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香港小资“左翼”的恐怖主义

2019-11-6 10:1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8655| 评论: 3|原作者: 赵平复|来自: 香港《国际》

摘要: 而今,這個集團更進一步,對反中狂飆造成工人失業表示「祝賀」,附和極右派襲擊和杯葛中資和疑似親中商店、主張建立黃營「經濟圈」。至此,香港「左翼」及其反工人階級的「理論」,實現了與極右派暴行的融合。

編者按:本文是作者在2014年末和2015年初撰寫的兩篇文章,原題為「香港『左翼』政治盲背後的經濟盲之一例」。

文章批評香港「左翼」某論者以反政府為出發點,不分青紅皂白地將所有街頭運動等同為革命運動、將所有破壞經濟活動的行為等同為「反資本主義」,進而宣稱右派動亂最大的受害者不是一般勞動人民、而是統治階級——這是對於資本主義正是通過大破產和大失業,大幅壓低資產價格和經營成本恢復元氣的規律的茫然無知。更有甚者,這些從來只會消費基層苦況的「左翼」,認為只有通過恐怖主義活動破壞勞動者的生計和生活,才能迫使勞苦大眾「覺醒」參加,或起碼不反對他們的奪權行動。

而今,這個集團更進一步,對反中狂飆造成工人失業表示「祝賀」,附和極右派襲擊和杯葛中資和疑似親中商店、主張建立黃營「經濟圈」。至此,香港「左翼」及其反工人階級的「理論」,實現了與極右派暴行的融合。

2019年10月6日,香港銅鑼灣一家中資銀行被砸毀、門上被噴「支銀」字樣(明報/曾憲宗攝)

一 (2014年12月31日)
同C先生等人辯論「堵路反資論」(2011年7月)

常言道,溫故知新。但在這個個案裡面,這個成語並沒有效用——因為事隔三年多之後,這位左翼21/中大左翼學會的理論家不但重彈陳腐荒誕的老調,在政治上還比三年前更加倒退。

C先生在2014年12月發表的《略評堵路佔領 這種抗爭形式》一文中,不但重複了三年前的去政治謬論,還「更上一層樓」,完全沒有討論「左翼」在這次「運動」中的得失,繼續故弄玄虛的意淫埃及(對,就是上百萬穆兄會分子坐等政變,政變來了,然後再來一次政變的偉大革命)。

「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但對於這一種「左翼」來說,這句說話也是沒有效力的——因為他們由始至終就是泛民,勞苦大眾只是他們意欲動員的工具,沒有所謂效忠不效忠,也就更加沒有背叛不背叛。

二(2015年1月1日)
另外,C先生的這篇文章,有如下的「論述」,叫人拍案叫絕:

『然則,佔領的混亂對於香港的經濟氣氛與環境的影響是一定存在的。旅遊業就是明顯的例子。此外,股市的波幅也一定程度反映了金融賭徒對香港的不信任。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宏觀來說,所謂佔領做成多少億的「經濟損失」,最受影響的都是上層而不是普通市民。那些損失可能沒有的士司機生意少了那麼顯眼,但整體營商環境受到損害,是無形也是巨大的。而這些損失,正是對統治階層的一種威脅。』

這一段東西是瑰寶,因為它很集中地反映了,香港所謂「左翼」的政治無意識的背後的經濟盲

世界上最強大的「金融賭徒」集團,是西方帝國主義金融資本,他們是整個世界市場和「國際社會」的真正主宰,是全世界最強橫的「統治階層」。這一類人借佔中之機干預金融市場,並不是為了「反資本主義」,而是要破壞市場穩定、影響民生,配合反共人士的政治運動,並在此間大賺特賺。將這種通過謀財害命在政治上大吃豆腐的暴行,說成是因為「不信任香港」,真的是不知人間何世。

也當然,零售業、旅遊業等等,而不是金融資本,在C先生的這種論述之中,竟然成為了「統治階層」。

炒賣活動和升跌波幅是任何市場都會出現的現象,市場波幅本身就是資本主義運作的表現。將股市波幅本身說成是「損害整體營商環境」、「對統治階層」的「威脅」,也是極端無知的表現。

將「上層」說成是金融投機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還要打上括號!)的最大受害者(!),「而不是普通市民」,也是不吃人間煙火的無知說辭

資本主義的歷史和現實已經多次說明:金融每一次造成經濟崩潰,最大的受害人恰好就是「普通市民」,物資短缺、通貨膨脹、收入減少、工時增加、貧困失業等等,都直接打擊勞動人民的生計、通過大幅度降低生產資料和勞動力的成本,為資本改善整體的「營商環境」、提高利潤率促進投資。資產階級國家通過重組、注資破產的大金融機構(乃至不干預資產階級經營管理權的「國有化」),兼以此為由削減公共開支,將壟斷金融資本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大多數轉嫁給勞動人民——這一切由選舉產生的議會背書,並最終由國家的有組織暴力作後盾。

資本主義危機的總效果,就是財富和資本的進一步集中,勞動人民工作和生活條件的進一步惡化。景氣的恢復,則為下次的危機作鋪墊。

大概只有C先生的一類「左翼」,才會宣稱壟斷資本的帳面損失,竟然比生計甚至生存都會嚴重受損的勞動人民更「真實」。很巧的,這也是金融統治階級的說辭。

這一種「民主」,恰巧就是C先生現在宣稱可以限制社會不平等、甚至在「結構上」(在大腦結構上?)改善工人階級處境的「民主」。也很巧的,這同時也是「金融賭徒」們主張的那種「民主」。

C先生這種沒有事實根據、兼而本末倒置的「論述」,表現的是一種小資產階級恐怖主義的邏輯:政局不穩造成市場波動,最受影響必定是「上層」、「權貴」,勞動者的受害倒是次要的。因此,為了據說可以限制「上層」和「權貴」的「真普選」,「左翼」可以儘管研究如何深化和擴大脫離和損害工人階級的街頭運動,進一步的「威脅」「統治階層」,以建立一個有真正認受性的、排除北方勢力的資本主義政府

至於唯一可能對統治階級構成威脅、可以改變勞苦大眾處境的工人階級社會主義政治力量,是根本就不被這種「左翼」放在眼內的。

說實話,去除了這種「論述」,以及「文明法治排外」的虛偽修辭之後,這種「左翼」和本土派,其實有什麼區別?恐怕只有「行動力」的區別。

「左翼」的「高明」之處,似乎就在於一方面不斷宣傳「升級」,一方面攻擊「身體力行」的本土派「分化運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1-6 23:45
在资本主义社会,不搞(或归类于)社会主义革命,就不是什么左派、左翼。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1-6 15:27
该文充分表达了小资产阶级和落后的红中网的错误观点,经济危机不是资产阶级(统治阶级)乐意的,而是资本主义客观规律必然导致的,而经济危机一旦出现,资产阶级是要设法减轻经济危机,最大的表现就是凯恩斯主义,凯恩斯主义的本意是延缓危机和拖延危机的出现,就是资产阶级不希望危机马上出现,这是一个常识问题。而危机出现的后果,往往是无产阶级感受到资本主义的灾难就可能爆发革命,在爆发革命的情况下,资产阶级会通过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把革命引导向战争,这是资产阶级不得不做的事情,不是资产阶级愿意战争,而是通过战争遏制革命。而马列主义者就是要遏制战争要求革命,历史上二次世界大战都是因为革命失败导向战争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1-6 14:51
该文正确与否先不讨论,不过首先打了红中网的脸,因为红中网和特色一样要稳定香港(该文也要稳定香港,该文说资产阶级是希望破坏香港的-“”統治階級——這是對於資本主義正是通過大破產和大失業,大幅壓低資產價格和經營成本恢復元氣的規律“”),而红中网的某些编辑说香港运动客观上破坏了资本主义的运行,而该文表达的是和推荐这文的红中网不同的看法:香港运动客观上有利于资本主义的运行。打脸痛不痛啊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23 07:07 , Processed in 0.02203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