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关于阶级问题的再讨论 —— 与远航一号的商榷

2019-4-12 12:0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2163| 评论: 0|原作者: “阿芙乐尔”|来自: 作者投稿

摘要: 半无产阶级是否是中国劳动人口的大多数或者中国是否以半无产阶级为主体?个体农民和城镇个体工商户属于小无产阶级还是半无产阶级?专业技术人员有没有一个半无产化的问题?新生代农民工属于无产阶级还是半无产阶级?

关于阶级问题的再讨论

                 ——与远航一号的商榷

       阿芙乐尔

    在拙作《学习毛主席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的思考》发表后,远航一号同志与我就其中的一些问题进行了商榷,在共同认可马列主义阶级分析方法的大前提下,我们对以下一些问题存在分歧:半无产阶级是否是中国劳动人口的大多数或者中国是否以半无产阶级为主体?个体农民和城镇个体工商户属于小资产阶级还是半无产阶级?专业技术人员有没有一个半无产化的问题?新生代农民工属于无产阶级还是半无产阶级?他们和城市产业工人的竞争关系多大程度上影响了无产阶级内部的团结?应远航同志的要求,我把对这些问题的主要观点进一步展开论述。

首先,关于无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人数哪个多的问题。远航同志在《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和阶级斗争》一文认为,城乡半无产阶级是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我认为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第一,远航同志在文中列举的失业人员应该视为无产阶级,无论是农村的雇农,还是城市的失业工人,都是无产阶级,而不是半无产阶级。第二,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数没有农业劳动经验,也不准备回乡居住,他们要长期在城市靠打工为生,裕元鞋厂的工人提出“还我社保,还我公积金”的口号,就是新生代农民工争取留在城市生活的表现,这和老年农民工失去劳动能力后回乡居住很不一样。根据社会学调研表明,新生代农民工“通过第一代农民工带回去的信息,对城市充满了向往,甚至有些’80本身就是跟着打工的父母在城市上学的,他们的思维方式以城市为坐标,对农村完全陌生。从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上看,他们完全离开了农村,成为与父辈相区别的城里人。”(人民日报:《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工资低工伤加班多》)他们选择城市打工并不是比较了与在农村务农收益的高低,因为务农已经不是他们这一代人的可选项了,他们非常想融入城市,但融入城市的经济门槛使得只有少数人能实现这个愿望,他们注定和城市工人一样,两手空空,只能靠打工为生。因此我认为把新生代农民工列为无产阶级是比较恰当的,他们已经有1.4亿,这是无产者和半无产者到底哪个人数多的关键因素。

其次,关于个体小农和个体工商户是小资还是半无产者的问题。中国农业户口人数现在是5.89亿,除去小孩和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人,务农为主的个体农民还剩两亿,打工为主的是两亿八千万,务农为主的农民因为有独立的生产资料,又基本不打工,所以划为小资产阶级应无问题。打工的农民又有中老年和新生代两部分,前者是半无产者,后者接近或者就是无产者。

远航同志在文中提到:“从经验上来说,大家都知道,在农村的劳动者,无论是从事农业的,还是从事工商业的,其收入和物质生活水平,一般是不如城市工人的。如果说农民是小资产阶级,但他们的收入反而大大低于无产阶级,那么这个概念是不是有问题?”我认为,远航同志在这里提到的收入,只是划分阶级的参考,而不是主要的或者根本的标准。现在社会上喜欢以现金收入来划分阶层,月入五千是什么阶层,月入一万是什么阶层,这是违反马列主义以生产关系来划分阶级的基本方法的。列宁对阶级下过定义:“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在列宁界定阶级的四个不同中,生产关系的地位、生产资料所有权和在劳动中的作用这三个不同决定了最后一个领得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的不同,这个领得社会财富的方式有可能是现金工资,也有可能是其他方式,比如官僚的特权享受,一些社会福利等。

在中国,个体农民虽然现金收入低,但他们不用出去打工,这背后其实说明了他们的情况比无产化的工人还是要好,他们的现金收入低,但他们的劳动力再生产成本也是比较低的,有土地,有宅基地,还有种菜养鸡之类的“收入”,虽然不是现金,但也是列宁所说的一种领得财富的方式。个体农民吃的住的普遍比大城市的打工者要好,而且国家对尚存的小农扶持力度也是比较大的,如果孩子愿意读书,基本不会因为经济问题辍学,这样做就是为了能保住这一部分小资产阶级,以维持社会稳定。举一个例子,一个工人在广州五千的工资,要支撑全家生活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小孩上学是不可逾越的一关,留守儿童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所以广州一个拿五千工资的工人比在安徽靠十亩土地生活的农民阶级地位要低。常识也告诉我们,能够个体劳动过活的话,是没有人愿意接受雇佣劳动的。

那么,这种情况下农民还为什么要去打工呢?原因还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1981年,全国范围内分田单干,1984年出现了卖粮难,实际上就是农业危机,此后出现了第一波民工潮,吸纳农民打工的主要是乡镇企业,这批打工者离土不离乡,还不能说生活水平下降了。1992年之后乡镇企业开始不景气,农民要去更远的地方打工,背井离乡之后可以说生活水平下降了,因为吃住差了,也不能顾家,但开弓没有回头箭,资本的逻辑驱使着农民往前走,他不能因为不如意就回家种地,因为农业本身已经出现了危机。农民出外打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土地被占,补偿不足以维持生活,只能靠打工为生,这部分农民保守估计有1个亿(2015年,据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刘彦随介绍,中国失地农民达1.12亿,现在数量只能是更多)。

中老年农民工因为农业危机或者土地被占,去城里打工,但又因为资本主义剥削,无法在城市完成劳动力再生产,这就形成他们的半无产者地位,就是既是小生产者,又是受剥削者,我们把他们叫做半无产者。而没有出去打工、留在农村的老一代农民其实是耕种了别人的地或者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才可能生存的,他们的特点是农业生产经验较为丰富,靠农业劳动还是能维持生存的,这一部分人比分居两地、无法照顾家里的农民工家庭整体上要好,比如贵州塘约搞了合作化之后,农民工纷纷返乡,一个集中原因就是可以顾家,他们宁愿少挣些钱,这些对家的照顾也是生活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生活水平的界定需要结合社会条件来看,不能说皇帝没有电灯电话,只能点煤油灯,就说皇帝生活水平低,在古代,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一个自耕农终身为之奋斗的目标,而皇帝的生活肯定是远远高于这个标准的。放到现在,能结婚、养育一两个孩子、在城市有稳定工作和固定居所、小孩能顺利上学应该是一种类似古代自耕农生活标准的现代标准。而打工者大多在城市居无定所,随时面临失业的危险,就算工资收入高于农民,但生活水平却不一定高,其无法在城市养育两个甚至一个孩子,就是生活水平下降的表现,留守儿童缺乏关爱,留守妇女缺乏夫妻生活(守活寡)带来的痛苦也构成了生活水平下降的一部分。

总之,老一代农民是因为农业危机和圈地运动出去打工,从个体劳动变为雇佣劳动,虽然还守着土地,但阶级地位是下降的,新一代农民工变为无产者,是阶级地位的进一步下降,这是四十年来阶级分化和劳动人民悲惨命运的一个重要方面。从另一方面说,这也是无产阶级规模扩大的标志。

对个体工商户应该分成两类,城市个体工商户中自己有店面的,不雇人或少量雇人且自己不能脱离劳动的,应该算是典型的小资产阶级,租别人店面、无法独立经营的,应该算半无产者。

我们谈这个问题的意义,就在于正确进行阶级分析,以确定力量对比。打工者需要更高的工资,基本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的解决才能维持劳动力再生产,所以他们的斗争一定比农民要强,裕元鞋厂的斗争就是一个证明。农民作为小生产者,虽然多数不富裕,也可能亏本甚至破产,但吃住不愁,还有种粮补贴、新农合医疗和廉价的就近的学校,所以他们的不满情绪和斗争精神肯定比新生代打工者要弱的。界定小资和无产者区别的意义就在这里。但这不是说不管小农,或者要打击小农,而是要确定他们的政治倾向整体上是保守的(不是反动),成为不了无产阶级革命的领导和主力。

第三,关于知识分子和专业技术人员无产化问题。我们不妨先来看看毛主席的两段论述,一段是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小资产阶级。如自耕农,手工业主,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这一个阶级,在人数上,在阶级性上,都值得大大注意。”这里面的小员司指的就是下级公务员,这里面的“学生”在1925年毛著的原文中明确写为“中学生”。后来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中,毛主席又讲到:“农民以外的小资产阶级,包括广大的知识分子、小商人、手工业者和自由职业者。”“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并不是一个阶级或阶层。但是从他们的家庭出身看,从他们的生活条件看,从他们的政治立场看,现代中国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的多数是可以归入小资产阶级范畴的。”。

     从毛主席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出一点,就是阶级的划分,生产关系是基础,但还有一个对其所处社会关系的综合。毛主席讲到了家庭出身和生活条件,比如很多学生的收入来自家庭,可以说是一种二次分配,所以不能单纯地说学生是哪个阶级的,但在旧中国,如果能上中学,普遍应该来自富农或小商人家庭及以上,说他们是小资产阶级是从这个角度上看的。当代资本主义条件下,工厂里雇佣关系比较明显,资产者和无产者较为清晰,但公教人员的收入来自国民收入的二次分配,这个就比较复杂了。那么我们可以找个参考系,就是同一个阶级内的流动应该是比较容易的,餐馆服务员进厂做工,应该是没有障碍的,所以餐馆服务员和工厂工人都属于工人阶级。但公务员,大学老师换工作,也基本上开公司、最差也要开个店,开个快递站或者回乡办个小农场,其实也就说明他们的地位和小商人是相似的,所以我认为公务员和有正式编制的事业单位职工属于小资产阶级,这是比较恰当。公务员和一部分专业技术人员是小资产阶级的另一个依据就是,他们有上升空间,包括公务员的级别和教师医生的职称,处长、教授之类的,而无产阶级是没有这种上升空间的,工人就是工人,当上班组长收入和地位也无法提高,也没有出路。

当然,现代资本主义有个变化,就是金融资本对全体劳动者的残酷剥削,比如房贷车贷,专业技术人员又普遍背负这些贷款,所以他们当中有一部分生活会比较艰难,沦为半无产者,也就是随着经济发展,生活下降。毛主席讲的小事务员也就是办事人员阶层和民办学校的老师就是当代半无产者的一部分。    

对小资进行分析的意义是什么呢?我前文中说,小资也分成上下两层,大多数知识分子和不能上升为农业资本家的小农,都应该属于下层。他们的政治态度是偏向社会主义的,具体来说,也就是农村恢复集体经济,城乡实行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这些措施小资产阶级下层应该是会支持的,至少是不会反对的。举例来说,贵州塘约道路虽然在现有的政治经济条件下不能复制,但说明了贫困的农民是不拒绝走集体化道路的;大多数知识分子对在有保障的体制内工作,还是给私人打工,也是不难选择的。在现在生产力水平下,这种共同的政治倾向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是容易持续下去的,农村集体经济下一步是国营农场,农民拿工资,国家把生老病死全包下来,多数农民肯定是愿意的。工人就更不用说了。我觉得关键是过渡时期,政策不能过左,无产者要联合半无产者和小资下层,争取绝大多数,以便巩固无产阶级政权,为下一步的改造奠定基础。

第四,无产阶级的竞争并不是现在的主要问题。无产阶级后备军是资本积累规律的必然结果,是无法消除的,半无产阶级对无产阶级构成了竞争,下岗工人对在岗的工人也构成了竞争。但这种竞争的增减并不是革命斗争爆发和胜败的决定性因素,美国的小农很少了,但并没有因此爆发革命,因为还有个国际分工问题。根据列宁主义的观点,革命爆发的条件是上层不能照旧统治,下层不愿照旧生活以及全国性危机的爆发,而决定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决定性因素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成熟。这种成熟的一方面就是要用正确的政策和策略来团结整个工人阶级,中共在安源工运中就很好地处理了失业工人被敌人利用来捣乱的问题。

这种分析对未来阶级斗争的指导意义就是,我们在提出口号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小资下层这一部分人,因为无产者和半无产两者合在一起大致上占了全部劳动人口的一半,资产阶级拉住小资还是可以对抗一阵,很多无产者半无产者家属可能又是小资,比如丈夫是公务员,妻子在外面打工。所以无产阶级除了必须联合半无产者,还要联合小资下层,才能争取占压倒优势,就像民主革命阶段无产阶级和贫下中农结盟,联合中农一样。现在小资就相当于当年的中农。在金融资本压迫的条件下,半无产者和小资下层对社会主义也是可以支持的,比如对于房地产来说,取消开发商,政府直接在国有土地上新建住房,分配给无房者使用,这应该是社会主义的具体政策,这个政策除了开放商和炒房者外,应无人反对。但对于现有住房,没收全部住房和没收闲置住房,就差的比较大了,没收全部住房在短时间内对只有一两套房子的小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他们也未必能理解。如果只是没收闲置住房,加上免除房贷,应该是比较好的过渡政策,可以争取绝大多数人的支持,至少是中立,为下一步住房公有化奠定基础。过渡时期,农村土地集体化也要采取引导和自愿的原则,可能有的小农就是不愿意或者不习惯集体劳动,在多数农民走上集体化道路后,个别小农也很快会跟上,最后建立国营农场,形成新型居民点,消除城乡差别。这都是阶级分析的现实意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7 20:17 , Processed in 0.16011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