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群丑图(1967年2月)

2019-12-8 12:0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3802| 评论: 0|原作者: 文革漫画

摘要: 从“群丑图”中 可以看出文化大革命从准备、发动,直至该画创作时的1967年2月份,运动进展情况,次序一点没搞错。画中每人的“道具”,都有根有据,形象地说明了该人所犯的“罪行”,反映了此时段的一连串事件。该图简直是文革起始阶段的“图史”。


 “群丑图”是“文革”漫画,1966年底、1967年初出现的,是以丑化刘少奇、邓小平等“走资派”为表现内容的红卫兵漫画。
    画面中央上方是坐着轿子手持令牌做发号施令状的刘少奇(轿子上贴有修养二字,其中“修”字被突出意指“修正主义”)和坐着“敞蓬轿”(四川俗语称“滑竿”)的邓小平,而周围抬轿的,鸣锣开道的,打旗摇扇的,舞枪弄棒的,跑腿跟班的,全是所谓“刘邓司令部”从中央到地方的“黑”干将:彭真、陶铸、刘澜涛、杨尚昆、陆定一等。一行人向着“资本主义”的深渊前行。每个人的模样都丑化之,且有特点,一看就知道是谁。在当时情况下,它打破了中共政治运作的程序规则,提前公告了文革初期的目标所指和刘邓无可挽回的失势。
    该画引起了许多的模仿,得到大面积传播,成为大批判中风靡一时的流行漫画。对当时批判、打倒刘邓的政治运动,起了火上加油、推波助澜的作用。各地红卫兵也依样葫芦画瓢,把本地的大小走资派串在一起,给予集体丑化。其中比较有名的是上海、西安版“群丑图”。
    此图以古代官员出巡招式,排列成S形队伍,向着“资本主义”悬崖走去。队伍的排列很有讲究,从他们手中的“道具”,可以看出文化大革命从准备、发动,直至该画创作时的1967年2月份,运动进展情况,次序一点没搞错。画中每人的“道具”,都有根有据,形象地说明了该人所犯的“罪行”,反映了此时段的一连串事件。该图简直是文革起始阶段的“图史”,很“耐看”。画中人物,运用漫画最基本的技法:大头小身体。尽管体态动作夸张,头部描绘却十分形似。
    叶剑英、徐向前、陈毅等大闹怀仁堂时,谭震林就曾以此画为由,抨击红卫兵丑化共产党,运动意图“就是要把老干部统统打倒”。据称周恩来对此评论说:“这是一幅反动漫画,打击面太宽!”毛泽东也对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说:“不能让这种丑化我们的东西满天飞。”
    “群丑图”出世时尚处于文化大革命的“初级阶段”,画中人物和拖尾六组织,不少当时尚未“定性”,处于揭发批判和“派斗”阶段,为此引发很大反响,叫好的、反对的都有。但该画毕竟附合当时的“革命大方向”,并有“中央文革”支持,各地相竞翻印、复制。
    文化大革命漫画如河水漫溢,但不久受到“防洪堤”的阻拦。1967年5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改进革命群众的报刊的宣传的意见》,明确提出“不要搞‘黄色新闻’及其他庸俗、低级的东西”。其中“庸俗、低级的东西”,即指漫画,因为某些漫画已带有人身攻击的性质。据说到处流传的“群丑图”甚至激怒了毛泽东。
    该画人物共39名,排成一队,自画面右下方起始为队首,经画面左方至画面右上方止为队尾。现将该画中的人物及其手举道具按从前到后的顺序按组列出:
    队伍正在向标有“资本主义”路标的深渊走去,路标上停有一只乌鸦。
    陆定一:举槌敲打标有“阎王殿”字样的铜锣,铜锣发出“教条主义”、“简单化”、“庸俗化”、“实用主义”的响声。
    吴晗(三家村之一):身穿带有“先锋”字样的褂子,手举顶有带“彭”字将军盔的“海瑞罢官”。
    邓拓(三家村之一):身穿带有“先锋”字样的褂子,手举“燕山夜话”。
    廖沫沙(三家村之一):身穿带有“先锋”字样的褂子,手举“有鬼无害”。
    夏衍(四条汉子之一):用喇叭吹出“三十年代”。
    周扬(四条汉子之一):用喇叭吹出“王明路线”、“国防文学”、“反对鲁迅”,并敲鼓。
    林默涵:吹喇叭。
    齐燕铭:扛着装“鬼戏”的箱子。
    田汉(四条汉子之一):穿着写有“反党”字样的戏衣,手举“谢瑶环”。
    阳翰笙(四条汉子之一):打着写有“李秀成之死”的招魂幡,夹着“北国江南”。
    彭真:手捧“二月提纲”条幅,坐在刘仁举的车旗内。
    刘仁:在彭真身后手举车旗。
    郑天翔、蒋南翔:在彭真右手边,肩扛写有“专斩左派”、“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虎头铡。
    陆平:在彭真左手边。
    严慰冰:在彭真左手边,正在写“匿名信”。
    杨尚昆:在彭真左手边,正戴着窃听器接受耳机抄录。
    罗瑞卿:断了腿装在筐子里。
    肖向荣、陈鹤桥、梁必业:正在抬装有罗瑞卿的筐子。
    王光美:戴遮阳帽,穿裙子,戴项链,骑着自行车,左手挎着写有“桃园经验”的挎包,右手手举一支写有“刘”字的令牌,自行车前挂着“刘主席语录”,自行车后架上摞着许多“帽子”,分别写有“反革命”、“干扰”、“真右派”、“假左派”、“游鱼”、“扒手”、“反党分子”、“小牛鬼蛇神”等字样。
    刘少奇:坐在轿子里,手举一大把写有“刘”字的令牌。轿子左侧两个上角分别缀有“三自一包”、“三和一少”的缀子,轿子左侧菱形黑底上写有“修养”,菱形四个边外各写有一个“我”字。
    薄一波、安子文、李维汉、林枫:给刘少奇抬轿子,薄一波腰间插着“经委”、“建委”、“计委”的公章。
    贺龙:在刘少奇轿子右手边,身背分别写有“老子英雄”四个字的四面靠旗。
    邓小平:坐在滑竿上,手拿一把写有“王牌”、“工作队”、“三自一包”等字样的牌。
    万里、李井泉、刘澜涛、何长工:给邓小平抬滑竿。李井泉手提鞭子。
    刘志坚:在邓小平滑竿左手边,左手提笑脸面具,右臂夹着写有“军队”字样的公文包。
    吕正操:衣兜里装着“罢工”条,手托大叠“100元”钞票正在散发。
    陶铸:手举写有“保”字的笏。
    队伍后面有六面小旗,代表六个反动组织,前面三面分别为“东纠”、“西纠”、“纠”,后面三面分别为“联动”、“红旗军”、“荣复军”。
    “群丑图”发表时署名“斗争彭、陆、罗、杨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筹备处宣”,实际作者却是当时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翁如兰。她1944年生于北京,著名元史大家翁独健的女儿。1956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2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从师于著名戏曲人物画家叶浅予先生,主攻人物画。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因作“群丑图”被认为是“丑化中央领导人”,而被捕入狱,后被“下放部队农场改造三年”。“文革”后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成为“文革”后的第一届研究生,1980年毕业后留在中央美院任教。1981年翁如兰自费赴美留学,入读宾夕法尼亚大学艺术研究院。1984年翁如兰获取第二个艺术硕士学位。后侨居国外,从事绘画创作活动。
    据傅崇碧在《“文革”中的卫戍区》一文中回忆:1967年武汉事件后毛泽东接见他,见到他“放在面前一大卷纸,主席问:‘那是什么?’我说从钓鱼台出来时,有人拦住我的车子,放进车里的,是什么我还没看。主席说:‘打开我们看看。’一打开,是一张彩印的大漫画“百丑图”。主席看到上面画的是贺龙等领导抬着刘少奇,罗瑞卿口内含着刀,许多被丑化了的党政军高级领导跟随在后。主席生气地说:‘这是丑化我们的党!这种东西不准搞!’主席马上叫秘书打电话给陈伯达,要他把此图全部收起来,不准在社会上流传。”
    “群丑图”中有名有姓人物三十九个,分别是刘少奇、邓小平、陶  铸、彭德怀、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贺  龙、万  里、薄一波、王光美、李维汉、王任重、彭  真、肖望东、钱信忠、刘兰涛、何长工、吕正操、刘志坚、李井泉、林  枫、安子文、梁必业、陈鹤桥、肖向荣、陆  平、刘  仁、蒋南翔、郑天翔、田  汉、齐燕铭、周  杨、陆翰生、邓  拓、夏  衍、吴  晗、廖沫沙、谢继环。   
    从“群丑图”中 可以看出文化大革命从准备、发动,直至该画创作时的1967年2月份,运动进展情况,次序一点没搞错。画中每人的“道具”,都有根有据,形象地说明了该人所犯的“罪行”,反映了此时段的一连串事件。该图简直是文革起始阶段的“图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8 06:23 , Processed in 0.01606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