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点马克思主义(五十三)—— 只有无产阶级的革命实践才能证明马列毛主义的真理性 ...

2020-4-9 02:4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6209|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摘要: 毛主席讲,人民革命的逻辑向来就是,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 ...直至胜利,这不就是不断地以革命的实践否定反革命的实践,以反革命的实践否定革命的实践,又以革命的实践再否定反革命的实践的辩证发展过程吗?世界上哪里有一产生就一成不变的实践呢?

学点马克思主义(五十三)—— 只有无产阶级的革命实践才能证明马列毛主义的真理性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下面选用的是201612月发生在红色中国网的一组讨论。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认为,人们的一切认识都来自于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三大社会实践,人们的认识是否符合客观实际即人们的认识是否以及多大程度上有着真理性归根结底只能由社会实践来检验。所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是辩证唯物主义在认识论(即外部世界是否能够被人的主观思想所认识、怎样能够被认识)上必然要采取的立场。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初期,邓小平修正主义集团(实际代表新生的官僚资产阶级的利益)为了与华国锋叛徒集团争权夺利的目的,曾经盗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为他们的政治阴谋服务。这一历史事实,在一部分马列毛左派积极分子中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思想混乱。这些同志,不去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具体的历史条件、当时特殊的基本社会矛盾以及特定的阶级斗争形势来分析和认识邓小平修正主义集团上台的原因,而是纠缠于历史的种种表象,甚至因此而怀疑和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

在下面这组讨论中,红色中国网的编辑对以Z网友为代表的错误观点做了批判,澄清了关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一系列问题。

 

毛主席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 “对五评苏共中央公开信稿的批语和修改”,《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0册第414页。

 

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

——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1卷第284页。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

——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1卷第284页。

 

实践证明是否是真理。

—— 《毛泽东哲学批注集》第33页。

 

实践是真理的标准。

—— 《毛泽东哲学批注集》第142页。

 

人们的认识经过实践的考验,又会产生一个飞跃。这次飞跃,比起前一次飞跃来,意义更加伟大。因为只有这一次飞跃,才能证明认识的第一次飞跃,即从客观外界的反映过程中得到的思想、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

——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22页。

 

所谓经验,就是实行政策的过程和归宿。政策必须在人民实践中,也就是经验中,才能证明其正确与否,才能确定其正确和错误的程度。

—— “关于工商业政策”,《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4卷第1286页。

 

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所谓实践是真理的标准,所谓“生活、实践底观点,应该是认识论底首先的和基本的观点”,理由就在这个地方。

——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1卷第293页。

 

Z网友:简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荒谬性和危害性

 

实践的重要性是毫无疑问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也毫无疑问是正确的,是真理。关于这些,毛主席在《实践论》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将实践夸大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使之绝对化,就走向了反面,就使之变成了谬误。

首先,唯一具有排它性,将实践夸大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使之绝对化了,就违反了唯物辩证法。唯物辩证法认为,真理具有相对性,而无数的相对真理之总和才是绝对的真理。这实际上等于说,绝对的真理只是一种极限。所以一般来说,真理只是相对的。但是,将实践夸大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使之绝对化了,就使之变成了绝对的真理,这就去掉了真理的相对性,因而就直接违反了唯物辩证法。这实际上是形而上学的反映。

其次,将实践夸大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逻辑和常识相抵触。在日常生活中, 很多东西根本不需要用实践来检验。例如,如果某人说某事前后矛盾,自相矛盾,我们就知道,他说的是错的,根本不需要用实践来检验。而这是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事情。既然如此,这就直接否定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有的东西根本无法用实践来检验,但它们同样被接受为真理。例如,一些科学假设和几何公理都没有通过实践检验,并且也不能通过实践来检验,但它们同样被接受为真理。再说,唯物论与唯心论之争,也同样无法用实践来检验,但人们仍然将唯物论或唯心论接受为真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实践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从根本上来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但决不是唯一的标准。如果我们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们必然滑向唯心主义。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很好的例子,那就是邓小平腐败集团的例子。邓小平腐败集团已经用他们的行动表明,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否定一切现有的理论和实践,当然包括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主义,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邓小平腐败集团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结果,最后变成一切由邓小平腐败集团说了算。也就是说,最终一切都走向了唯心主义。非常讽刺的是,邓小平腐败集团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结果,最终却是否定了人民群众的实践。这就是违反唯物辩证法的必然结果。

这些都说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荒谬的,其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危害是极大的。有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面大旗,邓小平腐败集团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是吗?邓小平腐败集团高举“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旗,顺利地否定了文革,顺利地否定了社会主义,顺利地否定了马列毛主义,顺利地复辟了资本主义,给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深重的灾难。难道这种深刻的历史教训还不应该记取吗?至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荒谬性和危害性,难道我们还看不出来吗?

 

远航一号:只有无产阶级的革命实践才能证明马列毛主义的真理性

 

Z网友撰文,与各位红色网友一起探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Z网友认为,“实践的重要性是毫无疑问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也毫无疑问是正确的 ... 但将实践夸大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使之绝对化,就走向了反面,就使之变成了谬误。” “邓小平腐败集团已经用他们的行动表明,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否定一切现有的理论和实践,当然包括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主义”。“有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面大旗,邓小平腐败集团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是吗?邓小平腐败集团高举‘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旗,顺利地否定了文革,顺利地否定了社会主义,顺利地否定了马列毛主义,顺利地复辟了资本主义,给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深重的灾难。”

这里首先与Z网友探讨一个问题,马列毛主义是不是那样脆弱,只是因为邓小平集团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官僚资产阶级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哲学命题的旗帜挥舞一下,就被“轻而易举地”否定和打倒了?如果按照Z网友的逻辑,只要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面旗帜挥舞一下,资产阶级就可以顺利地否定马列毛主义、复辟资本主义,那么资产阶级既然得到了这样的反革命法宝,岂能轻易放弃,只要他们一直将这面旗帜不断地挥舞下去,岂不是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永无翻身之日?

事实上,被“轻易”否定和打倒的不是马列毛主义,而是华国锋叛徒集团。由于华国锋叛徒集团背叛了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使得自身的阶级基础十分狭窄,也得不到资产阶级的信任,因而才在与邓小平、陈云集团的论战中被盗用马克思主义的对手轻易地击败。

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得出结论,即认为马列毛主义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从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的观点来讲,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不仅解放了生产力、为劳动人民的体力和智力的发展创造了最良好的条件,还为未来无产阶级革命的彻底胜利准备了相应的历史条件。在这个意义上,毛主席倡导的社会主义革命学说,是已经经过三大社会实践(当然主要是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实践)所证明的真理。中国过去几十年资本主义复辟的反革命实践则从反面证明了马列毛主义的正确即真理性。所以,马列毛主义并不害怕实践的检验。真正害怕实践检验的,不是马列毛主义,恰恰是资产阶级以及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反动哲学。

Z网友提出,“实践的重要性是毫无疑问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也毫无疑问是正确的 ... 但将实践夸大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使之绝对化,就走向了反面,就使之变成了谬误。”

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误?从马列毛主义的观点看,或者说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看,所谓真理或谬误,只能有一个含义,即人的认识是否符合客观实际,符合客观实际的认识,就是真理;反之,就是谬误。

人的思维、人的认识是外部世界在我们头脑中的反映。我们怎样才能知道自己的认识是否符合外部世界的客观实际呢?我们怎样才能知道自己已有的认识是比较符合客观实际还是比较不符合客观实际呢?如经典导师和毛主席所说的,除了实践,没有别的办法。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思维 —— 离开实践的思维 —— 的现实性或非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请问Z网友,除了实践,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其他的标准,能够证明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此岸性”呢?

既然Z网友提出,实践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一定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乃至更多的标准。这第二个、第三个乃至更多的检验真理的标准,又是什么呢?当这些标准与实践标准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又应当接受、采纳哪个标准呢?

真理的标准问题,不是个小问题,涉及思维和存在关系的根本问题。如果在实践之外,还有其他的标准,经典导师、古往经来无数的哲学家不可能没有探讨过。他们关于实践以外其他真理标准的论述,又有哪些呢?

Z网友认为:“唯一具有排它性,将实践夸大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使之绝对化了,就违反了唯物辩证法。唯物辩证法认为,真理具有相对性,而无数的相对真理之总和才是绝对的真理。这实际上等于说,绝对的真理只是一种极限。所以一般来说,真理只是相对的。但是,将实践夸大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使之绝对化了,就使之变成了绝对的真理,这就去掉了真理的相对性,因而就直接违反了唯物辩证法。这实际上是形而上学的反映。”

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来说,所谓绝对真理,即客观真理,也就是不依赖于人和人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实在。所谓相对真理,指的是人或人类在某一时间、某一条件下对于一定客观实在的具体认识。这种具体认识,有符合客观实际的一面,但是也有不符合客观实际的一面。辩证唯物主义又认为,在相对真理和绝对真理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如Z网友所说,无数相对真理之总和构成了绝对真理。

一般人们的认识只是相对真理,在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之间既有距离又并非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是我与Z网友的共同认识。那么,请问Z网友,当人们的认识不完全符合客观实际的时候,从一定的相对真理出发,人们的认识又如何能够跨越那道并非不可逾越的鸿沟,逐渐接近绝对真理呢?除了实践,还有什么办法?

让我们再次认真学习毛主席在《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一文中的论述:

 

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开始是感性认识。这种感性认识的材料积累多了,就会产生一个飞跃,变成了理性认识,这就是思想。这是一个认识过程。这是整个认识过程的第一个阶段,即由客观物质到主观精神的阶段,由存在到思想的阶段。这时候的精神、思想(包括理论、政策、计划、办法)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的规律,还是没有证明的,还不能确定是否正确,然后又有认识过程的第二个阶段,即由精神到物质的阶段,由思想到存在的阶段,这就是把第一个阶段得到的认识放到社会实践中去,看这些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是否能得到预期的成功。一般的说来,成功了的就是正确的,失败了的就是错误的,特别是人类对自然界的斗争是如此。 ... 人们的认识经过实践的考验,又会产生一个飞跃。这次飞跃,比起前一次飞跃来,意义更加伟大。因为只有这一次飞跃,才能证明认识的第一次飞跃,即从客观外界的反映过程中得到的思想、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而无产阶级认识世界的目的,只是为了改造世界,此外再无别的目的。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就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

 

这里,毛主席论述了人的认识的两次飞跃的过程(这里所说的“两次飞跃”其实是代表着人们从实践到认识、从认识到实践无数个循环往复的过程)。在第一次飞跃中,人的认识经历了从感性到理性的过程,形成了思想。这时的思想已经是对客观实际的一定的反映,包含着符合客观实际的方面,即包含着列宁所说的“相对真理”。但是,这时人的思想(或理性认识)到底在多大程度上符合了客观实际,还是没有证明的。只有经过了实践的过程,将第一次飞跃中产生的认识应用于社会实践,根据实践的结果是否符合人们的预期,才能初步地得出结论,即在第一次飞跃中产生的认识是否符合客观实际、符合多少。这时,人又会获得新的感性认识,并在此基础上形成新的理性认识,实现认识的第二次飞跃。毛主席指出,第二次飞跃,比起前一次飞跃来,意义更加伟大;因为只有经过了在实践基础上产生的第二次飞跃,才能证明在第一次飞跃基础上形成的认识是否正确(即是否符合客观实际),“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

从毛主席所说的“第一次飞跃”到“第二次飞跃”的过程,也就是从相对真理向绝对真理靠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把人们的认识放到社会实践中去、接受实践的考验,“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也就是说,再无别的接近绝对真理的办法。

Z网友说:“有的东西根本无法用实践来检验,但它们同样被接受为真理。例如,一些科学假设和几何公理都没有通过实践检验,并且也不能通过实践来检验,但它们同样被接受为真理。”Z网友的观点,在哲学上来说,实际上是相当于主张,有那么一种“自在之物”,我们相信它们存在,却无法检验或证明它们存在。这种观点,就是康德的不可知论。对于这种不可知论,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有具体的批判:

 

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哲学家否认认识世界的可能性,或者至少是否认彻底认识世界的可能性。在近代哲学家中,休谟和康德就属于这一类,而他们在哲学的发展上是起过很重要的作用的。 ... 对这些以及其他一切哲学上的怪论的最令人信服的驳斥是实践,即实验和工业。既然我们自己能够制造出某一自然过程,使它按照它的条件产生出来,并使它为我们的目的服务,从而证明我们对这一过程的理解是正确的,那末康德的不可捉摸的“自在之物”就完结了。动植物体内所产生的化学物质,在有机化学把它们一一制造出来以前,一直是这种“自在之物”;当有机化学开始把它们制造出来时,“自在之物”就变成为我之物了,例如茜草的色素 —— 茜素,我们已经不再从田地里的茜草根中取得,而是用便宜得多、简单得多的方法从煤焦油里提炼出来了。哥白尼的太阳系学说有三百年之久一直是一种假说,这个假说尽管有百分之九十九、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可靠性,但毕竟是一种假说;而当勒维烈从这个太阳系学说所提供的数据,不仅推算出一定还存在一个尚未知道的行星,而且还推算出这个行星在太空中的位置的时候,当后来加勒确实发现了这个行星的时候,哥白尼的学说就被证实了。

 

如恩格斯所说,哥白尼的太阳系学说在经过科学发现(实践)所证明之前,只能是一种假说,从而太阳系的存在只能是一种“自在之物”;只有在经过科学发现的证明之后,关于太阳系的科学假说才变成了科学真理,“自在之物”才变成了“为我之物”。

需要说明的是,Z网友的“自在之物”发展下去,发展到认为某些“公理”不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也可以是真理,而它们是否真理的标准就是它们是否被人们普遍“接受”,那么就成了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时髦一点,就是后现代主义)。从不可知论出发,滑向主观唯心主义是很容易的。

至于Z网友所说:“将实践夸大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逻辑和常识相抵触。在日常生活中, 很多东西根本不需要用实践来检验。例如,如果某人说某事前后矛盾,自相矛盾,我们就知道,他说的是错的,根本不需要用实践来检验。”这实在不像是一位富有一定生活经验的成年人所说的话。人们的日常逻辑和常识,毫无疑问,往往是有很大局限性的。就是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们本来习以为常的、甚至认为天经地义的“逻辑和常识”,又为后来实践所推翻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的。谁要不懂得这点,而要固守原来的“逻辑和常识”,在日常生活中,不知变通,那么不知要吃多少亏,日子还过得下去过不下去都成问题。即使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说话办事,也不能想当然,也不能简单地根据以往的一些经验就轻率地肯定或否定某种看法。

至于马列毛主义真理,就更不能从资本主义社会的日常“逻辑和常识”推断出来了。邓小平的“包产到户”就很符合几千年小农经济的“逻辑和常识”,不经过几十年资本主义复辟的实践,即使是贫下中农也往往认识不到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学说的真理性。

马列毛主义是经得起三大社会实践反复检验的科学,不仅不害怕实践的检验,而且只有经过实践的反复检验,才能更加发扬光大,才能为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真正、普遍地认识和掌握。

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复辟以来,几十年的反革命实践,也向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证明了中国资本主义没有带来西方资本主义想象中的“民主”和“高消费”,而是遍地的血汗工厂、无法呼吸的空气以及比空气更加黑暗的政治压迫;也正是经过这样的实践的教育,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才在政治上成熟起来,逐步成长为一支可以战胜资产阶级的伟大力量。

只有中国无产阶级的实际革命行动,才能最终在现实世界中证明马列毛主义的“此岸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5 18:25 , Processed in 0.01503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