拉”一事的一些戏谑的元素,以通俗的语言介绍了从简单商品经济到发达商品经济中生产关系的变化,穿插了对于剩余价值的解释。


本文作者特别指出,尽管出于对当代社会舆论对工人形象强烈的偏见的逆反,致使“窃格瓦拉”形象一时被一些人当作所谓“英雄”来崇拜,但他并不能直接成为本文的主人公。对于这一选择,我们马列之声是赞同的。我们认为,“窃格瓦拉”根本不是什么英雄,而是可耻的流氓无产者,尽管他那令人哭笑不得和戏谑的台词,虽然确实表明了现代社会的深刻困境,但是他毕竟不是掘墓人意义上的工人阶级,而注定了只能是一个在饭后供舆论消费的谈资。社会主义的实现,是不能指望这群消极无为、游手好闲的偷车贼的。某些自诩的左派高谈“窃格瓦拉”的“丰功伟绩”,以玩弄“窃格瓦拉”的梗为乐的癖好,暴露的是他们自己对于马克思主义的无知。



文 / 红旗下的蛋


对于窃格瓦拉偷电动车的行为,笔者表示强烈谴责。本文中“窃格瓦拉”不特指周某。


1. 窃格瓦拉的角色


窃格瓦拉是一名劳动者,因其“有手有脚”,而非身体残疾,所以他具有合格的劳动力。一个具有劳动力的劳动者在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之中同时具有两个性质:首先他不是奴隶而是人身自由的,他能自己支配自己的劳动力;第二,除了自己身上固有的劳动力,他一无所有。


早期商品经济的基本矛盾是私人劳动和社会劳动之间的矛盾。即劳动本身是私人事务,劳动产品私人占有,但由于社会分工的深化,一名劳动者无法自给自足地生产自己维持生命所需的全部生活资料,他必须将自己的产品拿到市场上进行交换,这一交换在早期是以物换物,货币出现之后,售卖劳动产品成为了私人劳动产品进行在社会上进行交换的主要形式,同时获取货币成为了劳动者生活的第一需求。这一需求自货币产生后从未发生改变。


获取货币需要使用劳动产品在社会上进行交换,而获取劳动产品则需要生产资料。比如,为了挣钱,农民需要种庄稼,种庄稼就需要土地。土地作为一种生产资料,初期是由农民这一大多数私人占有,但在圈地运动之后,土地这一生产资料集中到了封建地主和新兴资本家这样的少数人手中。生产资料由多数人的私人占有发展为少数人的私人占有,这一过程就是资本的原始积累。以史为鉴,这一过程是血腥暴力的赤裸裸的掠夺。


由此,生产资料越来越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原先在自己的土地上耕作的农民被强行地剥夺了生产资料,他们一无所有。但是单单依靠地主和资本家个人的力量,难以将如此大量的生产资料转化为生活资料,进而转化为货币。因此他仍然需要其他人来为自己工作。农民,曾经的土地所有者,后来的一无所有者,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沦为了劳动者,他不再拥有土地,无法通过劳动在自己的土地上获取属于自己的劳动产品并进而进行交换,他除了一身的力气,一无所有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占有生产资料的地主和资本家,以维持生存的底线。


这也许是“打工”的本质,在历史上的首次出现。时过境迁,这样的生产关系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农民重新获得了土地,自己种庄稼自己丰收,还不用交农业税,但在城市里这样的生产关系依然存在着,窃格瓦拉就是这样的一个除了一身力气一无所有的劳动者。


2. 为什么不打工


“没有钱了,肯定要做了。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的了生活的样子。”窃格瓦拉表明了不打工的态度,但没有从根本上阐明不打工的原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针对发达资本主义所提出的剩余价值理论,切中了这个问题的要害。

前文提到,窃格瓦拉是一个除了一身力气一无所有的劳动者,他为了维持生计,只能把自己的劳动力拿到市场上去卖,也就是说他除了打工没有别的出路。而此时此刻的某处,还存在着这样的一个人,他要把某种原材料生产成产品,他有很多钱,买下了一座包子生产工厂,买下了大量的面粉和馅料,但缺少一个干活的人。资本家和劳动者,就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产生了社会联系。


劳动力成为商品,货币成为资本。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为了维持生计,窃格瓦拉找到工厂主,工厂主掐指一算,以当今的物价水平,窃格瓦拉照顾他自己和他一家人的吃喝拉撒,一共需要20元/天。经过紧张激烈的笔试和面试,窃格瓦拉最终被录用了,他的工作是在手工作坊里包包子,一天20元,工资日结。


第一天上班,老板给了他一堆面粉和肉馅,窃格瓦拉包了4个小时的包子,拿到了二十元的工资,欢天喜地。


包子当天就卖出去了,老板掐指一算,雇佣窃格瓦拉花了20元,面粉和肉馅花了40元,窃格瓦拉做出来的包子一共卖了60元。到头来自己忙了一天,一分钱都没落着。


第二天,老板给了窃格瓦拉80块的面粉的肉馅,让他干8个小时,窃格瓦拉答应了老板,下班之后,他去找老板要求涨工资,昨天干了4个小时拿20元,今天工作时间翻了一倍,那工资也应该翻一倍。


老板:“你当我是人民公社社长吗?多劳多得少劳少得?滚!”


窃格瓦拉站着不走,找工作好不容易的样子,怎么能干一天就辞职呢?


老板见窃格瓦拉不走,语重心长地给他算了一笔账。


“你看你照顾一家人的吃喝拉撒,一天20元是绰绰有余了,我也不是无良商人,也没有不给你发工资。”


“可我用双手把80元的面粉和馅变成了120元的包子,创造了40元的价值,你怎么能只给我20元呢?”


“因为在当今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你就只值20元啊。”


“合着我一天干8小时,有4小时都是给你白干的?”


“那你要这么说,还真是白干的。不想干了你就走吧,反正你除了一身力气什么都没有,我也不缺你这一个干活的人。”


     窃格瓦拉辞职了,老板重新雇了一个人,每天8小时,工资20元/天日结。老板手里的钱,以每天20元的速度净增长着,一个月之后,老板又雇了几个人,开了一家新的手工作坊,买了更多的原材料。

可是工人啊,这人他还是工人。他每天拿着20块的工资,吃吃喝喝,没事就刷刷快手抖音,玩玩王者吃鸡,聊度此生。


从此,窃格瓦拉在心里立下了一个远大志向: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虽然他因为偷电动车被抓,但他依然在摄像机镜头前振振有词,空留电视机前的我们苦笑感叹。


3. 窃格瓦拉越来越多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化,科技在进步。工人的工资涨了,但赶不上房价,老板的产业大了,但大不过野心。包子生产流水线列装全厂的日子,一群打工者们颓丧地走出厂房,下一顿饭在哪里呢?他们并不知道。


相对过剩人口引发的失业,是资本主义社会的顽疾,难以根治,如蛆附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4 01:44 , Processed in 0.01318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