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中国将采取“制度性、结构性”安排,扩大开放

2019-6-17 01:1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396| 评论: 0|原作者: 人民日报|来自: 人民日报

摘要: 中国将采取一系列重大改革开放举措,加强制度性、结构性安排,促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包括更广领域扩大外资市场准入、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更大规模增加商品和服务进口、更加有效实施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更加重视对外开放政策贯彻落实。

三、奉行单边主义走得通吗?

  美国一些人在“美国优先”旗号下,奉行单边主义政策,一方面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野蛮地运用单边手段打压他国,四面出击制造经贸摩擦;另一方面,藐视多边规则和多边贸易体制,退出伊朗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人权理事会等,公开反对全球主义理念。“美国优先”的口号与单边主义的行为方式,俨然成为一套“内在自洽的逻辑”。

  从表面上看,推行单边主义是要“去全球化”“反全球化”,搞孤立主义。然而,这只是其中的一面。还有更重要的一面,即美国一些人推行单边主义,是因为平等合作的多边主义束缚了他们的手脚,不符合其“美国优先”战略,不利于其巩固霸权地位。因此,他们急于通过侵略性单边主义,在国际竞争中以自身强大的实力优势碾压对手、各个击破,以期建立更加符合“美国优先”的全球秩序,维护其全球霸主地位,并堵住后来者前进的道路,阻止赶超者居上的步伐。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有一句“名言”吐露了心声:“如果今天让我重新打造(联合国)安理会,我会只设一个常任理事国,因为这样才能真实反映全球的力量分布。”称霸世界的霸权主义面目昭然若揭。

  当今世界,科技革命和生产力的发展推动国际分工日益深化,社会化大生产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广泛和深入,经济全球化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大趋势,由此加速了贸易、投资以及生产要素流动的全球化,世界经济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赖、相互制约、相互竞争的开放型格局。没有哪个国家能够以拒绝竞争的方式维持垄断地位,垄断绝不能完全地、长久地排除世界市场上的竞争。这是客观的经济规律,谁也违背不得。

  随着各国之间相互依赖的加深,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深刻变化,世界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大潮流。垄断国际事务的想法已落后于时代,垄断国际事务的行动也注定不能成功。世界上的事情只能由各国商量着办。任何国家打着“优先”的旗号,堂而皇之地破坏国际规则,明火执仗地打压他国,注定要身败名裂。

  奉行单边主义、霸权主义绝没有出路,这是国际社会的基本共识,很多美国人也非常清楚。早在本世纪初,一位著名的美国国际政治学者就曾预言:“某一天,美国看上去不可战胜,第二天,则盛世不再”,“其他力量的崛起、美国的式微,以及美国单边主义式的国际主义,将共同使美国的单极时刻成为昙花一现”。经济全球化大潮下,只有坚持开放合作,才能获得更多发展机遇和更大发展空间。

  四、搞科技霸权主义能得逞吗?

  科学技术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财富。但是,在美国一些人眼里,科技却成了自己独占独享的垄断性权利。为了维护其经济和科技领域的霸权地位,美国政府长期以来对我国实施高技术出口管制政策,在此次经贸摩擦中,更是肆无忌惮滥用国家力量,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企业进行技术封锁,对中国高科技企业进行围堵遏制,竭力打压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挤压中国高科技产品的市场。这种倒行逆施的科技霸权主义行径,绝不可能得逞。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实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决定着世界政治经济力量对比的变化,也决定着各国各民族的前途命运。正因为科技发展具有如此重要的作用,所以美国一些人的霸权思维、垄断做法和双重标准在这个领域展现得淋漓尽致。地缘政治专家亚当·加里在一篇文章中刻画了美国某些人的心态:在这种零和思维的驱使下,中国创新太少时受到指责,中国创新太多时同样受到指责,还要遭受保护主义关税,这说明了美国的虚伪,它暴露了一种狭隘、自私的心态,看不到双赢模式下的共同成功的现象。美国一些人的目的,无非是想把中国永久性地排除在科技创新的前列之外,永远接受美国垄断资本的盘剥。

  然而,这只是霸权主义者的一厢情愿。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世界各国科技活动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赖空前加深,科学技术的进步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成为世界各国共同参与的结果。特别是在信息网络技术迅速发展的推动下,科学技术的交流与传播在范围、速度和规模等方面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科技创新的全球化进程空前提速,科学技术的全球扩散渗透日益加强,各个国家在科技领域的交流互鉴日益频繁,跨国联合研究成为常态,科技创新成果的全球性应用是大势所趋。

  推动科技创新与进步是每个国家的正当追求,加强科技合作与交流是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重要动力。为了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更好地造福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大力推动科技创新,促进科技进步,加强科技合作,反对科技霸权,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权利。

  经过长期不懈努力,中国的科技发展已经取得巨大成就,引起国际社会普遍重视。这些科技成就,既不是“偷来的”,也不是通过“强制转让技术”得来的,而是千千万万科技工作者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结果,是中国以互利共赢为基础开展国际技术合作的结果。中国生机勃勃的科技创新事业和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证明,美国用卑劣手段打压围堵所谓的“竞争对手”,并不能保证其科技领先地位。

  五、极限施压对中国管用吗?

  用极限施压的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是美国一些人在国际谈判中的伎俩,美其名曰“交易的艺术”。其主要特征是以多面进攻、漫天要价为手段,同时在跨领域的多议题上与对手博弈,然后回转妥协,暗度陈仓,从而在核心利益上达成目标,靠强权维系霸权,靠霸凌讹诈击垮对手。美国一些人觉得极限施压威力无比,对中国也笃定“奏效”。

  极限施压真的灵验吗?美国政府在与一些弱小国家打交道中,肆意挥舞制裁“大棒”,依靠强大实力和极限施压手段,将自己的利益诉求强加于他国。一些国家,或者因为综合实力较弱,或者因为长期的依附关系,迫于美国强大的经济政治压力,在谈判中不得不按照美方要求作妥协退让,息事宁人,遂其心愿。这种情况多了,难免让美国一些人形成一种思维定式,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会害怕极限施压策略,必定会在其强大的高压下屈服。

  可惜,美国一些人判错了形势、找错了对象、打错了算盘。合作是有原则的,磋商是要平等、互利、诚信的,在重大原则上中国决不让步。中国是日益强起来的大国,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美国一些人试图以极限施压的霸蛮办法来强压中国就范,注定徒劳无功。孤立中国的企图都会反过来孤立自己,针对中国的极限施压,必然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反感和强力反对。美国历史上曾数次检讨过谁应为“失去中国”担负责任。试问今日之美国某些人,你们担负得起这样的历史责任吗?

  相互尊重、平等互利是现代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但美国一些人采取的极限施压策略,却严重违背了这一基本准则,给世界贸易规则和国际秩序带来极大的破坏。历史经验表明,试图通过极限施压手段达成协议,只会破坏双方互信合作关系,错失合作的历史机遇。美国一些人对华采取极限施压,不但无益于问题的解决,还将进一步损害各方利益。

  极限施压看似咄咄逼人,实则色厉内荏。美国所奉行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贸易霸凌主义,对其在国际和国内形成的不利影响越来越大,逐渐成为分化美国政治势力的重要力量。极限施压只会让世界各国更加看清美国霸权主义的本质,使美国在国际社会中愈加孤立。

  六、贸易保护能实现美国“制造业回流”吗?

  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一些人“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于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

  “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

  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规律决定的。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

  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是由国际经济运行的规律决定的。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这就意味着,试图通过美国制造业的回流减少贸易逆差,很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事实上,2018年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的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

  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表明,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前4个月基本处于负增长状态,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3%和1.6%。而反映美国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在2019年前4个月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重新繁荣。

  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的政策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美国现任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经贸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美国制造业回不去不说,反而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

  七、经贸摩擦能促进美国经济繁荣吗?

  2019年以来,美国就业率、股市市值保持双高,第一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初值达到3.2%……自美方挑起中美经贸摩擦以来,美国经济似乎还不错,这成了美国一些人不断升级经贸摩擦的所谓“底气”。但如何客观评价美国经济所谓的“繁荣”,需要进行全面理性分析。

  从一些指标看,美国经济在往上走,但能否持续,重点要看资本积累的状态。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私人部门经过季节调整的固定资本投资增长率只有1.0%,明显低于2017年和2018年的增速。根据美国官方发布的数据,2019年4月,美国耐用品订单环比下滑2.1%,超过预期2.0%的跌幅。衡量经济扩张的重要指标——核心资本品,4月的运输量下降了0.9%。从发展趋势看,经济界人士对美国经济的前景争议很大。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近期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许多经济师预测,美国经济2020年底以前出现衰退的可能性几乎翻倍,这主要缘于美国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有许多研究表明,从长期看,美国经济正处在所谓经济“长波”的下降期,不是稳步上升,而是稳步下降,包括美国前任财长萨默斯在内的很多学者用“长期停滞”来描述美国的经济表现。目前没有有力证据表明美国中长期经济基本面得到了改善。虽然美国一些人不断吹嘘“有史以来最好的经济”,但事实胜于雄辩。美国年均GDP增长率1950—1979年为4.0%,1980—2007年为3.0%,2010—2016年为2.2%,近两年为2.55%。显然,近两年的增长率不仅明显低于战后所谓的“黄金年代”和上世纪90年代的“克林顿繁荣”,与奥巴马执政中后期相比也只是基本持平,更是远未实现经济增速达到4%以上的承诺。

  美国以减税拉动经济增长的效果有限,给财政造成的压力却是巨大的。近年来,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快速上升。今年2月,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公共债务规模已达到22.01万亿美元。被称为“新债王”的美国双线资本首席执行官冈拉克直言,美国经济的增长仅仅是债务的增长而已。美国花旗银行也警告称,市场开始质疑美国偿付能力的“致命时刻”即将到来。这一“致命时刻”,很可能因为中美经贸摩擦升级而加速到来。

  中美经贸摩擦必将对美国经济产生严重负面影响,成为拖累美国经济的沉重负担。从生产的角度看,中美制造业相互依存度很高,许多美国制造商依赖中国的原材料和中间品,相互加征关税必然提高美国企业的生产成本,降低企业利润。从消费的角度看,加征关税将导致美国国内物价水平上升,消费者将为同等数量的商品增加更多的支出,因而在现有收入水平下必然出现需求下降。从进出口的角度看,中美相互加征关税将直接导致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下降,同时由于美国企业生产成本提高,导致美国产品国际竞争力降低,出口受到影响。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贸易保护主义是毒药而不是良方,搞经贸摩擦没有赢家,伤人也必伤己。20世纪30年代大危机席卷全球,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欧等国高筑关税壁垒、大打贸易战。殷鉴不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6 01:30 , Processed in 0.09523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