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从香港事件(来看)对民主的重新理解

2019-12-24 14:4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9302| 评论: 2|原作者: 易明

摘要: 我们本来很希望香港的民主运作和完善能够为国内的民主法治建设发展,提供一个好的榜样,使国内上下对实行民主更有信心。现在,香港的大资本力量为一时的私利,反把这前景破坏了。但从好的看,它也促使我们海内外十几亿全体华人,无论他是右派左派或自由派,都来深入思考。

易明:從香港事件對民主的重新理解
=====================================
老王社长按:易明(笔名)先生是海外民运原著名领袖。他的这篇《從香港事件對民主的重新理解》,通过近半年未息的香港动乱,对所谓“普世價值民主”,作了深刻的反思,很值得推荐。

一个社会,持续不断的动乱和暴乱环境,本来是很不利于资本的运行的。奇怪和反常的是,为什么今日在香港,“香港大資本力量(却)是支持這次全社會抗爭的。先有大資本家宣稱對黃台摘瓜之憂慮,並有需要對社會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之說”呢?易明终于发现,在中国一国两制的大背景下,中共核准的“非民選特首總是有那麼一股要為民請命的衝動,要改革社會經濟結構,因而可能損及大資本的既得利益”,所以他们对此,比动乱和暴乱破坏了他们香港资本运作的法治环境,更为担心,不惜躲在背后,成为了香港这回持续动乱暴乱的总策划和总后勤。他们煽动,要求完全不受北京中央政府制约的“双真普选”。因为有了它“以香港大資本對香港新聞界及其他各界的巨大影響,民主後的香港社會是大資本可輕易掌控和放心的制度”!“而香港在(真)雙普選民主後,再也不會有想改革平民住房等問題的特首,也是可以預見和被接受的。”

易明先生又比较了英美等西方民主历史和现状,铁口直言地结论指出“香港和美國的實例更說明了唯有民主制度,才能讓資本全面掌控每一個民選議員,才能讓第四權也在他們口袋裡,社會才能呈現出對資本力量有利的口徑和色彩,讓資本力量能夠上下其手為所欲為。”!

那末怎么办呢?所谓“真民主”就是资本力量能掌控的“民主”。就不要民主了吗?当然不是。只要国家不是君王的,是全民的,它就一定需要一种民主的制度方式,来体现全民对国家的主权。我们本来很希望香港的民主运作和完善能够为国内的民主法治建设发展,提供一个好的榜样,使国内上下对实行民主更有信心。现在,香港的大资本力量为一时的私利,反把这前景破坏了。但从好的看,它也促使我们海内外十几亿全体华人,无论他是右派左派或自由派,都来而且都已经在“從香港事件對民主的重新理解”中,深入思考,找出真正合适的有利于香港健康发展,有利于全中国健康发展的人民民主模式来,易明说,“關鍵是要管控好資本的貪婪性和貧富極化”。这些,希哲也有打算适时来发挥一下,现在,先介绍易明先生的文章:

=====================================
易明:從香港事件對民主的重新理解
2019 12 21

人們一般對民主自由人權的理解,多來自普世價值的論述,可這次香港抗爭卻為人們提供了不少對追求民主的不同解讀和視角,雖然香港這次的抗爭起因於修改逃犯引渡條例,但是無人反對這次抗爭的真正原因,是多年追求雙普選不果所積壓不滿的一次總爆發。

而出人意料的是香港大資本力量是支持這次全社會抗爭的。先有大資本家宣稱對黃台摘瓜之憂慮,並有需要對社會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之說,資本力量早在今年三月份起就開始對自身在大陸的過去經濟行為可能成為引渡由頭而擔憂,並開始轉移資產,但更根本的是大資本對非民選特首的不信任,非民選特首總是有那麼一股要為民請命的衝動,要改革社會經濟結構,因而可能損及大資本的既得利益,而有了雙普選的真民主後,以香港大資本對香港新聞界及其他各界的巨大影響,民主後的香港社會是大資本可輕易掌控和放心的制度。

但是從香港民主派在抗爭過程中,對暴力行為不批評,不切割,對反對意見動撤以暴力壓制甚至消滅等等,可以看得出來民主不見得是他們真正信奉的價值觀,但這並不妨礙香港大資本力量對民主可驅使性質的繼續追求,這個現象令人有點錯愕,與人們從普世價值來理解對民主的追求有巨大落差。

其實這樣的真相,可以證諸於美式民主,資本對美式民主各個環節的全面掌控,已是人盡皆知的常識,才有今天美式民主任由財富極大的集中而不作為,可以為了大資本的利益可以沒有全民醫保,如此等等,而香港在雙普選民主後,再也不會有想改革平民住房問題等的特首,也是可以預見和被接受的。

其實對民主自由的理解,不應光從意識形態的角度來理解,更為切實的理解應從歷史的和政治經濟學的角度來理解,民主制度為何在西方自古希臘始一直不能開展的原因,可以歸因於原來的民主制度,是關於平民執政的,demo 一字指的是平民,原創的希臘民主在羅馬時代,在歐洲中古時代一直被貴族和王制所壓制而從未恢復過,而近代的西方民主抗爭,要從英國大憲章算起的話,其實是起於貴族要向王室爭權,及其後為爭取到更大的支持,貴族們爭取到新興城市資產力量的支持,那麼近代以來的民主制度的興起是與古希臘民主是非常不同的,近代民主的真實推動力是有主的,即社會生產力的資本持有者,這樣的民主不但有一個持衡不衰的力量,而且是社會大生產力的推動者,這樣的民主是有進步性的,關鍵是要管控好資本的貪婪性和貧富極化,相比來說古希臘的民主是無進步方向的平民政治,或曰 mob rule, 美國立國之時,就對以平民為主力的眾議院做了防範,才有了參議院的設計,美國有論者認為,美國是不要以 demo 為主的民主的,而是要一個以參議院為主力的 republic,甚至有論者認為美國其實是以資本為主導的寡頭政治,只是披著一張民主的皮而已。

西方人對民主主義無遠弗屆的宣傳熱情,總讓人相信這是近似於基督教的宣教熱情,但是我們不要忘記,資本力量必然想要進入每一個市場,這更好地理解民主主義宣講和推動的必然性,這要比意識形態宣教熱情的理解更貼近真實,香港和美國的實例更說明了唯有民主制度,才能讓資本全面掌控每一個民選議員,才能讓第四權也在他們口袋裡,社會才能呈現出對資本力量有利的口徑和色彩,讓資本力量能夠上下其手為所欲為。

那麼現代的民主是否與平民執政更為遙遠了呢?香港與美國的實例都說明了現代民主的資本主導實質。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2-25 00:23
在阶级社会中,民主、自由和自决等等都是有阶级性的,只有剥削阶级的民主和自由,就不可能有被剥削阶级的民主和自由。比如中国毛时代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四大自由在被资产阶级篡权后就被无情地取消了。香港这次的双普选暴力运动正如文章所说的是受资本力量的操控。民运人士有此认识是一大进步。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12-24 15:34
原标题似有语病,缺少正确的谓语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3 03:18 , Processed in 0.01453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