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千万警惕评判权的丧失

2020-2-14 00:4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923| 评论: 0|原作者: 阿南|来自: 察网

摘要: 所谓评判权,就是指评价和判别对与错、好与坏、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有与无等等的权力。这种权力的厉害之处,就是老百姓所说的:“说你对,不对也对;说不对,对也不对。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不行,行也不行。”
所谓评判权,就是指评价和判别对与错、好与坏、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有与无等等的权力。这种权力的厉害之处,就是老百姓所说的:“说你对,不对也对;说不对,对也不对。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不行,行也不行。”评判权是话语权的支柱,有了评判权,说话就可以理直气壮,咄咄逼人,把话语权玩得滴溜溜转。评判权又是指挥权的前提,掌握了评判权,就相当于有了指挥棒,不听指挥就变得很理亏,而听指挥的可以有“肉”吃。如果说话语权是一种影响社会发展方向的权力,那么,评判权就是一种决定社会发展方向的权力。

【本文为作者阿南向察网的投稿】

 阿南:千万警惕评判权的丧失

比话语权重要百倍的评判权

话语权,不是指一般的说话权,而是指控制舆论的权力。它是一种影响社会发展方向的权力。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舆论能迫使坏人坏事不能得逞,也会使好人好事遭受毁灭性打击。舆论究竟起何种作用,就看话语权掌控在谁人之手。

苏共下台,苏联解体,固然有其内在的变修和外来的和平演变的长期积累。但致其量变到质变、顷刻崩塌的“杀手锏”,则是叶利钦和“芝加哥小男孩”盖达尔们掌控了话语权。人们再也听不见苏共、苏联自己的声音,更听不见维护苏共、苏联的声音。一个政权在失去话语权以后,便缺失了舆论支撑,人心散乱,崩塌即成注定的结局。

说话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越来越为人们所重视。但我们在重视话语权的同时,千万别忘了还有更重要百倍的评判权,更要百倍警惕评判权的丧失!

所谓评判权,就是指评价和判别对与错、好与坏、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有与无等等的权力。这种权力的厉害之处,就是老百姓所说的:“说你对,不对也对;说不对,对也不对。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不行,行也不行。”

评判权是话语权的支柱,有了评判权,说话就可以理直气壮,咄咄逼人,把话语权玩得滴溜溜转。评判权又是指挥权的前提,掌握了评判权,就相当于有了指挥棒,不听指挥就变得很理亏,而听指挥的可以有“肉”吃。

如果说话语权是一种影响社会发展方向的权力,那么,评判权就是一种决定社会发展方向的权力。

西方是怎样设法掌控我国评判权的

这是有很多花样的,我们下面举几个例子,请喜欢讨论的高手补充。

一、以评奖委员会把控评判权。

1、比较高大上的如世界级大奖诺贝尔奖。平心而论,诺贝尔奖化学奖、物理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这些自然科学方面的奖项,相对比较公平公正,而文学奖、和平奖、经济学奖这些社会科学方面的奖项,就很有偏见甚至包藏祸心了。如授予da lai1989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有恐怖组织背景的反华人物热bi ya为2006年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显然既是对da lai、热bi ya这类分裂主义分子破坏民族团结、分裂祖国活动的公然支持,又是为潜在的分裂主义分子竖标杆,立榜样,打气鼓劲,以利用民族、宗教和“人权”,搞乱中国。又如中国那位写了很多作品、也说了不少话却自名“莫言”的先生,被授予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显然是想借此为中国文化人竖标杆,立榜样,以左右中国的文艺方向。但评判权掌控在人家手里,无可奈何。好在上述针对我国的 “动作”,过于暴露,结果收效甚微乃至起反作用。

2、相当“野鸡”的如“国家精神造就者荣誉奖”。光听名字,它很吓人,打着国家的旗号,很高大上,其实只是梅赛德斯-奔驰与现代传播集团《生活》月刊携手举办的“野鸡奖”。那个偷税漏税几亿的某演员获此奖,算终于把这只“野鸡奖”捉出来示众了。很多人指出,这个“野鸡奖”和类似的炒天王、炒影后、炒歌星、炒小鲜肉、炒明星丑闻、,都是为了落实1995年美国“费尔蒙特饭店会议”上布热津斯基提出的奶头战略:让垃圾人口陶醉在色情影视、暴力网络游戏、肥皂剧、真人秀、网红、直播、小视频之类充满无聊和感官刺激的产品中,丧失思考的能力,醉生梦死,如僵尸一般活着。所以我们不能小觑这类“野鸡奖”,它想四两拨千斤,凭借评委会的评判权来“造就”中国人,特别是入世尚浅的年轻人的“精神”呢!

二、无偿代培评判员。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裁判要有吹哨人,评判权是要有人掌控的。以代培评判代理人来掌控评判权,便是美国很拿手的“木马计”。比如被冠为“中国人的良心”的经济学大佬吴xx,就是很典型的个案。笔者在《“吴市场”?不,不,是货真价实的“吴私有”!》一文中,介绍过“吴市场”:

【吴xx先生1983年赴美国耶鲁大学求经问道,茅塞顿开,改弦易辙——据吴先生女儿披露,吴先生曾“大义灭亲”,跟当了“右派”的父母坚决“划清界限”,毫不留情“揭发批判”。1964年,又积极参与了批判自己的老师顾淮、孙冶方。1983年还著文《论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属性和商品经济属性》,批判“市场经济”,声称“从计划经济改变为市场经济”的主张,是“同20世纪二三十年代社会主义论战中以米塞斯和哈耶克为代表的反社会主义派的观点相似”。——扛着拜“反社会主义派”哈耶克为宗师的新自由主义大旗回国了。
吴先生很谦和,“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在新自由主义麾下,专司“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说得形象点,就是专拿从美国带来的“自由市场经济”的尺子,时时处处丈量改革开放。他理想的改革开放,就是国家政府不要管经济,一切交给市场。最近的一例,就是极力反对中国政府在受到美国卡脖子以后发展芯片产业。他说:“从网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种危险,这种危险就是由于这个争论使得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了优势,就是用更强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们的有关产业”。】

笔者思量,因为吴xx很好执行了为中国经济改革吹哨人、评判员的使命,这才被国内外“精英”戴上“中国人的良心”、首席经济学大佬的桂冠的。

当然,美国为中国无偿代培的改革吹哨人、评判员何止成千上万。记得,当年美国也曾非常成功地为苏联免费培训过“芝加哥小男孩”盖达尔们的!

三、直接派遣评判员。

已实施的如美国派遣执行小组进入中兴。这个“派遣执行小组”,就是中兴的吹哨人、评判员,也是中兴头上的太上皇。

正在紧锣密鼓实施的是,美国信用评级机构将长驱直入,掌握我国信用评级

市场,充当我国金融市场的吹哨人、评判员。郑良芳老师在《“金融主权”岂能拱手让人》(《中国经济导报》2020-01-20)一文中说:

【信用评级机构掌握着金融市场的生杀大权。
所谓信用评级,是金融体系中一种特殊的中介服务,在现代金融体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旦出现问题,就将给整个经济金融系统造成严重冲击。其中,特别是信用评级的定价功能,更使得评级机构掌握着企业和金融市场的生杀大权。举例来说,1997年,美国穆迪宣布对山一证券降级,直接导致其股价狂跌和倒闭,美国美林公司乘机接管了山一证券,从而以极少的代价成功进入日本证券市场。
美国还用掌握的国际评级话语权来奖励或惩罚别国。例如,德国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于是2003年3月,德国企业接二连三地被标准普尔降低信用级别,由此导致德国最大的钢铁制造商——蒂森克虏伯公司在内的相关企业股价跌至有史以来的最低点。十分巧合,澳大利亚全力支持美对伊战争,标准普尔将其外汇债务评级升至AAA最高等级。】

如果华为也是中国上市公司,而美国的信用评级机构已成功登陆中国金融市场,恐怕就不用加拿大拘捕孟晚舟,动动手指头将华为信用连降三级足兮!这下看懂了任正非说的,“华为不上市,成就了华为的大事业”的战略胆识了吧!

四、美国统治集团亲自出马当评判员。

这方面例子很多,如:

2007年,美国财长鲍尔森就曾威胁中国政府说:“今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什么进展,如果中国停滞改革开放的步伐,将会对中美关系造成实质性伤害”,并且严厉威胁说:“如果中国停止改革开放,美国绝不会置之不理”。

2014年2月,美国财长在出席国际金融研究所的会议上表示,“即便有带来社会和政治动荡的风险,中国也应该加快实施经济改革计划。”他强调的重点是中国市场开放及金融改革。

2016年1月18日,中央财办领导人与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就中国近期汇率与股市波动等问题通电话,美国财长认为“美国应当真正留意的挑战是:中国是否会坚持其所承诺的改革方案?”

呵呵,美国统治集团急吼吼地亲自出马当中国改革评判员了。

前段时间,很多人就中美贸易战的性质、实质、本质,各抒高见。笔者以为从本文思路看,中美贸易战的性质、实质、本质就是,美国统治集团要掌控中国改革的评判权,进而窃取指挥权。

五、输入他们的评判标准。

行文已长,这个问题我们下回分解……

2020.02.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30 01:29 , Processed in 0.02210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