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马克思、恩格斯对“贸易和平论”的批判

2019-10-21 00:5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048| 评论: 0|原作者: 王兰芳|来自: 旗帜时评

摘要: 在创立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马克思恩格斯从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的利益出发,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意识形态等进行了全方位的批判。其中,值得我们研究而过去却有所忽视的是他们围绕着战争与和平问题对资产阶级和平理论尤其是早期“贸易和平论”的批判。



在创立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马克思恩格斯从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的利益出发,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意识形态等进行了全方位的批判。其中,值得我们研究而过去却有所忽视的是他们围绕着战争与和平问题对资产阶级和平理论尤其是早期“贸易和平论”的批判。

  在创立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马克思恩格斯从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的利益出发,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意识形态等进行了全方位的批判。其中,值得我们研究而过去却有所忽视的是他们围绕着战争与和平问题对资产阶级和平理论尤其是早期“贸易和平论”的批判。

  鉴于在当代形形色色的和平理论中,“贸易和平论”仍是较有代表性和影响的主张之一,因而研究探讨马克思恩格斯对“贸易和平论”的态度和看法,对我们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正确认识和分析这一理论,认识和分析当今国际贸易问题,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一、“贸易和平论”的产生和早期主张

  贸易和平论,又称“经济依存和平论”或“经济相互依赖和平论”。将经济尤其是贸易与和平联系起来考虑,最早可追溯至17世纪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代表人物――法国的埃默里克・克吕塞,他认为通过自由贸易,就能得到靠征服或占领所获得的同样的收益,因此“在获得启蒙之后,经济人之间的互动会导向国家的相互依赖与和平”。

  18世纪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也认为,贸易的自然结果是带来和平。此后。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发展完善了自由贸易理论,认为国际分工和贸易是国家团结与友谊的纽带。同时期的康德亦在《永久和平论》中预言,与战争无法共处的商业精神迟早会支配每一个民族。

  在上述思想的基础上,英国激进派政治家、经济学家、曼彻斯特学派(自由贸易派)的代表人物理查德・科布顿(又译理查德・科布登)(Richard Cobden)于19世纪50年代正式提出了贸易和平论。他的名言是:过去与现在自由贸易是上帝赐予人类的最好的外交手段,没有比自由贸易更好的方法能够让人类和平相处。”

  科布顿把国际劳动分工和商品自由交换看作是“天意”,坚信自由贸易是一种最完美的制度,认为通过贸易可以把不同国家的企业和工人在物质福利的共同利益上联系在一起,自由贸易与国家间的和平之间存在着互为因果的内在联系。

  他认为,一方面,贸易需要和平的环境,如果离开了和平,英国的中等阶级和工业阶级就得不到任何利益;另一方面,贸易的力量是巨大的,贸易也能促进和平,因为各国间的贸易往来会产生和加深相互了解,而国家间的不了解正是爆发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又认为,自由贸易还能使参与其中的每个国家都获利,加深各国之间的相互依赖,促使战争选择降到次要地位,从而有效遏制战争。

  所以,在科布顿看来,自由贸易对参与的国家具有强大的“纽合”作用,可以通过无数工商利益的联系使本来隔离的各国人民团结起来,“如同宇宙万有引力定律一样,将人们吸引在一起,将种族、信仰、语言的对立抛在一边,把我们团结在永久和平的纽带中”,使得每一方同等程度地热衷于寻求给对方带来繁荣和幸福。

  总之,在科布顿看来,贸易是一剂有效的万能药,是自由、和平以及好政府的使者。他说:“我确实相信‘自由贸易’原则的目的是要从道德方面改善世界上的各种关系,……如果我们能使世界免于实际存在的战争,我相信‘贸易’将做到这一点”。因此,拆除所谓“贸易壁垒”、进行所谓“自由贸易”,是实现永久和平的唯一途径。

  二、马克思、恩格斯对“贸易和平论”的批判

  从本质上看,科布顿所主张的“贸易和平论”实际上是为工商业资产阶级的利益服务的,其最终目的是和平地实现资本对广大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的剥削、压迫,和平地实现英国在全世界的工业霸权以及政治霸权。

  科布顿所主张的抽象“和平”,实质上是无法实现的幻想,而这种“和平”主张由于迎合了人们一般渴望和平、反对战争的朴素心理,因而又具有迷惑性和欺骗性,容易诱使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放弃革命斗争,也容易纵容那种先实行侵略、后叫嚷“和平”的帝国主义行径。

  马克思、恩格斯站在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立场上,对“贸易和平论”进行了多方面的揭露与批判。

  (一)早期“贸易和平论”的实质是为了和平地确立英国在世界市场上的垄断地位和世界霸权

  针对科布顿鼓吹“自由贸易可以带来和平”的观点,马克思指出,这种立场决不是出于真诚地爱好和平,而是鉴于当时英国工业在世界生产体系中的优势地位已经确立,因而科布顿深信英国通过自由贸易的和平手段,不花战争费用也能够在世界市场上确立自己的垄断地位,进而获得欧洲和世界霸权。

  马克思在《宪章派》一文中分析道:“自由贸易派……所理解的贸易自由就是让资本畅行无阻地运动,摆脱一切政治的民族的和宗教的束缚。……英国如果能同别的民族和平相处,就能够以更少的代价来剥削它们”。“贸易和平论”者所要实现的“和平”不过是在资本统治下的和平,是为了更好地剥削别的民族与国家的和平。

  在《英国议会中的辩论》一文中,马克思进一步揭露了科布顿和布莱特“保卫和平”的言论和他们的“无论如何要和平”的口号的真正含义:“曼彻斯特学派是真正愿意和平的,因为这样才有可能在国内和国外进行工业战争。它追求英国资产阶级在世界市场和英国本土的统治地位,在世界市场上,应当使用它的武器――棉花包来进行战争;……”。所以,“如果认为曼彻斯特派的和平论具有深刻的哲学意义,那就大错特错了。它只是把问题说成应当用商业方法代替打仗这种封建方法,应当用资本代替大炮”。因此,“任何时候只要我们仔细地研究一下英国的自由贸易的性质,我们大都会发现:它的‘自由’说到底就是垄断”

  恩格斯同样犀利地指出:“幻想成立欧洲共和国和利用适当的政治组织来保障永久和平,就像空谈靠普遍的贸易自由来保护各族人民的团结一样荒唐可笑”,因为“每个国家的资产阶级都有他们自己的特殊利益,而且由于他们认为这些利益高于一切,他们无法越出民族的范围。他们的少数几个理论家即使把他们所有那些美妙的‘原则’都搬出来也顶不了什么事,因为他们根本不触犯这些互相矛盾的利益和整个现存制度,他们只会说空话”。

  恩格斯在《对法国的通商条约》一文中精辟地分析了鼓吹“贸易和平论”的实际目的:“英国由于在机器方面的巨大进步、由于有庞大的商船队、有煤和铁,应当以工业品供应全世界,而外国应当供应英国农产品:谷物、酒类、亚麻、棉花、咖啡、茶叶等等。还有什么比这更自然的吗?这是天意,……那时,而且只有到那时,地球上才会有和平,人类才会和睦。那时,所有国家就会由贸易和互惠的亲密纽带联结起来,和平与丰裕的时代将永远长存。……在这种制度下,英国所保持的工业上的暂时优势,会成为使它能永远垄断全世界工业的手段,并且使其他各国都降为英国的单纯的农业附庸……的地位”。恩格斯富有远见地指出,英国工业优势主导下的自由贸易只会使英国和其他国家之间建立起不平等的依赖关系,所谓的“和平”也只能是英国霸权下不平等、不公正的和平。

  (二)资本主义自由贸易不能带来国内的和平,相反加剧了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剥削,激化了阶级对立

  在同封建势力和保守派的斗争中,为拉拢并获取工人阶级的支持,自由贸易派标榜自己是人民群众的“保卫者”,进行自由贸易可以使面包减价、提高工资、保障就业,“改善劳动阶级的处境”。对此,马克思在《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和《保护关税派、自由贸易派和工人阶级》等文章中对此进行了深刻批判。

  马克思指出,自由贸易确实带来了生产力的扩大和资本的增值,表面看来对工人有利。然而,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生产资本的扩大“意味着资本的积累和积聚。资本集中的结果是分工的扩大和机器的更广泛的使用。分工的扩大使劳动的专门技能、劳动者的专门技能化为乌有,……从而工人之间的竞争也就加剧了。”资本的集中还促使工业资本家不断扩大规模,“从而使一些小企业主破产,把他们抛入无产阶级队伍”。资本的集中也会导致利息率的下降,从而将小食利者抛入无产者队伍;最后,资本的集中还导致经济危机的发生更猛烈更频繁,而“每一次危机又加速了资本的集中,扩大了无产阶级的队伍”。

  因此,自由贸易带给工业资本家的是源源不断的资本增值,带给无产者的却是日益激烈的竞争和失业与贫困,“劳动阶级的苦难就是资产阶级福祉的必要条件”。

  恩格斯也分析指出,如果自由贸易将促使一切商品价格下降,那么,劳动力商品的价格也同样会下降“最低工资是‘劳动’这种商品的自然价格,这条规律将随着李嘉图的自由贸易这个前提的实现而发生作用”。自由贸易越实行,最低工资的规律也就越明显。

  因此,自由贸易实质上就是资本的自由,而对于工人来说,“他将看到摆脱羁绊的资本对他的奴役并不亚于受关税束缚的资本对他的奴役”。“不管商品相互交换的条件如何有利,只要雇佣劳动和资本的关系继续存在,就永远会有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存在。那些自由贸易的信徒认为,只要更有效地运用资本,就可以消除工业资本家和雇佣劳动者之间的对抗,……恰恰相反,这只能使这两个阶级的对立更为显著”。

  实际上,自由贸易派千方百计地想“废除法律规定的妇女、18岁以下的少年和12岁以下的儿童的工作时间的限制”,他们“只力求做到:让资本来统治,让劳动受奴役”。所以,“伪善的、巧言粉饰的、凶恶的曼彻斯特派骗子集团”其实是工人阶级的敌人。

  (三)资本主义自由贸易不能带来国际间的和平

  自由贸易派鼓吹英国主导下的国际分工和自由贸易可以造福于全人类、带来国际间的所谓永久和平。马克思、恩格斯批判了他们这种一厢情愿的幻想。

  首先,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并不甘居于英国附庸的地位,因而自由贸易的发展反而加剧了彼此之间的利益分配之争和冲突。后起的德、美等国在工业发展初期实行贸易保护政策,直到工业壮大到足以对外竞争的程度之后才转而实行自由贸易,成了英国的强劲竞争对手。

  尽管资本主义列强间的贸易日益发展,但争夺原料产地与世界市场的斗争却日益激烈。恩格斯对此明确指出:“英国工业和德国工业和平共处是不能设想的,竞争已经使这样的事情成为不可能了。”英德矛盾的不断发展和尖锐化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终爆发埋下了伏笔。

  科布顿同样视美国工商业的迅速发展为英国经济和民族繁荣的威胁,马克思对此驳斥道:“这怎么能符合他的职业自由贸易派的假仁假义的论断:‘一个民族的商业繁荣决定于其他一切民族的工商业的发展,而两个工业发达的民族之间会有激烈竞争的思想是保护关税主义的庸医的错误’呢?这又怎么能符合下面的论点:‘英国以它的机器生产的惊人作用把两个不相连的半球永远用和平的纽带联合在一起,使欧洲和美洲处于不可分割的完全相互依赖之中’?”

  实际上,自由贸易加剧了资本主义列强资本扩张所导致的争夺原料产地和销售市场的尖锐矛盾,反而成了战争爆发的动因。自由贸易也无法消除资本主义固有的经济危机,而且由于自由贸易所建立起的各国间的联系,“在任何个别国家内的自由竞争所引起的一切破坏现象,都会在世界市场上以更大的规模再现出来”。一国一旦发生经济危机,往往就会波及他国,产生更严重的、范围更大的危机。

  1857年发生了第一次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1866年、1873年、1882年、1890年的大危机进一步加剧了资本主义各国的矛盾。各国在危机中寻找出路,在矛盾重重中展开争夺,到1907年终于形成了两大对立的军事集团――德奥意组成的同盟国和英法俄组成的协约国,并最终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尽管战前欧洲各国之间的贸易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贸易依存度很高,但仍然没能阻止战争。

  其次,资本主义强国主导下的国际分工和自由贸易实际上在世界范围内实现了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与广大群众的剥削和强国对弱小落后国家的剥削,必然加剧彼此间的冲突。

  资本主义列强凭借坚船利炮迫使亚、非、拉的落后国家和地区变成自己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掠夺其财富和原材料,剥削其廉价劳动力,倾销工业制成品,形成了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相适应的“支配→从属”国际分工体系和“中心→外围”国际关系体系。

  落后国家尽管也可在自由贸易中获得一定收益,但更多的是因国际交换中的不公平而遭受强国的剥削。马克思就此指出:“在一个国家内,亏损和盈利是平衡的。在不同国家的相互关系中,情况就不是这样。……价值规律在这里有了重大的变化。……比较富有的国家剥削比较贫穷的国家,甚至当后者……从交换中得到好处的时候,情况也是这样”。

  资产阶级以自由贸易为名、行剥削掠夺之实,“牺牲别国而致富”,使落后国家和地区在经济、政治上处于依附地位,却美其名曰实现了“友好互助关系”。对此,马克思辛辣地讽刺道:“即使自由贸易在世界各国之间建立起友爱关系,这种友爱关系也未必更具有友爱的te色。把世界范围的剥削美其名曰普遍的友爱,这种观念只有资产阶级才想得出来。”

  

  资本主义列强通过武装侵略以及不平等的自由贸易建立起来的极不对称的依赖关系不但不会增进和平,反而是导致矛盾和冲突的根源,各被压迫的国家和民族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反抗斗争。

  因此,以自由贸易来实现全球垄断资本统治下的和平,不过是幻想,“从来没有一种预言遭到过像曼彻斯特学派的预言那样彻底的破产”。

  (四)鼓吹“贸易和平论”是“投和平之机”,容易纵容对外侵略扩张

  马克思指出,像科布顿和布莱特这样“爱好和平的世界主义者”,实际上是在“投和平之机”。他们所谓的爱好和平,不过是通过玩弄和平辞藻为英国工业资产阶级的利益服务而已。“在根本没有和平的地方,他却说那里有和平”,他们的“和平”往往是自欺欺人。

  从英国工业资产阶级的利益出发,科布顿害怕美国的繁荣,却无视沙皇俄国的黩武政策,对沙俄在巴尔干的侵略扩张主张不干预,以贸易利益与和平为由反对英国参加克里米亚战争。他甚至宣称:“我们在黑海进行的全部贸易,都要归功于俄国推进到了土耳其的沿海地区”。

  科布顿之所以如此主张,主要是由于英国商品向俄国市场输出的日益增长,使资本家的英国和地主的俄国之间的利益具有很大的一致性。科布顿本人亦和沙俄有紧密的利益关系,他“1834年和1835年曾到俄国作了一次获益匪浅的商务旅行”,“1836年,他的心和印花布还在俄国”,因而他拼命为沙俄辩护。

  马克思认为,自由贸易派打着和平的旗号掩盖保存沙皇制度这种反动势力的企图,实际上是在保卫1815年在欧洲建立起来的、有利于大国的反动统治集团而违背符合各国人民的切身利益的制度。

  由于沙俄是欧洲反动势力的最后支柱、是镇压革命的刽子手,因此,对沙俄的支持与纵容只能进一步刺激它的侵略野心,只能有利于扼杀无产阶级革命。马克思就此批判道:“沙皇好像说过,‘我不相信,英国及其资产阶级议会能够光荣地进行战争’。无疑,沙皇很了解他的科布顿们和布莱特们,并且认清欧洲资产阶级的下流卑鄙的灵魂。”

  19世纪的英国,不仅在“贸易和平论”的幌子下为沙皇俄国的对外侵略辩护,也同样在“贸易自由”的幌子下对中国、印度实行“坚船利炮”政策。

  至于20世纪、21世纪的美国,其全球经济、金融垄断地位,同样是以其强大的军事力量做后盾的。正因为如此,美国才拼命不允许朝鲜和伊朗拥有核武器。也正因为如此,美国才拼命向以色列、沙特以及中国台湾等国家或地区不断销售常规武器。而且,为了维护美国的经济垄断地位,比如为了维护美国在中东地区获取石油的有限权力,对于不听命于美国的伊拉克和利比亚,动用武力将其消灭,也是与“贸易和平论”相辅相成的。

  三、马克思、恩格斯对“贸易和平论”批判的现实启示

  “贸易和平论”后经诺尔曼・安吉尔、理查德・罗斯克兰斯等人的进一步补充发挥,至今仍然是有较大影响的自由经济主义国际理论。尽管当今世界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但不平等的世界体系依然存在,“贸易和平论”的固有局限也依然存在。

  面对以资本国际化、投资和贸易自由化为特征的经济全球化的迅速发展以及新自由主义对“贸易和平论”的积极宣扬,回顾总结伟大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对“贸易和平论”的批判,其启示意义主要有:

  第一,当今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实质是资本的全球化,是资本增殖的循环与周转在全球范围内的建立,是在资本主义经济扩张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资产阶级全球统治。马克思、恩格斯对自由贸易实质的论断,对我们正确看待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第二,认为只要通过经济贸易联系使国家间存在着相当强的相互依赖就可以保障和平,是不切实际的。事实上,建立在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旧秩序基础之上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下的经济全球化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形成的相互依赖关系具有不对称性,发达国家凭借各种垄断优势获取巨额利润,发展中国家则获益较少乃至被剥夺,世界范围内的利益分配极不均衡,贫富分化与南北差距日益严重,这恰恰是当今世界冲突不断的重要原因。

  不对称的经济相互依赖不仅不能制约最强的资本主义国家,反而有利于其利用优势地位发动战争。此外还应看到,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发展也使资本主义固有的各种矛盾扩大到世界范围,经济波动和危机的国际扩散成为不可避免的经常性的事情,由此造成的全球经济的不稳定性会使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发展中国家相互之间以及美国与西欧、日本的矛盾更加尖锐复杂。

  第三,要认清西方“贸易和平论”的实质,不为其所迷惑。要通过自身的努力发展及与发展中国家的联合斗争,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使世界体系发生有利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变化,为逐步消除经济霸权和强权政治而做准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7 17:25 , Processed in 0.01722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