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一一)

2020-1-15 04:0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6824| 评论: 0|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平均每秒钟3.5发的话,激烈时刻每秒落弹8发是完全有可能的,根据志愿军老兵的回忆“敌人的炮弹都打成一个音了,根本分不出来这一声和那一声”这就是所谓的“范弗里特弹药量”,我们英勇善战的先辈,就是在顶着这样恐怖的火力坚守上甘岭。

战况炽烈的第一天

————————————————————————

美军对上甘岭阵地猛烈的炮火准备,惊醒了位于4公里外五圣山真莱洞的45师师部,饱经战火的崔建功师长仅从炮声就听出这次战斗的规模一定会非常庞大,但是,炽烈的炮火炸断了几乎全部有线电话线,通讯中断,战斗进行了几个小时,敌人的作战企图、兵力规模、战术手段仍然一概不清。崔师长立刻让师侦察连派出分队去前线侦查,第一批侦查员在半路全部牺牲,第二批两个人几经周折终于来到597.9高地的5号阵地,一看阵地上只剩下一个战士了,美军正蜂拥而来,他俩毫不犹豫立即投入战斗。

应该说,战斗的第一天,无论是45师还是15军,乃至整个三兵团,都对上甘岭美军进攻的力度和规模估计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力挽狂澜的,是志愿军中下级官兵高昂的作战意志和较为充足的战前准备,以及最最宝贵的——坑道工事。

十五军军部设在上甘岭以北二十多公里的道德洞,14日一天军部只知道美韩军对四十五师正面五圣山前沿的597.9和537.7高地、二十九师和四十四师正面的391高地、芝村南山、上佳山西北无名高地、419高地都发动了攻击,其他具体情况一无所知,秦基伟只好命令五圣山侧翼的观察所每半小时报告一次情况,同时请求左右邻的三十八军和十二军通报各自正面的情况。秦基伟认为当面美韩军只有美第七师和韩第二师,共两个师的兵力,单以这两个师的兵力是不可能同时攻击几个方向的,其中必然只有一个是主攻方向,其他则是牵制性的佯攻,但要立即判断出哪个是主攻,根本无法做到。

当十五军终于判明上甘岭方向是美军主攻方向,并且调动兵力火力进行支援,已经是两天以后了。

就在各级指挥员心急如焚的时候,上甘岭的战斗全面展开了!10月14日凌晨五时,美军经过一小时炮火准备后,开始火力延伸以压制纵深目标。

同时,美军步兵开始冲锋。最先与美军接火的是九连597.9高地11号前哨阵地上的一个班,但班长使用兵力不当,一下就把全班投入了战斗,在美军猛烈炮火下,很快蒙受了巨大伤亡,等打退美军四次冲锋后,就只剩下一个战士了,他只好退入坑道坚持战斗。

防守2号阵地的八连一排见11号阵地失守,排长立即组织两个班前去反击,力求乘敌立足未稳夺回阵地,但这两个班在半路上就遭到了美军炮火覆盖射击,只剩五个伤员被迫退回2号阵地,这样一来,一排反击未成,反而损失兵力大半,连防守2号阵地都很困难了,十一时许,2号阵地就因守备兵力伤亡殆尽而告失守。

东南的7号阵地因此陷入孤立,随即也被美军占领。只有最关键的9号阵地,由九连副指导员秦庚武指挥三排防守,秦庚武见美军炮火异常猛烈,如果在阵地上一下投入兵力越多,那么伤亡也就越多越快,所以他只在表面阵地上同时投入三个人,伤亡一个就从坑道里补充一个,打得从容不迫,9号阵地因此成为597.9高地的中流砥柱,始终顶住了美军的进攻。

9号阵地是主峰的门户,位置极其重要,只要9号阵地不失,那么597.9高地就可保无忧。经一上午的激战,美军攻击部队七师三十一团的二营、三营损失均超过了70%,美军比较忌讳部队成建制消耗,就未敢再使用一营,将三十一团撤下去休整,换上第三十二团接着再战,一直打到黄昏,也未能攻下597.9高地。

龙鹰的一句话点评:能够精心地计算每一个单兵的战斗力,指导员可谓战术老到狠辣,即最大限度减少了自己部队的伤亡,又守住了最为宝贵的核心阵地,9号阵地的防御非常关键。

————————————————————————

537.7高地上,也同时遭到了攻击,韩军第二师三十二团以一个营分三路发动猛攻,守备部队一连依托被炮火严重摧毁的阵地英勇坚守,战斗之顽强被韩军战史称为史无前例,韩军地面部队攻击连连被击退,只得召唤美军的航空兵火力支援,美军出动了二十余架B—26轰炸机投掷凝固汽油弹,阵地成为一片火海,韩军乘势猛攻,最前沿的8号阵地只剩下三个伤员,无力再战,正准备退入坑道,却被已经冲上阵地的韩军的一挺机枪压制在离坑道口十余米处,这挺机枪附近正巧是因多处负伤而昏迷的孙子明,他被枪声惊醒,看到这情景,大吼一声扑了过去。

韩军的机枪手猝不及防被吓得魂飞天外,掉头就逃,孙子明刚想把机枪掉过头去射击,另外一股十多个敌人已经涌了上来,他见来不及开火,一把抓起身边的三颗手榴弹,朝着这股敌人扑去,与敌同归于尽,他也就成为在上甘岭战役中与敌人同归于尽的三十八个勇士中的第一人!

直到十二时许,经过了七个多小时的激战,韩军攻上了主阵地,再经过二十多分钟惨烈无比的白刃肉搏,才占领了阵地。至下午二时,一连仅存二十余人,退守坑道,537.7高地除9号阵地外的其余表面阵地都告失守。龙鹰的一句话点评:537.7高地在地形上不如597.9高地利于防守,因为其南半部分在上甘岭战役之前就在敌人手中,我们占领的是北山。

说句题外话,金城反击战中,537.7高地南山被23军反击得手,一起得手的还有被棒子吹嘘为“固若金汤”的白马山高地,这两个高地至今仍在朝鲜手中。  

九连和一连在激烈的战斗中,将战前储备的弹药消耗殆尽,共发射了近四十万发子弹,投掷手榴弹、手雷近万枚,由于长时间高强度持续射击,武器损耗也非常惊人,总共打坏10挺苏式转盘机枪、62支冲锋枪、90支步枪,占全部武器的80%以上!——战况之激烈,可见一二。

当日志愿军一线守备部队伤亡300余人,而发起攻击的美军伤亡431人,仅就伤亡比来说我们占优,然而这是在有坚固预设阵地的前提下的,在美军占据绝对优势的炮火和空中轰炸下,往前线补充一个兵,往往要付出伤亡十几个兵的代价。

 

14日上午,志愿军组织部队进行第一次增援上甘岭,135团派出了一个步兵排50余人,于上午8时穿过美军炮火封锁线加入597.9高地,这次增援是比较成功的,伤亡不大,一个班12人到达高地后进入9号阵地加入防守,另两个步兵班则进入后来大名鼎鼎的“一号坑道”作为预备队。

在随后的战斗中,这样的增援和反增援将进行无数次,规模越来越大,双方都陆续投入了大量有生力量。14日黄昏,随着夜色逐渐降临,135团开始以自身兵力组织反攻,组织了4个步兵连准备战斗,但是,没有任何炮火支援。美韩军占领阵地后,因为战斗激烈异常,官兵都疲惫不堪,也没时间构筑工事,只是用麻包简单地筑起了一些临时野战火力点。志愿军的反击部队共四个连,太阳落山后就准备完毕,进入攻击出发位置。

志愿军的反击部队135团7连、3连、2连2排及134团5连共3个连又1个排,黄昏后就准备完毕,进入攻击出发位置,计划以135团7连和134团5连反击597.9高地,以135团2连2排和3连反击537.7北山。太阳落山后,135团7连主力经700高地、菊亭岘进入597.9高地的1号坑道,与白天就已到达的1排及9连余部会合。17时40分,7连1排首先向7号阵地反击,到达7号阵地时发现美军已经后撤,便迅速与9连坑道人员一起抢修工事转入防御。

18时50分,7连2排、3排向2号、11号阵地反击。2排隐蔽运动,首先炸毁2号阵地西侧美军1处火力点,但2号阵地的美军也随即惊觉,发射了大量照明弹,发现了志愿军后立即以猛烈火力射击,2排在转瞬间就伤亡10多人,2排正副排长也全部负伤,5班副班长李忠先利用照明弹熄灭的间隙冲向1个火力点将其炸毁,但自己也负了重伤。美军1个排在猛烈火力掩护下冲出工事反击,李忠先在反击的美军逼近时拉响了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战后被追记特等功和二级战斗英雄。

2排只能就地占领阵地,依托残破工事将反击美军击退,并就势继续攻击,但在美军第二个火力点前因地形不熟组织不严,连续六次攻击未果,7连连长李石锁也在战斗中牺牲。美军再次投入1个排反击,激战20分钟被志愿军击退,但全连已伤亡过半。2排长孙占元双腿被打断,仍坚持亲自操作机枪掩护战士易才学爆破火力点,易才学冲到两个火力点中间的死角,左右开弓用爆破筒和手雷炸毁了2个火力点。

混战中,打完了子弹的孙占元与冲上来的美军拉响手榴弹同归于尽。就在2排危急之时,7连指导员林文贵率1排赶来,将反击美军击退,并于21时10分收复2号阵地。在7连反击2号阵地时,原计划134团5连由1号坑道经8号阵地夹击2号阵地,但运动途中被美军发现,随即遭到美军炮火拦阻,伤亡很大,余部到达2号阵地时,阵地已经被7连收复。

于是5连、7连以及9连坑道人员合兵一处,向11号阵地反击,很快就收复了11号阵地——美军战史称,攻击部队携带弹药经过白天的战斗已几乎消耗殆尽,此时补充弹药还没来得及运上来,因此在志愿军的反击时,其火力优势根本无从发挥,因此直接导致了失利。135团3连18时从448高地出发,19时在5分钟炮火支援后,向537.7北山实施反击,3连3排仅以20分钟就占领1号、2号、3号阵地,2排也很快攻占4号、5号、6号,随后协同1排向7号、8号阵地反击,至22时3连已全部恢复537.7高地表面阵地。

2连2排行动迟缓,赶到537.7高地时,3连已收复了应由2连2排攻击的4号、5号、6号阵地,2连2排随即转入防御,使3连2排得以脱身参加7号、8号阵地的战斗。当3连占领8号阵地后,韩军即发起反扑,1排人员已伤亡大半,所携弹药也所剩无几,危急时已负重伤的1排排长粟振林拉响手榴弹与冲上来的韩军同归于尽。

粟振林的壮举赢得了时间,驰援的3连2排终于赶到,将韩军击退。在这场夜间反击中,两个都是排长的孙占元和粟振林,在身负重伤后,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为了永志纪念,粟振林烈士的家乡河南林县将县城南关街命名为振林街。

孙占元被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追授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英雄、金星勋章和一级国旗勋章。

夜间反击战斗结束后,45师迅速调整守备部署:597.9高地有4个建制连(135团7连、8连、9连和134团5连),总兵力约130人,以9连守备9号、10号阵地,7连、8连守备2号、3号、7号阵地,5连守备其余阵地,各连干部除各自掌握本连外,还在1号坑道内建立了统一的指挥所,负责整个高地的指挥;537.7北山有2个连又1个排(135团1连、3连和2连2排),总兵力约100人,以2连2排守备4号、5号、6号阵地,3连守备3号、7号、8号阵地,1连守备1号、2号、9号阵地。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当日战斗的惨烈,志愿军一个步兵连的人数普遍在100人以上,而经过惨烈的第一天防御及夜间反击,四个步兵连只打剩下了130人,然而,这只是开始。

500

当晚10时,45师召开了紧急作战会议,讨论调整部署事宜。

会上决定:报请军部批准,暂停对注字洞南山的反击,将为反击而储备的所有弹药、补给、器材,于15日21时前全部转用于上甘岭方向;为避免上甘岭两个高地因部队建制过多而引起指挥上的混乱,由135团团长张信元指挥597.9高地作战,由133团团长孙家贵指挥537.7北山作战;炮兵由副师长唐万成和15军炮兵副主任靳钟统一指挥,将位于忠贤山的10门82毫米迫击炮前调至448高地,支援537.7高地;134团1营调至511高地,作为二梯队,尽快完成一切战斗准备,随时准备加入战斗;为便于指挥,团师各级指挥部重新展开,133团团部前移至上所里北山,134团和135团组成五圣山联合指挥所,师部前移到德山岘。

志愿军战史称,在第一天的战斗中,美韩军共投入了7个步兵营和18个炮兵营,飞机50余架,200余架次,消耗炮弹30余万发,航空炸弹500余颗,总面积仅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在如此罕见的猛烈炮火轰击下,原本长满枝繁叶茂的树木,被炸成寸草不剩的光山,而且山头的岩石被整整削去了2米!

原本坚实的土层全都成为粉尘状的虚土!

根本来不及散去的硝烟完全遮蔽了太阳,使得很多幸存者都认为那个晴朗的日子是个阴天!而15军45师在这两个高地的守备兵力仅2个连又1个排,加上全力准备反击注字洞南山,支援上甘岭方向的火炮只有3门105毫米榴弹炮、6门75毫米山炮、6门90毫米加农炮和12门迫击炮,几乎是纯步兵作战,最后以伤亡250人的代价(全天伤亡总共约550人),夺回了白天丢失的阵地,再次恢复了开战前的态势。

——————————————————————————————————————

根据美军的战史记录,当天在整个五圣山地区投入48架次,其中直接用于攻击三角高地(即597.9高地)的16架次,其他都是攻击周围6公里直径范围地区,包括537.7北山。另外还保持8架飞机用于近距召唤支援。韩国空军也出动了F-51用于空中支援。战后美国空军公布的资料,在上甘岭地区13日和14日两天总共出动飞机为181架次,可以看到,这和志愿军统计的数字略有出入,但其实是比较接近的。

500

这里又需要我们进行一次数学计算了,我们在上甘岭的各项资料都提到一个数字“第一天美军向我发射30万发炮弹,最多的时候每秒钟落弹8发”,这个数字在网络时代也受到一些质疑,有质疑不怕,用数字说话。

比较公认的,出自美军自己战史以及韩军战史资料的数字有两个:其一是参战炮兵序列,前文已经提到一共有18个炮兵营,其中直接用于597.9和537.7高地方向的炮兵是12个营,一个高地6个炮兵营。其二是美国步7师属105榴弹炮兵营的数字,该营从1952年10月13日的18时到1952年10月15日24时,共发射105毫米炮弹77000发。

有这两个数字,我们就可以开始计算,第一步,联系上边的战斗进程,我们知道,美军开始大规模的炮火准备,是从14日凌晨4时开始的,从13日18时到14日04时,这段时间,这个炮兵营虽然在开火,但并不是在进行全营急速射,而是处于类似“值班炮火”式的不定时、不定量射击,这段时间的射击数量应该会远小于开始火力准备的急速射时期,我们可以给它估算一个5000-7000发,至于是不是有这么多,我倾向于应该没有。从10月14日04时到10月15日24时,时间是44个小时,一小时=60分钟=3600秒,所以是158400秒,这段时间,这个炮兵营发射炮弹7万发,平均每小时1591发,每秒钟0.5发。

当然,我们上边计算的仅仅是一个炮兵营,事实上,即使按照敌方的军史,有12个炮兵营参加战斗,那就应该把上边的数字再乘以12,也就是两天发射炮弹84万发(一天发射42万发),平均每秒钟3.5发。当然,炮兵作战的特点决定了炮弹射击频率不可能平均分配,而155和203毫米的火炮其射速也要比105榴弹炮慢一些。

对美军而言,有两种情况是要进行急速射击的,其一是美军步兵发起攻击之前的火力准备,其二是美军步兵防守夺得的阵地时,压制反冲锋中的志愿军步兵时。前者多在凌晨和上午,以及美军一次冲锋之后,而后者多在夜间。

所以,平均每秒钟3.5发的话,激烈时刻每秒落弹8发是完全有可能的,根据志愿军老兵的回忆“敌人的炮弹都打成一个音了,根本分不出来这一声和那一声”这就是所谓的“范弗里特弹药量”,我们英勇善战的先辈,就是在顶着这样恐怖的火力坚守上甘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4 09:38 , Processed in 0.01642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