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只要/只有真相公开就能/才能有效控制疫情?

2020-3-19 11:5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121| 评论: 29|原作者: 邋遢道人|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信息透明或者揭露了真相就能“把新冠消灭在摇篮里”不是真话,是假话。用这个假话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别有用心,祸害无穷的。方方以此为旗号把武汉新冠病死者称作“枉死者”,是“他杀”,属于装神弄鬼。以方方做这些事把她打扮成平民代言人是居心不良。

​“真相”的真相——一场战争两个战场

邋遢道人

  元月20日晚,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透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的人传人……武汉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惊恐之后人们会想:武汉这15名医护人员不可能是一天感染,只能是20日前陆续被确诊的,应该早就发现人传人了。联系到元月初官方对8个“传播疫情谣言者”的处理,很容易得出20多天就有了真相,但被人掩盖了的判断。

  从道理上讲,一场瘟疫发现越早控制就越早,损失就越小。甚至有可能 “把瘟疫消灭在摇篮里”的理想效果。疫情越严重,损失越惨重,隐瞒真相的罪过越大。于是,抗疫一开始,一批媒体和公众号就把注意力放在“探究真相”上。方方以追究“二十天的延误,二十天的隐瞒”为“枉死者”伸冤而红遍全国,财新等媒体更像破案人员在排查作案者——活生生开辟了防疫的“第二战场”。近两个月了,探究真相与防控疫情这两个战场每天都炮声隆隆。

  本文分析一下 “探寻真相”这场战争是怎样展开的,他们用的是啥武器。

  虽然第一个礼拜目标分散在石文丽、CDC的8院士以及高福论文上,但月底就集中了。元月28日高法公众号发文为李文亮大夫辩护,几大媒体连珠炮一样发文,半天时间,武汉官方掩盖疫情真相的结论就“坐实”了。接着的10天,国内六七家媒体(一家外国)围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李文亮大夫挖掘信息。李大夫的去世完全透明——最后十几个小时实现微博现场直播,凌晨3点李文亮大夫去世,财新的悼念文章几十分钟后就出来了。一时间从国际国内,无论GOV还是NGO,无论左翼右翼,“让人说话”的呼声一致。到今天,人们在究竟张三还是李四掩盖了真相有不同看法,对究竟谁才是“吹哨人”有不同分析,究竟问题出在“治理缺陷”上还是“有坏人”进行争论,但大前提一致,都认为:“掩盖真相是陷入这场灾难的根本原因”。很像当年口径一致的“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围绕“真相”的说法很多,基本逻辑是确定了“真相”与“防疫”的关系。“揭露真相”另一面是“信息公开”,一个意思两种说法。

  追查是谁、怎样掩盖了初期疫情真相是基于这样的判断:

  “只要信息公开(揭露真相)能有效控制疫情”,以及“只有信息公开(揭露真相)才能有效控制疫情”。

  元月28日高法公众号那篇著名文章中用“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叙述方式,虽然婉转,但依旧属于“只要……就……”句式。

  真相与疫情关系另一个句式是“只有信息透明才能及时有效控制疫情”。这个句式出现在一篇《新京报记者采访资中筠》的问答中。资中筠曾在非典过后总结抗非典教训时提出,只有疫情信息公开透明才能做到及时有效的防范。并对这次防疫的“延误”表示心痛。很多媒体和公众号也表达了这样看法。

  媒体们对“是谁、怎样掩盖了真相”进行不懈追查还有一个“实锤证据”,就是李文亮医生(现在增加了艾芬大夫)在去年12月底暴露的信息就是真相。这个判断是高法公众号给出的,钟南山院士予以认定(钟南山:我为他骄傲,他早在12月份就把真相告诉人们)。

  总结一下,开辟“探寻真相”战场的理由是:

  早在去年年底艾芬、李文亮等大夫就发现了疫情真相并试图告诉公众,但这个真相被武汉方面掩盖了。如果真相没被掩盖,疫情就会在早期得到控制,中国和全世界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教训是:为只有做到信息对公众公开透明,才能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无论方方的激情控诉还是媒体们的不懈追凶,行为的正当性就来自“只要不掩盖真相疫情早就被控制了这一判断为真”。这是他们开辟第二战场的唯一理由,也是他们觉得自己刀枪不入的咒语。

  听起来事实清楚,逻辑周延,是那么个理儿。

  可贫道不以为然,认为这个判断事实不清,逻辑混乱,是一个谎言。如果这个判断成为共识,把它作为今后讨论问题的前提,后患无穷。

  贫道很早就注意到大前提真伪的重要性。前提为假,真理只能逃跑。2008年春,郭松民在《一虎一席谈》上与范跑跑对垒,最后被气的离场。当时贫道就写评论说即使自己去了也会输。因为从五四以来,“道德绑架了中国几千年”已经成为中国人的共识,这个大前提让郭松民轻松变成了“道德卫士”(胡一虎总结),不跑能行?!

  下面贫道就分析一下这群斗士的事实和逻辑为什么是假的。

  经常有人批评贫道:屁股决定脑袋,立场不同角度不同,结论就不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闹不清的,那么认真干啥!

  这句话并不对。无论哪种立场,表述看法所用的逻辑都是一样的。逻辑判断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任何判断要么肯定要么否定,模棱两可不讨论。二是任何判断要么是真要么是假,不能似是而非。逻辑错误属于“颠覆性错误”,狡辩没用。

  贫道就先对这段陈述的逻辑进行分析。

  “只要信息公开就能有效遏制疫情”是个判断句,属于全称判断,判定了“信息公开”是“遏制疫情”的充分条件。这句话包含这些内容:隐瞒真相就不能遏制疫情,这个道理对任何国家都适用(非单称判断)。

  逻辑学上对全称判断是真是假的分析很简单:单称判断为真则全称判断为假——“这只羊是黑的”为真则“羊都是白的”为假;“这里有一群黑羊”为真则“羊都是白的”为假。也就是说:

  如果发现有个国家信息公开透明,但没能有效控制疫情的事实,则“只要信息公开就能有效遏制疫情”的判断为假。如果发现大部分国家疫情信息都没被掩盖,但几乎都没能“把新冠消灭在摇篮中”,则这个判断就“假得更狠”了。

  幸亏子弹从2月7日又飞了一个月,为贫道提供了一大堆证据:

  美国疫情信息是透明的。虽然特朗普从开始就试图掩盖,但民主党控制了更多的主流媒体,卫生机构里的专家讨厌特朗普的并不少,疫情完全掩盖是不可能的。况且“性情中人”特朗普经常有啥说啥!

  美国拿到中国提供的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是元月3号,到2月底接近两个月,新冠病毒的传染特性和病理特性,新冠病人从检测到治疗,几乎每个对防疫需要的信息都已经公开透明——不仅对美国,对全世界都一样。也就是到2月底,所有疫情信息无论对美国政府还是美国老百姓来说,都是透明的。这时美国境内累计确诊才十几例,相当于中国的元月初。按照“只要信息公开就能有效遏制疫情”,美国“把新冠消灭在摇篮中”不成问题!

  结果怎么样?从3月1日华盛顿州出现第一例死亡病例开始,今天(纽约时间17日22点)一天新增1759例,累计6428例(美国不是“应查尽查”,美卫生部门几天前就估计实际数已经过万),与中国元月底状态接近(中国30号新增1982例)。国会医生布莱恩·莫纳汉(Brian Monahan)博士预测,美国最终会有7000万至1.5亿人感染新冠肺炎。虽然预测不属于讨论范围,但就截止到3月17日数据就足够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在疫情信息完全透明情况下没能阻止疫情进入爆发阶段。

  这件事儿就发生在我们眼前,我们不能无视这个事实。美国这只黑羊为真,则“羊都是白的”为假。

  关键还有一群黑羊。

  新冠病毒极强传染病特性的信息对意大利政府和老百姓来讲都是透明的,没人掩盖也无法掩盖。中国宣布新冠人传人一个月后,意大利新冠确诊病依旧为个位数,完全可控。此后加速,2月25日累计283人,与中国元月20日接近(中国累计291例)。意大利即使这时候决心把新冠“扼杀在摇篮中”也是可以做到的。意大利没有做到。到3月17日,意大利新增病例已经连续6天超过3000,最多一天3700多。人口接近的中国湖北(5000万),核酸阳性(世界同一标准)的新增患者最多一天是2月4日,3156人,而且超过3000的只有这天。5500万人的意大利已经累计31500人感染(湖北2月4日累计16678人)。意大利新冠感染率0.57‰,是中国的1000倍!

  日新增病例是反映疫情走势的核心指标。不计算意大利和美国,目前其他“自由民主制度国家”日新增确诊超过2000的有德国,超过1000的有法国,英国和西班牙正在向每天1000靠近。这些人口接近湖北省的国家来说,疫情正处在湖北元月底到2月初的点位上。攀登湖北元月4日的顶点是不可避免的。即使最后能像湖北那样做到高位刹车,做出“大部分发达国家未能在没人掩盖真相情况下控制住疫情”的判断也是符合实际的。由于大多数发达国家对发热病人检测数量过少,甚至对轻症发热病人不做检测。根据轻症患者约占患者总数的80-85%左右,西方专家估计这类国家的实际患者数是确诊数的4-5倍并不离谱(湖北元月27日前检测条件严重不足,改善后新增患者从前一天的371人猛增到1291人,增加250%!)。

  只要正视现实,就必须承认:信息透明或者揭露了真相就能“把新冠消灭在摇篮里”不是真话,是假话用这个假话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别有用心,祸害无穷的。方方以此为旗号把武汉新冠病死者称作“枉死者”,是“他杀”,属于装神弄鬼。以方方做这些事把她打扮成平民代言人是居心不良。

  那么资中筠“只有疫情信息公开透明才能做到及时有效的防范”的总结是否为真呢?

  “只有——才能——”是陈述两个命题间是“必要条件”关系时所用句式。是说信息透明是有效防疫的必要条件,掩盖了真相就不可能有效防疫。证伪这句话的方法是:找到某政府“掩盖了真相”甚至“说谎话”,照样实现有效防疫的事例。

  这样例子太容易找了,举个最近的例子。三天前,无论还是德国还是法国英国,政府最头痛的事是老百姓对新冠危害性的漫不经心。而群众害怕传染不聚集又是防疫的必要条件。意大利就在他们旁边,无论感染率还是病亡率的恐怖数字媒体上就有,约翰逊用这些“真相”吓唬伦敦人没用的。于是,于是约翰逊说他要用“群体免疫”,通过让6600万英国人的60%,也就是4000万英国人感染新冠形成群体免疫力,煞有介事地画出推演图,还引起几百专家强烈抗议,全世界都着急坏了——包括所有英国人!在中国跪族一本正经地论述英国人的科学态度时,现在去伦敦和柏林看看,大街上空荡荡了吧!约翰逊和默克尔靠“说瞎话”把老百姓摁在了屋子里!当然到最后他俩也不会承认当时是说了瞎话。

  解放后中国有过几次大的流行病,政府都积极稳妥地进行了控制,人口减损都很少。每次政府都把信息公开了吗?没有,只能是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没告诉大家。一号病是什么?二号呢?一直到五号病!大型流行病从发生到结束很多老百姓连这种病究竟叫什么都不知道,不都防治了吗?

  说到这里,有人会说:你这是诡辩嘛。说掩盖真相是指有人掩盖了新冠病毒人传人这件事,不是漫无边际的“信息透明”!元月20号钟南山院士就讲最有效的的防控办法是 “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早隔离”,难道你比院士还高明?

  提醒得好,但是不要忘了钟院士这句话前面还有“当前”二字。钟院士是说“在确认人传人后”。这4个“早”是很关键。再早呢?钟院士没说。这就回到要解决的一个问题上了:新年前后关于疫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是不是如钟院士说的李文亮“早在12月份就把真相告诉人们”了呢?艾芬大夫接受采访时说:“如果这些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提醒,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天……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艾芬当时“到处说”,就会出现高法公众号描述的那样:“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等措施”,疫情因此被消灭在摇篮里了呢?

  不妨根据其他事实做一个推演:

  12月30日,艾芬和李文亮在群里贴出用红笔标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的图片。消息迅速传开,31日一早,新京报、中青报、财新等媒体头版题目就是“SARS回来了!”国人大惊,全球震动。刚吃罢午饭,国家CDC的8个院士就赶到,在武汉传染病医院(金银潭医院)会议室与湖北众多专家一起,详细了解了“检测出SARS”的经过。会上得出结论:消息属于误传,检测报告标识的“SARS冠状病毒”是指在包含SARS等32种病源的试剂盒检测呈阳性,并非“SARS回来了”。病人都有武汉海鲜市场接触史,尚未发现人传人。没建议“佩戴口罩、严格消毒”,只有:武汉关闭海鲜市场。几家媒体当天发文更正,虚惊一场。虽然领导和同事没说什么,李文亮和艾芬自己觉得很没面子,因为是自己的乌龙才搞得惊天动地。

  会是这样吗?只能是这样!

  以上基本过程就是金银潭医院张定宇院长在央视《中国之声》文章所叙述的内容——除了乌龙部分。问题不在于新型病毒叫什么像什么,而在于这个病毒是否在人际间传染。CDC专家只关注 “人传人”,只“兽传人”的事不管——即使发现了“新型病毒”。

  发现新型病毒性肺炎是大事儿吗?好像不是。2015年春,贫道家楼道对门男主人得了“新型病毒性肺炎”,十几天就去世了。大夫问亲属“家里是否养有宠物”,说没有。问最近是否亲密接触过宠物,说此前某早晨男主人陪女主人去广场舞场地,替人照看了一会儿宠物狗。医生说应该是这次接触被感染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就在小区热了几天,显然没引起什么风波。

  人传人才叫传染病!就算探寻真相,起码标有SARS的那张图给不出。贫道发现,事后诸葛亮也不好当!

  探索真相一定不要忽略“试剂盒”。直到2月26日,美国仅对426人进行了测试(不包括撤侨部分),原因一是试剂盒不够,二是试剂盒还有缺陷。没有能快速准确测出新冠病毒的试剂盒,病人即使高烧加肺部马赛克,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新冠感染者。

  中国元月10日提供了第一批试剂盒

  很多人读了财新记者对病床上李文亮的采访,其中有这样一段:

  在李文亮大夫叙述自己在 元月8-12日在治疗一眼科患者过程中,病人及其家属先后发热后,记者问:“既然当时已经出现“人传人”的情况,为什么确诊的病例那么少?”

  李文亮:当时确诊估计有难度,试剂盒还没出来。不过没有试剂盒可以送检做核酸检测,只不过更麻烦耗时。

  即使财新杂志故意用“当时已经出现人传人”进行误导,李文亮依旧实话实说:因为“试剂盒还没出来”(12日),很难确定是什么病在人传人。核酸检测“更麻烦耗时”,那么10日提供的试剂盒要多长时间?3。前几天报道特朗普做了检测,也说3天后出结果。

  也就是说,虽然元月1日就发现了武汉有一种新型冠状肺炎病毒,但确定这种病毒是否人传人最快也要元月13日以后。武汉每年冬天几万人传染流感,甲发热造成乙发热,传染的是不是流感连检测都不用,但是不是新冠?没试剂盒不行!李文亮大夫10号发热,30号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还躺的是“疑似病例”病床,原因是试剂盒说他是阴性。

  有条件确定新冠人传人的时间窗口开在元月13日以后,武汉12名医护人员因同一病人感染,试剂盒确认病人和医护人员都是阳性的时间是元月15日。也就是大家说的真相最早“发生在”元月15日。真相第二天在广东也出现了:深圳医院一有武汉旅行史的发热病人的亲属发热,16日,试剂盒测试两者都是阳性。钟院士17日赶到深圳确认此事,19日坐高铁到武汉。

  贫道以为无论中青报新京报财新还是双双女士,从李文亮和艾芬大夫那里找不到真相的!折腾得再热闹最后也是笑话。而与华生医生重名的那位北京先生,费那大劲还不如回去问问老福,他一定会告诉你:注意元月15-19日这5天!

  当然,这里说的“真相”只是“医院发现了人传人”与“中央政府决定启动重大自然灾害一级响应”中间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用了8天(23日宣布)而不是1天甚至几个小时?

  但是,只要确定“人传人的信息及时完全公开也不见得能有效控制疫情”的判断为真,那么财新和华生的侦破就会贻笑大方,方方的激情控诉就属于泼妇骂街。

  其实美国人也有人议论:60天前就知道人传人了,2月下旬疫情就有扩张苗头了,人都死了快一百了总统才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早干嘛了!

  不过美国至今还没人开辟第二战场,没有媒体去调查特朗普这两个月没组织防疫去干什么了,也没作家写《前线日记》,把现在病死的118人说成是屈死鬼,找特朗普讨债。

  (如果这篇能放行,下篇探讨什么才是有效抗疫关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无产阶级 2020-3-20 15:30
无产阶级 发表于 2020-3-20 15:23
尽管中国在国内对疫情隐瞒掩盖,打压披露疫情的人士、销毁病毒样本、关闭病毒实验室,封锁消息,不让中国 ...

从1月3日至2月3日外交部披露这件事共计30次向美国通报中国武汉肺炎疫情。而对国内的民众,权力阶层一直在做的却是‘不但没有及时向社会通报疫情,反而打压八名敢言的医生,勒令一些医生签下类似悔过书之类的文件。’、
‘从上到下都全知情,唯独隐瞒中国人’、‘不让医生说出实情’、‘不许媒体报导和采访’。
而且,《震惊:财新网披露湖北卫健委曾通知销毁病例样本!》
发布时间:2020/2/28
‘一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初步诊断有新冠肺炎病例41例。同一天,湖北“两会”召开。至1月17日湖北“两会”结束,这个数字没有增加。’
无产阶级 2020-3-20 15:23
无产阶级 发表于 2020-3-20 15:21
据一些媒体估计,如果不能及时生产有效药物,患者将达到数千万或上亿。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来彰显‘制度优 ...

尽管中国在国内对疫情隐瞒掩盖,打压披露疫情的人士、销毁病毒样本、关闭病毒实验室,封锁消息,不让中国的老百姓了解疫情的形势,但中国却从一月3日起主动殷勤地向美国通报中国疫情。这似乎有点不太正常。一方面,掩盖疫情,任其泛滥,祸害国人,另一方面,却提醒美国,这不是明显的汉奸行为吗?虽然,中国垄断剥削集团具有本质上的汉奸特征,比方说,热情地招来外国资本家剥削本国国民,取消外国资本对中国企业控股的限制,把生产的利益宁肯送给外国也不给中国的生产者等等,但还都是打着‘经济’的幌子。而这次却是无须加以任何分析的、不加任何掩盖的、露骨的媚外。既然中国是病原国,美国对中国的主动的、殷勤的疫情通报也就没有理由不重视。并且一直等待着中国的通报。不过现在看来,美国得到的疫情通报无外是“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它也可以像告诉中国国民的那样告诉美国’武汉从1月3日起已无新确诊病例、没有明显人传人迹象。‘似乎主动和殷勤的目的就是告诉美国,岁月静好,疫情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不过,毕竟这只是来自中国的疫情通报,美国也曾经企图派遣他们的医疗队伍到中国疫情中心了解真实情况,但是被中国拒绝了:
无产阶级 2020-3-20 15:21
无产阶级 发表于 2020-3-20 15:19
有些断句,原因不明。
尽管中国在国内对疫情隐瞒掩盖,打压披露疫情的人士、销毁病毒样本、关闭病毒实验室 ...

据一些媒体估计,如果不能及时生产有效药物,患者将达到数千万或上亿。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来彰显‘制度优势’,有这个必要吗?难道不正是这种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成功地封锁疫情消息,掩盖疫情进程,导致中国和世界出现如此惨烈的结果吗?‘居民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还有政府下沉社区服务的社区服务组织和一些公益组织。’、‘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社区、街道办事处、派出所等等组织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所以这些组织的存在显然不是为了抵抗疫情而设置的,而是通过这些类似的组织加上全面的监控系统,共同组成了垄断剥削的政治条件。这是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也是其他国家所无法学习的。尽管有些国家形而上学地声称要向中国学习。没有这些组织所构成的剥削的垄断条件,没有被这些组织所构成的剥削的垄断条件对言论自由和民主的取缔,发出疫情警报的医护人员就不可能被‘训诫’,中国的疫情就不可能被掩盖和隐瞒,就不可能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至于‘解放后中国有过几次大的流行病,政府都积极稳妥地进行了控制,人口减损都很少。每次政府都把信息公开了吗?没有,只能是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没告诉大家。‘这句话用在这里是不恰当的,尽管这是事实。改革开放之前,虽然没有像现在这样发达的通讯网络,有可能疫情不是大多数人都了解,但那时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那时的干部是人民的干部,和老百姓的利益是一致的。和现在的政府和官员与人民的关系完全不同。
无产阶级 2020-3-20 15:19
有些断句,原因不明。
尽管中国在国内对疫情隐瞒掩盖,打压披露疫情的人士、销毁病毒样本、关闭病毒实验室,封锁消息,不让中国的老百姓了解疫情的形势,但中国却从一月3日起主动殷勤地向美国通报中国疫情。这似乎有点不太正常。一方面,掩盖疫情,任其泛滥,祸害国人,另一方面,却提醒美国,这不是明显的汉奸行为吗?虽然,中国垄断剥削集团具有本质上的汉奸特征,比方说,热情地招来外国资本家剥削本国国民,取消外国资本对中国企业控股的限制,把生产的利益宁肯送给外国也不给中国的生产者等等,但还都是打着‘经济’的幌子。而这次却是无须加以任何分析的、不加任何掩盖的、露骨的媚外。既然中国是病原国,美国对中国的主动的、殷勤的疫情通报也就没有理由不重视。并且一直等待着中国的通报。不过现在看来,美国得到的疫情通报无外是“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它也可以像告诉中国国民的那样告诉美国’武汉从1月3日起已无新确诊病例、没有明显人传人迹象。‘似乎主动和殷勤的目的就是告诉美国,岁月静好,疫情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不过,毕竟这只是来自中国的疫情通报,美国也曾经企图派遣他们的医疗队伍到中国疫情中心了解真实情况,但是被中国拒绝了:
《白宫高官:中国拒邀美专家 疫情信息欠透明 美方感到“很失望》
无产阶级 2020-3-20 14:27
无产阶级 发表于 2020-3-20 14:24
《中国拒CDC协助控疫 美国应对病毒不排除任何措施》
文章来源: 博闻社 于 2020-01-29
‘美国卫生及公共服 ...

来看看网友对这次疫情的评论:
(对于疫情)能挨一天是一天
因为报上去,或多或少会被上级认为办事不力,而瞒着不报说不定能在被发现之前压下去呢
对上负责(而非对民众负责)的机制必然会在地方官员当中滋生这种侥幸心理
只是可惜各级领导们最擅长的维稳手段在病毒面前不太奏效,毕竟病毒无法404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p;threadid=17516661>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p;threadid=17516661>
只是可惜各级领导们最擅长的维稳手段在病毒面前不太奏效,毕竟病毒无法404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p;threadid=17516661>

在国内的官场包括职场中,没事找事更容易让领导讨厌...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2>

事没大到份儿上,上头甚至不负什么责任,责任最后还是还给下头...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2>

是啊,涉及到一个根本的体制问题,官员是选举产生,还是上级任命。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2>

一月上旬 武汉开两会(大概

然而现在讲这些也冇得用  并不是问责zf病毒就没有了  这些事结束之后应该会有清算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2>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想到这一次没化成翻车了。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2>

aruki (aruk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因为并不是在“自己全责”和“自己负部分责任”之间选,哪怕后者也会影响仕途。
而是在九成概率的“这事能被压下去”和一成的“压不下去”之间选。
你只看到这次疫情没压住,你看不到成功压住了的有多少。谁还记得前几周鼠疫的事?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2>

咱们的官僚惯性就是出事了先往下压。这种事一年找出一百起都挺容易。
以咱们的互联网思维,认为一般公众事件以上都压不住。但是你要考虑到当官思维的年代,他们跟得上吗?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2>

因为时值两会啊
病毒获得了党性 两会期间虽然传染上了 但是它一声不吭呀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2>

re,但是武汉两会期间一个新病例都没有也挺奇怪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3>

楼主,恐怕不光是维稳,恐怕最主要的有的人是怕丢掉乌纱帽吧。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3>

香港卫视记者秦枫在微博里说:上周,湖北省两会,我们包括其他省外媒体都为了热点肺炎的事情到武汉,但湖北省要求不许进行此事采访(都2020了,还捂,观念还是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3>

我的观点:所谓瞒报应该只出现在两会这一时期,前期和暴发后都存在客观条件上的制约,但确实处置不力,没有让民众提高警惕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3>

真正说瞒报是8日-17日,两会期间不报道负面新闻的臭毛病;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3>

因为开会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3>

两会期间一个都没传染。之前之后大爆发。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4>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还不是有人在背后默默删帖禁言”,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4>

据说当时要开人大,为了不在人大期间闹事,选择了瞒报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4>

应该是认为可以控制下来,毕竟在任上出这种事肯定不利于升迁(也许是对自己能力不自信的表现?

来自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17516661&page=5>

在政治挂帅、报喜不报忧的决策惯性影响下,一些官员、专家放弃了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面对问题,层层欺上瞒下,推卸责任,不做决策,不敢担当,不负责任。我们都知道,在病毒开始蔓延的关键时刻,湖北省官员为了给湖北两会创造良好的政治氛围,各级官员和媒体始终在隐瞒真相。当一些医生迫不得已通过网络公开疫情的时候,地方政府的第一反应就是以传播谣言为由传唤八名医生。

来自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43235>
总之,官员们都没有把民生放在第一位而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正是这些人构成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组织’并很无知地炫耀他们的‘制度优势’。哪怕疫情有可能引发政治事件,也毫不怀疑地盲从。
结论应该是‘只要/只有真相公开就能/才能有效控制疫情’,当然,前提是废除垄断剥削条件。
无产阶级 2020-3-20 14:24
无产阶级 发表于 2020-3-20 14:23
‘美国拿到中国提供的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是元月3号,到2月底接近两个月,新冠病毒的传染特性和病理特性,新冠 ...

《中国拒CDC协助控疫 美国应对病毒不排除任何措施》
文章来源: 博闻社 于 2020-01-29
‘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阿萨尔(Alex Azar)周二(28日)表示,中国方面拒绝让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的人员到中国协助控制武汉肺炎疫情,并表示美国应对武汉肺炎不排除任何措施。
阿萨尔表示,美方在上月6日起,已接连向中方多次提出协助,但都被拒绝。阿萨尔强调,美方一直在敦促中方就疫情蔓延给予更多透明度,他说:「这是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我们需要世界最好的公共卫生人员作出应对。」‘
在病毒面前人类已经成为了‘共同体’,本应该共同合作,对抗疫情。所以,拒绝美国,这似乎也不正常。这样美国就不得不更加依靠中国的疫情通报。不过,美国还有一个了解中国疫情的途径,那就是世界卫生组织。美国能从世卫组织那里得到什么呢?
在1月20日中国宣布新冠病毒具有人传染人的特性后,世卫组织才声称“人际传播正在发生”,不过,‘WHO随后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尚未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新冠病毒紧急会议声明,十天内将再次开会 》
‘WHO随后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尚未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这就是有可能从世卫组织得到的信息。
《世卫组织总干事为何这样评价中国疫情防控?》
2020年01月29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已收到中国分享的从武汉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病例中检测到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信息。该组织还表示,不建议对中国实施任何旅游或贸易限制。’

——当然也无须封城。这就是有可能从世卫组织得到的信息。
《世卫组织续称中国疫情稳定》
发表时间: 09/02/2020
‘针对中国境内致命性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世界卫生组织(WHO)今天表示,从每天通报的病例数目来看,数量处于「稳定中」。世卫秘书长谭德塞表示,目前情势并未恶化,但仍要谨慎。世卫组织是从湖北方面递交的报告来看,指病例数量一直处于稳定。并说这是好事。’

《世卫组织:中国疫情顶峰已过》
2020年02月26日08:25  来源:北京日报
‘综合新华社日内瓦2月24日消息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4日表示,世卫组织和中国联合专家考察组已结束在中国的疫情考察工作,专家组认为中国防控疫情措施避免了大量病例,疫情顶峰已过,尚未构成全球性大流行,有关情况应给所有国家带来防控疫情的信心。’
《世卫组织-中国冠状病毒病联合专家考察组新闻发布会实录》
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2020-02-26
‘关于疾病的严重程度,当前数据和研究提示大多数患者是轻症的,可以康复。’

美国是否决定为了防止疫情而封城、封国,以及这些措施对经济的影响,都是必须考虑的。而在这期间,伴随着现代化的交流,武汉新冠病毒也如决堤的洪水蔓延开来。这就为后来的疫情防控带来极大的困难。由于发生了武汉封城的事情,美国决定派飞机接回本国的侨民,却引起中国的极度不满。
《外交部:美国对中国疫情的反应过激、过度!》
原标题:美国将赴华旅行风险级别提升到最高 外交部:美国反应过激、过度!
来自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03/doc-iimxxste8504812.shtml>

《外交部:美国对中国疫情作出过激反应、采取过度应对措施》
2020-02-03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国际在线报道: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日在首场网上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对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过激反应,采取过度应对措施,与世界卫生组织建议背道而驰。’
对中国国民的疫情的隐瞒其实也就是对美国的隐瞒。无论如何,事情发展到武汉封城的程度,中国就没有必要再向美国通报中国的疫情了——当然,美国也不需要中国的疫情通报了。综上所述,是否可以认为,如果美国能够握有透明的信息、真实的信息,或者说,如果美国的医学团队到过疫情中心,总之,拥有有价值的信息,有可能更早地采取措施,结果有可能会更好一些。从而‘美国在疫情信息完全透明情况下没能阻止疫情进入爆发阶段。’正是没有信息完全透明的结果。至于“人传人的信息及时完全公开也不见得能有效控制疫情”,根据中国疫情的发展过程来看,这种说法只能是假设了,因为事实上中国的疫情信息根本就没有做到‘及时完全公开’。中国从1月3日向美国通报疫情到1月20日宣布新冠病毒可以人传染人之间间隔了半个多月,相对于病毒的传播速度和力度,不能说疫情信息的公开是‘及时’的。而在国内,病毒能人传人的信息则被掩盖的时间就更久。

《中疾控论文复盘发现新冠12月或已人传人 早于通报》
2020-01-31 00:33:00 来源: 澎湃新闻
‘爆发于湖北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仍在持续,45名中国科学家的最新研究进一步揭示了疫情在武汉的早期传播动态。研究通过复盘425例新冠病毒肺炎病例发现,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病例密切接触者之间已经发生了“人传人”现象。2020年1月1日至11日,武汉共有7名医务人员被感染。’

来自 <https://news.163.com/20/0131/00/F469Q45100018AOR.html>


——所以,疫情发展到这种程度显然与没有‘信息及时完全公开’有关。德国之声曾经刊文,认为中国疫情有可能引发政治事件。既然是政治事件,无论有可能发生在中国还是美国,适度的关注总是必要的。如果将来有某个拥有中国腐败背景的美国政客以疫情的原因诟病现任的美国政府和官员,它将使得现在发生的许多事件相互之间发生新的联系,它将使得现在发生的一些事件重新得到解释,或者说,将使得现在发生的事件得到解释。
在中国的疫情通过酝酿而爆发后,中国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却被健忘地吹嘘起来。
《发挥城乡社区组织作用,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发布时间:02-0214:28中国日报网官方帐号
城乡社区组织的主体是城乡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即居民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还有政府下沉社区服务的社区服务组织和一些公益组织。居民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虽然是自治组织,但是也有依法协助行政组织完成有关行政事务的义务。对此,居委会和村委会必须很好地执行。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居委会、村委会、网格管理组织等城乡社区组织进行的宣传教育。。。。。。在事关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疫情面前,城乡社区组织和社区治理体系开始显现它的威力,并在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联部:各国各类政党对中国疫情防控工作给予肯定》
2020-03-05 17:31:58 来源: 新华社

‘许多国外政党政要在来电来函中都对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组织动员能力和执行落实能力表示惊叹,。。。。。。对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所发挥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所发挥的先锋模范作用印象非常深刻。’

中国的疫情已经使得中国和世界付出惨重代价,严重地影响了世界的经济。
《数读3月19日全球疫情:中国以外新确诊逾2.67万例 累计逾16万例 死亡逾6600例》
2020年03月20日 news.sina.com.cn/w/2020-03-20/doc-iimxxsth0435542.shtml
据一些媒体估计,如果不能及时生产有效药物,患者将达到数千万或上亿。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来彰显‘制度优势’,有这个必要吗?难道不正是这种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成功地封锁疫情消息,掩盖疫情进程,导致中国和世界出现如此惨烈的结果吗?‘居民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还有政府下沉社区服务的社区服务组织和一些公益组织。’、‘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社区、街道办事处、派出所等等组织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所以这些组织的存在显然不是为了抵抗疫情而设置的,而是通过这些类似的组织加上全面的监控系统,共同组成了垄断剥削的政治条件。这是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也是其他国家所无法学习的。尽管有些国家形而上学地声称要向中国学习。没有这些组织所构成的剥削的垄断条件,没有被这些组织所构成的剥削的垄断条件对言论自由和民主的取缔,发出疫情警报的医护人员就不可能被‘训诫’,中国的疫情就不可能被掩盖和隐瞒,就不可能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至于‘解放后中国有过几次大的流行病,政府都积极稳妥地进行了控制,人口减损都很少。每次政府都把信息公开了吗?没有,只能是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没告诉大家。‘这句话用在这里是不恰当的,尽管这是事实。改革开放之前,虽然没有像现在这样发达的通讯网络,有可能疫情不是大多数人都了解,但那时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那时的干部是人民的干部,和老百姓的利益是一致的。和现在的政府和官员与人民的关系完全不同。所以,尽管疫情有可能不是大多数人都了解,也足以做到及时有效的防治。
无产阶级 2020-3-20 14:23
‘美国拿到中国提供的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是元月3号,到2月底接近两个月,新冠病毒的传染特性和病理特性,新冠病人从检测到治疗,几乎每个对防疫需要的信息都已经公开透明——不仅对美国,对全世界都一样。也就是到2月底,所有疫情信息无论对美国政府还是美国老百姓来说,都是透明的。这时美国境内累计确诊才十几例,相当于中国的元月初。按照“只要信息公开就能有效遏制疫情”,美国“把新冠消灭在摇篮中”不成问题!
结果怎么样?从3月1日华盛顿州出现第一例死亡病例开始,今天(纽约时间17日22点)一天新增1759例,累计6428例(美国不是“应查尽查”,美卫生部门几天前就估计实际数已经过万),与中国元月底状态接近(中国30号新增1982例)。国会医生布莱恩·莫纳汉(Brian Monahan)博士预测,美国最终会有7000万至1.5亿人感染新冠肺炎。虽然预测不属于讨论范围,但就截止到3月17日数据就足够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在疫情信息完全透明情况下没能阻止疫情进入爆发阶段。‘

来自 <http://www.redchinacn.net/forum. ... &extra=page%3D1>

——还是应当把病毒的潜伏期估计进去。但由此得出结论的结论:言论自由和民主不能‘阻止疫情进入爆发阶段。’是不正确的。顺便谈谈美国。
《武汉疫情当国人还蒙在鼓里中方早已通告美国》
发表时间: 03/02/2020  REUTERS
'中国外交部周一例行记者会,发言人华春莹火气十足,在记者就美方表示中方拒绝美国提供的帮助提问时,华春莹指责“美国政府迄今为止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实质性帮助。”华春莹甚至拿美国流感死人说事,被指转移视线。
但是中方是怎么做的呢?华春莹称,中方本着负责任的态度,“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两国疾控中心就疫情相关情况多次进行沟通”。
这条消息引发网民愤怒的是,本次武汉肺炎愈演愈烈,形成全国性恐慌,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民众知情太晚,当局一开始不但没有及时向社会通报疫情,反而打压八名敢言的医生,勒令一些医生签下类似悔过书之类的文件。
星期一,许多中国人第一次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嘴中听到了,自1月3日起,就是当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还蒙在鼓里的时候,中方已经开始向美国通报疫情信息,一共通报30次。而一般中国人知道事态,大约是钟南山院士1月20日透出武汉肺炎人传人的信息之后。但是湖北和武汉当局领导人1月21日还在“团拜”,观看文艺演出。武汉人乃至全中国直到武汉23日被封城后才万分惊恐。也就是说,直到武汉疫情彻底失控之后!
目前公认的最早发现疫情的时间是12月8日,即使北京当局如果能在1月3日向美国通报疫情的时候向本国大众通报,疫情也不至于蔓延到后来的地步,武汉市也不至于在23日深夜突然宣布封城,造成众人措手不及,人人恐慌的结果。
有网民议论:“1月3日就告诉美国人了,,却没告诉我们湖北人,如果不是官方亲口宣布,真xx不敢相信啊”。
另有网民评论:中国官方称元月初起向向美国通报中国疫情30次,“犯众怒! 一边捉拿公布病毒真实信息的医生,不告诉民众实情,一边向美国不停地通报! 整整隐瞒民众关键点20天,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权,视民众为草芥刍狗!”
公民记者陈秋实评论:外交部说漏了吧?从上到下都全知情,唯独隐瞒中国人,这是有多恨中国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来。'
《唯独隐瞒中国人 华春莹:1月3日起向美通报疫情30次(图)》
2020-02-04 secretchina.com
'2月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透露,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国通报疫情讯息和防控措施。(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2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董林杉综合报导)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引发民怨沸腾,就在中国民众痛斥官方一直发布虚假消息,全面封锁疫情真相,致使疫情迅速蔓延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3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透露,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国通报疫情讯息和防控措施。'
_从1月3日至2月3日外交部披露这件事共计30次向美国通报中国武汉肺炎疫情。而对国内的民众,权力阶层一直在做的却是‘不但没有及时向社会通报疫情,反而打压八名敢言的医生,勒令一些医生签下类似悔过书之类的文件。’、
‘从上到下都全知情,唯独隐瞒中国人’、‘不让医生说出实情’、‘不许媒体报导和采访’。
而且,《震惊:财新网披露湖北卫健委曾通知销毁病例样本!》
发布时间:2020/2/28
‘一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初步诊断有新冠肺炎病例41例。同一天,湖北“两会”召开。至1月17日湖北“两会”结束,这个数字没有增加。’

来自 <http://www.csvs.net.cn/news/105298301/80872.html>

《【疫情最前线】发现病毒秘密 上海p3实验室遭关闭》

【大纪元2020年03月03日讯】上海专家团队发布全球第一个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的第二天,其P3实验室突遭关闭。

来自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3/2/n11910640.htm>


《港媒: 中国去年11月即知疫情》
发表时间: 14/03/2020 reuters
‘疾控中心还下令不得向大众披露有关于武汉肺炎的任何讯息。’
“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_
自 <http://bbs1.people.com.cn/post/2/1/2/174917886.html>
‘但当时中共官方还在告诉中国民众,武汉从1月3日起已无新确诊病例、没有明显人传人迹象。’

来自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3/2/n11910640.htm>

尽管中国在国内对疫情隐瞒掩盖,打压披露疫情的人士、销毁病毒样本、关闭病毒实验室,封锁消息,不让中国的老百姓了解疫情的形势,但中国却从一月3日起主动殷勤地向美国通报中国疫情。这似乎有点不太正常。一方面,掩盖疫情,任其泛滥,祸害国人,另一方面,却提醒美国,这不是明显的汉奸行为吗?虽然,中国垄断剥削集团具有本质上的汉奸特征,比方说,热情地招来外国资本家剥削本国国民,取消外国资本对中国企业控股的限制,把生产的利益宁肯送给外国也不给中国的生产者等等,但还都是打着‘经济’的幌子。而这次却是无须加以任何分析的、不加任何掩盖的、露骨的媚外。既然中国是病原国,美国对中国的主动的、殷勤的疫情通报也就没有理由不重视。并且一直等待着中国的通报。不过现在看来,美国得到的疫情通报无外是“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它也可以像告诉中国国民的那样告诉美国’武汉从1月3日起已无新确诊病例、没有明显人传人迹象。‘似乎主动和殷勤的目的就是告诉美国,岁月静好,疫情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不过,毕竟这只是来自中国的疫情通报,美国也曾经企图派遣他们的医疗队伍到中国疫情中心了解真实情况,但是被中国拒绝了:
《白宫高官:中国拒邀美专家 疫情信息欠透明 美方感到“很失望》
2020年2月14日  美国之音
特朗普总统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在白宫对记者们说:“我们对此刻中国还没有接受派我们的CDC专家与世卫组织人员一道去的请求感到非常失望。我猜想,两个星期前,我在这间屋子里宣布,我们派我们最聪明的人过去,因为这是卫生部长阿扎尔和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开会的结果,等等。结果呢,他们从来没有批准。我们仍然去不了。我认为,我们公共卫生团队的一些专家相当失望。”库德洛还对从中国传出的疫情信息缺乏透明度表示了“有点失望”。他说:“我们真的是对没有受邀去那里感到失望,我们对来自中国的透明度缺乏感到有点失望。"



远航一号 2020-3-20 14:22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0-3-20 13:49
大政府小社会,小政府大社会不是马克思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
成熟的共产主义社会是无政府大社会,国 ...

你以为就你知道
马列托主义者 2020-3-20 13:49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3-20 11:58
整篇文章的核心就是批判大政府小社会,主张小政府大社会。

这种自由派垃圾在欧美疫情爆发前还有点欺骗性 ...

大政府小社会,小政府大社会不是马克思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
成熟的共产主义社会是无政府大社会,国家也没有了
无套裤汉 2020-3-20 13:12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3-20 11:58
整篇文章的核心就是批判大政府小社会,主张小政府大社会。

这种自由派垃圾在欧美疫情爆发前还有点欺骗性 ...

见附图。
远航一号 2020-3-20 11:58
无套裤汉 发表于 2020-3-20 11:46
其实谣言不可怕,不实信息也不可怕
http://huayue.fatcow.com/HuaShan ... rrent/2377978.shtml
其实谣言 ...

整篇文章的核心就是批判大政府小社会,主张小政府大社会。

这种自由派垃圾在欧美疫情爆发前还有点欺骗性,现在国际资本主义的无能都大暴露了,怎么像无套裤汉这样的老革命反而上当了
无套裤汉 2020-3-20 11:48
(续上)
当我们说“集中力量办大事”时,往往也意味着要为了“大事”牺牲掉许多小民的利益——这是悲剧而不是胜利。当你赞美这种力量和“胜利”时,别忘了这次你只是刚好属于“大局”的那一方,下一次也许就是被牺牲掉的棋子。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武汉人。

我也痛恨“多难兴邦”这个词。首先这根本不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历史上从没见过多难能够兴邦,只见过多难终致覆国;说到底,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在承受着苦难,而不是抽象的“国家”概念。那些在苦难中死去的人,难道你要感谢他们用生命完成了“兴邦”大业吗?我们的国家当然能挺过这场灾难,但很多人不能。那些平民百姓、医护人员、志愿者、基层干部……他们都已被埋葬在了这个冬天,“兴邦”对于死者又有何意义?

更何况,如果纯是天灾,我们只能认了,然后咬牙扛过去。如果很大程度上也是人祸呢?别忘了这场国难本来是可以避免的。那至少20天的黄金期,我们都知道是为什么错过了。若只一味歌颂“众志成城”、“多难兴邦”,怎么听都像是在麻痹民众问责的神经,掩盖社会治理的失败。别忘了,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们都在天上看着呢!

可以想见,疫情结束之时,一定会有人高喊着口号把丧事喜办,把国家解释为唯一的拯救者。 免职几个官员,然后全能政府神话卷土重来,继续唱同一片盛世太平,而真相、问责和反思再次被遗忘。于是当下一次灾难来临,谁又能幸免?

所以不要相信,不要忘记;不要习惯性地站在老大哥的角度去体谅和合理化之,普通人和权力之间天然不对等,权力永远需要监督和制约;不要去标榜“牺牲光荣”,不要对普通人道德绑架,不要用民族情绪去挟持个体的基本权益;不要被“世上没有完美的制度”这样的鬼话迷惑,制度没有绝对完美但有相对好坏,好的制度允许犯错,但接受批评,能够自我纠错,而坏的制度只会解决那些提出批评的人;不要忘记真话的力量,真话不会引起恐慌,真话才是救命良药。

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这些“负能量”。他们说你带节奏煽动情绪,他们说那些呼喊和求救会引起恐慌,他们说政府已经这么努力了你看不到吗,他们说你为什么不去赞美那些伟大成就和英勇无私……基本上,他们只想活在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世界里,拒绝看见任何难堪的细节,也不想听见同胞的哭声,就连前线医护表示防护服不足,女孩哭亲人得不到救治,或者问责疫情应对的失误……都令他们紧张得握紧了拳头——大局当前,怎么能这样损害祖国母亲的名誉呢?怎么能让境外势力有机可乘呢?

*

另有一种“训诫”是“做实事”论,即“你行你上”的另一个版本——你又不在武汉又不上前线,键盘侠有什么资格批评抱怨!就好像,如果你没去一线,没当志愿者,至少也得捐个一千套防护服什么的,否则就无权表达不满。

“如果你觉得xx不好,你就去建设它”——更鸡贼的版本,其实也是同一个配方同一个味道。言下之意是你不去建设就无权批评,顺便把你的不满等同于你自己的无能。问题是为什么建设和批评非得搞对立呢?为什么一个人不能同时既为国家做贡献又行使公民权去质疑监督呢?对于建设而言,赞颂反倒不是必要的,批评和问责才是——别忘了红十字会的许多积压物资就是在质疑批评之后才分发到了一线医院。

网络上这类口水仗由来已久,这一次只不过是换了个背景。民意的割裂也许源于不同的政治立场,也许源于获取信息的渠道,也许只是思维方式的分歧——一些人认为指出问题就是在给国家添乱,是搞破坏,是不团结;另一些人则认为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承认问题的存在,如此才有解决的可能,进步的希望。

而更有可能,普通人之所以相互缠斗不休,其实是源于某种共通的焦灼和无力感——无权参与治理,无从得知真相,无力改变现状;于是只能继续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同时把这无处安放的情绪发泄到对方身上。

但我又不想被这种无力感所淹没。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写下这些可能根本没人有耐心读完的文字,说着那些远比我博学的人早已更充分更精妙地阐释过的观点。我希望能记录下这个特殊的时期,至少是记录下自己在这一时期的心路历程。某种意义上,我是在用叙述来疗伤,来救赎自己;或许也有反抗的成分——因为删除从未停止,封口政策日益严厉,记录本身便已是某种反抗。

更多的还是想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吧。不要忘记这些日子的愤怒,珍重愤怒的价值,体会愤怒的代价,灾难过后继续保持愤怒和批判性;而不是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回到那个温软的幻梦之中,渐渐对他人的经历失去痛感。

也不要忘记学习思考,无论何时都要保持精神生活的质量。这次疫情令我体会到瘟疫不仅是一个医疗问题,更是社会问题,也开始通过书籍去认识科学、政治与疫病传播的复杂互动。而最近格外令我心有戚戚的是公共卫生防疫和个人权利之间的矛盾(也反映在日本新加坡和中国在疫情应对方面的不同策略)。如何维持两者之间的平衡,辨识当中无可回避的政治理念与社会道德,尽可能细化公共利益的边界,避免国家以集体之名滥用权力,这是每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都应当关注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做一个人。是的,这就是我最真实的想法:做一个人,就像北岛的诗句——“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做一个诚实的人。一个有同情心的人。一个心里有坟墓的人。一个用人的语言说话的人。一个有个人记忆而非国家记忆的人。

而总有一天,世界会需要你我的记忆。

[ 3:24845 ] 报刊文摘(梁.江.青.松) - 09:13:47 02/24/2020

评:

的确如此。但是如果所谓自由派利用言论自由的名义,偷运反对社会主义的残羹剩饭的话,该当别论,并应加驳斥甚至严惩。[Mark Wain 2020-03-19]
无套裤汉 2020-3-20 11:46
本帖最后由 无套裤汉 于 2020-3-20 13:09 编辑

其实谣言不可怕,不实信息也不可怕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Y4OTQ1

出处:http://huayue.fatcow.com/HuaShan ... rrent/2377978.shtml


              世界最大的谎言——“特色社会主义”图


其实谣言不可怕,不实信息也不可怕。在一个信息能充分地自由流动的环境里,信息的修正能力是很强的,人们也自然能学会在众多信息中去筛选、分辨和判断。正如托马斯•杰斐逊所言:“一切谬误,只要可以自由反驳,就不会危险;任何真理,只要不允许批评,一定是谬误。”

大肆使用这类词汇的另一个危险之处在于:长此以往,你会把倾向性明显的“造谣——辟谣”与中性的“质疑——回应”相混淆。当你习惯了这种斩钉截铁、非黑即白的阶级斗争语言,公共讨论便会陷入“动机论”的泥沼。事实上,对权力保持质疑和监督乃是公民的职责和权利;而权力若要赢得信任,就应善待民意,面对质疑(哪怕是过度的苛刻的质疑)要第一时间回应,如此才能在一次次考验中建立公信力。

语言不仅仅是语言,更是思维的工具、文化的载体。所以不要轻易说出“造谣”、“洗地”、“带节奏”、“境外势力”这样立场先行的语言,不要习惯于“毫不留情”、“坚决维护”、“不惜一切代价”、“集中力量办大事”、“大局为重”这样高度统一和僵化的语言,不要沉迷于“阿中哥哥”、“我兔”这样精神传销式的饭圈语言;因为这种语言背后的思维方式往往默认公权力可以以正义之名不受制约,为了“大局”可以牺牲掉个体的权益,把本应是国家主人的人民变成了国家的脑残粉。
我甚至觉得,孕育了这种语言体系和思维方式的文化,恰恰就是这次疫情的罪魁祸首之一,很有可能还会让我们再次陷入灾难。

疫情暴露出的另一个令人忧心的问题是国家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抛开最初隐瞒疫情导致的局面失控,其实从政府响应速度来看并不算慢,也的确已倾举国之力,然而准备不足,决策失误,应对迟钝,加上各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于是基层疲于奔命,问题层出不穷,处处捉襟见肘。

最大的决策错误应该是封城之初被动的量力收治。没有把“确诊、疑似、发热、密接”四类人员分类对待,让患者居家隔离造成交叉传染,取消公共交通又导致大量病患和疑似病患在求医路上到处奔波而扩散疫情;然后把希望完全寄托在火神山雷神山,没料到光每日新增的确诊人数就已超过了这两家医院的床位;等到开始通过方舱医院和民间隔离点以及大规模医疗支援等方法来应收尽收时,已经差不多过了两周的时间……

这一切是不是都可以更早地发生?如果早点对疫情规模做科学的估计,如果早点建方舱医院,如果早点把病人从家里弄出来,如果早点集结医疗资源……真的会有这么多重症和死亡吗?

后来的“应收尽收”和“清零”,事实上已经证明了之前的决策是巨大的战略错误。可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些决策由谁做出,经过了怎样的考量,有过什么样的备选方案,又是何时意识到其中的错误……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被允许知道,自然也就无法讨论这些错误,更无法避免将来的错误。也许这就是我那深刻的无力感的来源——极少数人掌控着我们所有人的命运,而我们只能祈祷他们少犯错误。

看了财新的特别报道《艰难的“清零”》,才发现武汉在做出封城决定的时候,基本上是毫无准备的,具体管理上也是一塌糊涂:让轻症患者在家自我隔离,没说转重了该怎么办;把公共交通都停了,没说病人该怎么去医院;让基层社区做好防疫工作,却不提供任何实质帮助。

*
看完以后觉得基层社区工作人员真是太难了。一边是苦苦挣扎、求医无门的恐慌病人,另一边是只发布任务、却不为社区提供任何解决方案、也不帮助协调困难与障碍的街道和上级部门。于是社区只能填表、汇报,第二天更新情况再填表、再汇报,周而复始,有心无力。

与这种庸政和懒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民间力量的专业和高效,以及一个个普通人的朴素善意与非凡勇气。媒体报道中一个格外突出的例子是那个搞定金银潭医护难题的快递小哥——他先是接送因限行而难以出行的医护人员往返金银潭医院,随后组织招募志愿者,联系摩拜、滴滴、青桔单车等解决医护人员出行问题,之后又联系餐厅解决医护人员吃饭问题,买羽绒服买鞋解决医护人员保暖问题……

难怪有人评论说“一个小哥抵得上一打武汉市长”。发现问题、组织协调、统筹调度……这些本都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需要的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能力,但为什么各级官员不作为呢?为什么连医护人员上下班都没人管?大概是没有像这位小哥那样深入一线想人民之所想吧。

这是整个官僚体系的沉疴顽疾。在这个体制中,各级官员只需承受来自上方的压力和监督,却无须向下方更基层的官员和被治理者负责(而且后者也没有问责渠道)。于是渐渐形成了“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共识,而且干得好是领导英明神武,干得不好是基层能力不行。这种上层与下层的切割,和驻美大使答记者问时把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相切割一样,都是由同一种治理逻辑驱动的。而当每个人都以“多做多错”的思维来做事,你就不可能设身处地倾尽所能去解决问题。

事实上,从早期担心影响稳定而压制舆论瞒报疫情,到面对危机时各部门官员的迟钝失误,再到政治任务下基层组织各种粗暴混乱甚至非法的高压管制(只因没戴口罩就被当街掌掴或捆绑游街等等)……这一切都并不能归咎于某几个“害群之马”,整个体制是应当被反思的对象——正如周雪光教授所说,“中国现行的治理机制是自上而下的决策执行机制,而不是自下而上的信息汇集和传递机制;即使如新冠病毒一样丰富的信息,也缺乏从地方到高层的有效信息传递。”

所以它看似完美强大,其实一直漏洞百出,没出事只不过是侥幸没出事而已。看看最近的济宁任城监狱大面积感染却不通报的新闻,显然武汉的悲剧并非偶然,它只是平均水平的中国。就算病毒随机选择了另一座城市,我们很可能还是会掉进同一条苦难之河。

“自上而下”的治理模式也暴露出另一个问题,就是政府力量和民间力量的不匹配和对接不畅。政府希望事事主导,包办一切,却没有意识到那种“大政府、小社会”的传统管理机制已然落后于时代。在这次疫情中,来自企业、民众和公益组织的援助都很积极高效,可往往支援物资已高效运到,却因为政府低效的调配能力(中间环节过多、管理方式落后)造成物资梗阻,迟迟无法发放到最需要的地方。

互联网时代的物流网络和科技手段如此发达,民间力量也已非常强大,却一直没被充分激活,实在是很可惜。希望经此一“疫”,政府能学会适度分权,将一部分权力让渡给民间机构。毕竟,家长太过强势,孩子就会变得更加软弱可欺。我们有这么好的人民,明明值得更多信赖。

写这篇文章断断续续用了很长时间。写到这里的时候,局势看来正渐渐好转,当然也只是相对之前哀鸿遍野的惨况而言。即便是在此刻,网络上仍有大量的呼救和求助,比如时至今日仍未被排查的小区居民,比如因全面封锁而导致的人们购买基本生存食物的困难(尤其是那些不会网购的独居老人和基本没有物业可言的小区),比如被新冠患者“夺走”床位和治疗机会的其他类型重病患者,比如特殊人群(癫痫病患儿、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等)因疫情面临断药的问题……更不用说大批在疫情中停摆的中小企业很可能活不过这场灾难,许多普通人将面临失业断粮的危机……


*

(续下)
马列托主义者 2020-3-20 10:55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3-20 11:15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3-20 01:45
有比较才有鉴别。与后来大多数国家表现相比,中国官僚机构这次的反应不能算慢。好几篇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 ...

在你们看来特色做的好,要表扬,所以可以做特色的走狗,让特色从危机中更加容易走出来,你们就满意了,特色要感谢你们,特色正在做如何摆脱批评的工作,很困难,但是你们这些走狗正在自干五地为特色做这个工作。一切有利于特色的所谓左派都是假左派,一切有利于特色的所谓自由派也是假自由派。
马列托主义者 2020-3-20 10:54
另外现在把主要精力放在批判自由派的市场化私有化主张上,还不如放在批判特色的市场化私有化的做法上。
马列托主义者 2020-3-20 10:53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3-20 01:13
“我们”一直在批私有化市场化啊,但谁说批私有化就不能批自由派了?谁不知道自由派维护私有化最积极?有 ...

你可以批自由派,只能批自由派主张的私有化市场化,但是不能批自由派主张的言论自由组织自由等对特色的要求,否则你们就是为法西斯服务。芳芳是什么份子,主张什么我不太清楚,如果他是反对特色的隐瞒真相和缺乏言论自由,他们就应该支持他这个主张,古人云不以人废言。而你们做的是什么事情,天天批判主张真相言论自由不重要,你看这个题目:只要/只有真相公开就能/才能有效控制疫情,把真相说得不重要,不是为特色法西斯辩护。什么狗屁不通的逻辑啊。
远航一号 2020-3-20 01:45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0-3-20 01:47 编辑

有比较才有鉴别。与后来大多数国家表现相比,中国官僚机构这次的反应不能算慢。好几篇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李文亮被训诫的时候,仅仅是发现了新病毒,性质、是否人传人均不清楚,甭管民主专制政府,这时都无法下决心。李文亮事件无论如何处理,与后来事态发展相比,影响都甚微。自由派炒作此事完全是为了妨碍更加严肃地探讨真正教训。

李文亮事件如果是一般的言论自由事件,我们当然要反对当局支持受害者。但如果是那样,那也是在今日中国极其普通的一起迫害事件。

但李文亮此次言论涉及传染病信息,任何国家管控传染病信息都无不妥。

这次官方表现,主要两点不足:一,初期专家定下的认定标准过严,导致不能尽早确定人传人,但也就是耽搁了几天,而不是媒体夸张的二十天。二,武汉开始封城后,由于长期私有化恶果加上奸商牟利,导致初期动员不力,物资供应不足、医疗资源崩溃。

但恰恰是自由派炒作,妨碍了对以上两点认真总结。以上两点,也只有左派毛派在总结。

要不是后来疫情全球蔓延,那个时候还真看不出中国绝不是最差。现在可以有充分证据说,资本主义特别是新自由主义私有化是罪魁祸首。

全球日新增已经接近两万。我们这里现在有大把的好水好空气,你要不要来体验?   
远航一号 2020-3-20 01:13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0-3-19 20:12
这次疫情,你们如果作为左派认定原因是私有化市场化导致,并大力批判特色的私有化市场化做法,我是大欢迎的 ...

“我们”一直在批私有化市场化啊,但谁说批私有化就不能批自由派了?谁不知道自由派维护私有化最积极?有矛盾吗?你以为新京报、方方之流真是要维护像你、李文亮这样的言论自由?

方方就是个体制内特权分子,你替他们鸣冤叫屈,不是典型的被人卖和帮人数钞票

况且我们好像还没就这个问题专门写文章吧,就是转载了各方面几篇文章而已。照你这么说,批判自由派的工作我们做得还不够,还得向兄弟单位学习

马列托主义者 2020-3-19 20:12
这次疫情,你们如果作为左派认定原因是私有化市场化导致,并大力批判特色的私有化市场化做法,我是大欢迎的,但是你们一天到晚去和正在大力批判特色专制无言论自由的自由派斗争,我看你们是不是搭错神经了
这次疫情,如果作为自由派认定原因是专制无真相缺乏言论自由导致,并大力批判专制无真相缺乏言论自由做法,我是大欢迎的,但是如果自由派一天到晚去和正在大力批判特色私有化市场化的左派斗争,我看这些自由派也是搭错神经了
马列托主义者 2020-3-19 19:45
如果自由派不把精力放在反特色专制和缺乏言论建党自由上,而是把重心放在反对正在反特色的私有化市场化的左派上,我也要骂他们愚蠢,同样你们不把精力放在反特色的私有化市场化,天天放在反对正在反特色专制无言论自由的自由派上,你们自己说你们是不是愚蠢到家了

查看全部评论(2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4-7 02:06 , Processed in 0.042497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