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另类革命家小传(中)

2019-10-16 00:5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002| 评论: 0

摘要: 说起苏联革命家托洛茨基,相当一部分中国读者是不熟悉的(啥?“脱落刺激”?),但在上世纪前半叶的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浪潮中,“托洛茨基”可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另类革命家小传丨“不断闹腾”托洛茨基——中篇·从中派领袖到加入布党(1905-1917)

 激流1917 激流1921 5 days ago

激流原号已阵亡,请关注新号。


作者︱破折号


俄国革命家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


作者按



说起苏联革命家托洛茨基,相当一部分中国读者是不熟悉的(啥?“脱落刺激”?),但在上世纪前半叶的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浪潮中,“托洛茨基”可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举几个中国人熟悉的例子:总统蒋公的大少爷经国在苏联留学期间就曾是一名“托洛茨基主义者”;中共的缔造者之一、民国核心期刊《新青年》总编兼主笔陈独秀不但曾经是托洛茨基派(简称“托派”)成员,而且还长期担任中国托派的领袖;还有1921年促成中共建党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就是开一大时凭借自己的丰富经验紧急让代表们转移会场从而躲过一劫的那位)后来也加入托派并成为荷兰托派组织的创始人;而伟大领袖毛主席——吸一口气,他不是托派——则将“托洛茨基派”与“日本帝国主义”、“中国汉奸”、“亲日派”并称为抗战期间四个“我们的敌人”,托派居于“四敌”之一,可见主席老人家对该派的“重视”(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1937年)。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苏联解体,令世界各地的托洛茨基粉丝都欢呼雀跃,认为这实现了老托在1920年代关于苏联“一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的预言。直到今天,国内外还有不少“托洛茨基主义者”活跃着,时不时地放出一些“惊人”言论刷新一下我们的眼球。那么,托洛茨基究竟何许人也?这位传奇人物在当年又有何惊世骇俗之举?本文将分三篇展开回顾,介绍这位苏联革命家“不断闹腾”的一生。


这三篇分别是:


上·从参加革命到崭露头角(1879-1904)


中·从中派领袖到加入布党(1905-1917)


下·从统帅红军到流亡他乡(1918-1940)


中篇·从中派领袖到加入布党(1905-1917)



一、参加1905年革命




资本主义世界向来不太平。刚刚跨入二十世纪,就发生了1900-1903年经济危机周期性的经济萧条在席卷全球的同时,也沉重打击了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俄国,带来俄国民众生活条件的普遍恶化。在1901-1904年间,彼得堡、顿河罗斯托夫、巴库等工业城市开始出现频繁的罢工,农民起义也在一些地区蔓延开来。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俄国的经济状况急剧恶化,人民不满情绪日甚一日,阶级矛盾也愈发尖锐;而前线俄军在战场上的节节败退,使得俄国民众对政府的腐败更加失望。一切条件促成了1905年年初俄国国内革命形势的成熟,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或称“1905年革命”)到来了。


1905年1月9日星期日,彼得堡三万名恶寒交迫的工人在东正教神职人员加邦神父的带领下到达冬宫外的广场,向沙皇递交请愿书,请求停止战争和改善劳动阶层的生活条件。面对举着请愿书、圣像和尼古拉皇帝画像,唱着东正教祷告歌的游行群众,沙皇预先布置好的军警向人群开枪射击,造成一千多人死亡、数千人受伤的惨剧,史称“流血星期日”【注:当时官方公布的数字只有96人死亡333人受伤】。请愿虽然被沙皇政府的专制机器镇压了,但这次事件使得俄国民众心中沙皇“慈爱的小父亲”形象彻底破灭了,愤怒的火焰就此燃遍全俄。第二天,俄国社民党(布)发出《告人民书》,号召工人“武装起来!”,许多地方爆发了抗议沙皇暴行的罢工示威;4月12-27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三大”)在伦敦召开,会议制定了准备武装起义,推翻沙皇专制制度的路线方针。此后,革命运动在全国不断扩大和深入【注:1905年4月布尔什维克发起召开“三大”时,向包括孟什维克在内的所有社民党组织都发出了邀请,但孟什维克当时坚持分裂主义立场,拒绝参加伦敦的会议,并且在日内瓦单独召开了自己的“三大”(由于参会人数太少,孟什维克最终只把日内瓦“三大”称作“代表会议”而非“代表大会”)。与布尔什维克“三大”要求无产阶级掌握革命领导权、武装推翻沙皇的策略不同,孟什维克“三大”认为资产阶级革命必须由资产阶级来领导,无产阶级在当前的任务只能是与资产阶级结成反封建的同盟,走议会斗争的道路(反对武装起义)】。列宁对以“流血星期日”为序幕的俄国1905年革命的意义有着很高的评价,他认为1905年革命标志着世界革命运动的中心已经转移到了俄国,并将此次革命视为十月革命的预演,指出:“没有1905年的‘总演习’,就不可能有1917年10月革命的胜利”。


托洛茨基对于1905年革命的看法不同于孟什维克而与布尔什维克接近,他也高度肯定了革命的意义(托:1905年革命“是1917年的两次革命即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的序幕”),并反对无产阶级在运动中充当资产阶级的尾巴,认为无产阶级应当领导革命并建立临时革命政府。“流血星期日”后的第二天,托洛茨基从马尔托夫那里得知了这一消息,他当下便决定立刻返回俄国参加革命。


1905年2月,托洛茨基到达基辅,在该地结识了著名的布尔什维克列昂尼德·克拉辛【注:克拉辛是《火星报》秘密印刷所的创办人,“二大”后被选入党的中央委员会】,从后者那里得到了不少帮助。在基辅短暂逗留后,他到达了彼得堡,但不久又因躲避追捕而逃到芬兰。10月,他再次来到彼得堡。


就在10月初,布尔什维克莫斯科委员会通过了在莫斯科举行政治总罢工的决议,罢工浪潮随即由莫斯科蔓延到全国各工业城市(史称“十月总罢工”)。到托洛茨基回到彼得堡时,已是各地政治罢工进入高潮之际。但面对高涨的政治局势,托洛茨基最初并不愿意同布尔什维克积极合作,而是同一位名为亚历山大·帕尔乌斯的左翼孟什维克过从甚密【注:帕尔乌斯此前曾参加德国社民党的活动,在1903年“二大”后参加孟什维克,1905年来到俄国,鼓吹“不断革命论”(曾启发了托洛茨基的理论),后退党,成为为军国主义辩护的社会沙文主义者,与托洛茨基的关系逐渐疏远】。托、帕先是一起接办了自由派报纸《俄罗斯报》,然后又联合彼得堡的其他孟什维克出版了《开端报》,与布尔什维克的机关报《新生活报》分庭抗礼。在编辑《俄罗斯报》和《开端报》之余,托洛茨基还积极参加了新成立的彼得堡工人代表苏维埃的活动,逐渐成为其中的首脑人物【注:彼得堡苏维埃是1905年“十月总罢工”风潮的产物,是工人首创精神的结果;它起先是统一的罢工委员会,而后发展为新型政权的萌芽;它不经沙皇认可,自行宣布实行8小时工作日,在居民中享有很高威望。托洛茨基经常在苏维埃会议上侃侃而谈,发表长篇演说,并经常为苏维埃的机关报《工人代表苏维埃消息报》撰稿,甚至帮助起草各项重大决议,其才华和风头远超苏维埃的正式主席格·赫鲁斯塔廖夫律师。在11月26日赫鲁斯塔廖夫被捕后,托洛茨基毫无悬念地当选第二任苏维埃主席(时年26岁)】。


1905年12月2日,托洛茨基主持下的彼得堡苏维埃同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及其他党派组织一道,联合发表了一份反沙皇的《财政宣言》,号召人民拒绝向沙皇纳税,要求以黄金支付工资,并取出在沙皇控制的银行中的存款,以动摇沙皇政府的财政基础,引起沙皇政府的恐慌。布尔什维克的《新生活报》和彼得堡的其他民主派报纸都在《宣言》发表后第一时间转载了它。沙皇政府的首席大臣谢尔盖·维特随即查封了所有刊登《宣言》的报纸,包括《新生活报》。这一事件让托洛茨基及其领导的彼得堡苏维埃在全国各地名声大噪。


1905年10月到12月间,俄国各工业城市纷纷以彼得堡为榜样建立工人代表苏维埃,列宁也于同年11月秘密回到国内,与各地苏维埃进行接触。当时,布尔什维克在各个城市里都派代表参加了苏维埃,通过代表的活动来对苏维埃施加影响,而在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许多城市的苏维埃在建立后均开始了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但在这个时候,托洛茨基所主持的彼得堡苏维埃反而呈现出一种保守性,它只强调合法的政治、经济斗争,而不重视准备武装起义和加强工人阶级的武装力量。哪怕在全国的起义山雨欲来之时,彼得堡苏维埃仍在从事一般性的宣传鼓动【注:彼得堡苏维埃中虽然也有布尔什维克的代表德·斯维尔奇科夫、波格丹·克努尼扬茨等人,但掌握领导权的却是托洛茨基、赫鲁斯塔廖夫和其他一些孟什维克。托洛茨基在12月3日苏维埃会议上声明:“彼得堡不能担当起义首创者的责任”】。12月10日,布尔什维克领导的莫斯科苏维埃宣布将总罢工转变为起义,工人们在莫斯科筑起了约一千座街垒,与沙皇军警连续战斗了9个昼夜(史称“莫斯科十二月起义”)。随后,诺沃罗西斯克、下新城、顿河罗斯托夫、顿巴斯、叶卡特琳诺斯拉夫等城市相继爆发起义,战况非常激烈。而彼得堡作为最早成立苏维埃的地区竟然未能参加这一起义风潮。


在12月3日,即《财政宣言》发表的第二天,沙皇的军警袭击了彼得堡苏维埃的办公地,逮捕了正在里面开会的所有苏维埃执行委员,托洛茨基当然也重陷囹圄(苏维埃面对沙皇军警简直毫无抵抗力量)。此次被捕开始了他的第二次监狱生涯(1905年12月到1906年9月共十个月),而他也因此暂时脱离了火热的政治斗争,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思考和写作。在彼得-保罗要塞关押期间,他在狱中写作了《总结与展望》(1906),以总结1905年革命为名,第一次比较系统的提出了他的“不断革命论”,将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这两个不同的阶段混为一谈,成为日后“托洛茨基主义”的基础。由于此时沙皇政府在人民的压力下同意召开国家杜马,对在狱政治犯的监管有所放松,托的文章得以经前来探视的妻子和律师带出狱外发表传播【注:《总结与展望》是托洛茨基一生中最重要的著作之一,他后来回忆时认为此书体现了他对“俄国社会历史的研究,它是当时在论证不断革命的理论方面一篇最完善的表述”】。



二、提出“不断革命论”




托洛茨基在1905-1906年间提出的“不断革命论”大致有如下观点:


一,否认民主革命阶段和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存在界限,主张由推翻封建专制的民主革命立即过渡到推翻一切阶级压迫的社会主义革命。他认为:“无产阶级实现民主的基本任务,直接为巩固政治统治而斗争的逻辑,也在一定时刻向我们提出纯社会主义的问题。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之间存在革命的不间断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7 18:31 , Processed in 0.01437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