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从《风筝》里的忘却到如今对班主任的还击

2019-2-1 09:1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2830| 评论: 0|原作者: 壮壮

摘要: 如今过去将近一个世纪了,教育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虐待狂张清林能够继续当几十年老师这一事实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但是,这么长时间还是发生了很多事,国民性毕竟还是得到了改造 —— 在鲁迅的经历和近期这一则新闻两件小事儿的对比中就能看得出来。

从《风筝》里的忘却到如今对班主任的还击

——略论国民性的改变

鲁迅先生的散文《风筝》曾经入选初中语文课本。这篇短文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先生回忆了年轻时自己因为厌恶而毁了弟弟的风筝一事;年长时他通过读书发现自己的行为是对儿童天性的破坏,是精神上的虐杀,便十分内疚;后来与弟弟谈到此事,弟弟却完全忘记了,让先生更加痛苦。

先生更加痛苦很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粗暴行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彻底毁掉了弟弟仅有的那一点自我认同。这篇文章写于1925年,但即便在几十年乃至将近一百年后的今天,教育中比这严重得多的暴行也还一直存在着。这些暴行是不是也会造成严重得多的后果呢?

事情发生在20186月初,发酵是在201812月中旬,根据网上流传的视频和陆续爆料的信息,可以大致判断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20年前还是初中生的常仁尧经常受到班主任张清林的变态体罚——张让常蹲下然后用尽全身力气踹常的头,别的暴行不论是对常还是其他同学也不少,20年后的20186月常同学偶遇这位张老师,便拦下他殴打。

根据视频,这位常同学在扇自己原班主任耳光时,一边打一边质问:“记得我不记得?”“以前老师你咋削我?知道不知道?”要是鲁迅的弟弟长大后也去打鲁迅耳光,一边打一边质问:“记得不记得?”“以前你咋削我?你咋毁我风筝的?知道不知道?”先生会做何感想呢?

我想会比《风筝》结尾那种面对残酷后果的沉重心情要好得多:至少弟弟的独立精神没丧失,也仍然有能力自主行动——这种行动在客观上是对封建礼教的反抗,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比弟弟实际上的状态强太多。

国民性的改变是一个特别大的话题,这里只能透过上述两件事儿简单地论述一下当时与现在差别的一个方面。

鲁迅先生曾经痛批中国国民身上的种种恶劣品性,其中一种便是奴性:在腐朽、反动、凶恶的封建教育摧残下,国民或者安安心心做奴才,或者求做奴才却不成。

如今过去将近一个世纪了,教育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虐待狂张清林能够继续当几十年老师这一事实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但是,这么长时间还是发生了很多事,国民性毕竟还是得到了改造——在鲁迅的经历和近期这一则新闻两件小事儿的对比中就能看得出来。

别说毁了风筝,即便把人踩在脚底下(既指事实又指地位),也不能使其成为唯唯诺诺的奴才:受害者常同学最起码还有自尊,更可贵的是他还有血性,还有自主行动的能力。在价值观正处于形成之际的少年时期,受了班主任那样的虐待,还能成长为一个有模有样的人,着实不易。

看到他在事件发酵以后的声明,还可以发现:常同学也没有走向另一个极端——成为一个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报复狂。相反,他对于其他老师都充满感激,甚至对别的曾经体罚过他的老师也表示理解。多么通情达理的人啊!在笔者看来,他对于老师的宽容甚至已经到了纵容的地步。

虽然教育中的暴行仍然是非常地恶劣,但遗留下的后果却是相当地轻微。这样的对比本就让人高兴,再想想鲁迅的亲身经历:对弟弟的小伤害造成了严重后果,两相比较中可以看出国民性有了积极的变化。如果了解到今天这种情况,先生应该比较欣慰了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18 15:26 , Processed in 0.01898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