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评远航一号的《阶级社会的产生和消亡》

2018-12-26 02:0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63776| 评论: 12|原作者: 万里雪飘

摘要: 远航一号在《阶级社会的产生和消亡》宣传特色党的庸俗唯物主义唯生产力论,他试图以政治经济学范畴即社会分工来说明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他以经济学家的狭隘眼光评论并否定社会主义新中国。


评远航一号的《阶级社会的产生和消亡》

 

远航一号在《阶级社会的产生和消亡》宣传特色党的庸俗唯物主义唯生产力论,他试图以政治经济学范畴即社会分工来说明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他以经济学家的狭隘眼光评论并否定社会主义新中国。

远航一号认为〝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分工,是阶级社会产生、存在和发展的物质基础,这本来是马克思主义的常识。〞

远航一号以社会分工的庸俗唯物主义这样评价社会主义新中国:〝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当时的中国,平均社会劳动生产率水平大大低于核心国家水平,建国初期绝大多数人口尚为文盲,完全不具备消灭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分工的条件。只要不消灭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分工,社会划分为剥削阶级、被剥削阶级,就不可避免。不承认这一点,就不是历史唯物主义。从这一点来说,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社会,不可能不是某种形式的阶级社会。〞

远航一号为社会主义新中国描述的〝某种形式的阶级社会〞的更多内容稍后再讲。按照远航一号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只有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社会分工随生产力的发展而消失,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才能建立起来。远航一号以庸俗唯物主义唯生产力论否定俄国十月革命和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因为一九一七年的俄国不存在消灭社会分工的生产力,一九五三年的新中国也不存在消灭社会分工的生产力,所以俄国十月革命和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在远航一号那里是革命的早产儿,确切地说俄国十月革命和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在远航一号那里没有革命的性质。

如此说来,特色党补资本主义历史课的改革开放才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特色党奴役无产阶级是在为实现共产主义准备物质基础,马列毛派应当支持特色党的改革开放才能成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毛主席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但是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矛盾是上层建筑领域的阶级斗争,社会主义新中国由于经济基础的公有制性质,上层建筑领域的官僚资产阶级无法直接支配社会剩余产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意义在于通过上层建筑领域的阶级斗争防止官僚资产阶级在经济基础领域复辟资本主义。庸俗唯物主义或者从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否认社会主义社会存在阶级斗争,或者从社会分工的经济范畴混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庸俗唯物主义就是这样在〝左〞与右之间兜圈子,以庸俗唯物主义说明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必然以头足倒置的方式反映事物本身。要想认识庸俗唯物主义颠倒事物的宗教本质,就必须回到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指出:〝因此,我们通过分析,从外化劳动这一概念,即从外化的人、异化劳动、异化的生命、异化的人这一概念得出私有财产这一概念。〞[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〇〇页],〝正如我们通过分析异化的外化的劳动的概念得出私有财产的概念一样,我们也可以借助这两个因素来阐明国民经济学的一切范畴,而且我们将发现其中每一个范畴,例如商业、竞争、资本、货币,不过是这两个基本因素的特定的展开了的表现而已。〞[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〇一页]。

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那里,政治经济学的一切范畴都是从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推导出来的历史现象。而资产阶级从历史现象即异化的结果来说明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资产阶级把政治经济学范畴当作从来就有的自然存在,私有财产即私有制在资产阶级那里就成为天不变道亦不变的自然法则。私有财产就是物化的私有制,私有财产是私有制的另一种说法,私有财产和私有制说的是同一件事情。

关于私有制和社会分工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指出:〝其实,分工和私有制是两个同义语,讲的是同一件事情,一个是就活动而言,另一个是就活动的产品而言。〞[马恩全集三卷三十七页]

马克思认为社会分工和私有制说的是同一件事情,也就是说在它们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确切地说社会分工是活动的私有制,私有制是作为产品的社会分工。私有财产同时也是物化的阶级,私有财产和阶级说的也是同一件事情。这里也可以说〝阶级和私有制是两个同义语,讲的是同一件事情,一个是就斗争而言,另一个是就斗争的产品而言。〞

在马克思那里阶级分化和社会分工说的是同一件事情,马克思认为〝分工只是从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离的时候起才开始成为真实的分工〞[马恩全集三卷三十五页],〝与此相适应的是思想家、僧侣的最初形式〞[马恩全集三卷三十五页],马克思同时认为〝分工不仅使物质活动和精神活动、享受和劳动、生产和消费由各种不同的人来分担这种情况成为可能,而且成为现实。〞[马恩全集三卷三十六页]

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那里,私有制或私有财产、阶级、分工〔它们说的是同一件事情〕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产物。所以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提出共产党人的理论用一句话可以概括为消灭私有制〔马克思并没有特意说明消灭社会分工〕,因为只要消灭私有制〔消灭历史结果〕,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历史原因〕就可以克服〔因果关系的相互作用使得结果一旦消失,原因就同时失去存在的意义〕,阶级分化就有得以消除的可能〔私有制的消灭并不意味着资产阶级法权也立即消失〕,社会分工最终成为历史回忆。马克思提出消灭私有制不是基于空想,而是从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即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推导出来的科学。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这样批判庸俗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诚然,我们从国民经济学得到作为私有财产运动之结果的外化劳动外化的生命)这一概念。但是对这一概念的分析表明,与其说私有财产表现为外化劳动的根据和原因,还不如说它是外化劳动的结果,正象神原先不是人类理性迷误的原因,而是人类理性迷误的结果一样。后来,这种关系就变成相互作用的关系。私有财产只有发展到最后的、最高的阶段,它的这个秘密才重新暴露出来,私有财产一方面是外化劳动的产物,另一方面又是劳动借以外化的手段是这一外化的实现。〞[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〇〇页]

从这里可以看到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同时也是哲学批判,如果将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分割开来就必然落入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马克思批判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不过是在历史现象即人的异化本质中兜圈子的拜物教而已,马克思指出〝国民经济学只不过表述了异化劳动的规律罢了〞[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〇一页]。远航一号颠倒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他和资产阶级一样在历史现象即人的异化本质中兜圈子,他从狭隘的社会分工出发,以政治经济学范畴作为历史前提来说明阶级和阶级斗争,进而否定俄国十月革命和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合理性。以远航一号的庸俗唯物主义历史逻辑,毛主席是〝摆脱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即同劳动群众对立的统治阶级,恩格斯作为资本家是同工人对立的资产阶级,因为他相信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提出的〝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的庸俗唯物主义观点[马恩全集十九卷二四三页]。恩格斯说出这个观点之后觉得不够妥当,于是他接着补充说〝但是这并不妨碍阶级的这种划分曾经通过暴力和掠夺、狡诈和欺骗来实现〞[马恩全集十九卷二四三页]。恩格斯还是承认阶级划分是人为的历史现象,也就是说,根据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阶级划分不是从来就有的自然存在,阶级划分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产物。虽然恩格斯具有资本家身份〔社会分工〕,但是他作为克服自我异化的革命者,没有人怀疑他不是共产主义者。虽然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没有资本家身份〔社会分工〕,但是他们在精神、文化以及思想意识方面是自我异化的资产阶级,他们的自我异化表现在经济方面就是分田单干的私有化。虽然毛主席〝摆脱直接生产劳动〞〔社会分工〕,但是毛主席通过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倒走资派证明毛主席决不是同劳动群众对立的统治阶级。

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认为〝社会分裂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和被压迫阶级,是以前生产不大发展的必然结果。〞[马恩全集十九卷二四三页]

远航一号把恩格斯的观点当作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同观点,他想当然地将恩格斯的思想等同于马克思的思想。可是在生产力极端落后的原始社会并没有基于社会分工的阶级,在走集体化道路的藏北双湖县嘎措乡牧民中也没有基于社会分工的阶级。在原始社会或藏北双湖县嘎措乡牧民中有自主的劳动分工,但这决不是自发的即异化的社会分工。如果没有自主的劳动分工,未来人们在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也无法从事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恩格斯承认马克思是天才,而自己不过是能人。恩格斯有自知之明,但是恩格斯并不理解马克思作为稀有的哲学天才所具有的批判精神。

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接着认为〝但是,即使阶级的划分根据上面所说具有某种历史的理由〔〝某种历史的理由〞就是〝曾经通过暴力和掠夺、狡诈和欺骗来实现〞阶级划分的历史__萬里雪飄注〕,那也只是对一定的时期、一定的社会条件才是这样。这种划分是以生产的不足为基础的,它将被现代生产力的充分发展所消灭。〞[马恩全集十九卷二四三页]

虽然恩格斯承认阶级划分是人为的历史现象,可是恩格斯又把生产力当作阶级划分和阶级消亡的物质基础。这里恩格斯表现出唯生产力论的庸俗唯物主义,恩格斯天真地认为〝现代生产力的充分发展〞〔十九世纪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充分发展〕将消灭阶级划分。人类社会只有发展到十九世纪的资本主义,才会产生马克思主义,这是历史事实。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产生,因为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没有产生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前提。但是自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后,正如马克思曾经说明俄国农村公社具有越过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直接进入共产主义的历史可能一样,人们通过发挥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可以在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建立社会主义即按劳分配的共产主义。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只要有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就可以建立社会主义即按劳分配的共产主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印度毛主义共产党领导印度人民正在走毛主席领导的中国革命的道路,远航一号大可不必以社会分工的唯物主义指责印度毛主义共产党是英雄主义、宗派主义、主观唯心主义政党。

在社会主义新中国,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复辟资本主义,这是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领域同资产阶级的斗争失败的结果〔斗争失败的原因是保皇派群众斗造反派群众,走资派因此获得反攻倒算的政治资本〕,并非像远航一号所说明的那样是社会分工造成的必然。在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第一阶段,虽然私有制被消灭,但是社会分工还无法消除,工人阶级由于自身的历史局限还不得不继承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这一历史遗产。如果以社会分工的存在作为唯物论的根据否定二十世纪无产阶级革命的合理性,人类就无法从资本主义或其他旧的社会形态经过社会主义即按劳分配的共产主义过渡到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分工只能在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第一阶段通过无产阶级专政逐步消除,而不能幻想在未来生产力充分发展的某个时刻突然消失。

远航一号通过幻想没有社会分工即没有阶级划分的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来批判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历史上社会主义之所以不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而是阶级社会的一个阶段(从历史的实际发展来说,没有超出世界资本主义的历史时代,是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部分外围半外围国家为了形成现代资本积累的必要条件而经过的一个历史阶段;也可以说,不是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社会生产方式),还不仅仅因为有ˋ资产阶级法权ˊ。关键的问题是,在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社会中,仍然是少数人,而不是整个社会共同占有和支配社会剩余产品。〞

远航一号居然认为社会主义新中国〝不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即不是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因为在他看来社会主义新中国〝没有超出世界资本主义的历史时代〞,社会主义新中国是〝为了形成现代资本积累的必要条件而经过的一个历史阶段〞,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物质生产〝不是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社会生产方式〞。远航一号还认为〝新中国成立以后,很早就已经出现了一个官僚特权集团,这个特权集团并且控制党和国家权力的大部分〞,而〝毛主席基本被架空〞,也就是说毛主席不过是官僚特权集团的傀儡,社会主义新中国被远航一号描述为官僚特权阶级专政的黑暗社会。远航一号是地地道道的历史虚无主义即空想社会主义者,远航一号以庸俗唯物主义世界观彻底否定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合理性。

我坚持批判恩格斯和列宁的庸俗唯物主义,就是为了阐述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即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远航一号对我所从事的工作极为反感,而且他以自己的特权打压我的文章,甚至剥夺我的发言权,却写不出像样的文章来批驳历史人本主义。康德承认休谟的主观经验主义动摇了他的唯理论迷梦,康德因此潜伏十年写出《纯粹理性批判》,试图调和经验主义同理性主义的矛盾。如果远航一号有康德一半的求真精神,他就会反思自己的庸俗唯物主义,他就会潜下心来研究黑格尔哲学,进而研究马克思通过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扬弃黑格尔哲学的思想历程。遗憾的是这位经济学家顽固地迷信自己的经济学知识〔远航一号作为地道的经济学家根据自己的经济学图表试图预测革命高潮的降临,这不得不让我想起古人通过烧烤甲骨根据甲骨裂出的兆纹来占卜凶吉的宗教仪式〕,他以庸俗唯物主义冒充马克思主义,他不自觉地同迷信唯生产力论的特色党走在了一起。

马克思在自己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明确阐述不是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支配人,而是人支配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确切地说,在私有制必然王国,由于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支配人,在公有制自由王国,由于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人支配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庸俗唯物主义者以狭隘的世界观,把马克思叙述的在私有制社会特有的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支配人的异化规律当作永恒的真理,他们以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即唯心主义的神本主义拜神教冒充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贬低为只是描述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私有制社会规律的经济学家。

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那里有政治经济学批判,但没有政治经济学,因为政治经济学是资产阶级关于商品价值规律的思想学说,马克思从事政治经济学批判是为了消灭商品价值规律即消灭政治经济学。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历史意义在于马克思以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不是资本创造剩余价值,而是工人的剩余劳动创造剩余价值〕,从而揭穿了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即唯心主义的神本主义拜神教的宗教本质,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因而在理论上被马克思消灭。而所谓马克思主义学者正在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并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特色党的改革开放献计献策,这是对马克思的莫大侮辱。

庸俗唯物主义是二十世纪无产阶级革命失败的重要原因,而庸俗唯物主义在马列毛派那里可以追溯到恩格斯和列宁的拜物教即拜神教。如果无产阶级不反思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即拜神教的宗教本质,二十一世纪的无产阶级革命只能成为空想共产主义运动。

 

萬里雪飄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主题词:庸俗唯物主义、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項觀奇 2018-12-28 04:57
討論好。不要隨意上綱。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6 10:06
远航一号是假毛派,而万里雪飘是真毛派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6 10:05
远航一号是假毛派,而万里雪飘是真毛派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6 09:44
远航一号是修正主义化的第二国际的现代化身,而万里雪飘是修正主义化的第三国际(共产国际)的现代化身,我们托派是没有修正主义化的第二国际和第三国际(包括第一国际)的现代化身。
引用 参考消息 2018-12-26 09:40
傻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6 09:38
我看问题都是从世界(20世纪甚至19世界后半叶)来看待当今的一切问题的(民族问题,生产力问题,革命问题等),我认为20世纪的世界生产力已经成熟到可以搞社会主义革命的程度,而俄国和旧中国如何离开了世界自然没有搞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但是和世界联系起来就据哟这个条件了,而远航一号不但认为中国没有这个条件,连世界也没有这个条件,而万里雪飘认为俄国和旧中国哪怕离开了世界,只要有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就可以搞社会主义革命,这就是我和他们的差别,我认为他们都是错误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6 09:25
恩格斯和马克思是一致的,马克思确实认为生产力决定经济基础(生产关系),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万里雪飘居然能否定,说一旦马克思发现马克思主义在无论什么条件下只要有主观条件就可以搞社会主义革命,这和远航一号本质是一样的,两个极端,他们看到了俄罗斯和中国,印度的生产力的局部现象,而没有和世界资本主义生产力整体联系起来发展的眼光(就是形而上学的看问题而不是辩证的看问题)来看,没有把列宁时的俄国和1949年前的中国和现代的印度看作世界生产力的一部分一个薄弱环节,而是看作一个独立的落后的地区,远航一号结论是没有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万里雪飘是只要有主观条件就可以社会主义革命,两者都是错误的,我们托派认为列宁时的俄国和1949年前的中国和现代的印度具有世界资本主义总生产力的特征,只是薄弱环节,通过不断革命是可以搞社会主义革命的,但是离开了世界如毛泽东斯大林那样搞一国社会主义是不可能成功,因为他们的生产力水平离开了世界资本主义总生产力是达不到社会主义革命要求的。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6 09:16
原始社会不是不太发展,从1-10为范围或象限的话,原始社会是1-2, 7-10是共产主义,而恩格斯说不太发展,是3-6(假设),阶级,私有制,社会分工,都是因为3-6,有所发展(出现了剩余产品),但是不太发展(没有达到物质产品的极大丰富)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6 08:52
不成熟,搞个屁啊,一个女人还没有怀孕,你在哪里接生,不是笑话吗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6 08:51
redchina: 祝贺万里雪飘网友与马列托主义者在主观条件决定上殊途同归!
我不是主观决定,不要误解,我说20世纪客观条件已经成熟,缺乏的是主观条件了,那么请问现在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成熟了吗,我们应该搞社会主义革命吗
引用 No.24601 2018-12-26 05:06
如果说远航一号的经济学研究是“通过烧烤甲骨根据甲骨裂出的兆纹来占卜凶吉的宗教仪式”,那万里雪飘的“历史人本主义”就是杨秀清口吐白沫式的“天父下凡”。反正万里雪飘无限憧憬的“人”,可以无视客观历史状况,在虚构的“自由王国”中翱翔翩跹。此等“人”的虚构,才是蒙昧时代异化认知中的“天父”在现代小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中的投影。万里雪飘一口一个宗教批判,却不知最应当批判的宗教,是在“人本主义”幻想中“支配”一切的“人”。
引用 redchina 2018-12-26 04:06
祝贺万里雪飘网友与马列托主义者在主观条件决定上殊途同归!

查看全部评论(1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23 00:48 , Processed in 0.01519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