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独幕话剧)

2020-1-11 21:28| 发布者: biruxie| 查看: 2413| 评论: 0

摘要: 习近平:美国佬不是好骗的。(用手机查百度)哦,澶渊之盟保住北宋一百多年的和平;即便我忍辱负重,中美贸易协定能够保住和平多久?只怕美帝得寸进尺,步步紧逼!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我不可能不触犯禁忌,因为我是查理!
  
     ——毕汝谐的自白
  

【时间:2019年10月尾旬的一天。
    【人物:
    习近平

    崇祯

    哈姆雷特

【幕启:习近平主席办公室。办公桌、主座椅及沙发。

[习近平上。

习近平:(对内)我休息一会儿,静一静。

内声:(毕恭毕敬)是。

[习近平烦躁地来回踱步。

[天幕出现川普的一则旧推特:....My only question is, who is our bigger enemy, Jay Powell or Chairman Xi?(幕后传来川普洋腔洋调的国语)我仅有的问题是:习近平和鲍威尔,哪一个是更大的敌人?

习近平:该死的川普,他竟然称我为敌人!列宁说过:大难临头,出路何在?

[幕后传来列宁洋腔洋调的国语:大难临头,出路何在?革命(有人称之为伟大的革命,可是,暂时称之为腐朽的革命也许更公道些)!

[习近平愤然挥毫,于是,天幕出现两个血色大字:敌人!(掷笔,仰天长叹)

【崇祯上,这是一个三十余岁、眉清目秀的青年,脖颈处有一道非常刺目的深紫色疤痕;脚步飘忽,如踩高跷。

崇祯:(立于习近平身后;语调温和却又是一针见血地)这两个字比划端正,横平竖直,可惜缺乏功力!看得出来,你刻意效仿古人却又十分拘泥;你怎么会有功力呢?200斤麦子容易扛,书法功力不易得!你错失了求学的最佳年龄段,终生遗憾!

习近平:(吃惊,不悦地)你是谁?

崇祯:(斯文谦和地)我是崇祯,我是朱由检。

习近平:(欲怒,为了保持至尊的身份,转为微微冷笑)你?崇祯?你凭什么自称崇祯?你有国玺吗?(自以为犀利地)如果你没有国玺,你就无法证明自己是崇祯;同时,如果你有国玺,你也无法证明自己是崇祯!亡国之君,哪来国玺?(狞笑)你不是崇祯,你不是朱由检!

崇祯:(微微冷笑)此言差矣!单凭我能够来到你面前,便足以证明:我就是崇祯!我就是朱由检!这里的警卫何其森严!这个地方,鸟飞不进,针插不进!如果我不是崇祯不是朱由检,焉能来到此地?

习近平:(思考片刻)你说得对;如果你不是崇祯,不可能来到此地。(旁白,好奇心与神秘感兼而有之)莫非世上真有鬼魂?莫非这是一个美国佬搞出来的人工智能人?有趣!

崇祯:(诚恳地)我关注你很久了,我研究你很久了,我是你的粉丝——真正意义上的粉丝!你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鞭辟入里,震耳发聩!我尾随你很久了,今年10月11日,你访问印度金奈,当地一所学校两千名学生戴上习近平面具迎接你;我亦步亦趋,隐身前后,还拾到一个面具(亮出一个印度制作的习近平面具,郑重其事地戴上,复又摘下;旁白)于我而言,21世纪的大明王朝即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习近平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习近平:(基于对皇帝二字的本能的敬畏,似乎有些拗口地)陛下!

崇祯:(十分低调)非也,非也!我不是陛下,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介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幽魂!

贤弟不妨称我由检仁兄。

习近平:(拱手为礼)由检仁兄。(旁白)收编崇祯,为我所用。

崇祯:(拱手为礼)近平贤弟。(旁白)蛊惑近平,为我所用。

[一人一魂各怀鬼胎,重新打量。

习近平:(努力表现书卷气)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仁兄有何贵干?

 崇祯:(严肃地)我要拯救贤弟。我看到贤弟,就像看到嫡亲胞弟,尽管我们差距三百余年。

习近平:(倨傲地)何来此言?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有毛泽东主席,后有习近平主席,两雄惊世,珠璧交辉!
崇祯:红朝开国皇帝毛泽东文武兼备,既有秦皇汉武的丰功伟绩、又有李后主宋徽宗的风流文采,千古一帝!(加重语气)贤弟不如毛泽东。

习近平:嗯,我不如毛泽东主席;我不是政治家不是军事家不是经济学家不是诗人不是书法家;(强硬地)但是,我是皇帝。

崇祯:(似乎有些惋惜地)贤弟不幸——贤弟是非典型皇帝,而川普是非典型总统;不是冤家不聚头,你们狭路相逢!(旁白)人人都想当皇帝,没当过皇帝的人都想当皇帝,却不深思中国历来有弑君的传统!一个人当了皇帝,文武百官、全体子民都是他的敌人!高处不胜寒!

习近平:(色厉内荏)狭路相逢勇者胜!
崇祯:非也,非也!这一回,却是狭路相逢忍者胜!(娓娓而言)毛泽东是中国大陆主席,林彪是中国大陆副主席;不妨这样说,川普是世界总统,而贤弟是世界副总统;林彪落馬于中國第二,我唯恐贤弟失足於世界第二;古今中外,老二难为!

习近平:(有所触动)仁兄有心了。

崇祯:(旁白,刻毒入骨地)陕北佬习仲勋和起自陕北的毛泽东一样,都是以聚党造反为谋求富贵的手段;相距三百多年,他们与闯贼献贼没有本质区别!毛泽东习仲勋的原生家庭都属于社会底层,湘籍陕籍贱民作乱,为等级社会与宗法礼教所不齿,只能侥幸得逞于一时!70年了,气数已尽,差不多到头了!

习近平:(自傲地)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一穷二白,我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毛泽东依靠群众专政,我依靠高科技专政!我有八千万申纪兰式的党员,我有十三亿申纪兰式的老百姓!我的龙座坚如磐石、稳若泰山!


 【天幕出現官媒发布的习近平考察甘肃高台县的视频,“总书记万岁!”清晰可闻。

崇祯:听,总书记万岁的口号声,而且是标准的北京口音;贤弟有何感想?

习近平:(浅笑)受用,很受用,非常受用——如春风轻拂,如夏雨沛然,如秋月临窗,如冬梅傲雪;大丈夫当得万岁,足矣!

崇祯:(微微冷笑)出口成章,诗意盎然。万岁与万碎同音不同字,却有霄壤之别!贤弟听到总书记万岁时居然笑了!1957年——我与时俱进,使用公元纪年——苏联国家元首伏罗希洛夫访问北京,他指着我殉国的老槐树说:它给全世界的皇帝上了一课!其实,它也给全世界的共产党总书记上了一课!(厉声地)一个共产党总书记当了万岁,离煤山也就不远了!贤弟怎么笑得起来?

习近平:(若有所悟)嗯,万岁与万碎同音不同字,却有霄壤之别!

[舞台一角灯光打出保持沉思状的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呆板地背诵莎士比亚撰写的台词)世上之事物本无善恶之分,思想使然。

习近平:(警惕地)今日来此,莫非仁兄想重回紫禁城?(霸气地落身主座椅)

崇祯:非也,非也!没有一个亡国之君还想重新当皇帝;我当了十七年皇帝,疲矣!倦矣!早已无心此城此殿此座矣!人寿有限,魂龄无穷! 帝王将相,何如 竹林七贤?(不待邀请,翘足坐于沙发)不求皇座,有此沙发足矣!闲云野鹤,悠哉游哉!

[一人一魂各怀鬼胎,重新打量。

崇祯:贤弟只是口头提出两个一百年,我作为幽魂已经实实在在地游弋天地间三百余年!第一个百年,我奔走鼓呼,八方串联,立志反清复明,复辟大明王朝。

习近平:可惜仁兄壮志未酬。

崇祯:第二个百年,我再无政治抱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朝入学堂,夕栖书舍,窥望鸿儒,求知若渴。我知道爱因斯坦方程式常见形式是——

习近平:(急于表现自己,抢说)△ E=(△m)c²。 式中E为能量,m为质量,c为光速。

崇祯:(向习近平投去客气的一瞥)正确;我还知道负一开根号等于正负虚数单位i ;计量经济学剑桥方程式是:M=kPy;式中y表示实际收入,P表示价格水平,Py表示名义收入,k表示人们持有的现金量占名义收入的比率,因而货币需求是名义收入和人们持有的现金量占名义收入比例的函数

习近平:(自愧弗如,惭笑)仁兄博学;我只不过死记硬背一些书名而已。
崇祯:求知乃天地间第一乐事,学无止境,悬梁刺骨;愿与贤弟共勉。
习近平:我知道我没学问,枉戴清华博士帽。

崇祯:当皇帝无需博士帽,贤弟此举画蛇添足了。(旁白)沐猴而冠,愈显其丑。

习近平:(追悔莫及)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那时候,我一直活在不安、猜疑的官场阴影,克制举止癖性,事事追随庸众;我算计这辈子要当副总理或者政治局委员,博士帽必不可少;当皇帝,想也不敢想!
崇祯:(旁白) 习近平原本是第三梯队里德才貌均毫不出众的一员,治闽、治浙、治沪无功无过,平平淡淡;习近平长期示人以老好人、温吞水、甘草剂的低调形象,鉴貌辨色,笑迎八方,肆应周旋,无不得体;从而蒙过各派元老,习近平得以顺利登基。
   
      习近平:(沾沾自喜地)我入主中南海,下了一盘很大的棋:令死党王岐山动用国家镇压机器,掌握党内同侪的贪腐证据,大破大立,我与王岐山俨若手持生死簿的阎王、判官!
   崇祯:(赞叹不已)一着妙棋,出神入化。反腐使得原本平起平坐的党内同侪,倏尔成为猫鼠关系、典狱长与在押囚犯暨候补囚犯的关系,妙哉妙哉。按照邓小平时代的政治规矩,总书记只是常委会的召集人,贤弟却一跃成为凌驾于常委会之上的大皇帝!恭喜恭喜。
  
   习近平:  (冷笑,旁白)这是一招四两拨千斤的妙棋——辫子在手,万官俯首;对于驯顺者,辫子永远只不过是辫子,引而不发,跃如也;而对于抗上者,辫子则是绝顶厉害的钢鞭!薄熙来即是最突出的显例,一击致命!
     崇祯:(冷笑,旁白)毛泽东曰:民主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于习近平而言:反腐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时势造英雄;中共史无前例的腐败,造就了习近平这位史无前例的大英雄,如此而已,岂有它哉!党难当头,近平发迹,实为中共百年历史之首见!
    习近平:六十几岁的人了,国事如麻,我没有时间精力求取新知。我知道我的知识结构不合理;毛泽东主席的知识结构也不合理;他在长沙第一师范,国文历史出色,几何英语是鸭蛋。

崇祯:毛泽东是天才,而贤弟不是。

习近平:嗯,我不是天才。(发出一声叹息)

崇祯:(阴沉地)当务之急,不妨化繁为简,临时抱佛脚;贤弟只消读一本万能宝书即可——“厚黑学”,李宗吾的盖世奇书。贤弟若将厚黑学发挥到极致,必能化险为夷,闯过难关!

习近平:我早年读过“厚黑学”,略知皮毛。

崇祯:及至我作为幽魂的第三个百年——(抒情地)云淡风轻,畅行时空;自我完善,臻于化境;悠悠岁月,得过且过;(语气转为凝重)谁知天命难违,良机倏至,中国面临百年未见之大变局,眼见天将降大任于 贤弟!贤弟以反贪起手,恰如我以诛灭阉竖魏忠贤起手,开局漂亮!贤弟横空出世,令我的政治抱负死灰复燃,原本心如古井之水,竟然陡起波澜!
习近平:(自得地)承蒙仁兄夸奖。
崇祯:我愿略尽绵薄,辅佐贤弟成为旷古未见之明君!红朝是大明王朝之后的第一个汉民族王朝;你我同心协力,促成大明王朝与红朝实现跨越时空的完美衔接!(旁白)妙哉妙哉,习近平人如其名,相貌平平、才具平平、履历平平、政绩平平;一张白纸,任由我绘制宏图;一方平地,任由我筑就仙坛;一介草包,任由我借尸还魂! 

习近平:(旁白)早年在梁家河,我就熟知许多鬼故事,离奇古怪,神乎其神!为了颠覆邓江胡的威仪,我要利用超自然的力量进行政治大洗牌;崇祯助我,战无不胜!

[一人一魂各怀鬼胎,重新打量。

崇祯:我向贤弟求一史无前例的官职!
习近平:什么官职?
崇祯:中共中央顾问长。
习近平:(一头雾水)我党历史上没有顾问长这个官衔,只有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
崇祯:请贤弟为我专设中共中央顾问长一职。
习近平:(认定对方并无篡党夺国之志,豪爽地)我任命仁兄为史无前例的中共中央顾问长,享受正国级待遇!
崇祯:(自诩清高)我是魂不是人,不食人间烟火,受职不受薪。
习近平:哦,仁兄受职不受薪,两袖清风,可钦可敬!
崇祯:(自我标榜)我自谋化外稻粱,不入贵党编制;名列公卿,实为客卿;唯谨唯慎,以德自绳。
习近平:(将信将疑)此话当真?
崇祯:皇天后土,实所共鉴;衔枚结草,随召随到。
习近平:(旁白,满意地)马儿好,马儿跑,马儿不吃草!崇祯竟然是活雷锋!
[一人一魂各怀鬼胎,重新打量。

习近平:(倾吐肺腑之言)仁兄,于我而言,盘龙宝座可以说来之不易,也可以说来之极易。我并不比同侪出色,也不比同侪逊色;我们这一茬第三梯队接班人,只有一个比较突出——薄熙来的官声、政绩甚至仪表都在众人之上;因此,(狞笑)他必须终老囹圄,永无自由!江泽民、胡锦涛是邓小平指定的接班人,口含天宪;而我除了红色血统,别无所长;我不说好话也不说坏话,只说官话;我不做好事也不做坏事,只做官事;面对大是大非,我永远居于骑墙地位;我表面的木讷、随和,给党内大佬造成一种错觉——习近平是个容易对付的人;殊不知蔫人出豹子!我因而稳步沿着官僚体制循阶而上——县级、市级、省级乃至王储,最终入主中南海!和江泽民、胡锦涛一样,我能够问鼎确有几分是运气和侥幸;和江泽民、胡锦涛不一样,我已经没有耳提面命的婆婆,一上台便可以大施拳脚,三下五除二,党内已无可以与我抗衡的力量!而今,天上掉下一个崇祯仁兄,我将以大明王朝的政治肌体赓续红朝国祚——三百年!

崇祯:(貌似倾吐肺腑之言)贤弟,你我志向高远,心境孤独;你我都承负历史的孽债——我为大明王朝二百多年之积弊还债;贤弟为红朝七十年之积弊还债!我好歹坐盘龙宝座一十七年,贤弟才坐了几年?恕我直言,贤弟还能再坐几年?


习近平:(苦闷地)夜半梦醒,我也常常想这件事;拔剑四顾心茫然,颇有力不从心之感;香港是不是大泽乡?嘴上无毛的黄之锋、歌喉柔美的何韵诗,是不是21世纪的陈胜吴广?未来岁月,是福是祸?是生是死?

[幕后传来李双江演唱连斯基 咏叹调——

未来的日子究竟怎样?
 我这里突然把它推想,
 茫茫然眼前一团雾,
 别管它,命运会决定!
 我可能被箭射穿倒下,
 也许箭会从身旁飞过,
 都一样
 我的生存我的死亡都由命运决定!
 我祝福我的生存,我也祝福——死亡来临。

[舞台一角灯光打出保持沉思状的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呆板地背诵莎士比亚撰写的台词)没有什么事是好的或坏的,但思想却使其中有所不同。

习近平:我好悔呀;去年,川普加税500亿美元,小儿科!不搭理他就是了!我竟然昏了头,决计以牙还牙!

崇祯:(冷静地)盘龙宝座使其主人狂妄。

习近平:我好恨呀;胡鞍钢吹破牛皮,说中国已经全面超越美国!我竟然相信他的鬼话!

崇祯:(旁白,幸灾乐祸地)作茧自缚,一言堂深误习近平!百官身处狼群,只能随众嚎叫!

[幕后传来刺耳的喧嚣:厉害了,我的国!中美贸易战大打大赢!中打中赢!小打小赢!

习近平:简直是痴人说梦!一派胡言!我竟然相信这些鬼话!

崇祯:(冷静地)盘龙宝座使其主人愚蠢。

习近平:一步错,步步错!

崇祯:(冷静地)盘龙宝座使其主人难以纠错。

习近平:现在,川普加税已至5000亿美元,这样下去,外汇迟早断源!沒有真金白銀,国家机器如何维持运转?眼见泰坦尼克驶向庞大冰山,我却不能速速回车!

崇祯:盘龙宝座如同猛虎,骑虎难下!(连连摇头)贵党每年坐收美帝几千亿贸易顺差,竟然以为这笔钱雷打不动,可以一直拿到地老天荒!(加重语气)贤弟,我无银两你无美元,难撑大局!

习近平:(习惯性地脱口而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崇祯:(微微冷笑)贵党常年呼喊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却不知美帝亡尔之力难敌!

古今中外,老二难为!

习近平:(叹气)难,难,难!

崇祯:(冷静地)你有美帝,我有东虏;我不幸亡国亡头,何忍贤弟重蹈覆辙?!睿智如贤弟,一定能够力避我的前车之鉴,忍得城下之辱,方遂凌云之志!

习近平:(叹气)忍,忍,忍!
崇祯:2019——灰犀牛与黑天鹅不期而至,双祸合流,贤弟如何应对?

习近平:(信心满满)中国人只要有饭吃,就不会造反。今年10月1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

崇祯:(微微冷笑)这是老黄历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老百姓过了十几年好日子,已经被惯坏了。

[幕后响起宋祖英演唱好日子——

今天是个好日子,

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明天又是好日子,

千金的光阴不能等,

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

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

崇祯:(至深的哀痛)我不幸,大明王朝的好日子,在万历十五年就终止了!

习近平:(内心萌起一股焦虑感,一时无语)

[冷场。

崇祯:(诛心之问)城破之日,周后心甘情愿随我殉国;请问贤弟:彭皇后可愿与你同赴黄泉?

习近平:(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忧虑被揭了出来)不能。小家碧玉,可共富贵不可共患难!只怕我尸骨未寒,她就作为大牌艺术家重操旧业,在我的坟茔上高歌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她是金嗓子银嗓子,偏偏不是妻嗓子!

[幕后传来彭丽媛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

哎 咳哟 嗬 呀儿咿儿哟
咳! 我们世世代代在这田野上劳动
为她打扮 为她梳妆
我们的未来 在希望的田野上

[一人一魂凝神谛听。

崇祯:(由衷地)歌喉曼妙,与陈圆圆有异曲同工之妙!

习近平:(辛辣地)歌喉曼妙,与庄妻扇坟有异曲同工之妙!

[幕后传来黄奇帆声嘶力竭的吼叫:中美贸易战,人家要的不是钱,是你的命!

崇祯:(语重心长地)掌国者,不能计较一时的得与失;既然错过了敬酒,就不能再错过罚酒!下棋看五步,贸易战打下去,祸不可测!有所失方能有所得;我知道,贤弟在上海市委书记任上,低调安分;分配给你一幢豪宅,你推辞不受,说是要给老干部老红军,或者当少年宫,做得漂亮!如果贤弟接受了这幢豪宅,只怕就失去盘龙宝座了!因小失大!
习近平:哦,仁兄有心了,无所不知。
崇祯:(旁白,窃笑)习近平文韬武略不通,雕虫小技皆精;习近平治国理政能力平平,昏招迭出;他有中美国——镜花水月!
我有明红朝——指日可待!

习近平:美国佬不是好骗的。(用手机查百度)哦,澶渊之盟保住北宋一百多年的和平;即便我忍辱负重,中美贸易协定能够保住和平多久?只怕美帝得寸进尺,步步紧逼!

崇祯:保一日是一日,保一月是一月,保一年是一年。宁赠外族,不给家奴;安内为上!

[天幕出现古装电视剧片断——

甲申三月十九日拂曉,城外已经是火光映天;此時天色将明,崇祯在前殿鸣钟召集百官,却无一人前来。

画外音:崇祯說:诸臣误朕也,国君死社稷,义之正也。朕志决矣!

崇祯上吊时,身边仅有提督太监王承恩,享年33岁。

[舞台一角灯光打出保持沉思状的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呆板地背诵莎士比亚撰写的台词)一只麻雀的生死都是命运预先注定的。

崇祯:(阴沉的微笑)贤弟春秋六十有六,倍于我的三十三岁阳寿!

习近平:我渴望长寿;我布置301医院启动的“981首长健康工程”,争取把寿命延长至150岁。

崇祯:我的祖上嘉靖皇帝也渴望长寿,孜孜不倦地寻求仙丹;(微笑,讽刺地)普天下所有皇帝、所有共产党总书记都渴望长寿。

习近平:(岔开话题)“李自成”这本小说,我很喜欢。那时候没有历史书,我拿起来爱不释手。


崇祯:我不喜欢。御用文人姚雪垠谄媚起自陕北的毛泽东,肆意曲解历史。

习近平:历史是胜利者及其御用文人撰写的。

崇祯:(往事并不如烟)殉国后,闯贼將我和周皇后的棺柩移出宮禁,停放在东华门,故作大度地允許投降的明臣给我送葬;当其时也,我弃肉身变为幽魂,冷眼打量,细细计数:諸臣哭拜者三十人,拜而不哭者六十人,其余的逆臣仰首睥睨,全然视我为无物!

习近平:仁兄好记性。

崇祯:变为幽魂,我将君子小人辨得清清楚楚;请问:城破之日,多少文官武将愿随贤弟而去?

习近平:(狞笑)只怕一个也没有!他们会活得好好的,就算是改朝换代了,他们也有办法保住手里的房子、金子、宅子和女子, 他们只是换个主子罢了。

崇祯:(教唆地)毛泽东是千古一帝,竟然发动全体子民打倒文武百官,高明之极! 这个雷霆手段,贤弟可愿采用?

习近平:二次文革?兹事体大,尚在思谋。

崇祯:(情不自禁地流露某种优越感)我殉国后,自杀官員有户部尚书倪元璐、工部尚书范景文等要员28位、外戚如驸马都尉巩永固等5位、太监自杀者以百计,战死千人以上;宫女自杀者三百余人;绅衿等七百多家举家自杀;黄泉路上,我屡屡降旨表彰上述大明臣民,人格力量可嘉!

习近平:(苦笑)嗯,人格力量可嘉。仁兄,我知道你错过了最后一个生存机会:兵临城下,北京城危若累卵,李自成居然向仁兄给出极其优渥的媾和条件:只要仁兄封他为异姓王,提供军饷,统领陕西老家,他便愿意出关为仁兄消灭满清。

崇祯:这是我至今后悔不迭的致命错棋!蝼蚁尚且贪生,我为了保全脸面而一误再误!(双手抚摸双颊)如果没有性命,脸面何在?我殉国后,南明诸王,历经四帝二监国,个个不成气候!哦,那时候天下无主,连二字头的王都出来凑热闹了!如果我在,至少可以将大明维持至整整300年!(叹息)清高孤傲,是断命刀枪!

 习近平:(旁观者清,旁白)崇祯根本不适合当皇帝,自视甚高,意气用事,脸面大如天;这是他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崇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仿佛一下子回到崇祯时代,深沉的独白)如果我答应闯贼的要求,即等于自毁大明帝国的权力体系;如果我纡尊降贵与闯贼签订屈辱的城下之盟,有悖于我所接受的伦常教育,自毁我的帝王形象。太祖开国后制定的祖宗法制,其重要性犹如马克思主义之于贤弟!闯贼何人?至微至贱,如蝼如蚁,我岂能屈服于此獠?

习近平:(旁白)傻冒一个!

崇祯:(狞笑)城破之日,我能够剑砍长平公主,我的悲愤诘问“你为何要生在帝王家”,竟然成为千古名言!敢问贤弟可忍心剑砍明泽公主?

习近平:不忍。(旁白)我已经送明泽去美国了。

崇祯:(仿佛是一位哲人)要么杀人,要么被杀;这是普天下所有皇帝、所有共产党总书记的宿命。

[舞台一角灯光打出保持沉思状的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呆板地背诵莎士比亚撰写的台词)在这天地间有许多事情是人类哲学所不能解释的。

[天幕出现古装电视剧片断——

明朝降官降将夹道拜迎李自成。

崇祯:(仇恨地)这些都是该杀而未杀之人;(顿足)可杀之时未杀,当杀之时却杀不得了!(阴森森地)贤弟,你害怕杀人吗?

习近平:有些害怕;在陕北梁家河插队时,我从没杀过猪,也没有宰过羊。我不敢见血。

崇祯:慈不掌兵,仁不称帝!眼下,贤弟有一条取得与毛邓同等权威的终南捷径: 杀人立威!  
    红朝开国之初,毛泽东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杀人无算;改革伊始,邓小平发动严厉打击刑事犯罪运动,枪声不绝;是所谓天子之怒,谁敢不服?    贤弟不妨依样画葫芦,发动镇压贪官污吏运动,休论治标治本,大批量地将死有余辜的贪官污吏送上断头台!可以预期,人头落地之日,便是万民欢呼之时!   
    习近平:(嗫嚅)大批量......断头台?
   崇祯: 杀人立威,贤弟何妨习之?(怀着生理性激情朗声点算)我杀兵部侍郎杨镐、我杀蓟辽都御史刘策、我杀督师袁崇焕、我杀巡抚都御史孙元化、我杀漕运总督杨一鹏、我杀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熊文灿、我杀三边总督郑崇俭、我杀内阁首辅薛国观、我杀兵部尚书陈新甲、我杀内阁首辅周延儒,人头滚滚,何其快哉!如果早知厚黑学,我必先抚后诛闯献二贼,即便背负杀降恶名也在所不惜!而今悔之莫及!

习近平:(微微摇头)而今官场糜烂,无官不贪;杀尽贪官,十衙九空!

崇祯:恕我直言,论反腐烈度,贤弟远不及几位前任;毛泽东杀刘青山张子善、江泽民杀胡长清成克杰王怀忠、胡锦涛杀郑筱萸;而贤弟轰轰烈烈反贪数年,至今尚无一名省部级大员授首!死刑作为法律上的极刑,具有不可替代的震慑威力,手起刀落,明正典刑;而贤弟始终吝于使用,双手坚决不肯沾血!妇人之仁,危害龙座!
   习近平: (旁白) 我非妇人之仁,而是清楚地知道:贪腐浑水能够载舟,也能覆舟;载舟覆舟,所宜深慎。如果对贪官群体迫得太狠太甚,百官也可能被逼上梁山,反贪将沦为贪反,后果不堪设想。 人头不是韭菜,杀了不可再生;而判刑则不然,减刑、保外就医等等,猫腻多多!我特意网开一面,赐予本是同根生的贪官群体免死金牌,用心深远而良苦。只是,这话如何能向崇祯启齿?

 崇祯:(旁白)杀!清君侧——杀光习近平的文武百官,我的左辅右弼方可登场!

习近平:(不为所动)仁兄计谋高妙,似应缓行;盼求教于异日!
崇祯:(扼腕叹息,摇头不已)天命昭昭,不可违逆。

习近平:(陕北知青式的倔犟)我不服命。(万分沉重却又是诗意洋溢地)休提秦始皇、古都西安,三百多年来,鸿运不照陕北佬!十七世纪中叶,李自成的大顺朝昙花一现;上世纪三十年代,陕北红军接应中央红军,却成为鸠占鹊巢的毛泽东的一块心病——高岗因之死,习仲勋因之贬,习近平因之失去幸福童年!三百多年了,三百多年了!这个老皇历到了陕西富平人习近平,总算改了!当我踽踽独行在中南海时,自有李自成、高岗、习仲勋的英灵伴随左右,人杰与鬼雄共同发出无声的呐喊:“陕北佬终于当了大皇帝!”我一定要当个千古罕见的好皇帝!

崇祯:(旁白,万分沉重却又是诗意洋溢地)三百多年了,三百多年了!我一直是中国历史的冷眼幽魂,中华民族的局外幽魂;幽魂最宝贵、最痛苦的是不间断地叩问自己:我活着为了什么?我就这样苦熬375年!我一直积蓄力量,自省功过,潜心蛰伏,静候良机;满清十二帝,无懈可击;袁世凯孙中山毛泽东蒋介石乃至邓江胡,无隙可乘;天赐愚氓习近平,夜郎自大,篡窃国鼎,人神共愤,内外交困;老子曰:天欲其亡,必令其狂。红朝有了习皇帝,那么,换成朱皇帝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今天命厌弃陕北,重归凤阳;太祖成祖之伟业,由我光复!

[一人一魂各怀鬼胎,重新打量。

崇祯:我在煤山——哦,景山!——殉国时,身边尚有提督太监王承恩随行伺候,黄泉路上,忠心耿耿!哦,贤弟有王沪宁、王岐山!

习近平:(突然发作,暴怒)二王都是王八蛋!

崇祯:(微笑)贤弟差矣,何出市井之言?

习近平:(自觉失态,岔开话题)北京有很多高明的整容专家,仁兄可愿一试?

崇祯:不必了;保留这道甲申殉国的疤痕,痛定思痛!人也罢,魂也罢,有一个共同的痼疾——好了伤疤忘了疼!

习近平:(恶狠狠地)我根本不相信底下人报上来的那些经济数据!我知道他们都在骗我。

崇祯:(淡淡地)何必抱怨?中南海原本就是尔虞我诈的所在。锦衣卫和东厂是我的千里眼顺风耳,官员家中嫡庶交恶、妻妾斗法都瞒不过我!如果贤弟没有自己的锦衣卫和东厂,又如何统掌全国?

习近平:(苦闷地)盘龙宝座来得意外,来得仓促,我没有时间组建得心应手的班底。我身边只有一群胁肩谄笑之徒。

崇祯:(挺起胸膛,自信而又自傲地亮出底牌)一魂之力胜过万马千军!而今而后,我可以全力襄助贤弟!我来去无踪,无所不至,正可以给贤弟提供多维世界的真实信息!我能够穿越时空,助贤弟一臂之力,共创红朝历史!

习近平:(悲观地)除了权柄和枪杆,我还能依靠谁?

崇祯:依靠我。(自我夸耀)贤弟是贵党空前绝后的能够扛200斤麦子的总书记;但是,我能够轻而易举地扛2000斤麦子!

江泽民是贵党空前绝后的能够说汉语、英语、罗马尼亚语的总书记;但是,我业已掌握九九八十一种语言!

(貌似同情地)你我同命,犹如难兄难弟——独木支撑大厦之将倾!

[习近平凝视崇祯,若有所思。
崇祯:贵党四中全会在即,一寸光阴一寸金;我欲深入204名中央委员、172名候补中央委员的府邸,挨家挨户,走走看看;听一听他们的私语,看一看他们的动向;贤弟若是操用厚黑铁腕,彻底清洗两面人,必定大有可为!我视贤弟为知己,我想把我长达375年的心得供贤弟借鉴;我是世上唯一敢于向贤弟说真话的幽魂--------我不是人!

习近平:(精神振奋)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的内心向来痛苦不堪,总算找到止痛剂了!

崇祯:(即兴道出以假乱真的神圣誓言)
                                           我是贤弟的千里眼顺风耳,
                                            我是贤弟的定心骨顾问长,
                                             我是贤弟的跨越时空的嫡亲手足,
                                                我是贤弟的锦衣卫和东厂;
                                             万一祸起萧墙,贤弟无法立足人间,
                                          我愿接引贤弟前往永恒世界,共享安康!
                                        一魂之力胜过万马千军,所向披靡,
                                         一魂之力胜过万马千军,国祚无量
习近平:(深为感动,颤声)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崇祯:(旁白)妥了,妥了,大事谐矣!愚氓习近平入彀矣!洋洋得意地)我是大明王朝的崇祯帝,天明天纵!
而习近平只不过是闯献二贼的隔世余孽,半鸡半蛋式的生物体!
崇祯:(冷不防地再度发出诛心之问)习近平,你是亡国之君吗?

习近平:(全身触电似的一震,肃然)近平不是,近平不敢是!

[舞台一角灯光打出保持沉思状的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呆板地背诵莎士比亚撰写的台词)天地之间有许多事情,是你的睿智所无法想象的。
崇祯:(歇斯底里地大笑)哈哈哈哈,让我们拭目以观!贤弟好自为之!贤弟好自为之!(自觉失态,匆匆而去)

[习近平僵立原处,木然。

[舞台一角灯光打出保持沉思状的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呆板地背诵莎士比亚撰写的千古之问)活着,还是不活?这是一个问题。

[习近平以帝王般的威严手势制止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惊恐地背诵莎士比亚撰写的台词)余下的只有沉默。(缄口)
[习近平再次以帝王般的威严手势指点哈姆雷特;哈姆雷特忽而活泛起来,紧张而机敏地偷觑习近平的脸色,揣摩上意;而后大踏步走向全体观众,半是威胁半是劝诫地背诵莎士比亚撰写的台词)要是你们到现在还没有把你们所看见的告诉别人,那么我要请求你们大家继续保持沉默。
[习近平含笑颌首。
习近平:(双手抚摸双颊)要脸,还是不要脸?这是一个问题。
[幕徐落。
                   

            2019年深秋写于纽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1 05:27 , Processed in 0.01589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