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社会主义”在美国政坛成为热潮新词

2019-2-23 00:1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6910| 评论: 0|原作者: 美国之音|来自: 美国之音

摘要: 根据最近的民调,社会主义观念受到更多人欢迎,在这种情形下,争取2020年党内提名的民主党候选人纷纷开始拥抱那些与社会主义事业密切相关的经济、税收和社会政策纲领。

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竞选班子星期三宣布,他们第一天的网上募捐就筹集了将近6百万美元,轻松超过了他的所有民主党对手首日募捐的总和。


这位佛蒙特州的联邦参议员星期二宣布再度问鼎白宫,24小时内有超过22万人向他捐款,超过了他2015年出马竞选时150多万美元的首日募款数额。桑德斯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在他正式宣布参选总统之前,总统特朗普已誓言美国永远也不搞社会主义。


政治脏话

在美国历史上的多数时期,“社会主义”都等同于脏话,人们提起“社会主义”,往往是给政治对手抹黑,而不是自我标榜。

人们一般会把社会主义与国家控制生产资料、共产主义甚至极权政府相混淆。社会党候选人难得民心。在美国社会主义者如日中天的1920年,尤金·V·德布斯(Eugene V. Debs)在总统选举中也只不过获得了大约91万5千张选票。


卷土重来

但是根据最近的民调,社会主义观念受到更多人欢迎,在这种情形下,争取2020年党内提名的民主党候选人纷纷开始拥抱那些与社会主义事业密切相关的经济、税收和社会政策纲领。

《了解马克思》(Understanding Marxism)的作者、经济学教授理查德·D·沃尔夫(Richard D. Wolff)博士对美国之音说:“有那么一种挥之不去的痛感,觉得我们被坑了,觉得美国人得不到在一个富裕的国家应该得到的东西。有些人成了(亚马逊公司老板、亿万富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可我们其余的人连怎么让自己的孩子读完大学都不知道。”

根据沃尔夫的估计,大约4千4百万美国人欠着学生贷款,因此,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在竞选时会强调这个话题。

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参议员2016年竞选总统时动员起了新一代选民,他们试图推动进步派的政策,比如免除大学学费和实行全民医保。

桑德斯在党内角逐中输给了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然而,他的政策迫使民主党重新审视本党更为主流的政策。

还在桑德斯星期二正式宣布参选之前,争取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各路民主党参选人就已开始进一步左转,提出了有关医保扩充、税收政策和气候变化的各种方案。

在六名宣布参选总统的民主党参议员中,有五位誓言争取“全民联邦医保”(Medicare for all)。这五人是新泽西州的科里·布克(Cory Booker)、纽约州的柯尔丝滕·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又译陆天娜)、加利福尼州的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译贺锦丽)、麻萨诸塞州的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佛蒙特州的伯尼·桑德斯。让全民享受联邦医疗保险会有高昂成本,在以前,许多民主党人对这种提案连想都不敢想。如今,在这六位参议员中,只有来自明尼苏达州的艾米·克罗布查(Amy Klobuchar)拒绝接受这一想法。

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共和党人继续使用“社会主义”一词来贬损他们的民主党对手,鞭挞和讥讽来自纽约的国会众议员、前桑德斯竞选工作者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特兹 (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新科议员。

特朗普最近在推特上说:“我认为,对民主党人来说非常重要的是,一定要推动他们的绿色新政。对所谓‘碳足迹’来说,永久消除所有的飞机、汽车、母牛、油气和军队,那该多好啊,哪怕没有别的国家会这样做。真聪明!”

特朗普在2月5日的国情咨文演说中宣布:“永远也不会让美国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然而,虽然右翼人士反对社会主义观念,但是根据盖洛普(Gallup)2018年的一项民调,57%的民主党人对社会主义有好感。

社会主义替代( Socialist Alternative)的费城志愿者利亚尔·哈里森(Lial Harrison)说:“毫无疑问,伯尼·桑德斯2016年的竞选在把社会主义一词去污名化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社会主义替代是由一些较小的组织结成的全美网络,声称要在当地社区“打击不公正”。

她对美国之音说:“人们、那些普通工薪阶层的人们需要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我需要全民联邦医保。我需要免费大学。我猜想,我是个社会主义者。”

全美最大的由自称为社会主义者组成的团体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夸口说,自从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后,他们有了大约6万成员,而就在2015年桑德斯首次参选总统之前,他们还只有5千成员。


全民医保

对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者的选民以及广大民主党选民来说,最重要的议题也许要算全民医保了。

桑德斯在2013年推出“全民联邦医保”法案时,他连一个共同发起人都找不到。如今,来自华盛顿州的进步派民主党众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发起了一项类似议案,预计在议案正式推出时,会有一百多众议员联署.

政治分析人士说,“全民联邦医保”已经成为有志问鼎白宫的民主党人证明自己坚守进步派观念的一个试金石。

2016年做为桑德斯的代表和马里兰州桑德斯竞选阵营共同主席的鲍勃·米伦坎普(Bob Muehlenkamp)对美国之音说:“显然,现在跟伯尼和悲催的克林顿竞争时不一样了。”

他提到,现在已经有众多的民主党人或者已经宣布2020年竞选总统或者为此建立了探索委员会。他说:“这对人们来说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有很多不错的人在竞选。”


标签含义

社会主义对美国政治究竟意味着什么?这在美国人中间没有多少共识。虽然共和党人把社会主义比作斯大林的俄罗斯,但是左翼候选人提出的社会主义并不侵犯政治自由,而是主张对富人增税,以支持全民医保、补贴大学学费、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等政策。

沃尔夫说:“年轻人,特别是那些没有经历过冷战的年轻人,长大的过程中并没有受到过那种邪恶的俄罗斯人会投下核弹的恐惧熏陶。”

阿克西奥斯(Axios)1月份的民调显示,Z世代、也就是年龄在18到24岁之间的选民实际上更喜欢社会主义(61%),而不是资本主义(41%)。这个数字比全国平均数字要高得多。全国平均数字显示,39%的人更喜欢社会主义,61%的人更喜欢资本主义。

沃尔夫说:“共和党人……攻击人们是社会主义者或共产主义者或马克思主义者,等等…他们在美国这样做了半个世纪,已经把这种攻击用烂了。就跟任何东西一样,它不会随着岁月的增长而越来越好,它只会变馊。”

很多民调显示,对社会主义政策的支持要高于对社会主义一词本身的支持。比如,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1月份的一项民调发现,70%的选民支持对年收入超过1千万美元的家庭增税。

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生阿德里亚娜·奥蒂兹(Adriana Ortiz)并不自认为社会主义者,但是她对美国之音说:“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得到免费的医保。”

她说:“我26岁的时候,我母亲的保险不管我了。仅仅是为了弄明白医院系统、医疗系统就让我抓狂,弄得我根本就不想去看医生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25 01:31 , Processed in 0.01315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