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虽然柴哓明在政治上堕落了,我还是希望他尽快重获自由

2019-3-26 05:3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60277| 评论: 6|原作者: 秋火

摘要: 虽说我在政治思想上还是讨厌柴晓明、而且看到他最后的工作(如果红色参考编辑部报道属实的话)感觉他最近政治堕落了,但我仍真心希望他只是被调查多年前的历史问题,调查完之后希望他能尽快重获自由。
希望柴晓明只是被调查历史问题,查清后能尽快重获人身自由

秋火
2019-3-25(以下均为首发于我微信朋友圈等处的言论,集结发在这里时略有增补)

原红色参考编辑柴晓明被指控“颠煽”遭南京国安拘捕
——伪共针对左翼的白色恐怖正在进行时……
其实我觉得红色参考这条发布不严谨——“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等于“拘捕”,法律意义还是有所区别的。如果是“拘捕”的话,最多37天还不放的话按司法程序就要转为“逮捕”,性质就会更严重些(因为再之后就是移交检察院准备起诉了);但如果是“监视居住”,时间就可能比较灵活,半年都有可能,但司法性质上相对“拘捕”可能稍微轻一点点,也就是未必会起诉、判刑,麻烦在于这“监视居住”时间可灵活变长变短(也就是取决于“人治”而非“法治”),2017年底张云帆就曾经被“监视居住”半年(不太记得了)但很快又取消释放了(显然上层某个层级决策一变他就出来了)。

然而,看了这文章《金灿荣:现代化不是只有一条路,我们给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另外的道路选择(视频|音频|香港大学0223讲座III )》(如果红色参考编辑部的介绍属实的话)真感到悲哀——因为这个洋洋得意的国家主义高参的这篇洋洋得意的文章以及整个以这个高参命名的公众号的运营操作者,我刚刚得知是一个曾经比较熟悉的激进左翼(至少是毛左,很久以前还曾是托派)。尽管他几天前被捕这件事应该反对,他的遭遇值得同情,但是最后却是以这样为国家主义高参做基层苦力的面目出现的,从政治上讲实在太糟糕。

(柴已经毛左了吗?有人问)。就我所知,就观点来说,柴在2012年反日运动时的相关观点与他当时还有很多交流的欧洲托派组织CWI发生很大分歧(cwi认为反日运动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运动,持反对态度),柴的观点当时更像毛左的看法,恰好也是当年,柴就参与了毛派网站红色中国网的编辑工作,与托派组织cwi渐行渐远了。

不过毛派圈子和少数托派好像还长期认为柴算是托派。
但我觉得他2012年之后不再是托派,算是一个曾经极力想混进毛派圈子里的和稀泥派吧。

虽然他的遭遇值得同情(如果有基本正常的言论自由,他根本不应该有任何罪),但他的思想倾向——从2008年我初次见识他的文章和基本观点以来他就一直是很糟糕的爱好和稀泥。

但我还真没想到,他2018年离开北京后去为金灿荣这种狂妄的国家主义高参做文字宣传去了,真可谓思想堕落……

(又有人辩说:他只是为了吃饭啦!)可真只是为了吃饭?还是其实已经有思想倾向了?就像马前卒2008年参与编辑国家主义者研究中日工业发展路径对比的书籍时,也写了文章带有些自称马列主义者的自我辩解,然而又过了三、四年,马前卒干脆就直接鼓吹中国要取代美国做世界领袖了。马前卒早就是中国帝国主义支持者了(虽然他还自认为中国的世界领袖前途恰恰是要否定帝国主义的),他比一般的资产阶级国家主义者更狂。

我刚想起往事,就再说一句也作为提醒:大家与cwi如果有交流务必小心,我觉得有私下思想交流或许没问题(比如单独用个服务器在国外的电邮进行专门只对一个对象的通信交流),但是实际接触甚或涉及组织一定要慎而又慎,因为据我回想cwi至少在2007年就被当局重点调查了,该团体至少06年就在天朝发展人员了……

实际上我并不清楚柴曾经和cwi是什么关系,只是感觉交流比较多,也只是看到一点表面现象,像我这种也就只和他匆匆见过一两次面、谈话从未谈及这些久远历史的人根本上只能是私下联系和猜测,我能确定的只是柴很久以前确实和cwi交流比较多,所以我个人推想如果他主要因此被查,可能问题不大?因为至少我看到的是2012年柴和cwi有很大分歧后就渐行渐远了,那些已经过去六年以上了,都只是历史问题吧。

(还有人说:山巅这个罪名不像是能尽快恢复自由的。。。除非很快妥协招供。。。)

我2005年也被安这个吓人的罪名,并且是拘捕,在看守所和普通刑事犯、经济犯、治安犯之类的呆了近一个月,后来我才发觉其实GA啥都不懂,他们就是乱猜(可能还根据了其他被调查人员的不可靠证词),一下猜我是某境外组织派来的,一下猜我是学生运动领袖。

(有人说:山巅罪不是普通的查一下吧。如果很快就放出来,那就是红色参考在夸大,因为现在只要涉嫌山巅的人都得判刑)

我当年关了一个月就出来了。我还记得我是到第十多天时才被从看守所提审问及“你是不是学生领袖?” 还用“已经有工人指认了”这种话来敲打我,我当时都笑出来了,我说我怎么可能是,我学校都没人关心这事。回想起来我被关一个月,都是GA在查,实在查不出我有什么组织联系,就放了。

但愿只是查一些无关紧要的历史问题……虽说我在政治思想上还是讨厌柴晓明、而且看到他最后的工作(如果红色参考编辑部报道属实的话)感觉他最近政治堕落了,但我仍真心希望他只是被调查多年前的历史问题,调查完之后希望他能尽快重获自由。

毕竟,他的所有言论和思想交流活动(虽然他的圈子确实很活跃,但无非就是这些事)都不至于罪——我希望这个国家有一天一切思想政治言论和交流都不被限制,更不是任何罪名。如果没有这最最起码的基本自由权利,就根本不是什么社会主义,硬要说社会主义那就是假冒伪劣社会主义。

秋火 2019-3-25早上 于广西柳州家中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4-1 00:42
习近平在最新一期《求是》杂志发表重磅文章中强调:“第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不是别的什么主义。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主义,关键要看这个主义能否解决这个国家面临的历史性课题。在中华民族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时期,各种主义和思潮都进行过尝试,资本主义道路没有走通,改良主义、自由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民粹主义、工团主义等也都“你方唱罢我登场”,但都没能解决中国的前途和命运问题。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引导中国人民走出了漫漫长夜、建立了新中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使中国快速发展起来了。” ...http://cpc.people.com.cn/n1/2019/0331/c64094-31005182.html——窃以为:除了最后一句话可以留待历史来作客观结论外,这一重要论述为毛共习共长期紧密合作,提供了远比当年国共两党合作更为深厚坚实之共同政治基础。希望红中网乃至所有真正的而非伪装的毛派同志,都来认真探讨如何有效建立和开展这类政治合作的广泛可能性与现实性。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3-29 07:25
如果柴某真没有其它猫腻,而只是跟金某合作,那也就类似当年中共派人去十九路军当个政宣干部,加上“政治堕落”罪名合适么?作为当年最早站出来的中国思想界毛派人士之一,我倒希望看到更多毛派同志特别是青年人,都能与真诚爱国的民族主义人士积极建立行之有效的政治合作关系。
引用 秋火 2019-3-29 01:42
参考消息: 你既然认为那些信源是信口开河编故事,又自己在这里煞有介事解读故事,你很有意思哦
我哪里解读了?我是在询问。
引用 参考消息 2019-3-26 23:56
你既然认为那些信源是信口开河编故事,又自己在这里煞有介事解读故事,你很有意思哦
引用 秋火 2019-3-26 23:36
借个楼问下:昨天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的《打压激进左派人士持续 学者柴晓明涉颠覆国家政权被抓捕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03252019060712.html》里提到:
“另据左派杂志「红色参考」发布的消息显示,在柴晓明被抓之际,另一位毛派媒体人尚凯在被拘押大半年之后,刚刚以「取保候审」获释,但因受压避免公开露面。”
——这一情况是否属实?红色参考有没有发布相关消息?烦请知情者指出。

另,这个报道又把全国塔吊工人5.1大罢工和全国大货车司机罢工说成是左派发起的,真是信口开河编故事。
引用 秋火 2019-3-26 23:10
严格来讲,我只是“感觉”但还不太确定“柴哓明在政治上堕落了”,因为信息来源都是《红色参考》编辑部公众号前两天发布的那条报道,我至今仍不敢完全相信,我也不确定柴究竟是刚开始有一些资产阶级国家主义的思想倾向,还是说已经完全赞同金灿荣那一套资产阶级国家主义立场了?我只确定:如果一个左翼去为正面宣传这种狂热的资产阶级国家主义者的言论而工作,那真是背弃了自己原有的左翼政治主张。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7 20:20 , Processed in 0.02369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