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要发财,去东方 —— 洋关故事(一)

2019-5-5 06:2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1464| 评论: 0|原作者: 马前卒

摘要: 在1893年“科梅公司”的投资骗局里面,单单是金登干先生一个人就损失了大半吨黄金。而1887年日本为了对付中国北洋水师,号召全国捐款造舰,最后募资108万日元,不过折合1.5吨黄金。

故事还要从1893年的伦敦城说起。


1893年,正是英帝国维多利亚时代的鼎盛时期,英帝国靠枪炮战舰征服了广袤的领土,构建出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帝国,总面积超过3000万平方公里,殖民地遍及全球。此外全球数十个独立国家,近一半被大英帝国间接操控。


作为这样一个庞大帝国的心脏,伦敦城汇聚了全世界的财富人物,也荟萃了全世界的物产精华。


当时的英帝国有一句志得意满的话,几乎所有版本的历史教科书都会引用:


“北美和俄罗斯的平原是我们的谷仓;芝加哥和敖德萨是我们的矿区;加拿大和北欧半岛为我们种树;澳大利亚为我们牧羊;还有阿根廷为我们养牛;秘鲁送来白银,南非进贡黄金;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茶,地中海是我们的果园;至于我们的棉花种植园正在从美国南部向地球一切温暖的地方扩展。”


英帝国吸收着全世界的物产,也同样向全世界输出金钱,投资各种产业,扩展帝国对世界的掌控。


在印度,他们建成了当时亚洲最庞大的铁路网,总计建设了八万公里铁路;在南非,他们为了夺取矿产,强行把布尔人整个民族都送入了集中营;而即使是闭关锁国的大清帝国,也在鸦片战争之后,被英帝国强行卷入到了近代化的浪潮当中,天朝上国的迷梦就此告终。


不列颠的军事帝国造就了不列颠的金融帝国,也保卫了它的金融帝国,在小小的伦敦城当中,金融家们不知疲倦地把整个世界投入到熔炉当中,提炼出他们所梦寐以求的金钱。直至今日,圣保罗大教堂东侧的金融街依然号称“全球最富的一平方英里”。


可以说,当时的不列颠,地位就和冷战刚结束时如日中天的美国差不多,而伦敦,就相当于鼎盛时期的纽约加上洛杉矶,是帝国当之无愧的经济、科技、文化中心。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金融家的地方就会有金融骗局,不管是骗普通人还是骗同行,无论是12世纪还是21世纪,这都是金融家们必不可少的技能。伦敦的金融城就充斥着这样的骗局,从古到今永无止歇。


1893年的伦敦城,又到了大泡沫破裂的时刻。


骗局的主角是“科尔曼和梅公司”,科尔曼和梅自然就是两个老板的姓氏。梅老板的一个亲属是英格兰银行的出纳主任弗兰克-梅(Frank May)。英格兰银行是英国的中央银行,掌管着英帝国乃至世界的金融命脉,因此数不清的上层人士向“科梅公司”投入金钱,终于在1893年发现,原来两个老板根本没有在殖民地进行投资,完全是以骗养骗,众多富贵人家血本无归。


对于19世纪的伦敦来说,这不过是一场稍大的金融骗局,但是因为一个理由,100多年后的中国人值得对它多几分关注——中国海关驻伦敦代表金登干先生也是受害者。


金登干不是中国人,他真正的姓氏不是金也不是干,而是坎贝尔,全名詹姆斯-邓肯-坎贝尔(James Duncan Campbell)。金登干是他在中国海关工作之后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字。




金先生一共在这场骗局当中损失了八万英镑。


1893年的八万英镑到底是多少钱?这个问题并不难以计算,因为那时候是金本位时代,英镑的币值严格和黄金挂钩,一英镑大约为7.32克黄金,八万英镑就是58.5万克黄金,即585公斤。




在1893年“科梅公司”的投资骗局里面,单单是金登干先生一个人就损失了大半吨黄金。而1887年日本为了对付中国北洋水师,号召全国捐款造舰,最后募资108万日元,不过折合1.5吨黄金。


再具体点说,当时英国高级中产阶级,一年收入不过是500英镑左右,而一个高级技工年薪不到100英镑,坎贝尔先生一次投资,损失了相当于英国160个医生或者800个高级技术工人的年收入!这可是帝国最高等打工者的收入!如果他在工资之外没有其他进项的话,这一次失败就得把他打入底层社会。


的确,金先生随后几年多次写信跟上司赫德哭穷,甚至还说自己害怕不能给孩子们留下多少遗产。但这也说明,这次受骗并未改变金先生的阶层,他只是担心不能100%保证阶层固化而已。这样问题来了,金家的财产是怎么来的?是来自家庭财产的继承吗?


并不是,金登干虽然出身于军官家庭,但是父亲也不过是普通收入而已,积累不了巨额的财富。更何况他的父亲后来还娶了第二任妻子留下后代,死后把自己的财产主要给了新家庭,金登干本人并没有能够从父亲这里得到多少遗产。


考虑到以上事实,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金登干的巨额财产并非是来自于继承,而是自己积攒起来的。


那么接下来又有一个新问题了——金登干如何赚到一笔骗都骗不完的巨额财产?


到此,我们终于可以切入正题,考察一下金登干先生的大致履历:


1859年2月,金登干26岁,进英国邮政局工作。


1862年,他进入中国海关在伦敦代理机构工作,1863年5月来中国,从此与中国、和中国海关结下了不解之缘。


1863年9月,他出任海关总税务司署的总理文案,并主管财务稽核。就在这一年,赫德正式接手了李泰国手里的总税务司职位,成为了中国海关最高支配者。之后40年,金登干一直是赫德的助手与密友。


1873年,赫德决定组织中国海关驻伦敦办事处,派金登干回国担任办事处税务司,而第二年,金登干以“无任所秘书”的头衔任该办事处主任,直到1907年他逝世为止。金登干作为一名驻伦敦的苏格兰人,在40年间代表了中国最大的一笔财富。


近代中国海关,并不是仅仅字面上的海关而已。依靠特殊历史时期的机遇、借助西方列强来的压力、以及赫德本人的能力和权力欲望,这座巨型机构攫取了超乎想象的权力,一度负责了中国的所有电报和邮政事业,染指铁路和中国外交事务,还发行了货币化关金券,成为了户部之外的第二财政部。它甚至还拥有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海军部队,可以说是清帝国最后70年里最有权力的机构。它的大部分影响力在民国时代得以保持,直到新中国成立,才消灭了这个国中之国。


可以说,金登干在自己生命最后的30多年的时间,身份是“东方海关国”的大使,同时也是赫德私人代理人,这显然不能以普通的高级白领视之。


无论是海关总税务司署的总理文案,还是办事处主任,都是中国海关屈指可数的高管。而众所周知,赫德治下的中国海关一贯以高薪著称。刚刚到中国海关任职,金登干的年薪为1200英镑,而1879年,金登干的年薪被提升到了2000英镑。


无论是1200英镑还是2000英镑,都是非常高的薪水,几倍于英国本土的高级中产。依靠在中国海关任职,金登干实现了阶级跨越,从中产子弟变成了上层社会成员。


但是,即使是这个薪水,也绝无可能让金登干在1893年攒到了8万英镑以上的资产。尤其是我们还要考虑到,金登干在伦敦住豪宅、并且养了五个孩子,雇了五个仆人——而这个年代的英国高级中产家庭,一般也就只有一两个仆人而已。当他写信跟赫德抱怨自己收入不够的时候,赫德也明确跟他说,不是他的收入低,而是他的支出太高。


高薪被高消费抵消,金登干的巨额财产,到底是怎样积攒起来的呢?接下来的一个事例,也许能够揭开这个谜团的冰山一角。


在1878年,已经在中国工作多年的赫德决定休假一年,前往欧洲探访故乡兼放松(当然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通过电报继续指挥海关工作,大权从未旁落)。


在这趟旅途当中,他决定前往巴黎住一段时间,于是写信让金登干代办,为他在巴黎租一所房子作为住处。


巴黎当时是有名的繁华之地,人文荟萃,赫德想要去那里体验一下生活也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就有许多耐人寻味的地方了。


遵照赫德的指示,金登干在巴黎寻找了一所豪宅,作为他顶头上司的落脚点。


这幢洋房位于巴黎第十七区、蒙梭平原小区,马勒……斯贝尔比大街189号。小区的旁边就是当地的盛景蒙梭公园,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地段。洋房本身拥有14个房间,造型精美,对得起赫德先生的身份。


然而有一点却相当令人称奇——金登干声称,这栋洋房他和房东谈妥的租金是半年五万法郎。五万法郎相当于大约两千多英镑,这是一个非常高昂的数字,乘以一百可以造一艘先进铁甲舰,换算到今天就是航母造价的1%。哪怕是对纸醉金迷的巴黎城来说,付出这么多钱在一栋房子租住半年也是非同寻常。


当时巴黎最为富贵繁华的地段,是位于塞纳河右岸的第八区圣日耳曼区(也就是中国游客所熟知的凯旋门、香榭丽舍大道所在的区域)。而当时香榭丽舍大道内的租金最贵的那些豪宅,一年租金是大约2.5万到2.8万法郎左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5-20 13:12 , Processed in 0.01462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