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60年代的美国激进运动

2018-11-25 00:1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8403| 评论: 0

摘要: 美国的左派从来没有产生过一个比民主社会学生联盟(Stun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 SDS)更具有自我批判性的团体。自从那个组织在1969年崩溃了以后,它从前的成员就开始了无穷无尽、如潮般的自责。有些批评是来自那些有自我意识的变节者,比如《新共和》杂志(New Republic)的特约编辑Paul Berman。Berman是SDS的一个1968年的来自哥伦比亚的成员,他指责这个团体“ ... ...

(七)查尔斯·曼森 VS 毛

SDS开始了它的最后一年,身处极乐,浑然不觉死期渐近。为了推进RYM思想,Klonsky和Dohrn的支持人主张,青年运动只有本世代的两大革命力量(黑人激进派与反帝游击队)的联合之下,才能取得成功。对这些斗争的拔高有一部分是被一种青年运动无法独自领导革命的认识驱动着的;但它也是被领导层所推动的,因为这些联盟似乎是抵抗PL的价值武器。哪一年,PL出版了一系列文件,认为黑人国家主义需要作为黑人解放的障碍而被大力打击。这与PL关于越南的门户之见结合起来,促进了这些组织自然地倾向RYM的支持者。

他们也试着在中学里招募人员来实施RYM思想。结果是灾难性的。SDS成员进入了中学,并向学生们宣讲革命,只是为了发掘激进政治。他们把PL跟RYM之间晦涩难懂的争论,直接带进了他们与年轻学生的工作里,搞了许多宗派分裂而不是组织团结。SDS成员发现自己不再受年轻行动派们欢迎了。

RYM思想的一无所获也被尼克松政府的高强度镇压加重了。白宫精确瞄准了SDS;司法部副部长在论及SDS时写道“如果人们的示威干扰到他人,那他们就该被围捕然后扔到拘留营里面去”。国家的立法者们也针对校园行动派引入了四百个法案。

高校管理者也开始行动了。学校的精神科医生甚至被鼓励去辨认和“治疗”学生行动派。大大加强的镇压只是加剧了SDS的内部问题,因为已经过热的政治争论现在发生在缓缓渗入的阴影里。

1969年夏季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到来的。不想以前与PL只发生意外冲突,这次是明显是RYM与PL的最后一战了。RYM用一份题为《你不需要一个气象员来告诉你风往哪边吹》的文件打响了第一枪。文章题目取自鲍勃·迪伦的一首歌。这是打在PL身上的一枪,RYM希希望把PL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才华转化为其精英主义的一个象征。这份文件本身枯燥晦涩,难以卒读——一个SDS老领导人嘲讽道,如果你凑近去读,它会让你眼睛瞎掉。这数千字的毛主义套话认为,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是美帝国主义跟与它作对的力量的矛盾。因此,国内并非主要围绕打倒帝国主义的斗争是危险的回避矛盾。多数美国工人是被洗脑了,但也将要觉醒了。

PL非常自然地对这观点的迎头打击。可这次会议RYM是有备而来的。黑豹党(Black Panther Party)的代表公开反对PL,认为他们的批评相当于把黑豹党员开除出这个运动,如果SDS被看得起,就应该把PL给驱逐了。然而,黑豹党员的介入没有按照剧本来。那时候有位发言者开始进行有关妇女解放的论述,认为“女性力量”(Pussy Power)——女性拒绝与不革命的男性同塌而眠——是至关重要的。当PL(和许多非PL的SDS成员)开始高呼“打倒男性沙文主义”来回应的时候,黑豹党员也回敬以Stokely Carmichael的一句不知名笑话——“女性在运动中的立场是不坚定的(趴着的)”。注六

事情只能从那儿发展下来。PL对RYM的争论让PL堕落到只会高呼“毛!毛!毛ze dong!”,另一边RYM就喊着“胡!胡!胡志明!”来镇压他们的声势(有些纽约人就用他们自己的号子“Go Mets!”来回应这些喧哗)。到了这时候,两个团体都显然都背离了自己的死忠拥趸。两边都退缩成了秘密小团体。RYM返回舞台,没有经过全体大会投票就宣布把PL驱逐出SDS。第二天,就有了两个SDS。

过了6月份以后,SDS不再以全国性实体存在。PL尝试建立自己的SDS,尽管建立一个政治上与PL一致的独立组织的想法在学生那里民心尽失。RYM也很快分裂成两个团体——支持武装游击队反抗体制的“气象员”(Weathermen),以及持更传统的毛主义的RYM II。“气象员”很快就把自己搞得只能滋扰体制,但真正威胁着激进政治。它针对保守当权派的投弹任务一个也没完成,而且还有时公开发表些惊人之语,比如Dohrn就说过“ ‘气象员’ 要给查尔斯·曼森挖坟’”,这些只能凸显出这个曾以大众运动改变美国为目标的前SDS组织如今是多么离题万里。

与此同时,学生激进运动仍在继续。直到1970年,民意调查显示有一百万美国高校学生认为自己是革命者。1970年春季反对入侵柬埔寨的学潮就关闭了数百家学校达数月之久。可是没了SDS就没有组织来凝聚这些革命高潮。

(八)失落的革命

SDS落入了美国政府为60年代左派准备的恶毒陷阱里。一方面,国家看到了大幅扩张的高等教育把学生变成具有真正社会和政治分量的群体。这一点在当时与越战联系起来,当时针对海外屠杀者的行动不断升级,制造了难以应付的青年激进运动。然而,在另一方面,整个20世纪的激进运动的最重要盟友,工会,由于它深层的反共承诺和与约翰逊政府的紧密联盟,不怀好意地反对着反战组织。因受到麦卡锡主义镇压而被政治去势,以及被天真地相信美国在越南的使命的官僚阶级所领导着,工人俱乐部及其自由左翼盟友把SDS甚至更广泛的反战运动视作敌人,而不是潜在盟友。

注一:Weather faction指Weather Underground Organization

补注一:企业工会主义(business unionism)指认为工会应该像企业一样运作。一般反对革命的和阶级的工会主义。

注二:Dixified由Dixie派生而来,Dixie指美国南部各州。此处“迪克西化”意味着种族平权状况不甚乐观。

注三:原文aching stomach指工人忍饥挨饿

注四:经济调查与行动计划是SDS在1963年组织的社区计划,为了保障和维护低收入群体在教育和社会福利等方面的各种权益。

注五:red-baiting指的是,通过指责对手持有红色意识形态而污蔑对手。

注六:笑话的原文为”The position of women in the movement is prone.”


作者:Paul Heideman

译者:奥伏赫变

本文来自美国雅各宾杂志(Jacobin)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60年代的美国激进运动(下) ——自取灭亡-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60年代的美国激进运动(下) ——自取灭亡-激流网(作者:五月写作组。来源:红棉浪潮。责任编辑:李大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0-5 03:32 , Processed in 0.01626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