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再复克里奥斯 —— 我曾经也是自由派

2020-1-11 05:2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57264| 评论: 1|原作者: 红色多瑙河

摘要: 我曾经也是自由派,当年自由派“民主之后杀全家”的集体癫狂让我退出了这场自我陶醉的闹剧。不过我们的讨论如今落得如此待遇,确实让人不得不思考,中国自由派的主流,比起十年前“民主之后杀全家”的时代,究竟有没有半点进步。

感谢克兄的积极回复,我喜欢这样的讨论,并且愿意将这个讨论继续下去。所以当克兄又一次说“没有争论的必要”时,我确实稍感失望。不过,克兄在新的回复中又提到了一些问题,我打算进一步讨论。


首先,克兄认为我“只口不提自由主义者的道德”,因此不具备和他交流的“条件”。这显然是对我的误解。我在《历史命运》一文中明确且反复指出古典自由主义自由观和道德观的核心是“消极自由”,这个概念不是左派扣在自由主义者身上的屎盆子,而是自由主义者伯林自己对自由主义者的概述。因此,我是在用自由主义者对自由主义的理解,结合自由主义与其他意识形态的关系,去探讨自称自由主义者的克兄如何在短短几千字的文章中数次背离自由主义的。如果这都让克兄认为我们没有交流的条件,那就只有如下结果:克兄认为我无法与之交流的原因,不是我在文中表现了某种左派的偏见,而是因为我是个左派。所以,无论我写不写文章,写什么文章,在克兄看来,我的左派身份足以让他在“道德”上拒绝与我讨论。克兄的举动,既违反了程序正义(因为我的左派身份而拒绝讨论)又违反了疑罪从无(因为怀疑我与其“价值观”不一致而推定我与其道德观无法交流)这两项自由主义法律观的基本原则。这不仅让人进一步思考克兄自称自由主义者的正确性。


第二,克兄认为我在扎稻草人去反驳不存在的观点,这是错误的。因为就在克兄最新的这篇回复中,他又一次冲击了自由主义的天赋人权观。他认为“人并没有权去要求自己必须得到多少数额的财产”。如果财产没有数额的规定性,那么它就只剩下“财产”的名头,或者说它什么都不是。从克兄上一句话的逻辑出发,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有产阶级的子女“没有权”去要求自己得到父辈遗产的全部或部分。克兄又一次否定了私有财产继承的合理性,克兄后面那句“仍然合理”与其基本逻辑是不相容的。自由主义者有没有讲过“必须得到多少数额的财产”呢?讲过,洛克自己就认为,无代表制度而恣意征税的政府就在侵犯个人“必须得到”的财产的权利。同时,他还认为,财产权作为人权的一部分,是个人活动的延伸,即个人生产劳动的延伸。按照天赋人权,一定数量的个人劳动产品在未经个人同意的情况下,“必须”归属个人,而不应被政府无端征用。所以,是克兄自己又一次否定了天赋人权,而我所反驳的不是我的虚构,而是克兄“自己持有”的观点。


第三,克兄认为人类“完全拥有理性”,并且人类“对自由以及个人权利的追求是永恒不变的”,尤其是克兄“不会去宣称任何理念是必然会随着历史进步而被抛弃”。同时,克兄又认为,社会是可以改变的,是可以“慢慢地测试、选择、比较不同的政策、理念”来加以“改良”的。这又是对自由主义人性观和制度观的背离。如果今天的自由主义者在“测试和选择”不同的“理念”时,抛弃了过去一直持有的某些理念,那只能说,这些理念不符合今天“对自由以及个人权利的追求”。那么为什么过去的自由主义者会持有这些今天被放弃了的理念呢?按照克兄的说法,只有三种可能,要么过去的或者今天的自由主义者不“理性”,无法正确认识何为自由,这就与自由主义的认识论相矛盾;要么对人类自由以及个人权利的追求是变化的,可能未来社会的自由会超越消极自由的狭隘内容,这就与自由主义的自由观矛盾;要么是有些理念“必然会随着历史进步而被抛弃”,这又与克兄认为的自由主义的历史观相矛盾。所以,在探讨历史“线性”与否之前,克兄先应该解决自己的自由主义到底应当如何理解历史的问题。


第四,克兄觉得受了委屈,认为我想证明他的“无知”,并且“享受”此番过程,这显然误解了我,也误解了一切真诚的马列主义者。与观点不一致的人相互讨论乃至相互批判都会有益于推动历史前进。我们马列主义者从不以让别人痛苦为乐,也从不通过羞辱别人来找优越感。但是有些不严肃的自由派(这里不包括克兄)就不一样,我听说某个自由派论坛就把关于我写的东西的讨论(包括克兄严肃的回帖)给放到了“欢乐恶搞”区,且并没有给出值得一提的解释。这实在让人遗憾,我们双方的文章都是认真严肃的,我们对政治理论的讨论深度要远超一般自由派的水准,他们中的多数除了谩骂什么都不懂。他们把我的文章扔进“欢乐恶搞”区,这不奇怪,历史规律在发生作用,部分中国的自由派在他们的衰落期用“欢乐”掩饰自己的恐惧是再正常不过的。但是他们把主题之下克兄的讨论也归为恶搞,就确实不地道了。我曾经也是自由派,当年自由派“民主之后杀全家”的集体癫狂让我退出了这场自我陶醉的闹剧。不过我们的讨论如今落得如此待遇,确实让人不得不思考,中国自由派的主流,比起十年前“民主之后杀全家”的时代,究竟有没有半点进步

 

 

4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20-1-11 05:27
克里奥斯原文在这里:http://redchinacn.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097&extra=page%3D1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11 02:34 , Processed in 0.01632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