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路在何方?需要新一代青年人自己探索

2020-1-2 09:4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9987| 评论: 1|原作者: 子午|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随着经济下行、危机加剧,时代更加迫切地呼唤毛泽东式的青年,但毛泽东式的青年不应只在互联网摇旗呐喊,他们理应走入田间工厂,到最广阔的天地去,到工农中间去。路在何方?需要新一代的青年人自己去探索。

  文 / 子午

  送走了2019年的最后一天,我们迎来了新世纪的20年代。

  回望上个世纪的20年代初,也就是1920年初,刚满26岁的毛泽东正身处北京,忙于驱逐湖南军阀张敬尧的运动。

  彼时的中国正处在风雨飘摇的动荡时代,辛亥革命的成果荡然无存,帝国主义、封建主义横行,人民颠沛流离,那是一个“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军阀割据时代。

  路在何方?毛泽东那一辈的有志青年正在黑暗中艰苦求索。

  没有人是先知……

  一年半后,中国共产党成立;

  七年后,大革命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十一年后,红色割据初成规模、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

  十五年后,中央红军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实现了战略转移;

  十七年后,中国共产党人掀起了全民抗战的巨浪,拉开了八年抗日战争的序幕;

  二十五年后,日本帝国主义投降;

  二十九年后,人民军队推翻了蒋家王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我们今天回看这段历史,看到的是一串串公元纪年所记载的丰功伟绩与历史跨越,然而这其中的每一步,却都凝聚着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乃至生命。

  时间回到1920年,那时的毛泽东或许也是彷徨与困惑的吧。

  但困惑之外,更多的却是救国救民的无穷斗志,坚韧不拔的革命意志和审时度势的斗争智慧。非此,毛泽东不可能披荆斩棘、战胜无数困难,一步步成长为一位合格的革命领袖,带领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

  笔者生于1980年代初期,彼时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一个时代已经开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步步陷入低潮,国际资本家集团正在为克服滞涨危机、攫取更大利润,向全世界推销新自由主义。

  最寒冷的时刻远未到来,旧时代的遗产虽然开始逐步消逝,却依然在保障了社会的基本运行;精英在手舞足蹈,工农却浑然不知。

  路在何方?那个时刻,毛泽东式的青年该作何思考,又该作何选择?

  十年后,苏东剧变;新自由主义理论指导的私有化大潮也全面展开……

  在20世纪的最后一个建党节,魏巍同志奋笔疾书,写下了《在新世纪的门槛上》一文,并于2000年的1月2日进行了校改,发在了2000年第一期的《当代思潮》杂志。

  一年半后,魏巍主办的《中流》杂志停刊,他与《当代思潮》杂志主编段若非——这个曾经的战友分道扬镳。

  魏巍在他那篇《在新世纪的门槛上》的文章中写道:

  20世纪是一个伟大而辉煌的世纪,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的出现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兴起,毕竟是人类取得的巨大进步。尽管世纪末的悲剧使它遭受到极大的挫折和反复,但只要温习一下历史的进程,就是不难理解的。历史上各种不同性质的革命,如果它是真正的革命,很难是一帆风顺、没有反复的。资产阶级革命就是如此。例如英、法等国的资产阶级革命就都经过复辟与反复辟的反复斗争。何况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其性质是根除私有制的革命,它的深刻性和复杂性远远超过任何革命。怎么能够设想不经反复交战一举成功呢?

  人们看到,世纪末出现共运低潮不久,由亚洲金融危机触发的世界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也随之出现了。这真是一个戏剧性的变化。这个变化明确无误地告诉全世界的资产阶级: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你们未来的日子不一定是很好过的!

  ……

  这个时代所存在的几个基本矛盾,例如帝国主义统治者与其本国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与第三世界国家之间矛盾,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以及帝国主义与原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不仅继续存在,而且将继续发展。如果我们承认这一基本事实,那么在21世纪里将仍然是这些基本矛盾错综复杂、相互交织的激烈斗争。

  应当指出,随着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进一步加深,上述各种矛盾必然激化。现在,在整个地球上穷和富的两极分化比任何时期都要突出。……帝国主义为了摆脱困境,转嫁危机,必将进一步加强对世界市场的争夺。尤其居于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其称霸世界的野心已膨胀得难以收敛了。现在它已成为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同时也是当代四大矛盾的集中点。不仅第三世界,而且中国和原苏联地区都将是它下步打击和控制的目标。战争的危险显然不是减少而是大大增加了。

  至于原社会主义现在演变为资本主义的国家,资产阶级暴发户与无产阶级的矛盾也必然会加剧起来。应深切理解,已经尝到社会主义甜头并已成为国家的主人,随着他们主人翁政治地位的丧失和生活的恶化,以及面临的生存的威胁,是不会长期沉默的。那些深受马列主义教育的有觉悟的共产主义者,也必然会重新凝聚自己的力量,再度坚强地团结起来,领导人民群众,向资产阶级的代理人进行坚决的斗争。应当指出,在这场斗争中,毛泽东的反修防修、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革命理论,将是最有力最有效的武器……

  时间过去了20年,虽然全球反抗资本主义的局面还未真正出现,但历史演进的过程已经和正在验证着魏巍同志的洞见。

  在过去的2019年,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智利、法国等地街头的民众抗议此起彼伏;996、251的争论让越来越多的人清醒,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暴露真实的立场;生产过剩却伴随着水果涨价、猪肉涨价,不断验证着马克思的经典论述;操场埋尸案、孙小果案、医院伤医案不过是复杂矛盾的冰山一角;一轮又一轮的“毛泽东热”势头更是高过了往年……

  20年前,笔者刚刚踏入大学校门,赶上了互联网兴起的浪潮,经历了网络左翼的崛起以及不断的分化重组,一些人成了民族主义者,一些人成了共产主义者,这个分化正是伴随着中国在世界的区位变化。这是好事情,乌合之众终究不能成势,某些人骨子里不是粉“红”,而是粉“资本”、粉美国那一套;他们做的是帝国梦,他们的“下大棋”、“星辰大海”早已把亿万工农拒之门外。

  随着经济下行、危机加剧,时代更加迫切地呼唤毛泽东式的青年,但毛泽东式的青年不应只在互联网摇旗呐喊,他们理应走入田间工厂,到最广阔的天地去,到工农中间去。

  路在何方?需要新一代的青年人自己去探索。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20-1-2 09:48
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1 03:53 , Processed in 0.01528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