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一零)

2020-1-13 19:40|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2667| 评论: 1|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1952年10月14日凌晨4时,经过精心的伪装和预备,上甘岭战役开始,美军集结320门105毫米以上的大口径火炮、47辆各种型号坦克、50余架轰炸机开始向我上甘岭一线阵地进行火力准备,其中直接攻击597.9和537.7高地北山的火力就在300门火炮,27辆坦克和40架飞机。

第一滴血

————————————————————————1952年10月14日凌晨4时,经过精心的伪装和预备,上甘岭战役开始,美军集结320门105毫米以上的大口径火炮、47辆各种型号坦克、50余架轰炸机开始向我上甘岭一线阵地进行火力准备,其中直接攻击597.9(美方称为三角形山)和537.7高地北山(南山当时在美军手中)的火力就在300门火炮,27辆坦克和40架飞机,这是美军即使在二战中也没有达到过的火力密度——每秒6发炮弹在志愿军阵地上炸开。猛烈的火力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范弗里特弹药量”于此给我军造成了相当的震撼,敌方狂轰滥炸,累计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掷航空炸弹500余枚。轰炸之猛烈超出了常人的想象,守在阵地上的我军官兵大多被震得晕头转向,甚至舌头或嘴唇都被牙齿磕破了,还有一名17岁的小战士竟被活活震死。轰炸后,阵地主峰的标高整整被削低了两米,寸草未剩,坚硬的岩土也都变成了松软的虚土,45师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苦心构筑的野战工事荡然无存!幸好我们还有坑道。坑道里的守备部队步话机在刚刚炮击开始时,就紧急呼叫千米外的448高地营指挥所,然而坑炮火实在太猛烈,步话机的天线刚刚架起,就被炸掉,在短短几分钟里,坑道里储备的十三根天线全数被炸毁,仍无法与指挥所沟通联系。而电话线更是被炮火炸得不成样子。营部电话班副班长牛保才(山西壶关人,牺牲时年仅25岁)冒着铺天盖地的炮火前去查线,他一路上边躲避炮火,边接上断线,随身携带的整整一大卷电话线用完,还差了一截!已经多处负伤的牛保才来不及多考虑一手抓起一头断线,用自己的身体接通了线路,用生命换来了三分钟的通话时间,在营指挥所的一三五团副团长王凤书就在这宝贵的三分钟里向坑道部队下达了作战命令。战后,牛宝才被追授特等功和二级战斗英雄,他是志愿军在上甘岭的第一个特等功臣。

500

网上查到的牛宝才烈士事迹:____________牛宝才出生于山西省壶关县东井岭乡石盆村。雇农出身的牛宝才从7岁 起就给地主做工,经常挨打受骂,过了10年名副其实的牛马生活。八路军来了后,他才翻身得解放。1944年,年仅
16岁的牛宝才入了党,还当上了武委会主任。他决心带领民兵,打击日伪,保卫家乡。当时,民兵没有枪。牛宝才带领民兵制做了许多长矛大刀,还削了一些
木枪。他为自己精心削制了一条“盒子枪”,枪把上拴着红布条,用红布包着,经常掖在腰里,乍一看,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一天,一个“皇协军”队长带着一伙爪牙,腰里挎着盒子炮,大摇大摆地窜进石盆村。他们吸足了大烟,绑了几个老百姓,用皮带使劲抽打,催粮要款,还扬言要烧房子。牛宝才知道后想了想,这帮家伙身上有枪,硬冲进去难免要吃亏。他召集来十几个民兵,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大家都拍手称妙。石盆村四面是山。时值黄昏,牛宝才带着民兵爬上村外山头,一边喊着口号,一边唱起《我们战斗在太行山》,俨然像一支八路军队伍开了过来。然后,他让一个提着煤油桶的民兵,把装在里面的鞭炮点着,领着大家冲进村子。

牛宝才挥舞着他那支“盒子炮”,边跑边喊:“别让敌人跑了,冲啊!” 

群众也跟着喊:“八路军来了!” 

敌人起先不信,一瞧这阵势,信以为真,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连滚带爬地逃走了。不久,牛宝才如法炮制,赶走了另一支日本鬼子的便衣队。乡亲们高兴 地说:“宝才真有两下子,木盒子赶得真盒子夹着尾巴狗似的跑!”

1946年9月,牛宝才带领4个民兵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中,由于他作战机智勇敢,荣立一、二等功各一次。

1951年3月,牛宝才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奔赴朝鲜战场。入朝后,牛宝才担任了电话班的副班长。在艰苦激烈的第五次战役中, 
部队打到哪里,他就率领全班把电话架到哪里,保证了指挥线路的畅通。第 2年春天,部队进入上甘岭地区,担负防御作战任务。

牛宝才带领 3 
个通信战士负责维护上甘岭左翼前沿阵地——537.7高地北山至 1营阵地指 挥所的电话线路。每天,他们冒着敌人的炮火,穿梭巡回在两个阵地之间一 
条3华里长的山梁上。电话班战士们在牛宝才的带领下,不畏艰险,英勇战斗。在6个月的防御作战中,始终保持电话畅通,上级给他们记了集体功。 

1952年10月14日,“联合国军”集中兵力、火力向志愿军发动了以上 甘岭地区为主要目标的“金化攻势”,敌人在大量的飞机、坦克和炮兵的掩 
护下,出动大量兵力向志愿军两个守卫的总面积只有3.7平方公里的上甘岭 ——537.7高地和597.7高地进行轮番冲击,战斗异常激烈。我军阵地上,头一天即落炮弹30多万发,炸弹500余枚。阵地上的工事 和交通壕几乎全被摧毁。 

 牛宝才和他的电话班受到了严峻的考验。敌人的炮火太猛了,电话线经 常一断就是好些节。刚接好这头,一排炮弹下来,那边又断了几节。幸亏牛 
宝才储备了大量的电话线,在来不及接头的情况下,他就用拉新线的办法, 保障线路畅通。 

一天,副团长王凤书带着新的作战部署来到一营指挥所,准备下达一道新的命令,刚说了几句话,电话没声了。

敌人的进攻正在疯狂地进行着,如果脱离了上级的指示、炮兵的配合、 友邻的支援,真不知道前沿连队将怎样熬过这艰苦的时候。当副团长把紧握的电话机“当啷”放到炮弹箱做的桌子上时,焦急的汗水,便从那宽阔的额角滚下来。这时,牛宝才刚查线回来,浑身是尘土和汗水。他闻声走过来,伸手摇了几下,机柄轻轻的——电话线又断了。

“十分钟保证接通线路!”牛宝才说完便准备动身。“好!我们等着你的胜利消息。”教导员和副团长同时抓着牛宝才的一 
只手,紧紧地摇着。当教导员松手把牛宝才放开的时候,他立即想起电话员们已经一个多小时没吃东西了。他以对战士特有的关怀,不自觉地跟到了坑口。

这时候,在那条铺着电话线的山梁上,已成了火山烟海。一会这儿忽忽 闪闪一团大火;一会那儿“咯咯喳喳”一阵巨响,喷泉似的土柱,铺天盖地 
的压下来。岩石粉碎了,山头低了,烟火更大了。 

在烟火缝里,牛宝才一手抓住线拐子,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拉着电话线, 
拐弯抹角地冲上去。他在飞跑中,又折回了好几次,因为刚接好的线头又断 了,不得不回头重接。他就像一只轻捷的燕子出没在滚滚的烟火之中。突然, 
迎面喷出一团烟火。

“唉呀!”在教导员看来,他现在是该卧倒的,谁知完 全不是这样,牛宝才身子一硬,向烟火扑去。教导员的心立刻沉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牛宝才的左大腿负了重伤,他在艰难地爬行着。他瞪着 溜圆的眼睛,紧咬着牙,浑身血淋淋的,连眉梢上也沾着污土。但他没因此 
而停止不前,仍在继续前进。 

“副班长,我背你下去!”赶往前沿去的担架队员赵海生气喘吁吁地跑 过来说。

“你别管我,赶快朝前边去!”

“同志,你负伤了。” 

“你别误事了!你知道我的任务多急呀!”

说话间,他将担架队员推了 
一把,右手捞到一个断线头塞进嘴里,然后支撑起沉重的身体,另一只手拖 住失去作用的左腿,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前移动着。鲜血顺着腿直往下流,在 
他挣扎着前进的路上留下了殷红的血迹。赵海生被感动得流下了泪,便奋不顾身地冲向了烟火弥漫的前沿阵地。 

就在赵海生到达前沿的前几分钟,营指挥所的电话铃响了。副团长抢过 拿在电话员手中的电话机,询问了战况,又指示了步兵怎样举行阵前反击, 
炮兵怎样配合等情况。敌人的进攻企图,又被打垮了。可是牛宝才既没到达 前沿,也没回到指挥所。指挥所的人们焦虑起来。

没过多久,电话线再次断了。副团长命令。在十分钟内重新架起一条新 线。在牛宝才走过的路上,是参军不久,才 18岁的电话员王光兴背着线拐子 
在奔跑。他一面跑,一面注意看着,看看能不能在路上发现副班长。但他一直看不见副班长牛宝才的影子。后来,他越跑越疑心,越疑心, 
心就越跳得厉害。他又越过一个小山头,突然发现在一个弹坑累累的地方, 副班长那被硝烟熏黑的军服,被炮弹的气浪掀动着。他顾不得多想,几个箭 
步窜上去,握住了副班长那血肉模糊的手。副班长被子弹打穿了的右手,攥 着一条剥去胶皮的线头;左手把另一个线头咬在嘴里,牙齿紧紧咬着它。他 
那沾满灰土的眼珠坚定的瞪着前方。

王光新明白了:副班长在生命的最后一息,已经没有气力连接线头了。

他用自己的身体接通最后一个断线头,让电流通过身躯,保证了指挥联络畅 通!要是在平时,这个小鬼一定会哇的一声哭出来。可现在,他一声没吭。战火与仇恨把这个天真的孩子锻炼的坚强起来了,他只觉得浑身都朝外冒 火,他只有一个念头:“接通电线,为副班长报仇!报仇!”

王光兴狠狠心, 
松开副班长那冰冷的血手,扭头冲进烟火中。在他身后拖出一条引向前方的 电线。恰恰9分钟,王副团长的声音又传到了前方。1953年,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给牛宝才追记特等功,追授“二级英 雄”称号。“牛宝才,山西省壹宫县后岔村,15军45部155团”。烈士碑文上记载。  牛宝才:男,1927年生,长治市壶关县东井岭乡石盆村,1946年9月参加革命,1952年10月14曰牺牲朝鲜,15军45师135团1营营部电话副班长【在志愿军功臣烈士英名录第109页查到该烈士】 牛宝才烈士现安葬于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革命烈士陵园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iou 2020-1-13 19:19
最可爱的人!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1 04:46 , Processed in 0.02564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