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金无忌的悲惨结局

2020-1-27 20:27| 发布者: biruxie| 查看: 6230| 评论: 0

摘要: 我由是忆及三十几年前的一件趣事:1987年初夏,一位铁哥们(明为留学生,实是台湾特务)动员我跟他一起当特务,我笑嘻嘻地道:谢谢你对我的看重;可惜我是好色之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朽木不可雕也。

莫给北京当间谍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一位北京派出的艺术家(!)间谍在澳大利亚叛逃了。我由是忆及三十几年前的一件趣事:1987年初夏,一位铁哥们(明为留学生,实是台湾特务)动员我跟他一起当特务,我笑嘻嘻地道:谢谢你对我的看重;可惜我是好色之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朽木不可雕也。天王巨星左尔格何其厉害,一遇上日本人派出的年轻貌美的女特务就完蛋了;左尔格扔了一张重要纸条,女特务说要打电话,告诉父母晚上不回家;左尔格硬是为贪恋女色丢了性命!
       本世纪初,我根据三位老友(他们分别是美国、台湾、北京的间谍)提供的素材,创作六十万字、描写中美间谍战的长篇小说“太阳与蛇”;遗憾的是,彼时正值中美蜜月期,此书未能引起预期的轰动效应。
        顺便说句大实话:给谁当间谍也别给北京当间谍,因为他们不把自家间谍当人,过河拆桥、弃若秋扇。
      也难怪,刘少奇林彪胡耀邦赵紫阳等大人物的合法权利尚得不到保障,何论
小嘎崩豆间谍?
        当年曾经为周恩来立下奇功的金无忌的悲惨结局,足令所有北京间谍寒心。



附: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按:
   本文系我的一位女性朋友口述、由我执笔写就;1989、90先后在美国中国之春杂志、香港开放杂志发表,笔名珊珊;后为海外十几家报刊转载。  
   
    金无怠是俞强声叛逃美国后向美方献上的一份厚礼;金无怠入狱之初十分乐观,幻想邓小平会以释放魏京生交换其出狱;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李肇坚决否认与其有任何关系,金无怠于是在狱中自杀了。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中共特务金无忌弃世整整四年了。这个轰动一时的间谍案如今已无人提起。作为金无忌生前的一个女友,我愿意如实写下对于这位传奇人物的印象。
  
    我于一九八四年底来美国,为维持生计,经舅母介绍在弗吉尼亚一个白人家庭做保姆,打算赚足学费后入校深造。
  
    一日,我去舅母家。舅母把麻将桌上的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介绍给我:“这位是金无忌,金先生。”我们握手后,客气地交谈了几句。金无忌知我初来美国,英语欠佳,便向我索要电话号码,说是他那里有一套多余的《五洲美语会话》,可以借给我…… 
   
      
    就这样,我和金无忌开始交往。当时在我眼中,他只是一个平凡、普通、有几分腐儒酸味的老头子。然事后舅母对其称赞不已,说他退休前是政府雇员,门路很多,金一人前后担保十几名大陆人士来美国,它的经济担保书在美国领事馆很吃得开等等。
  
    初见之后,金无忌几乎每天都给我打来长途电话。他谈吐斯文,口若悬河,一讲便是一个小时。他最热衷的、百谈不厌的的永恒话题乃是Sex(性)。
  
    金无忌就像一个毛头小伙一样对Sex有着火热的激情。他的论点是从弗洛伊德那里贩来的,然而却添加了自身的理解和阐释。他把最低级的话题包在最高尚的外交语言里面,把大千世界视为肉欲混乱的莽林。他厚着脸皮大谈某些人所共知的生理现象,认为床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场。
  
    他滔滔不绝的“性独白”使我了解到他的婚姻状况。金无忌的前妻在中国大陆,育有三子女。现在的太太是在麻将桌上认识的,双方抛弃了配偶结为伉俪。金无忌的三个孩子均在美国,他细致地夹叙夹议地分析前后两位太太在床上的表现、反应及功夫。
   
    金无忌在电话中问道:“你觉得我的身体、精神怎样?”   
   
      
    我客气地说:“相当好。真看不出您的实际年龄。”
  
    他洋洋得意:“这就是性开放带来的好处。我根本不知老之将至。无论男人女人,都要常年浸入爱河才有活力。你看那些被人叫做‘花痴’的女孩子,她们的皮肤特别好,眼睛也炯炯有神……”
  
    就这样,金无忌每日都打电话来,消磨一两个小时。我的老板对此啧有烦言,金无忌却依然我行我素。
  
    休假日金无忌便开车接我出去玩。他对付女人颇有经验,喜欢施小惠。那时我在美国无依无靠,因此对他也并不反感。
  
    金无忌开的是辆漏油的旧车,他说要送给我,被我婉拒,他大为诧异:“少见,少见。别的女人绝不会这样。”
  
    我暗暗好笑:“一辆破车也算得上礼物吗?……”
  
    我在国内养尊处优,来美后一朝沦为保姆,殊不适应。我一度非常苦恼,想打退堂鼓回国。金无忌及时地给予我许多具体帮助,使我感到很大安慰。
  
    他劝我打消回国念头。他认为美国是天下第一自由乐土,而中国大陆则是沦入共产魔掌的人间地狱。在美国坚持十年必能发达,而在中国大陆蹉跎终生也无出头之日。
  
    
   
        我坚信金无忌这些话出自真衷。直到后来,他的间谍身份被公之于世后,我也没有改变这一看法。他并非因信仰共产主义才为中共效命。据我事后回忆他的全部言行,分析此人的个性及经历,我认为金无忌是为了捞取大笔外快才投靠中共的,而且,这种冒险生涯极大地满足了其虚荣心,让他觉得自己并非无足轻重的小土豆,而是对美中两国关系产生重大影响的神秘人物。
  
    我认识金无忌时,他已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他从不提及当初在政府机构供职的往事,只说自己是一名普通译员。
  
    
       金无忌送我一套《五洲美语会话》并且教我开车,以适应美国生活。考驾照也是他带我去的,他先指导我在考场附近转了半天,熟悉路径,因而顺利通过。
  
    我和金无忌的密切往来引起了他太太的醋意。终于有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她自称是金太太。她说近几个月电话账单上出现我的电话号码,金无忌几乎每天都要打一个小时的长途电话,究竟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
  
    我答说:“没有什么事情。”
  
    金太太:“他是不是教你学开车?”
  
    我含糊了一下:“唔,没……”我也觉得有些别扭:考驾照那天,金无忌一直坐在外面等候,没吃饭也没喝水。还是我出来后给他买了一客披萨充饥。
  
    金太太冷笑了一声:“哼,没有?那为什么他在车子上加了个坐垫?!”
  
    这的确是个破绽——我个子较矮,金无极为照顾我学车特地加了个坐垫。
  
    我一时无语。
  
    金太太在那边缓缓叹了口气说:“我不希望这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你知道他和Х太太(指我舅母)的故事吗?”
  
    我诚实地答说不知道。
  
    金太太:“你年纪尚轻,不了解美国社会……”她没有把话说完。
  
    
   
        金无忌得知这次不愉快的谈话时,满脸苦笑。他依然维持其英国绅士的风度,耸耸肩膀,娓娓诉说其妻的千般不是,透露他早有分居的打算,这一回真正忍无可忍。
  
    不久,金无忌真的与其妻分居,独自迁往弗吉尼亚的另一个小镇。那是十几层的普通公寓里一个两房一厅的单位。他把一卧房租出去,自住一间小房,与租客合用客厅、厨房、洗手间。总之,这个住所很不舒适。
  
    此后,金无忌每日从这里打电话给我,畅所欲言。我随他玩过包括维吉尼亚动物园在内的几处名胜,也去过他的上述栖身之所。
  
    现在回忆起来,如果说金无忌与电影中的间谍有何相似之处的话,那就是他带我进入这幢大楼时,显得有些紧张,急促地低声道:“快走,快走,别让人家看到。”不像是仅仅畏惧人言。
  
    我一进屋,金无忌便打开录影机。全是变态性魔录影带,如人与猪、狗、马、牛、骡性交的慢镜头等等。他问我有何感想,我答说无所谓。我问他:“你会不会把这些放给你女儿看?”他淡然一笑:“当然会。”
  
    过了不久,中国大陆吉林省一个歌舞团访问华盛顿,我弄了两张票邀他观看演出,他以太忙为借口推掉了,我很不悦。几天后,我的洋老板扔给我一份报纸:“看看吧,你那位朋友是间谍!”……晴天霹雳!
  
    后来各种中西新闻媒体争先报道“金无忌事件”。再后来他在狱中自杀了,“金无忌热”也随之消失。
  
    FBI始终没有找过我。我想,他们分析了我们的全部谈话录音,认为无此必要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金无忌在我的记忆中淡化了。偶然想起他,总有一个问号闪在心头:“金无忌在狱中以垃圾袋自杀之际,会不会想到我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19 21:56 , Processed in 0.01342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