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人物故事 查看内容

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2019-3-27 23:0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116| 评论: 0|原作者: 党人碑 |来自: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摘要: 革命是列轰隆向前的火车,有人上车,有人中途下车,也有人下车后又上车。只要理想尚存,对国家民族还有责任感,迟早还会上车,这就叫殊途同归,当然站在历史的大势上来看,也可以说是大浪淘沙。中国近代能走出来,不再人为刀殂,我为鱼肉,靠的就是这种为了明天,为了孩子们,绝不低头的精气神! ...
革命是列轰隆向前的火车,有人上车,有人中途下车,也有人下车后又上车。只要理想尚存,对国家民族还有责任感,迟早还会上车,这就叫殊途同归,当然站在历史的大势上来看,也可以说是大浪淘沙。中国近代能走出来,不再人为刀殂,我为鱼肉,靠的就是这种为了明天,为了孩子们,绝不低头的精气神!

发现这组照片非常偶然。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网上发现的一组烈士遗照(部分),他们都牺牲在1930年代初的济南

有网友称,在某国外购物网站上发现一批拍卖照片,内容是30年代即将赴死的“罪犯”。

他们是谁?他们犯了什么罪?他们赴死前坚毅的目光背后,又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

学古代史的我,考据癖发作,顺藤摸瓜,就进去看了,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1931年8月19日的《大公报》上,刊发了一大块的新闻,题为《济南枪决大批CP党》: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刊有「八一九烈士」消息的《大公报》

【“济南快信云,山东各地先后搜捕之CP徒尹发汤、周恩庆等二十一人,解押山东高等法院后,经党政军法组织之临时军法会审委员会,详为审讯,均供认宣传CP,组织团体,危害国家,及担任CP军事工作,图扰乱治安,或代CP私藏枪弹等情不讳。当即依《惩办CP条例》,判处死刑,与本日(十九日)早五点,提出绑赴纬八路侯家大院执行枪决。
沿途由军警严重戒备,用汽车装运,各犯途中大呼口号不止。正法后,高等法院检察官亲自验看,竟有一人未死,突然坐起,又打数枪,方行毙命。
兹将临时军法会审委员会,布告各犯罪状,照录如下:
山东临时军法会审委员会布告:为布告事,照得“哧匪”居心残忍、杀人放火、罪大恶极、若不严行惩处,不足以杜乱荫,而安社会。本委员会奉令机构成立以来,审理“嗤匪”尹发汤等二十一名,均各供认,宣传康慕义、勾结叛徒,危害民国不讳。应即处于极刑,以昭炯戒。兹于八月十九日验明正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除请山东省政府备案外,合行将各该犯姓名来由开列于后,布告通知,此布。
尹发汤年四十岁,广饶县人,供认宣传康慕义,组织国体,危害民国等情不讳。
周恩庆,年二十二岁,北平人,供认勾结叛徒,加入CP,为叛国宣传不讳。
王章,年二十岁,奉天人,供认加入CP,担任重要职务,在烟台秘密工作不讳。
许端云,年二十五岁,供认加入CP,任烟台市执委,煽惑他人,宣传叛国不讳。
邢汝海,年三十九岁,蓬莱人,供认加入CP,组织农会、宣传叛国不讳。
黄季仲,年三十七岁,广东人,供认加入赤色工会,宣传康慕义,扰乱治安不讳。
张守仁,年二十三岁,获鹿县人,供认加入CY,散发传单,为叛国之宣传不讳。
栾文德,年二十三岁,青岛人,供认加入CY,介绍工人,为叛国宣传不讳。
朱长初,年二十五岁,青岛人,供认加入CP,介绍工人,为叛国之宣传不讳。
李得功,年三十岁,广饶县人,供认加入CP,勾结叛徒,为叛国之宣传不讳。
姜发(即孟发),年四十九岁,加入CP,煽惑民众,勾结叛徒,危害民国不讳。
吴兆荣,年二十岁,平度县人,供认在青岛沧口发散传单,勾结叛徒,为叛国之宣传不讳。
王学忠(即曲秋),年二十岁,青岛人,供认加入CY,担任下级工作,煽惑民众,以危害党国为目的、而宣传CP不讳。
陈永和(即陈敬堂),年二十三岁,益都县人,供认加入CP,勾结叛徒,为叛国宣传不讳。
王清泰,年五十六岁,河南滑县人,供认勾结叛徒,为叛国宣传不讳。
陈道威,年二十二岁,保定人,供认加入CP,担任军事工作,图谋扰乱治安不讳。
王玉珍,年二十岁,深泽县人,供认加入CY,为叛国宣传不讳。
尹剑华(任剑峰),年二十岁,堂邑县人,供认勾结叛徒,加入CP,危害民国不讳。
段景钦(即段敬钦),年三十岁,青岛人,供认代CP私藏枪支子弹,图谋不轨不讳。
徐子兴,年三十三岁,即墨县人,供认加入CP,自首后勾结叛徒,宣传CP邪说,图谋不轨不讳。
李平章,年二十三岁,日照县人,加入CP,勾结叛徒,危害民国不讳。(十九日)”
(引者注:嗤是赤,康慕义是英文Communism的谐音,CP是我党,CY是我团,为了防删,做以上替换,希望朋友们谅解,被删太多,不得不如此。)】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济南的老街道,当年烈士们曾由此路过,「大呼口号不止」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旧报刊上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照片

当时主政山东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韩复榘。

韩复榘和我党早有旧恨,1927年的5月,南边的形势非常严峻,上海、广州的国民党都已经对我党大开杀戒,冯玉祥的部队进入河南,对我党的态度,也逐渐发生改变。韩复榘在我党配合下刚进洛阳,就开始捕杀CP党人,顺便也没少杀国民党左派。

而当时距离冯玉祥“清共”,参与蒋汪大合唱,还有一个多月。如果从这点来说,韩复榘堪称北方的夏斗寅。

中原大战,韩复榘反冯投蒋,当了山东省主席,自然要卖力反CP,其治鲁大计曰:

【“戒除内乱、保障统一、剿灭嗤匪、安定社会四义,尤为党国安危存亡之关键。”

先是接手前任的“捕共队”,加以充实,对我党人员及组织进行抓捕破坏。由于“捕共队”完全由叛徒组成,了解党内情况,造成的危害极大。请大家记住,我后面还会提到,有人竟然冒险打入,就在这批烈士中。

抓了就要杀要关,1931年,韩复榘成立了“军法会审委员会”与“山东省反省院”,前者负责审讯,以“快刀斩乱麻”,后者负责监押、“改造”我党党员与进步人士。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蒋介石(左)和韩复榘(右)

九一八事变后,华北抗日局势严峻,山东人民刚烈啊!从甲午战争到一战之后,再到济南惨案,日本鬼子持续为祸山东,山东人民能不恨吗?谁坚决抗日,就跟谁走,哪怕砍头也不怕,于是参加我党我团的青年人更多了。

没办法,韩复榘又请来我党的老敌人,在法国、德国就跟我们死磕的青年党(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往前捋,看民国高校教授内斗那篇有介绍),搞了个全国独一无二的,全部由青年党党员组成的“秘密警察特别侦谍队”,直属第三路军军法处,队员均持有韩复榘签名盖章的特别身份证,在山东省内可以随时随地要求军警协助抓人。

第三路军军法处还有个特务队,主要任务,当然也是打击我党活动。

1933年,又按照国民党中央的要求,成立了“肃反委员会”,该委员会由国民党中组部直接领导,杀人无数,成为韩复榘主鲁期间最反动的特务机构。

此外还有个完全有韩复榘私人掌握的高级侦探队,都是经过分期专业培训出来的特务,要求至少具有初中学历,先经笔试,再经韩当场面口试合格后才能录用。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牺牲,对当时的那党那人来说,是必须面对的考验,图为邓恩铭烈士

在山东,韩复榘绰号“韩青天”,实际上杀人不眨眼,随意性极大。当时山东号称“凡是毒、匪案件,一律处决”,哪怕只是嫌疑。这个“匪”在韩复榘和国民党的政治术语中,可不光是土匪,也包括我党,所以侥幸能活下来的,在山东简直是传奇,后来做过解放后山东省长的赵健民同志,就因此被康生严重怀疑过“忠诚问题”。

可“命大”的背后是什么呢?

不知道熟悉党史的朋友,是否还记得一大代表名单中唯一的少数民族党员邓恩铭,还有邓颖超、蔡畅的闺蜜,周恩来、李富春留法的同学郭隆真,他们都牺牲在韩复榘的屠刀之下。

他们被称为“四五烈士”,牺牲于1931年4月5日,一同牺牲的共有21位同志。除省委书记邓恩铭、妇委会书记郭隆真外,还有两位省委书记、两位秘书长,两位团省委书记。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和邓恩铭同批牺牲的刘谦初烈士

其中的省委书记刘谦初烈士,则是张文秋同志的首任丈夫,后来二十八画生同志的亲家,毛岸英烈士的岳父。

而此后的“八一九烈士”中,化名“尹发汤”的颜世斌烈士,牺牲时担任青岛地下党的书记,曾是一战到法国的山东华工。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颜世斌烈士

他们这批人见过世面后,既有工人阶级的坚决果断,也有山东好汉的忠贞浩气。巴黎和会期间,有给陆正祥寄手枪的,还有后来不少干脆投身革命,有的早早加入周恩来、赵世炎的旅欧支部,有的回到山东娶妻生子后,抗战爆发带着儿子参加八路军打鬼子,真正的革命不分先后。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王清泰烈士

我的河南老乡王清泰烈士,另一位旅法华工出身的革命者,是这批烈士中年纪最大的一位。参加革命时,已四五十岁,孔子曰“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放在我老乡身上太合适了!这个年纪在当时的河南农村,是含饴弄孙的年纪了,可他却毅然不惑,望着中华民族复兴,让所有孩子都有幸福未来的天命,奋勇向前,纵刀斧在侧,亦毫无悔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22 03:10 , Processed in 0.01403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