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爱国主义岂能与国家政权混为一谈?

2020-6-9 22:2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047| 评论: 0|原作者: 郭传志|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爱国是一种情怀,一种责任,一种寄托,一种勇气,一种担当,在特定的环境下,爱国主义将体现着一种牺牲精神。爱国主义的最高境界,是热爱祖国和热爱人民的统一。因此,从根本上讲,爱国主义所捍卫的利益,就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这难道不正是每个共产党员应该具有的品格?  



爱国是一种情怀,一种责任,一种寄托,一种勇气,一种担当,在特定的环境下,爱国主义将体现着一种牺牲精神。爱国主义的最高境界,是热爱祖国和热爱人民的统一。因此,从根本上讲,爱国主义所捍卫的利益,就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这难道不正是每个共产党员应该具有的品格?

  郭传志:爱国主义岂能与国家政权混为一谈?

  

  昨日,看到旗帜中流网特约评论员段阳的文章:《“国家崇拜”心理——学习恩格斯〈法兰西内战〉导言》。

  文章引证《法兰西内战》第三版导言中恩格斯关于反对国家迷信的论述: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据此,作者指出:爱国首先要认清你要爱谁的国?我们脑子里要清楚,我们爱的是哪个阶级的国。如果我们自觉、不自觉地怀有一种“国家崇拜”心理,盲目跟风于某种不知道为哪个阶级服务的“爱国主义”,那我们就上了一小撮“精英”分子的当。

  段阳同志把爱国和爱国主义作这样的解读,令笔者诧异,因为,这混淆了爱国主义和国家政权的概念。

  笔者认为,既然讲到国家专政机器,那就要讲清政权的性质,也就是说,这个国家都由什么人掌握政权?这个政权代表哪些人的利益?然而“爱国”则不然,不应该简单地讲去“爱”哪个阶级的“国”,或哪个阶级的“爱国主义”。如果一定要说爱国主义是为了哪个阶级的利益,那就是劳动阶级的利益,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这样的“爱国”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段阳关于爱国主义的这种观点,使我想起2007年6月间我与网友BB的辩论。BB网友熟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当我在帖中讲到“爱国者”的时候,他回复说:“爱国者”,这个观念太陈腐了!——朋友们,你要懂得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你在同谁讲话!(他的回复很长)

  同段阳同志一样,网友BB把“爱国”,或“爱国者”中的“国”,一律看作“国家”,看作统治阶级的专政工具。这样一来,爱国就与统治阶级的专政工具扯淡上了,这显然是对经典著作的误读。

  笔者认为:在阶级社会里,爱国主义的旗帜要高高飘扬;爱国不能简单理解为爱“国家”;但爱国往往是爱“这个国家”;而“这个国家”并不能理解为统治阶级的专政工具,而是历经沧桑磨难形成的民族文化、民族传统、民族精神的这样一种历史传承和文化归属,而这,恰恰就是“祖国”的含义。因此,爱国,是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祖先开辟的大好的河山,灿烂的文化,生生不息、世代相传的这片土地,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骨肉同胞。

  因此,爱国,就是热爱祖国。当祖国欣欣向荣,人民幸福生活,我们对祖国倍加珍爱。当祖国蒙难,被国贼窃取神器,甚至勾结外敌共同欺压人民,恶如蒋家王朝,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就要高举爱国主义旗帜,推翻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历史上看,当祖国遭遇百年耻辱时,爱国主义运动从来不是为了保卫腐败无能的满清政权,从来不是保卫走向人民对立面的蒋家王朝。这时的爱国,不但不是为了维护这个国家(政权),反而要反对它、推翻它。所以说,爱国并不是简单地爱“国家”,更不是简单地要爱这个政权。国家政权是可以更迭的,而祖国是永存的!

  热爱祖国,并不排斥热爱“这个”国家,喜爱“这个”政权。因为,这个政权正在领导人民大众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而奋斗,为祖国人民的幸福安康而努力;因为,这个政权的努力与祖国与人民的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达到了高度的统一,与祖国的利益完全一致,为人民所广泛认同,全社会喷发出巨大的爱国热情,就连海外游子也争相回来报效祖国——这难道不正是新中国的气象?只有当这个政权属于祖国,属于人民,爱国者才会与这个政权同呼吸,同命运,爱国主义的旗帜才会高高飘扬。相反,如果政权变质了,脱离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与诉求,开始掠夺、迫害自己的人民,爱国主义运动就应该荡涤它,让执政力量回到祖国利益的轨道上,让祖国回到人民的怀抱。

  “祖国啊,我的母亲”!这是诗人抒发爱国情怀。没有哪个诗人说:“国家啊,我的母亲”!也没有那个诗人说:“专政机器啊,我的母亲”!只有祖国,才是我的母亲!海外游子泪流满面,想念祖国,是祖国情怀的自然流露,怎么可能是想念某个剥削阶级的政权呢?

  爱国,就是爱我的祖国!热爱生我养我的地方,热爱我的父母兄妹,我老师,我的同学,我的乡亲,我儿时的记忆,伴我成长的辛酸苦辣……当这样一种家乡情怀,升华为爱国情怀时,人生的境界就起了质的飞跃。

  俄罗斯诗人莱蒙托夫,在他的《祖国》一诗中,把他对祖国的爱比拟为“奇异的爱情”,表达了对祖国最诚挚的爱:

  “我爱祖国,但用的是奇异的爱情!

  连我的理智也不能把它制胜。

  无论是鲜血换来的光荣,无论是充满了高傲的虔信的宁静,无论是那远古时代的神圣的传言,都不能激起我心中的慰藉的幻梦。

  但我爱——我不知道为什么——它那草原上凄清冷漠的沉静 ,它那随风晃动的无尽的森林,它那大海似的汹涌的河水的奔腾;

  我爱乘着车奔上那村落间的小路,用缓慢的目光透过那苍茫的夜色,惦念着自己夜间的宿地,迎接着道路旁荒村中那点点颤抖的灯光;

  我爱那野火冒起的轻烟,草原上过夜的大队车马,苍黄的田野中小山头上,那两棵闪着微光的白桦。

  我怀着人所不知的快乐望着堆满谷物的打谷场,覆盖着稻草的农家草房,镶嵌着浮雕窗板的小窗;

  而在有露水的节日夜晚,在那醉酒的农人笑谈中,看着那伴着口哨的舞蹈,我可以直看到夜半更深。”

  这就是诗人对祖国的情怀,这也是千千万万祖国的儿女为之献身的力量泉源,与那个政治意义上的某个政权有什么联系呢?

  当然,如果统治阶级为了自身利益,把民众的爱国热情引导到侵略战争中,这就不是爱国主义的问题了,而是法西斯主义。譬如,打倒日本法西斯!打倒纳粹法西斯!如果反动的统治阶级为了自身利益,激起民族矛盾,挑起种族仇杀,也会欺骗民众,引发起狭隘的民族主义或种族主义,这也与爱国主义无关,不必拿爱国主义来说事。真正的爱国主义是崇高的!

  爱国是一种情怀,一种责任,一种寄托,一种勇气,一种担当,在特定的环境下,爱国主义将体现着一种牺牲精神。爱国主义的最高境界,是热爱祖国和热爱人民的统一。因此,从根本上讲,爱国主义所捍卫的利益,就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这难道不正是每个共产党员应该具有的品格?

  我们不能把爱国主义说成对祖国的崇拜,爱国情怀不能用崇拜来涵盖;更不能把爱国主义说成“国家崇拜”,这种表达是不准确的。如果把“美粉”的崇洋媚外说成是对美国的“国家崇拜”,倒不如说,是个人自由主义的自私与狭隘和对西方资产阶级民主的盲目崇拜。假如这样一种自私、狭隘的自由主义在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众中盛行,必然会从国家政治治理中反映出来,表现为霸权主义与卖国主义的同气相求,并从政治、经济生活中的各个方面反映出来。因此,在世界霸权主义盛行的今天,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爱国主义精神就显得尤为可贵。

  我爱我的祖国,就是我爱我的人民;我爱我的祖国,就是我爱祖国的大好河山;我爱我的祖国,就是我爱祖国大地上的厂矿、企业、学校和医院,保卫她们,决不让敌人夺走这一切!

  写于2020.6.6日,6.9日改

  下面,附上笔者于2007年下半年与BB网友的辩论文章。由于后来将此文发在某网站的“历史发现”栏目,故题目改为:爱国与卖国的历史发现(有删节.)文章主旨是:卖国贼、卖国主义所损害的必然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尤其是工、农阶级利益。

  去年十二月上旬,我在《民主随产业丧失,民族的贱卖中堕落》一文中揭示由私有化走向汉奸化的政治逻辑和历史必然性。今年一月,左大培教授发表《私有化到叛国》一文,用大量的事实揭示私有化过程中官僚买办的叛国行径,证实我的逻辑推理,与我的观点吻合一致。

  但是,以上两种揭示还存在着某些理论不足,还没有深入分析典型汉奸之所以成为汉奸的本质。笔者认为:典型汉奸的本质并非私有化,私有化与汉奸性没有必然联系,只是在特定的时间条件下实行私有化才会导致汉奸化这样一个必然结果;也非反毛者必然会成为汉奸。反毛者从政治上看容易走向汉奸,但只有当反毛者同时又是坚定的反工农利益者才是汉奸的主要条件。私有化为滋生汉奸提供社会环境,或者说,私有化的中国必然会出现大量汉奸,但这还不是汉奸的本质。典型汉奸的本质就是与这个国家绝大多数民众利益的对立——反工农和与工农利益对立是汉奸的主要社会根源。而反毛者之所以容易成为汉奸,就是因为他们与民众利益对立。他们与民众的利益愈对立,就愈易走上汉奸道路;消除这种利益对立,反毛就失去了经济基础,也就失去了作汉奸的必然性。与民众利益尖锐对立并积极投靠外国大资产阶级出卖祖国利益,这就是汉奸真正的本质!

  去年六月,我转了一帖——《我为近乎卖国的产业政策吐血》。在提示中我提到“爱国者”。但爱国者三字遭到一位网友的批评。这是一位熟读马列著作的叫BB的网友,他在回帖中这样写道:

  卖国,表明资本的国际性,资本是没有国界的。中国有钱,世界资本就大家赚,互利多赢。资本是国际主义的。……对于中国资本来说,世界属于中国——剥削全世界的人民;对于被剥削的中国人民来说,中国属于世界——让全世界的资本家来剥削。当中国人民珍爱自己的祖国的时候,他们想错了:无论从资本方面还是从雇佣劳动者方面,都不存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对于权势集团来说,中国不过就是一个破烂市,只要自己需要,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尽管往自己囊中拣,然后走人。中国这个大家庭已不存在,人们正在砸铜卖铁,索取个人利益。——“爱国者”,这个观念太陈腐了!你视为亲兄弟的人,已经成为你全然不再认识的路人,而你却还把他看作“亲兄弟”;家,已经不再存在,你却还把他看作家人。你在考虑“我们”,他却只是在考虑自己;你在考虑“以后”、“将来”,他考虑的只是“现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朋友们,你要懂得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你在同谁讲话!

  笔者回帖:

  BB认为爱国者这个观念太陈腐。我想请教BB,一个真正的爱国志士应该如何称呼才不至于陈腐。如果爱国也如BB所说的陈腐,这就与主流的卖国论调毫无二致了。但愿BB不是这个意思。

  BB不顾我国二十八个产业已经有二十一个为外国控制的事实,不顾我国有企业为反动官僚侵蚀瓜分而没有国际竞争力这一事实,却大谈资本的国际性无国界,意欲何为?

  BB回帖:请楼主不要误解。您是朋友。请允许我做几点解释:

  一,关于资本无国界或国际性,实非本人的创造。而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常识。本人只是利用小帖来宣传一下马克思主义而已。马克思在谈到社会主义有赖于各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联合行动在各国取得同时胜利的时候,他所依赖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资本主义同以往剥削制度不同,它消灭了社会生产的民族性,使社会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所以,他认为,社会主义不可能在单独的、个别的民族中获得胜利,社会主义革命只能是世界历史意义上的革命。正因为如此,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末尾提出的口号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列宁也专门谈到过“工人没有祖国”,并且对此做了解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针对考茨基之流提出的“保卫祖国”的机会主义口号,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提出:“要让本国政府在战争中失败”的口号。资本的国际性表明资产阶级的国际性,同时它要求无产阶级坚持国际主义,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而这是我国目前需要注意的一个重要问题。如果中国工人阶级停留在抽象的“爱国者”的境界中,它就还没有掌握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的《资本论》所揭示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资本主义剥削是全世界资产阶级整体对全世界无产阶级整体的剥削。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会被资产阶级所利用。

  二,资本的国际性告诉我们,对资产阶级来说,阶级利益比民族利益更为重要。而我们的民众为什么要把民族利益看得比阶级利益更重要呢?这不是为人所利用吗?马克思要比我们有远见。我不过尽我所学,提示一下而已。“朋友们,你要懂得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你在同谁讲话!”您不觉得在同一个不考虑民族利益、只考虑自己阶级利益的对象讲“爱国”是对牛弹琴吗?同时也表明,您还没有找到真正的自我。在社会生活中,人,首先要知道自己是谁,也还要知道您在同谁说话。难道您要与虎谋皮吗?……

  笔者回帖:主流经济学家和一些官僚买办为了它们自己的利益而出卖国家利益,让跨国公司来整合我国产业,霸占我们的市场,十分希望我们自动放弃爱国主义,搞民族虚无主义,这是一。二,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是统一的。三,列宁的“要让本国政府在战争中失败”并不是让祖国在战争中失败,政府与祖国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四,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是***资产阶级政权的对内掠夺对外**的政策,如果不清楚这一点,就很难高谈什么主义。五,马克思主义要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应该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去理解,并且要与列宁主义相结合。六,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精神,应该从对国内反动派的卖国行径的斗争中去体现,因为这种卖国行径极大地帮助了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以上几点请BB考虑!

  后来,我发现BB网友回了一个长帖,继续他的“国际主义”理论,认为资本无国界,无产阶级没有祖国,并把爱国者中的“国”,与国家概念混为一谈。(由于《威虎网》关闭,该帖已失)

  国家,作为阶级斗争不可调和的产物,自然带着阶级专政和阶级压迫的味道。自然是暴力工具。看帖后,我随即回复一帖,与BB展开辩论:

  显然,爱国或卖国中的“国”不能用国家概念来解释。我们知道,卖国分子在出卖祖国利益的时,他们本人往往没有损失什么,相反,卖国者甚至会得到一定的经济利益。如果我们说李鸿章、袁世凯、蒋介石卖国,难道说他们出卖本阶级的专政工具?不是的,事情正好相反。反动的统治阶级为了求得帝国主义的庇护而出卖祖国利益,正是为了加强他们的阶级统治,强化他们的专政工具。再说,我们谈爱国,或在反动统治下谈爱国,难道爱敌对阶级的统治工具?非也!——从来,卖国者出卖祖国利益受害最大的莫过于广大中下层的老百姓,因此,卖国者实际上是在出卖广大老百姓的利益,尤其是工农的利益。卖国条约一旦定下后,这个国家因此造成的所有损失最终都会转嫁到广大劳苦大众身上。所以,大凡汉奸,或者法奸、英奸、俄奸,不管那个国家,如果统治阶级与民众的利益离得越远,越对立,就越容易成为卖国分子。历史记载和文学作品其实就是这样揭示的。回想起以往看过的历史书籍和青年时代看过的文学作品,大凡典型的汉奸无一不是与民众为敌之分子。

  从来,外敌入侵,国难当头,爱国者决非去爱统治阶级的专政工具,或者爱统治阶级 ,而是爱祖国,爱祖国的历史民族文化,爱这片土地,爱世世代代在这片土地生活着的人民。为祖国奋斗,就是为祖国的人民奋斗,为人民利益奋斗,同时也是体现一种民族责任心,道德责任感,这与统治阶级的专政工具毫不相干。因而,爱国是“公”字当先的高尚的民族情怀,爱国者,是一个响亮的崇高的名字!

  当我回帖BB后,我的眼前一亮,原来,爱国主义竟与人民利益存在着这样紧密的联系!难怪掠夺公有资产,掠夺民众的官僚如此地容易成为汉奸,因为他们走向了民众的对立面。经济利益上站到人民对立面的利益集团或人个就是这样地容易成为汉奸卖国贼。

  结论一:私有化必然导致中国社会出现大量的汉奸,本人与左大培的文章从不同的角度几乎同时印证了这一事实,这决非偶然!因此,从总体和长远上看,私有化必然是反工农大众利益的,与工农大众的利益背道而驰的,必须纠正!

  结论二: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是工农利益的忠实代表,因而,反毛泽东思想愈厉害,就愈走向工农的对立面,离工农大众的利益就愈远,就愈易成为汉奸!

  结论三:私有化和反毛的实质就是反工农大众利益,政治上反工农大众民主。私有化者必反毛,反毛者必私有化!私有化必成汉奸化,死心塌地的反毛者也必成汉奸!因此,黎阳关于当代反毛泽东者必走向汉奸的结论在理论上有一定的内在逻辑性!

  官方汉奸 :

  官方汉奸有两类。

  一类属于被动型,因“经受不往”别国的军事侵略而“被迫”签约出卖国家利益。如慈嬉太后、李鸿章、袁世凯等辈。为什么会经受不往别国的侵略,说到底是由于统治阶级在经济利益上与民众对立,因而当他们遇到外敌时就不敢放手发动群众打人民战争;同时,与民众利益对立的政权往往是官僚腐败将军无能之政权,就容易做出卖国丑事。——事实上,上述三个卖国贼甚至也存在主动卖国行为。

  第二类属于被动主动型,这一类汉奸在没有外敌军事入侵的情况下出卖国家利益。为什么说是被动主动型,这是因为,虽然国家没有遭到军事入侵,但却存在着经济上的入侵。帝国主义分子用大量美金通过收买政府高官以实现其经济掠夺之目的,从此意义上说,这样的汉奸也有被动的一面。但同时他们又有主动的一面,因为他们完全可以拒绝外国人的收买,当汉奸实在是由于经受不往利诱。

  学者汉奸:

  是指那些被国外势力收买的,用学术思想影响政府决策以达到利己和出卖国家利益的学术研究者。众所周知,中国国内就存在着一批为外国基金会服务的学术研究者。他们的可恶之处是一面拿政府工资,头上顶着各种头衔,另一面拿外国人的收买金,干着损害国家利益的勾当。他们是一群毫无骨气的知识分子,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耻辱。如果中国境内事实存在着这样一群学者汉奸,那么政府组织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这群汉奸的存在如果没有政府为他们提供生存空间是不可能存在着的。

  中国出现大批的官僚汉奸是中国人民的耻辱!而出现一群学者汉奸是**政*府的耻辱!

  利益集团汉奸和职业买办汉奸:

  中国的垄断企业集团如果出卖祖国利益,,这种出卖近十年来是比较疯狂的,,,本质上仍然属于官僚汉奸的范畴。非官方利益集团出卖国家利益的事情如果发生,责任仍在政府。因为,如果没有官方汉奸的配合,民间汉奸几乎没有生存空间。

  职业买办汉奸亦同。

  汉奸可以有多种类型,而其共同的本质就是与人民利益的对立。不管什么样的人,凡是离工农大众的利益越远,就越容易成为汉奸!

  从以上几种类型可以看出,如果没有官僚汉奸的政治基础,其他三类汉奸决无存在之可能,因而,官僚汉奸是中华民族的首要敌人!

  而要清除官僚汉奸,必须首先揭露消极全球化和消极与国际接轨的危害(左派人士应该担负起这一重任),坚决抵制汉奸式全球化和洋奴式国际接轨,并重新审视WTO协议对中华民族的危害!

  中华民族所有爱国的人们,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2008.3.4日7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5 09:52 , Processed in 0.02917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